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任邵英在隔壁屋里,眉头紧锁。他不放心庭芳一个孩子单独应对,便悄悄跟来,非常时刻可以救场。刘永年所提之事,确实是死穴。庭芳没被找到之前,固然已贞洁尽失,但下落不明,生死未知。徐景昌的一系列表现会让人赞一句情深义重,除了前定国公之流,谁都不敢公然耻笑,万一庭芳以死明志,那耻笑之人就没什么名声可言了。但庭芳被找到了,她还活着,还成了一代名妓,事情就变得无比尴尬。倘或徐景昌立刻翻脸,会有人骂他此前沽名钓誉;不忘初心,就会被人当成笑话。端的是左右为难。

    他摸不准徐景昌的心思。现看着好,是因为久别重逢、*。庭芳绝色,哪个男人不心动?然而时间长了,回想起她在青楼的岁月,又有几个男人不膈应?又有几个男人真的能忍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妻与妾,是不同的。常规来说,庭芳死了最好。便是现在不舍得,也可过阵子让其“暴毙”而亡。问题在于,秦王妃……

    丧父丧夫丧弟又无子的秦王妃,一生所牵挂的无非是母亲与妹妹。一个聪明绝顶、毫无顾忌敢于挑唆亲王造反的女人,是那么好惹的么?休说动手杀了庭芳,但凡徐景昌有一丝对不起庭芳,必然会遭到她疯狂的报复。造反未成,内讧开始,结局不用多说。

    作为实际上统揽全局的幕僚,任邵英觉得有些棘手。不能让人知道苏姑娘便是叶庭芳!否则徐景昌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

    正绞尽脑汁的想法子,却听庭芳一阵轻笑:“刘永年,你当真就没想过,我为什么被拐?”

    刘永年不知为何,心漏跳了一拍。

    “便是你没听过我的名字,那叶家四姑娘呢?”庭芳笑道,“你都查到徐景昌头上了,竟是不曾怀疑过一丝半点么?”

    刘永年一惊!是了!当初会芳楼买了一批京城拐来的女孩子,都说是佛诞烧香被拐。可到了叶家的份上,拐子根本够不着!余光撇了一眼门板上的飞镖,她还会打架……脑子也很聪明,非常不好骗。

    “当朝首辅最宠爱的孙女,”庭芳慢悠悠的说着,“秦王妃的亲妹子,理国公的入室弟子,福王伴读的未婚妻。不用托大,只要我愿意,随意在京里横着走。赶上不大得宠的郡主县主,都要避我锋芒。我失踪后,五城兵马指挥司、锦衣卫、甚至连禁军都倾巢出动。”

    庭芳站起身,走到刘永年身边,似笑非笑:“你家拐子这么眼瞎?”从古至今的人贩子,都会考虑投入产出比。她再漂亮,也是麻烦。

    刘永年眯眼,似抓到了什么。

    庭芳不紧不慢的道:“堂堂首辅的孙女被拐,理应天下皆知。可是,为何消息竟出不了京城?为何你竟不知?叫我轻易就骗了过去,信我是外室之女?”

    “谁,有这样的控制力?”

    太子!刘永年脑子转的飞快,庭芳落在会芳楼时,先太子还活着,叶家出了太孙妃,正是烈火烹油。是先太子与现太子之争!可是太子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女孩儿下手?

    很快,庭芳给了刘永年答案:“平郡王想以我辱秦王妃。”

    饶是刘永年是无耻之徒,也被这个答案给噎了。闻得新太子处事上不得台面,还真是……但刘永年亦不是善茬,况且并不全信庭芳的话,故懒洋洋的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庭芳笑道:“昔日太子为藩王,肆意妄为,无所畏惧;而今他为储君,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你大可以宣扬我的美名,只要你不怕……太子殿下杀了你!”

    任邵英几乎拍案!漂亮!好一记借力打力!庭芳就是平郡王的梦魇!沦落的越惨,他罪孽越深。他前头有一个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元配嫡子,照样死的利落;后面一大串弟弟,哪一个底子都比他干净,他会不恐惧?士可杀不可辱,平郡王只怕已悔青了肠子!刘永年真敢胡说八道,恼羞成怒的平郡王会干什么,那真是谁都不知道。

    刘永年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神色未变:“你以为,刘家是那么好动的吗?”朝廷式微,会为了件小事来大张旗鼓丫头你太嫩了!

    庭芳嗤笑:“谁说要动刘家了?你坏了太子的事,太子只问刘家要人,刘家会如何选?更说的明白点,你要是刘永丰,你怎么做?不过要你的命而已。甚至,不用太子,我姐姐就可跟刘家谈,你要不要试试?”

    刘永年脸色一变!别说堂弟,他还有亲弟!如果秦王妃火力集中在他身上,为保长房利益不被二房谋夺,他会变成投名状!皇家要弄死一个人,太简单了!如果再给点好处与刘家,他的下场更是……阴鸷的眼神盯着庭芳,草他娘,看走眼了!

    庭芳顿时占了上风,笑道:“倘或我是你,立刻就要倒打一耙,指责徐景昌拐你养女,方一时情急请了府兵来助阵。虽犯私调府兵之大忌,然其情可悯,其心可怜。而府兵上下,也因要救良家子于水火,虽擅离职守,总也能交代。最后发觉都是一场误会,与徐景昌翁婿相谈甚欢。一波三折,皆大欢喜,多好的故事,你说是也不是?”

