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6章 喵喵猫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兰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默默的望着帐子顶流泪,不知道自己为何那样命苦。屋子里静悄悄的,她自己两个丫头为了笼络杨怡科,都送与了他,却是没什么用。内宅手段她不大会,总能依样画葫芦,既是给了杨怡科,便占了两个姨娘的位置,压的别的得宠的姬妾只好做姑娘,更是结了仇。丫头舍了出去,新来的便不贴心。见她失势,全都跑的没影了。庭兰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再次抽噎。

    天冷,孙姨娘又病了。她回不了家,只好使人去瞧。少不得替她请大夫熬药。她知道使的人捞她的银子,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不喂饱了他们,她连个信儿都递不出去。心里不是不怨恨庭树的,孙姨娘替爹守着孝,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亲娘克扣她?你还有点孝心吗?有个哥哥,同没有一般,三年来从不替她出过一回头。爹死了,娘走了,如今连丈夫都不要她了……

    庭兰坐了一会儿,又下床喝水。不单里屋,连外屋都没人。闲话声从院中传来,正是她的丫头们在躲懒儿。喝口水润了润嗓子,想起孙姨娘本就不大好,若知道她被休回娘家,只怕还要气死了去。庭兰呜呜的哭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真就是树倒猢狲散么?叶家败落后,嫡母还可依靠娘家,而她这样没了娘家的女人,当真就要被夫家如此欺凌么?

    庭兰越哭越绝望,回了叶家,就要看周姨娘的脸色过活。想起早先周姨娘与孙姨娘打架咒她不得丈夫喜欢生不出儿子的话,更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会儿长辈都还在,周姨娘就能那样作践她、作践她姨娘。如今回到叶家,还有什么活路而言?

    我不能回去!庭兰如是想。红肿着眼,推开窗子,连喊几声都喊不进一个丫头。最后还是她陪嫁月季畏畏缩缩走了进来,道:“奶奶有什么事?”

    庭兰又大哭,她竟连丫头都使不动了!月季早听到家里的传言,作为庭兰的陪嫁,只有比庭兰更难过的。镇国公府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她们根本不得宠,没有了庭兰,留在府内只好孤独终老一世,没主子没儿子没宠爱,新来的小丫头都敢踩。跟了庭兰回娘家,叶家那个样子,只怕连口饱饭都未必有。见庭兰在哭,她也跟着哭起来。主仆两个抱头痛哭。

    一直哭到下午,整个镇国公府还是没人搭理她们。庭兰知道没法挽回了。木然的拿出庭芳送来的年礼,打开,看了看又合上。对月季道:“把这个送去给姨娘。”

    月季怔怔的道:“这样好吗?”

    庭兰垂下眼:“叫你去便去。”大户人家彼此走礼,没分家都是归在公中的。趁着镇国公府没开口,她赶紧把首饰拿出去。她下半辈子,全指着这套首饰过活了。

    月季只得接过盒子,抱着出门。哪知众人都欺负庭兰,月季才到二门,就被人截了。是个得宠的姬妾,笑嘻嘻的道:“好姨娘,你抱着盒子去哪里呢?”

    月季不欲与她争执,低头不语,只抱着盒子往外走。

    哪知那姬妾忽然尖利的叫:“你莫不是偷了主家的东西吧?”

    就有好几个看热闹的,围着月季七嘴八舌。月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人都挤做一处,引来了管家。强行抢过月季手里的盒子,就喝道:“一看就是主子的首饰!你想做什么呢?”

    月季争辩道:“是我们奶奶叫我拿回家的!是我们姨奶奶送的,奶奶爱怎么样便怎么样!”

    就有人嗤笑出声:“哟,秦淮河岸,果然是遍地黄金,你们姨奶奶真有钱!”

    明显的羞辱与嘲讽,月季羞的满脸通红,又说不出话来。管家根本不把庭兰放在眼里,抱着盒子就往上房去卖好儿。月季眼睁睁的看着盒子被夺走,想要抢回来,哪里又争的过那么多人,只得哭着去庭兰跟前了。

    庭兰得知首饰被抢,整个人都傻了。那个首饰是庭芳的年礼,不是嫁妆,根本不上单子。镇国公府休妻,她是没法子带回娘家的。她统共就那点子私房,国公府不是要断她生路么?本来止住的泪,又难过的大哭。直折腾到天黑,庭兰嗓子都哭哑了,歪在炕上,一句话都不肯说。月季见庭兰整日都没吃东西,擦了泪,安慰了庭兰两句,就去厨房要吃的。

    月季走了,屋里又变的静悄悄的,东厢的欢笑声听的尤为分明。庭兰想着周姨娘尖刻的嘴脸,生生打了个寒战。她想陈氏了,可是陈氏远在山东,根本救不了她。还有活路么?镇国公府其实就是想逼死了她好腾位置吧?不然根本不会这么对她。

    月季被厨房的人好一阵为难,才弄到了碗粥。走回来的路上委屈的直掉泪。往日在叶家,再不得宠,想要点什么,便是稍微迟点,都是不敢不给的。如今叶家败落,是个人都要为难她们。想着回房告状,又怕更给庭兰添堵,半道上狠哭了一回,把眼泪擦了,才往庭兰正屋走去。

    庭兰屋里黑漆漆的没点灯,月季摸索着进屋,打亮了火折子点亮灯,却是没看见庭兰,正奇怪,忽觉人影一闪,抬头一看,竟是庭兰寻了短见,厉声尖叫:“快来人啊!奶奶上吊了!!!”

