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摇头,皇后那岗位太操蛋了,不想干:“我想开个专教数学的学堂。殿下上位的话,大概不会反对。”当然,不止学堂那么简单。她想要一个团队,可以兴修天下水利的团队。一个都江堰可保蜀地千里沃野,那么两个呢?三个呢?她的目标是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非活着时讨好皇帝以获得所谓的母仪天下。

    徐景昌不知为何,松了口气。福王现在能依靠的,除了庭瑶就是他。庭瑶为庭芳之姐,他为庭芳之夫,如果庭芳的野心在权势上,几个人必然会有莫大的冲突。一个至亲,一个挚爱,他一点也不想夹在两者之间左右为难。

    幼时的福王性格跳脱,常连累他。不那么好相处是真的,但待他之心亦是真的。他不喜欢政治,更不喜欢战争。所期盼的就是尽快平定天下,和庭芳一起做想做的事。

    “如果开学堂的话,算上我一份。”徐景昌笑道,“将来,咱们家的学堂,要学数学,还要学机关。”

    庭芳挤眉弄眼:“不如挑唆殿下,科举都要考数学!”

    徐景昌眼睛一亮:“这个好!”福王一定会支持!

    两个理科生同时不怀好意的大笑,他们两个一定会被人骂到死的。庭芳一想到几百年后她被学渣们挂在论坛置顶诅咒,历史要考她,数学要考她,没准物理还得考她,就觉得简直不枉此生!太爽!

    饭毕,徐景昌搂着庭芳坐在罗汉床上,拿着一叠纸研究。庭芳好奇的看了一眼,徐景昌解释道:“西洋的火器,要看么?”

    庭芳看了几眼鬼画符,忽然想起一事:“你们跟洋人有来往?”

    徐景昌点头:“他们要瓷器和丝绸,我们四处收集了与他们,就在港口.交易。他们有很多银子,但这年头银子不是很顶用。我便要他们拿粮食与技术来换。”

    庭芳奇道:“粮食?哪来的粮食?”

    “安南。”徐景昌道,“安南本就盛产水稻,不过并不对外出口。也是走私。”

    庭芳点头,任何一个纯农业国家,都很难出口粮食,除非像后世那样能被工业反哺的农业,否则养活国内人口都难。但只要买通了官吏或豪强,他们就会违背国家利益,疯狂走私。想造反没粮食是不行的,但光靠商业也不行,还得有地盘。庭芳闭上眼,回忆着中国版图,哪里比较好做根据地呢?

    “他们的火器比我们强。”徐景昌的话打断了庭芳的沉思,“可惜都是西洋文字,看不懂。咱们中原的字儿又太难,他们会说就了不起了,所以翻译的极慢。幸而看图倒也能看懂一些。我正打算寻个传教士,看想办法翻译一二。”

    庭芳道:“有件事我得先说。”

    “嗯?”

    “你寻西洋人,问他们去找一个人的手稿,抄录版的也行。”

    “谁的?”

    庭芳正色道:“达芬奇。”

    徐景昌忙问:“他有什么本事?为何只要手稿?咱们可以想办法把人弄过来。”

    庭芳笑:“早死了。但我记得他有很多发明,比如说,可以在海底行走的衣服,大桥,降落伞等等。他是意大利人,有手稿存世的。”能有潜水服,就可以考虑浅海养殖渔业,以及海水或淡水珍珠。现在当然没戏,可商人一个来回,不定多少年过去了,技术储备,什么时候都不嫌早。世界经济早晚一体化,明朝因一条鞭法,白银成为流通货币,但本土银矿含量不丰,基本依靠进口。闭关锁国后,很多年都是银慌的状态。可见中国很早就融入了经济体系。

    纵观世界史,连印度的几次兴衰都与中国的政治格局有关。所以多做技术储备,才能在之后的工业文明浪潮中,有更多的资本。而且,现如今,没有知识产权,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没有技术封锁。趁此机会,加入工业革命,才是长远之计。她真实的活在当下,她会有子孙活在未来,百年屈辱便不再是历史书里厚重的枷锁,而是实实在在的恐惧。

    徐景昌虽不大明白庭芳的目的,还是爽快答应了。

    庭芳又道:“传教士要个英吉利的。”

    “我没问哪国的,为什么要英吉利的?”