    刘永年深呼吸几次,才道:“你乐意?”

    庭芳挑眉:“我为什么乐意?江南那么大,我上哪找不到个爹?我现就回京哭诉,被你刘永年欺辱,幸而我武艺高超,跑的及时,偶遇一善心人家,方躲过一劫,直到夫婿找到我。你说太子殿下,要不要替我出个气?理由都是现成的,私调府兵视同谋反!只怕你亲爹都要对你千刀万剐,你说是也不是?”世人绝不会信她清白,但被一方豪强当成禁脔,终究只经过一个男人,就譬如那寡妇再嫁,固然不如初婚,但比青楼女总是好太多。徐景昌所承受的压力也会变的很小,甚至微不足道。她的才华,可凌驾于“寡妇”身份之上了。只要刘永年不放消息,她尽可随意编故事。说到底,大家都只要一个过得去的说法而已。

    刘永年脸都绿了!瞬间气焰全消。忍气道:“你想怎样?”

    庭芳笑嘻嘻的道:“都是做生意的人,和气生财嘛!大家都是亲戚,一时误会,说开了就好,何必闹的那样僵呢?”

    刘永年嘲讽道:“我竟不知何时高攀上了叶家!”

    庭芳笑道:“六姑父何必自谦?我昨儿同夫君说,改日随房家二叔去给六姑母请安呢。”刘永年之妻正是房知德家一表三千里的表姐。江南豪族,多联络有亲。硬要扯的话,总是能扯上的。当然亲戚归亲戚,该抢的生意照抢。现在徐景昌的势力暂且薄弱,淮扬又离的那样近,当然要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刘永年略想了想,冷静下来,往右侧主位坐下:“叫你男人来同我谈!”

    庭芳勾起嘴角,成了!

    神转折!楚岫云与隔壁的任邵英都是目瞪口呆。

    抛开庭芳不论,现双方最大的冲突便是河运与海运的利益之争。河运常要修缮,还须纤夫使力。虽河工与纤夫都几乎拿不到钱,但这个钱商户总是要出的。加上沿途兵丁豪强地痞的敲诈勒索,成本居高不下。但海运则不同,只要船够好,避开台风天,竟是全不需要纤夫,沿途更无敲诈。海船比内河的船更大,运送的东西更多,成本进一步压低。从广州出发,沿着海岸线,直达天津港,好不便利!故西洋货品运输,几乎被徐景昌垄断。那都是暴利,刘永年岂能不恨?

    然而形势比人强!作为“苦主”的庭芳,她进京后,指谁欺负她,那便是谁。刘永年同辈兄弟十几个,他不过是其一。与太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嫡长子是不能犯错的……尤其是不可饶恕的错。刘永年彻底明白了庭芳的依仗,她是太子的污点,太子要洗刷污点,只能大张旗鼓的为她“报仇”,安抚她、堵她的嘴。娘的!好厉害的女人!

    庭芳暂不知徐景昌的具体工作,不便详谈,她的任务是威胁刘永年。任务完成,笑着对刘永年福身一礼:“怠慢了,我现就去请他来,还请姑父稍坐。我且去备一桌好席面,给姑父接风洗尘。”

    刘永年:“……”这脸皮厚的,比他亲生的还像他!

    任邵英却是打了个寒战,如此能屈能伸,是个狠角色!不敢再听壁角,待庭芳出门,麻溜的追上,低声道:“夫人,公子不大管琐事,我可与之一谈。”

    庭芳点头,低声嘱咐:“不可让太多。海运必须有一定规模,才不会引朝廷猜忌。否则咱们养私兵之事无可辩解。”天下不太平,海上有海盗,路上有绿林,想要做点生意,武装是必须的。因此圣上为了福王,会默许徐景昌有一定数量的私兵。规模越大,“默许”的人数会越多。顺便又说了一句,“有机会的话,叫刘永年入股。”

    任邵英惊道:“为何?”

    庭芳道:“朝廷财政吃紧,粮仓主要是湖广,沿着长江出海北上,可绕过花费巨大的漕运。”漕运那个烂摊子,简直不想说。京杭大运河不能废止,那太可惜。但早已变成各自的地盘,不归朝廷统一调度,淤塞是早晚的事。那是盛世的运河,乱世的噩梦,朝廷没蠢到家的话,会竭尽全力用海运的。

    任邵英立刻明白,漕运沿途全是各家地盘,罢黜漕运必然得罪许多人,否则早就用海运了。即使自家不会造船,难道不会买西洋人的船么?拉上刘家,便是在江南放了颗钉子。一则不必再跟刘永年起冲突,二则掌握了粮食运输,关键时刻切断供给,京城便不战而胜!

    这些任邵英不是没想过,所以拉上了房知德。但房知德是庶出幼子,在房氏本家根本没有话语权。逼得他们当日为了避免豪强盘剥,才不得不走海运,不曾想走出了今日之局面。可庭芳居然利用刘永年寻仇的机会,诱使之谈判……

    看了一眼庭芳,任邵英满心疑惑:收放自如,翻脸无情,叶家如何养的女儿,多少人家的顶梁柱且做不到!想想徐景昌的身世,心中一惊,猛的醒悟过来!不是叶庭芳嫁了徐景昌,而是徐景昌……为叶家人!(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