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江南才小雪,京城已白雪皑皑。夏波光入了福王别院,就似老鼠掉进了米缸,成日混迹作坊,日子顿时变的充实。她不似一般工匠,她聪明好学、文化水平非常高,数学天赋也绝佳。喜的福王亲自教授。福王的数学机械常被徐景昌夫妻吊打,可他也只是被那俩逆天的货吊打。纵观全国,他绝对属于顶级的那一拨儿。夏波光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为此,后院的女人们几乎要疯。福王的姬妾非常多,他自己都常闹不清楚哪个是哪个。他本对女色不甚上心,然而太子想要示好,除了赏赐工匠,也只能赏赐美人了。总不能在朝堂举步维艰的时候赏钱赏庄园吧?相比之下,美人比好工匠还便宜些。女人多了,开支自然就大。严春文管着福王府的账目,每每都觉得心力交瘁。如今添了个夏波光,她更觉得钱财运转不过来了。

    失宠多年的王妃,在家里的地位不过是个管家。若非长女极得宠爱,只怕生了庶子的几个姬妾都敢不把她放在眼里。算了一回账,累的两眼发晕。福王数学再厉害,也是没兴趣帮她算的。倘或她敢抱怨,福王定换人管家。她就更没法子立足了。想了一回,还是决定拉拢夏波光。瘦马出身,之前又是叶俊文的妾,至多也就是个宠姬,连侧妃都难混上。比起其他宫里赐出来的安全的多。

    夏波光被王妃召见,福王略微皱了皱眉,还是放她去了。换下短打,翻出件庭瑶的半新不旧的常服,就去了正房。见面先行礼,严春文倒是很和气,笑着叫起。

    严春文仔细打量着夏波光,无疑非常美,还有一股男人很难忽视的媚色。狐狸精从来是女人嫉妒之下骂人的话,男人几个不喜欢狐狸精的?秋儿立在一旁,恨的咬牙切齿。凡是跟叶庭芳扯上关系的,都不是好人!

    夏波光心里有些不高兴,这种被当货物般掂量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不多时,严春文笑道:“闻的姑娘擅数学,我正算账算的头晕,你来帮把手如何?”

    夏波光微笑答道:“奴似有一二天赋,然则还未学成,不敢误王妃之大事。待翌日熟练,必竭尽全力。”

    严春文摸不准夏波光水准,笑道:“殿下都说你好,你别谦虚。”

    夏波光乖顺的道:“殿下说奴聪明,只底子薄弱,且得下功夫。”

    秋儿道:“姑娘,王妃有心抬举你,你别不识好歹。”

    夏波光顿时就无语了,传说王妃是个棒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来福王别院只消一个月,就知道福王他老人家的喜好。要说他清心寡欲是扯淡,但他真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打小儿什么都不缺的结果就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女色上头,饿了的时候喂到他嘴边,他爱答不理的吃两口。没人去喂,他也懒的吃。如今身边围了一群女人上蹿下跳的投喂,他更懒的主动找食儿了。合着你们俩跟了福王那么多年,丈夫到底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见夏波光不说话,严春文笑道:“竟还害羞了。”

    夏波光早就知道福王妃不过是个空架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回道:“奴虽出身卑微,却也知好女不侍二夫。正因如此,秦王妃怜奴孤苦,才替父照应于奴。奴既无心再嫁,便不好涉足府中内务,以免闲言碎语,还请王妃见谅。”

    严春文怔了怔,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夏波光对福王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说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她的老鸨,虽是养了她卖钱的,却也是精心照顾;嫁到叶家,陈氏一直拿她当个孩子宠着;庭芳不曾看轻过她,叶家败落后.庭芜还处处照应。在庭瑶跟前撒个娇儿,也是要什么给什么。男人呢?叶俊文除了把她当泄欲工具,给过一个正眼吗?爬上了福王的床,福王又能待她怎样?

    谁特么想去伺候男人!谁特么想在床上想方设法羞辱自己,以取悦夫主!是,她是瘦马,她有无数种手段魅惑男人,无数种技巧折磨自己让男人兴奋的欲罢不能。但她好不容易逃脱了,为什么还要那样做?她替叶俊文守了两年了,还差几个月就满孝。替父守节的庶母,庭瑶庭芳庭芜随便哪个,有口饭吃就不会落下她。她讨好自家三个姑娘不就行了,有病才去讨好福王。

    秋儿皱眉,正欲说什么,庭瑶来了。只见庭瑶笑嘻嘻的道:“十一婶想抢我的人,我是不依的。”

    严春文登时笑不出来了,福王不管事,府中外务皆在庭瑶手中,她能管的是庭瑶拨过来的银子。若说府中姬妾对她还有几分敬意,不过是怕她克扣。可王府上下,谁都不敢拂了庭瑶的意。从庭瑶接管福王府开始,严春文才知道,当初庭芳是真没打过福王府一丝一毫的主意,否则也不至于遇见庭瑶才知道什么叫做大权旁落,看人眼色。

    小郡主李初晖跟在庭瑶身后,嘟着嘴道:“都不许同我抢,夏姑娘是陪我玩的!”

