当前位置:

第28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的冬月,一片素白。

    飞扬的大雪中有一人悠闲的走着。他没有打伞,只随意带了个斗笠,任由雪花落在身上。臃肿的棉衣丝毫掩盖不住他的惬意,清脆的声音在雪中飘荡:“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脚下深深浅浅的足迹,一直到一座院门前。那人停住,双手合十:“施主,日安。”

    门房上下打量一番,穿着青灰色的衣裳,像是个尼姑,有些不耐烦的道:“咱们家不喜佛道,你走吧。”

    尼姑摘下斗笠,露出了精致的脸庞,门房呆了下,好漂亮!

    尼姑轻笑:“我找十一叔,烦请通报一声。”

    门房怔了怔:“你是谁?”

    “秦王妃。”

    门房顿时脚软,连滚带爬的往二门处通报。自家主子跟秦王的关系,那是绝对不能怠慢的!果然,不一会儿,福王是跑出来的,气喘吁吁的道:“庭瑶?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庭瑶双手合十,先跟福王见礼,而后从容跟着福王进到屋内。坐下后,庭瑶仔细看了看福王,胡子拉碴的,十分憔悴。心中有些失望,这点打击就一蹶不振了么?赵贵妃被软禁承乾宫偏殿,没说废,也没说不废。宫内无人,宫外颓废。这是要认命!

    可惜叶家没有认命两个字。

    福王有些急切的问:“你来寻我有什么事么?是不是在庵里住的不方便?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有事使个人来!路上多危险!”

    庭瑶笑道:“我没有人使。”尼姑庵清苦的超乎她的想象,不过暂时落脚,还可以忍。“也不能随便乱跑,偷溜出来的。”

    叶庭芳亲姐!

    庭瑶策划逃跑用了三天,终于抵达目的,直接道:“十一叔,我饿了。”

    庭瑶当日被扔进的桃花庵,距离福王别院有二十来里。看看天色,才巳时左右,也就是说她走了一整夜!福王心中一抽,忙问:“想吃什么?”娘的!谁虐待他侄媳妇,别让他逮着!必须弄死!

    “水晶脍,”说着眨眼,“有么?”

    福王:“……”出家人……喂!然而还是怜她一个女眷走了那么长的夜路,一叠声叫人做。又把桌上的糕点推到她跟前,“先垫垫。”

    庭瑶毫不客气的吃着,但一点不显得粗鲁,反而有一种是真名士自风流的韵味。软糯的十一叔叫的福王心软,秦王妃,是秦王的遗孀。心中有些愧疚,是他没照看好,竟叫秦王妃饿着了。又看她身上的衣裳,寻常棉衣,比王府的下人穿的还差。不知怎地有一种庭芳要掐死他的错觉。

    庭瑶吃了几块糕,稍微舒服了点,又笑道:“十一叔收留我呀!桃花庵太冷了,我衣裳不够穿。”

    福王哪里还说的出拒绝的话,直接就扭头唤人:“叫王妃替秦王妃准备个院子。”又对庭瑶解释,“郊外,没京里舒适,担待些吧。”

    庭瑶撑着胳膊一直盯着福王,把福王盯的后背发毛,忍不住问:“还有什么?”

    “我的嫁妆呢?”

    福王:“……”那不是寻你妹子的钱嘛!?

    庭瑶又笑:“殿下,您就当真甘心,匍匐在平郡王脚下?”

    福王神色微变。

    庭瑶坐直了身体:“五万雪花银,乱世之中,拿给徐景昌做本钱,能翻出多少银子呢?”

    福王道:“他有此才?”

    “钟表专营如何?”

    福王眼睛一亮,徐景昌最爱机关,给他几个自鸣钟,他便能原样做出来。拿到专营并不难,一个皇子,想要抢某个商路,没有不成功的。

    庭瑶又笑:“我记得,他还会改造枪炮。”

    福王看向庭瑶:“你想干什么?”

    “造反!”

    福王一口水喷了出来,呛的半死:“咳咳咳,你说什么?”

    “造反啊!”庭瑶理直气壮的道,“不然我找殿下干嘛?”

    福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吗?”

    庭瑶没好气的道:“难道是我吗?”再乱几年,真不找你!现在天下还没彻底抛弃李家,不然她挑唆徐景昌造反去。明显做皇后的姐姐比较爽么。尤其是那~~样的皇后。

    福王:“……”从来知道你妹妹出格,不知道你居然比你妹还出格……

    庭瑶呵呵:“不然我家把银子抬到殿下家里作甚?”

    福王目瞪口呆。

    庭瑶再插一刀:“您总不会认为,太子死的那样决绝,就为了耍脾气吧?”

    福王忽然就觉得脑子不够使了:“那是为了什么?”

    庭瑶顿时心好累,辅佐这么一货上位,难度有点大啊!只得解释道:“父王死的干脆,圣上就不好再动文臣,否则会出乱子。我头发剪的干脆,圣上便也不好动我,只能把我扔去桃花庵过苦日子,末了还得承认我是秦王妃。”

    “殿下的岳父,不还稳当当的在掌院位置上么?”

