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刘永年坐在马车里,脸上挂着阴狠的笑。他在淮扬横行四十年,头一回遇到敢扇他脸的姐儿,有种!挟持他的人跑了,竟还敢送信来。今日就且叫那胆大妄为之人,尝尝他的厉害。

    徐景昌不过是个定国公家的弃子,到如今定国公府都已不复存在。福王的伴读么?呵呵。那幅模样儿,是伴读还是禁脔?一个失势的皇子不足为惧。只别羞辱太狠,杀了刮了,千里迢迢,皇子又待如何?

    掀开帘子看外头,东湖比想象中的要繁华。码头上不停有船只来往,都是运送商品的。刘永年心中大恚!他控制的运河河段的生意被海运抢了一小半。正是新仇旧恨!看见了东湖的围墙,刘永年咬牙切齿:“给我冲过去!那对狗男女,抓活的!”他改主意了,掳走了人,改名换姓,江南这样深的水不信福王能查到。好一对漂亮的狗男女,烟雨江南,是那么好混的么?

    骑在马上跟随马车左右的,是淮扬的驻军。说是朝廷命官,却是对刘永年俯首帖耳。发不出饷银的朝廷,谁还搭理?谁给钱便替谁干活!一千多兵马,尽数做了刘永年的私兵,随他调度。他们也是刘永年制霸淮扬的利器。那一夜,实是刘永年过于轻敌才叫人逃走。今次准备妥当,且看他们如何跪地求饶。

    徐景昌站在城墙上往下看,眼神如冰。首犯是平郡王,可这些地头蛇也没几个干净的。庭芳夜晚的不安,刺的他心痛。他不能问过去的三年发生了什么,以免勾起庭芳的回忆。但可以收拾刘永年,以报他欺辱庭芳之仇。

    默默估算着马车与城墙的距离,冷静的如同狩猎的豹子。马车越来越近,一千多兵马扬起的土,似乎能扑到脸上。突然,徐景昌执枪,扣动扳机,砰的一声,火药在马车前炸起一堆尘土,生生逼停刘永年。

    刘永年被急停的马车带来的惯性甩在车壁上,登时怒不可遏!掀开帘子,还未看清情况,火药再次袭来!刘永年瞳孔一缩,呼啸的火药擦过头顶,马车里瞬间充满了硝烟的味道!

    不待他反应,徐景昌再次扣动扳机,马车上悬挂的车灯炸开,玻璃的碎屑飞溅,周遭立刻响起一片惨叫。

    刘永年心如擂鼓、气势全消!徐景昌放下火.枪,冷笑。他敢派人送信,便不怕你来寻衅。庭芳被帅了一脸,原始的火.枪,如此准头,搁后世可以做狙击手了!好强!

    一个身着甲胄的汉子大笑:“公子好枪法!”

    徐景昌把火.枪扔给旁边的兵丁:“周巡检过奖。”

    周巡检道:“那帮人怎么处置?”

    徐景昌道:“一群废物,杀尽了都不难,然则毕竟是朝廷的将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撵走便罢。”

    周巡检双手抱拳,躬身行礼:“是!”

    庭芳心念一动,巡检,正九品。官阶虽小,却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东湖小镇,理应没有驻军。看来,不单宅子是徐景昌的,整个东湖镇,都是他的地盘。站高望远,码头的风帆扬风而起,庭芳挑眉,不错!确有造反的架势了!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一帮只拿着弓的骑兵,见识过徐景昌精准的枪法后,士气大衰。所有人都恨不得退到旁人身后躲避。刘永年的脸被玻璃划伤,异常狼狈。跌坐在马车里,硝烟的味道挥之不去,他清晰的看到了徐景昌,以及他身边站着的庭芳。刘永年咬着后槽牙道:“冲过去。”骑兵冲阵,不信一个小小的镇能抵挡的住!

    驻军的首领犹豫了一小会,终是惧于刘永年的权势,向前挥手,指挥骑兵冲击。哪知骑兵才动,城墙上火.枪齐鸣,一瞬间已完成三排轮射!刘永年的人登时大乱,骑兵似无头苍蝇一般乱窜。不经训练的骑兵互相撞击,不时有人掉马。马蹄声、惨叫声、怒骂声、以及混乱的指挥声糅合成血腥的一曲,顷刻间人仰马翻。连刘永年的马车都被撞击了好几次,险些被甩出车厢遭人践踏!

    刘永年死死抱住车厢里的椅子,濒临死亡的惊恐,让他不自觉的大叫。混乱一直持续,刘永年的马车如海中的一叶轻舟,随时可能被吞没。每一处肌肤都在颤抖,他要命绝于此了么?

    城墙上的士兵哈哈大笑,但徐景昌笑不出来。他的眼神愈发冷冽,正规军……就是这副模样!当有朝一日,西洋的坚船利炮,从爪哇指向中原时……我们全为阶下囚徒么?

