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行驶在黑夜里。镇国公疲倦的依靠在垫子上,闭眼沉思。想要去秦王妃跟前求情,是极为艰难的事。她是一个极其特殊和尴尬的存在。是昔日先太子家唯一一个活人——秦王遗孀……

    而镇国公本人所在的禁军,曾背叛过太子。皇权威严,一个依靠着亲王的王妃成心想弄死一个家族,有太多的手段。哪怕这个家族是绵延百年的勋贵,不过麻烦些罢了。镇国公睁开眼,深深叹了口气。国公超品,出仕的起.点是多少寒门子弟一辈子无法抵达的终点。然而即便如此,与国同长的公府们也衰落的只能欺负平民百姓。非文官太强,而是斗鸡走狗的勋贵自甘堕落。

    实在不能怪妻子掌家不力,国公府的确难管。他七个弟弟,聚族而居。七个弟弟就连接着七家姻亲,彼此又互为婚姻,人际关系错综复杂。还有散落在周围的亲族,出入府邸不禁。一大家子掐尖要强争宠抢财产,就是没几个肯上进。别说镇国公夫人,便是镇国公本人都管的心力交瘁。揉揉太阳穴,至少庭兰的命保住了,不然此事没法再谈。如今只能做小伏低,任凭秦王妃予取予求。打儿子,也是为了率先处置,省的儿子被罚的更重。

    因媳妇娘家姐妹失贞,就逼得上吊,这事儿说破天都是没道理的。庭兰是杨家人,庭芳是徐家人,两个人又有什么相干?不过是亲戚情分罢了。如今失贞的那个叫夫婿捧在手心里,不相干倒被夫家揉搓。这话能听么?勋贵固然可以脸皮厚点,可他真的怕秦王妃咬死这一点,一哭二闹三上吊。娘家夫家都快死绝的秦王妃,十几岁就出家守节的秦王妃,真是太容易令人同情了。

    马车停在福王别院门口,天还没亮。不可能半夜里去叫醒亲王,臣子还没有如此体面。镇国公半夜赶来,只是想表明态度而已。安抚了秦王妃,还得回京处理谣言,否则即便秦王妃放过他们家,太子也不会忍。所以他必须尽快……

    城里的镇国公府内,也是上下皆不得安眠。镇国公夫人守着昏迷的儿媳,沉默不语。临近年关,琐事多如牛毛,管家抢了庭兰的首饰到她面前卖好,她哪里有空搭理,搁在一旁就混忘了。哪里知道一匣子首饰,就闹出这样大的事端。她还得被人耻笑。公府确实有些入不敷出,但堂堂公爵夫人,还不至于眼皮子那样浅。如今却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镇国公夫人苦笑,公府人太多,不够彪悍的女人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才有镇国公府一脉相承的悍妇家风。太夫人就是怕庭兰招架不住,才想着赔点子钱财,和离算了。没想到还是把她逼上了绝路。儿媳上吊不说人人家有,到底不甚稀奇。只都顾忌她的王妃姐姐,还有那泼妇妹妹。镇国公夫人愁的头发都要白了,看了庭兰一眼,你就不能学学你的姐妹们吗?

    天渐渐亮了,镇国公下车,在门房投了名帖,就站在门口等待召见。王府长史将他迎进一间书房,茶水点心好生伺候,却是晾着他。因此他没来得及知道,秦王妃的仪仗驶离了福王别院。

    镇国公的反应速度出乎庭瑶的意料。勾起嘴角,小瞧了勋贵了!不愧是勋贵中除了理国公,唯一还能掌实权之人。可是比镇国公反应更快的,是庭瑶洒满京中各处的人传回来的消息。

    没想到庭兰会上吊!她要黑心点,这会儿买通镇国公府的下人,直接掐死了庭兰,差不多能借镇国公打断太子一条腿了。但她虽然不喜庭兰,还不至于手刃亲妹。只是庭兰那性子,真是搁谁家都得走到寻死觅活的地步。实在太弱了。

    庭瑶带着仪仗,走不快。她手底下的人早快马加鞭把请见皇贵妃的折子递进了宫廷。庭瑶上一次踏进皇宫,还是先皇后在世时。那个按照道理是她家的地方,她一天也没住过。仪仗停在宫廷外,等待着皇贵妃的召见。是的,她要进宫。一个守了寡的女人,被人欺负了,自然是要找宗族出头的,不是么?