    福王惊愕。

    庭瑶笑道:“我爹,那真是被我连累,圣上拿着他撒性子。二叔被贬海南,却还升了一级。是贬官,而非流放,能轻轻巧巧的带走家眷。失去了父王的圣上,并没有那么强。包括,即将被封为太子的平郡王,他能做的,只有讨好殿下。”

    福王冷笑:“他不整死我就不错了。”

    庭瑶笑:“殿下要跟我打赌么?”平郡王是郡王的时候,叫板太子能叫的特别爽快,但等他做了太子,面对圣上和朝臣的夹击时,就知道各中滋味了!不讨好福王以向圣上表忠心,他还能作甚?福王作为圣上幼子,太子幼弟,被当了那么多年牌坊,早屹立于众人心中。新太子当然必须接着使,还能顺便洗脱他谋害前太子的风言风语——看,我把前太子最疼爱的弟弟照顾的那样好!

    福王眯眼:“大狐狸?”

    庭瑶大笑:“你管我妹妹叫小狐狸?”

    福王道:“我管你爷爷叫老狐狸!一窝狐狸精!”

    “过奖过奖。”庭瑶半分谦虚也无,却是突然变的落寞,“狐狸窝还在的时候,我当逍遥狐狸。狐狸窝被人端了,我就该做我的大狐狸了。”

    福王苦笑:“你觉得我能成?”

    庭瑶道:“殿下想在郊外躲一辈子?您总不至于比平郡王还差劲吧?按说,父王没了,该是您做太子的。除了您,还有谁是坤宁宫养大的呢?”

    “坤宁宫养大的也是庶子。”

    庭瑶道:“在叶家,谁拿庭芳当过庶女呢?”

    福王一时想起陈氏,问道:“你娘呢?”

    “打发她随舅母回山东了。”

    福王想了一回,才道:“是了,你大舅递了辞呈,不在杭州了。”

    庭瑶点头:“他跑的快,没有后台,杭州那地方他坐不住。索性让出来,省的被人扯下去。横竖外祖还在江西,暂无人能随意动陈家。”

    福王望向窗外:“有些惶恐啊。”

    庭瑶道:“我都不怕。”

    福王呵呵。

    庭瑶又道:“九五至尊不好么?”

    “好个屁,上去了更疯子一样!”

    “就平郡王那小肚鸡肠的模样,”庭瑶摇头,“不出十年,天下就不姓李了。十一叔啊,亡国的皇子们是什么下场呢?我的初晖小妹妹,会沦落到什么地方去呢?跟我娘家妹妹作伴去么?”

    福王的后背顿时渗出了冷汗。

    庭瑶冷笑:“殿下,您真当天下太平么?”

    福王沉默。

    庭瑶又加了一把柴:“您就当真,不要父王拼尽全力留下的一切么?”

    福王嗓子发干。

    “任邵英。”庭瑶说了个人名。

    “谁?”

    “父王的幕僚。”

    福王:“……”

    庭瑶勾起嘴角:“殿下跟我家那位四妹夫,都是不大通经济学问的。不若把任先生派去南边,协助徐景昌。”

    福王忍不住道:“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庭瑶道:“下旨为王妃之日,我便开始参详政事。若庭芳在此,她知道的更多。”你也是够了!拿着个那样的人才,当做玩具的使,暴殄天物!

    福王三观被刷新,有些无力的道:“你们家培养女孩儿看这些作甚?”

    庭瑶放了个嘲讽:“殿下想要我们这样的王妃呢?还是……”

    福王立刻闭嘴。

    恰在此时,严春文来了。庭瑶是晚辈,站起来行礼。

    严春文忙扶起:“秦王妃客气。”

    福王道:“我就说你嫌闷了,使人接秦王妃来住着解闷。”

    严春文怔住,心中十分不愿。他们一家避居郊外,就是不想麻烦缠身。如今还主动寻了麻烦,那避到郊外有什么意义?可她却害怕丈夫,不敢做声。

    福王看着严春文的模样,心中暗叹,造不造反休论,他确实得留下庭瑶,不然他闺女难道要严春文教?叶家养儿子不行,养女儿个顶个的凶残啊!再说,圣上当时对庭瑶是有气的,她在庵里连个丫头都派不出来,有事还得自己走一夜,可见过的是什么苦日子。只要他活着,就绝不会容忍有人欺辱秦王妃。哪怕是遗物,都要好好保存,何况活人。总要想办法,让秦王妃过继一个孩子,延续大哥的血脉。

    水晶脍做好了,端上来,肉香扑鼻。庭瑶连吃了三个月素,吃的人都木了。见菜上桌,不管严春文奇异的脸色,拿起筷子就吃。什么守孝三年,什么菇素终生,全特么是没饿过的人放的屁!庭瑶冷笑,想让我吃一辈子素?老老实实为你们家守一辈子节?呵呵!(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