    周巡检也目瞪口呆,万没想到只放了一轮枪,对方就有如此伤亡。有些惴惴的道:“公子……”

    徐景昌道:“无事。”私自离开淮扬,死也白死。徐景昌暂不想高调,可作为福王亲信,乱世之中有自己一帮人马,想来朝廷也不会过多怀疑。跟洋人做生意,总是得有些许武力的。

    周巡检尴尬的笑笑,深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换了个话题,试图缓解气氛:“夫人没吓着吧?”

    一语提醒了徐景昌,转头问庭芳:“刘永年你想怎么办?”

    庭芳才刚获自由,无法判断徐景昌的实力。便道:“师兄看着办。”

    徐景昌抿了抿嘴,说了句抱歉。

    庭芳了然,刘家盘踞淮扬上百年,杀刘永年容易,动刘家却很难。现在不是结仇的时机。便笑道:“他同我,也没有深仇大恨。”

    徐景昌没说话,逼着小姑娘看凌迟现场,没吓疯算庭芳坚强。

    说话间,任邵英上了城墙。有些急切的道:“公子!刘家不好惹,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夺妻之恨,年轻的徐景昌可千万别冲动!

    徐景昌压抑着怒气,道:“知道。”

    任邵英道:“还得撕虏明白,不然他处处与我们作对,也是麻烦。”

    庭芳道:“去请楚妈妈,我跟刘永年谈谈。”

    徐景昌道:“我陪你。”

    “不用。”庭芳利落拒绝,“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在你的地盘上,没什么好怕的。”

    徐景昌知她不是娇小姐,便随她去了。只有周巡检心中疑惑,此是夫人的仇敌么?心中暗自不喜,刘家确实不好惹。红颜祸水?

    稍微镇定点的刘永年,被带进了一座院子。进了门,看见了端坐在上首的庭芳。黑色的褙子,只在底部点缀着花纹。袖口露出一抹红色,隐约能见到润泽的指尖如白玉般细腻。黑色,不适合年轻的女人,但金镶和田玉的项圈,点亮了整个色调。简单、干净、大气。站在她身边有些畏缩的楚岫云,好似她的仆人。

    刘永年盯着庭芳,良久,道:“希望姑娘不要后悔。”

    庭芳的嘴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后悔什么呢?”

    刘永年道:“我比你了解男人。”

    “哦?”

    刘永年笑:“不知风韵之事肆虐江南时,徐公子又有何感想呢?”

    一枚飞镖刷的飞过,插入刘永年身后的门板。门板轻微摇晃,那没入门板的飞镖纹丝不动。

    庭芳轻笑:“小时候学的玩意儿,见笑。”

    刘永年冷笑:“你敢杀我么?”

    “不敢。”庭芳道,“不过你再嚣张点,不知道我敢不敢。”

    刘永年哈哈大笑:“你还是怕了。”徐景昌的底都叫他翻出来了,何况徐景昌之妻。当日叶家势大,无根无基的徐景昌只能依附叶家。但如今形势逆转,就该叶家女求着徐景昌了。一个青楼出身的女人,能不惶恐?

    庭芳道:“我怕什么?”

    刘永年挑衅的道:“叶家已败落。你跟着他不会有好下场。好囡囡,莫怕,只要你乖乖的跟着爹爹回去,爹爹比他还能保你一世荣华。”

    庭芳淡淡的道:“我是叶庭芳。”

    刘永年愣了愣。

    “九岁著书立传,十岁征战边疆,能算天下税赋,能做皇子之师。”庭芳抚过袖子上的花纹,“有没有夫主,对我而言重要么?”

    刘永年竟苦口婆心的道:“你别犯傻,他不过利用你罢了。跟着我还真金白银,跟着他只得几句好话。你是个聪明孩子,别被情爱冲昏了头。”

    庭芳不由笑了,刘永年当真是个合格的生意人。哪怕到了这会儿,也没有放弃游说。也是,几句话而已,又不费什么。就好比后世那些试图说几句好话就骗个ip的“创业者”,横竖口水不值钱,没准就能空手套白狼了呢?何况,女人在这个时代,就是该被人歧视的。

    刘永年的模样刺激着楚岫云。她没想到刘永年亲自来,还被整的那么惨。如果没有这一遭,刘永年或许不会把她怎样。可如今,却是难免迁怒。她低着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脑子飞快的转着,要怎样才能使其消气。悄悄看了庭芳一眼,几乎哀求,你能别再激怒他了么?

    刘永年已见识过徐景昌的实力,或许徐景昌确实不能杀他,但他同样也奈何不得徐景昌。见庭芳不说话,便笑道:“怎么样?不好好考虑一下么?”

    庭芳也笑道:“我偏不跟你走,你待如何?”

    刘永年哈哈大笑:“罢了,你不死心,那爹爹就给你一个考验男人心胸的机会!到时候你也别怕,给爹爹乖乖磕几个头,爹爹还会欢迎你回来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