    严春文再笨,也知道福王父女两个对“玩具”的执念。见女儿要玩,更加没了脾气。严春文只得小郡主一个孩子,日常见不着,自是想念。好容易逮着机会见着了,忙招手道:“初晖,过来。”

    李初晖跟母亲不大熟,不过到底知道有这么个人,还是乖乖过去了。严春文拉着她坐到身边,笑问她最近吃什么玩什么。李初晖再次强调:“夏姑娘是陪我玩的!”

    夏波光无奈的补了一句:“是,是,奴还陪郡主睡。”李初晖就直接养在庭瑶屋里,可不是得她□□么。白天被福王折磨,晚上被福王他闺女折磨,前世肯定欠了这父女两个很多钱。

    严春文有些不喜,庭瑶带着便罢了,名门闺秀又是大嫂子,别说郡主,公主也带得。要夏波光一个……照顾是什么意思?试探的问:“怎地麻烦起客人来?嬷嬷们呢?”

    庭瑶笑道:“大妹妹图个新鲜,前儿还叫新来的丫头□□呢。”

    严春文对女儿的养育半点插不上手,只得道:“今儿人多热闹,咱们一块儿吃饭。”

    庭瑶是个周全的人,笑道:“不若请了十一叔来,婶子别怪侄媳妇偷懒,大妹妹我可是有些制不住。”

    严春文当然想见丈夫,忙笑着说好,便使人去请福王。不多时福王进门,李初晖立刻扑到父亲怀里,福王见了女儿就高兴,伸手抱起亲亲:“丫头今儿又到哪里疯呢?数数儿能数到一百了吗?”

    李初晖奶声奶气的道:“我昨儿就数到一百了!今儿大嫂子教我一百零一。”

    福王逗着女儿:“一百零一往后呢?”

    李初晖张张嘴,发觉自己想不出来,噎住了。福王大笑,又亲了两口,抱到炕上坐下。李初晖非常不满:“我要荡秋千!”

    福王无奈,站起来把手伸到女儿的腋下,慢悠悠的来回晃荡,不一会儿累的半死,抱怨道:“这得等你小叔叔回来荡!”

    李初晖问:“哪个小叔叔?”

    福王笑道:“生的顶好的那个小叔叔。”

    庭瑶郁闷,这辈分乱的!她小姑子管她妹夫叫叔叔……然而世家大族相互联姻,辈分多是如此,便只好跟着夫君的辈分叫。幸而徐景昌也就是福王一厢情愿的把他当弟弟,不然倘或真是皇家子弟,她还真得管亲妹子叫婶婶。

    笑闹过一阵,李初晖终于满意了,允许福王坐下抱着她。一时摆饭,夏波光自觉站到庭瑶身边伺候,只拿自己当个丫头。按理,庭瑶跟前她是有个座儿的,毕竟是庶母。然而庭瑶是王妃,她庶母身份就浮云了。当个小丫头挺好的。

    福王坐了主位,李初晖坐在他腿上,闹的他吃饭也吃不安生。严春文道:“且叫人把初晖抱下去吧。”

    福王摆摆手:“无事。”横竖被祸害惯了。只见福王熟练的在面前摆了副碗筷,舀饭配菜拌匀,再把筷子递给女儿,自己用很别扭的姿势吃着。庭瑶看的感叹,福王再孩子气,再不懂事,作为父亲真是没得挑。她还没见过哪个当爹的这样带过孩子。

    庭瑶亲自带大的孩子,虽然调皮,但极有规矩。吃饭就是吃饭,丝毫不许有多余的动作。李初晖筷子拿的极好,慢条斯理的吃着。待她吃完,庭瑶也吃完了。吃饱饭的孩子,精力更加旺盛,跳下父亲的腿,就拉着夏波光道:“我要看变球球!”

    变球球是个小魔术,夏波光随便学的,她初来自是要讨好一切可讨好的人,小郡主就是头一个。孩子最好哄,一系列魔术成功搞定了福王府的小魔王,二人就玩到了一处。魔术需要道具,夏波光又没随身带着,一大一小就呼啸着往庭瑶屋内冲去,福王:“……”

    庭瑶忙站起道:“我去瞧瞧,我们家那位夏姑娘,疯起来真个一般人管不住。”

    福王道:“你娘家风水不对,真的!”尽出熊孩子!

    庭瑶:“……”你家才风水不对!撤了!

    庭瑶一跑,屋内就只留下福王夫妻。严春文心如擂鼓,不知怎样才能开口留人。秋儿眼珠一转,笑道:“前儿掌院家送了好些梨花酿,殿下要吃一盅么?”

    福王几年来,几乎都带着孩子吃饭,哪里有空吃酒。被秋儿一提,倒是馋了:“拿来我尝尝。”

    秋儿带着丫头们重新整理杯碟,倒上酒,任由他们夫妻对饮,自己麻溜的下去了。福王喝着酒,心里想的是作坊琐事,以及大业。严春文安安静静的没吵他,他反倒惬意。梨花酿不醉人,一壶下肚,不过微醺。天已黑尽,灯光略显昏暗。福王有些困倦,便道:“安歇吧。”

    严春文心中一喜,伺候着福王宽衣。待福王躺下,鼓起勇气道:“殿下……”

    福王正年轻,又有酒助兴。严春文不扑过来也就罢了,送到嘴边没理由不吃。微微用力一拉,严春文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在丈夫怀里。福王轻笑,严春文自己不可爱,生的孩子倒比别人的可爱,不知能否再生一个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