    庭芳道:“我想学他们说话呀,先捡个容易的学。”英语再丢的惨烈,好过一上来就是法语拉丁语。存在时间越长的语言,其难度就会越大。英语比较新,规律性要强很多。能通英语了,其余的什么英翻法,什么法翻德的人才可以随地捡。

    “可以。”徐景昌应了一声,又继续研究洋人的图纸。回过神来时,庭芳早趴在他腿上睡着了。庭芳最近有些嗜睡,可能是刚放松下来,身体需要恢复。抱上床,庭芳睁开眼,看到是徐景昌,哼唧了两声,再次熟睡。一夜无话。

    次日早起,依旧先练武,练完回房,又得了一套新衣服。洗了澡换上新衣,徐景昌道:“带你看看小镇。”

    庭芳欢乐的拉住徐景昌的手:“走走,逛街去。”原先在京城就够憋的了,被关在会芳楼,那是真坐牢。她急需出门放风,数学作业果断的剁了喂狗。

    走出大门,映入眼帘的全是繁华。好漂亮的小镇!那日来时在车里,心里有事又放着帘子,都没想起看看外头,直接就进了院子。

    今日正好趁此机会,仔细观察着周遭,她得慢慢开始工作了。展现数学才华只是其一。那么熟悉工作环境,是第一步。路过竹器铺杂货铺和裁缝铺,徐景昌在一个卖糖果的铺子门口停下。里头的老板立刻迎了出来:“公子来了?小人今早才熬出一锅上好的松子糖,保管又香又甜。”

    庭芳暗道:常客啊!

    徐景昌领着庭芳进门,里头不单有松子糖,还有各色蜜饯,但品质都很一般,提不起食欲。门口放着个大蒸笼,稻米的清香萦绕,应该是碗糕。庭芳想试试,便走到蒸笼前的问道:“这个怎么卖?”

    守在蒸笼前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大概是老板的女儿。眉目清秀,十足的江南韵味。然而庭芳的淮扬话她不大听的懂的样子,只管盯着人看。庭芳只得放缓语速重复一遍。

    徐景昌换成官话问庭芳:“想吃?”

    庭芳点头。

    徐景昌便用当地方言道:“称两斤。”

    那小姑娘却问徐景昌:“是公子的妹妹么?”

    徐景昌回道:“内子。”

    小姑娘脸色微变,庭芳却是已经笑出声来。东湖方言与淮扬话之间语言障碍还算好突破,合着方才小姑娘不是听不懂,而是不想听懂。

    徐景昌无奈的看了庭芳一眼,又催促着老板称糕。老板瞪了女儿一眼,快速的用一个纸袋装了八只碗糕,递给徐景昌。徐景昌给了钱,拿起纸袋拉着庭芳走了。

    庭芳调侃:“邱表弟说,你走到哪儿招到哪儿,真没夸张。”

    徐景昌道:“你还不一个样!”

    庭芳顿时肝疼:“除了你,还有哪个?”

    徐景昌登时乐不可支:“也对,你就招各色熊孩子。”

    庭芳气的直拧徐景昌的胳膊。她当然不受男孩子欢迎,因为太强势,在古代很不招男人待见,再漂亮都不行!徐景昌基本是个奇葩,俩奇葩凑做一处了。

    徐景昌笑牵着庭芳到河边的一个小凉亭里,坐下吃吃糕。碗糕是庭芳上辈子小时候常见的美食,在贫瘠的时代,香甜的碗糕是刻在记忆深处的印记。尽管长大之后吃过更精致的点心,却总怀念记忆里的味道。传统方法制作的碗糕,会有一点点粗糙,绵软而有颗粒感。

    徐景昌还真没吃过,就着庭芳的手咬了一口,皱眉,有点甜。

    庭芳笑道:“还是这么讨厌吃甜的。”

    徐景昌道:“我也不明白你们怎么都爱吃零嘴。”

    “咸的点心也不吃吗?”

    “吃饭不就够了吗?”

    庭芳撇嘴:“没情趣。”

    徐景昌:“……”

    庭芳继续啃着,但她发现路上来回的行人,一直在或明或暗的看她。便对徐景昌道:“他们在看徐夫人。”

    徐景昌道:“估计是在猜到底是不是徐夫人。咱们要办婚礼么?”

    庭芳摇头:“麻烦。”

    “你还真是……”

    “女汉子!”

    “嗯?”

    庭芳笑道:“通常我这样的,被叫成女汉子。”

    徐景昌喷笑出声:“谁想的,这么损?”

    “不知道。”庭芳道,“他们不知道你已婚?”

    徐景昌摸摸庭芳的头:“他们以后就知道了。”

    正说话,一个军士模样的人疾步跑来。在徐景昌面前站定:“公子,十里外有人带着兵马过来了!”

    徐景昌立刻起身:“我去看看。”转身对庭芳说,“你记得回去的路么?镇内很安全,你能记得路就行。”

    庭芳道:“我能不能跟去看?”

    徐景昌无可无不可的带着庭芳往城墙处走去。城墙不高,远不如大同的巍峨。但在海边小镇,已算不错。前方有人,整个城墙已进入警戒状态。徐景昌一直登上角楼远眺,却是约上千人的兵马往东湖奔来!

    等了好一会儿,兵马越来越近。庭芳看到了行在中间的马车,华丽张扬的装饰,铜制镶嵌玻璃的车灯,十分眼熟,庭芳一顿:“刘永年?”(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