    皇贵妃接了牌子,眼皮一跳。稍作犹豫,就下了决定。一面使人请秦王妃进来,一面使人报与圣上知道。心里不住犯嘀咕:诡异的秦王妃,从不进宫请安的秦王妃,来做什么呢?可她不能拦着。万一秦王妃有什么要紧事,圣上未必迁怒太子,但一定会收拾她。儿子都正经册封,她却只能做到皇贵妃。她心里知道,圣上真的不怎么喜欢她们母子。对上曾经很讨圣上喜欢的太子一家的遗孀,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圣上国事当头,皇贵妃还是先等到了庭瑶。双眼红肿,脸色泛青的秦王妃,见到皇贵妃时,先规规矩矩的行礼,而后未语泪先流。

    皇贵妃抿了抿嘴,心里知道麻烦来了。十分稳妥的开口道:“秦王妃可是在外头受了什么委屈?”

    庭瑶泣不成声,良久,才抽噎道:“皇祖母……镇国公府,把我妹妹逼的寻短见了……”

    皇贵妃怔了一下,想了半日才想起叶家二姑娘嫁与了镇国公府的二爷。联想近日的谣言,不好的预感开始蔓延。趁着圣上未至,装作恼怒道:“竟是那样草菅人命?速速唤了镇国公夫人进来,我要好好审她!”

    庭瑶又嚎啕大哭,她的声音十分嘶哑,想是已哭了一夜。狼狈的模样,看不出丝毫往日的鲜亮。皇贵妃只用好话安慰,就是不问镇国公府为何要逼死庭兰。然而她知道不过是缓兵之计,心中有些后悔先前通知了圣上。

    就在庭瑶哭的声嘶力竭时,圣上来了!圣上老了许多,头发已经全白。皇贵妃带着庭瑶见礼,哪知庭瑶跪伏在地上,半晌不肯起来。

    光秃秃的头皮还有些许疤痕,灰色的袍子皱皱巴巴。圣上站在原地,顿了许久。就如同三年前福王看到庭瑶的感觉一样,圣上也心疼了。温言叫起,便问:“大郎媳妇是怎么了?可是你十一叔惹到你了?”

    庭瑶缓缓摇头,低声道:“回皇祖父的话,镇国公家……不知为何要休妻,我妹妹她……不堪受辱……上吊了……”

    圣上脸色一变!

    庭瑶再次跪下,呜呜哭道:“皇祖父……”

    圣上登时就恼了!咬牙切齿的道:“镇!国!公!”谣言正在京中肆虐,镇国公府逼死儿媳的缘由竟不用多问。嫌谣言不够离谱,还要添把柴禾?仅受牵连的庭兰都上了吊,当事人又该如何?一脸铁青的问庭瑶:“什么时候的事?”

    庭瑶没有回答,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双手奉给圣上。圣上打开,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是镇国公太夫人的亲笔,言辞恳切,内容却是休妻。和离,不过是委婉休妻的方式。如此羞辱与戏弄,难怪叶氏女要寻死。圣上气不打一处来,却是无处发泄!昨日的信,那便是昨日上的吊。聚族而居的镇国公府,本支发生了那样的大事,不消半个时辰,整个亲族就能知道。一天的时间,足以传遍京城。太子的往事又要被翻出来。圣上恼怒非常,恨不得再换一个太子。叶家姑娘七八个,一个个吊过去,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圣上缓了缓好半日,才忍气道:“还活着么?”

    庭瑶哭着摇头,怯生生的道:“我……不知道。”

    圣上喊了个太监:“派个太医,出去瞧瞧,人命要紧。”又对庭瑶道,“起来吧,别跪着,地上凉。”说毕,想起庭瑶乃太子妃亲选,心里更是难过。长子倘或还在,该有多好?重孙子都会叫人了吧?

    想到先太子,圣上又想起了还在怄气的问福王。想问问庭瑶福王现状,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没什么好问的,不过怄气罢了。冷场间,太子来了。

    闻得秦王妃入宫,太子脑子嗡的一下,暗道不好!秦王妃一直是福王养着,可她是守了节的王妃,按道理她该有府邸,有俸禄。一个节妇,做的好看些,还得给双份。先前圣上恼她不提此事。册封太子时就该想起来安抚先太子旧人的!可是他忘记了!焦头烂额的国事缠身,哪里还想的起那鸡毛蒜皮的小事。待到秦王妃进宫,他匆匆赶来,一个照面就见到了秦王妃之狼狈,腹内打好的草稿差点就忘了该怎么说。看着圣上冰冷的眼神,心中暗骂:草特娘的太子不是人干的活!

    看了太子一眼,圣上没搭理他,而是对庭瑶道:“你休难过,便是不替你出头,你.爷爷曾为国之肱骨,我不会叫他的后人没脸的。”

    庭瑶心中冷笑,呵呵。面上还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三年前她利落剃发时,祖父还在世,很容易就会让人以为是祖父的指挥。她仅仅是个弱女子而已。女人,总是容易让人卸下防备。

    太子还不知外头的官司,他得先“善待”秦王妃以示友爱。便道:“侄媳妇难得进宫,不若在宫里过年可好?”(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