    在东厢寻欢作乐的杨怡科被吓了一跳,立刻就冲到正房。月季摊在地上动弹不得。几个婆子跟了进来,七手八脚的救庭兰,几个伶俐的丫头火速往正院报信。哪知镇国公夫人还在太夫人跟前,就要过年,家务忙乱不堪,还未回房。便一路报到了太夫人处。太夫人险些气死了过去,一叠声的问:“还有气没有?”

    庭兰一上吊,整个镇国公府炸了锅。镇国公才从外头回来,差点惊的跳起。顾不上规矩礼仪,直冲到杨怡科的院子里,气喘吁吁的问:“人呢?”

    杨怡科一脸厌恶的道:“一哭二闹三上吊,简直泼妇。”

    镇国公恨的一巴掌直接甩在儿子脸上,扭头就喊人:“请太医了没有!”

    太夫人惊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已经请了,还有气儿。”

    镇国公怒道:“怎么回事!?”

    镇国公夫人已查了来龙去脉,见丈夫动了真怒,抖着声音道:“早起科儿说要休妻……”

    后半截首饰的话还没说,镇国公冰冷的眼神已望向次子:“果真?”

    杨怡科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是……”

    “七出哪一条?”

    庭兰一个鹌鹑,哪里犯得到七出!镇国公见儿子答不上来,气的直接给了儿子一记窝心脚:“来人,传板子!”

    镇国公夫人一个字都不敢说。

    杨怡科嚷道:“凭什么打我?”

    镇国公咬牙切齿的道:“凭我不想让你死!”掉头对老婆道,“封锁消息!”

    太夫人半天才顺过气来,含泪道:“哪里封的住!”

    镇国公两眼发黑,指着杨怡科骂道:“逆子!逆子!”又骂老婆,“你长脑子了吗?啊?你想死?”

    镇国公夫人还没搞清楚状况,茫然问:“他们过不到一处……”

    镇国公气的又给了老婆一巴掌,怒吼道:“她死了,你也给我滚回去!”

    镇国公夫人愕然!

    镇国公鼓着眼睛,气喘吁吁的道:“你休她几个意思?嗯?嫌弃她娘家名声不好是不是?你们在家的他妈就没有一个人想到她娘家是秦王妃的娘家吗?”镇国公气的脑袋都几乎炸裂,他是再没想到家里的人能蠢到如此地步!休妻?呵呵!休妻!你他妈扇皇家脸呢!当秦王妃死了啊?当福王死了啊?

    太夫人急道:“我已去信与秦王妃商议,只没想到二.奶奶那样想不开。”

    镇国公好悬没对亲妈发飙,深呼吸几口,极力控制着怒火:“备马,我要出城。”

    镇国公夫人惊悚道:“去哪里?”

    “福王别院。”镇国公冷笑,“盼着他看我们家几辈子的体面上,饶了咱们这一遭儿。”

    镇国公夫人道:“这这……至于么?”

    镇国公强行压下怒火后,无力的道:“便是不提秦王妃,你们便都忘了,叶家四姑娘与福王交好了么?忘了二.奶奶与理国公世子是正经一处上过学的同门师姐弟么?都忘了徐景昌是福王伴读了么?你们如此辱四姑娘,徐景昌得了信儿,只要往福王跟前一跪,福王能放过我们么?”

    太夫人急道:“真个没料到她如此……”她就是怕绵.软的庭兰被逼死,才想着和离算了。秦王妃有皇家身份,叶庭芳是个敢野去大同的泼妇,真弄死了她们姐妹,岂肯干休?强扭的瓜不甜,镇国公府赔点银子,大家好聚好散吧!哪里知道庭兰就上了吊呢!

    镇国公抬了抬手:“罢了,我先出门。”能出口的,都是明面上的理由。不能出口的……是太子……谣言没逼死叶庭芳,差点逼死叶庭兰……这条人命,太子岂肯背负?知道有多少文臣在怀念先太子么?知道叶阁老有多少门生散落在朝廷各处么?

    庭芳的谣言本就似邪风,明眼人都知道其中有诈,实查不出根源。庭兰上吊,这秦王妃要跟着上个吊什么的,恼羞成怒的太子和圣上,为了堵众人悠悠之口,又该对镇国公下怎样的狠手?

    望着灯火通明的国公府,镇国公只觉得胸中翻滚,他家,可比定国公府……有钱的多的多……私库被清空的圣上……会怎么选?(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