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9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郡主,位比郡王,仅次于亲王与公主的存在。刘永年拿着茶杯的手抑制不住的抖。那是来自心底的恐惧。他无法忘记庭芳用秦王妃威胁他时的情景,秦王妃之妹便可与他抗衡,何况是郡主。刘永丰一直在跟房知德接触,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叶庭芳统共只认得两个刘家人,他失势,甚至死了,刘永丰借着朝廷郡主的势,就可顺理成章的掌控刘家。从此他的子孙,乃至大房一脉皆落入刘永丰手中!

    谁能想到,一个花魁,竟有如此跌宕起伏的人生!刘永年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与庭芳为数不多的接触,若说多得罪也没有。当时的情形可用不知者不做罪糊弄过去,负荆请罪,磕几个头大抵能对付过去。难的是他知道庭芳的过去,在会芳楼的过去,甚至看到过她的身体!她的夫婿知道此事么?徐仪宾,要杀他简直太容易!刘永年握紧了拳头,绝不能坐以待毙!

    庭芳摊开册封的圣旨,反复研读——敕曰:四海会同,彤庭列仗。盛礼兴乐,抚绥蛮夷。策勋饮至,春秋之格言。褒德赏功,国家之彝典。故内阁学士叶博礼孙叶庭芳,性情宽裕,术业诚明。肃雍成德,深识达神。矧夫学洞其精微,本总绥抚于四夷。国邑锡号,疏于能功。并伸宠数,式示褒扬。可特进封郡主。——还是没看明白圣旨是几个意思。几乎虚言的圣旨,目的是什么?庭芳有些紧张,九岁接触外界开始,就知道这个圣上格外的难缠,也格外的小气。秦王妃,多么特殊的存在,颁旨时都没有顺道儿荫封叶俊文。她绝不相信圣上是良心发现,给她补偿。

    任邵英站在庭芳身后,亦是读了好几遍,半晌问道:“扶绥蛮夷是指?”

    庭芳放下圣旨,道:“大概是指修缮城墙之工事。”

    徐景昌摇头:“又不是位比都江堰之工程,不过一扇城墙。而且便是要封,也早封了。京城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客观来讲,城墙是他与庭芳一起修的,他还有实打实的军功,辞官之时圣上半点情面都不留,此刻想起来册封?不嫌晚了点吗?自幼生长在宫廷的徐景昌,心里有些沉甸甸的。郡主之夫为仪宾,而仪宾的封爵,比世子高的多的多。

    任邵英忙问:“殿下有信来么?”

    庭芳沉吟片刻,道:“稍安勿躁,二日之内必有信抵达。此次圣上似想大肆宣扬,传旨官全副仪仗摆开,不消几日,全江南都能知道。只怕现在近些的地方,已是知道了。”

    任邵英道:“何止,如此大事,邸报里必写。有些地方邸报比圣旨还快。册封郡主,天大的事。恕我当着公子直言,当年公子先祖开国元勋,也不过封至国公,不曾为异姓王。虽夫人是女眷,不能世袭,实在也够离谱。圣上不怕天下哗然么?不说旁的,在京的公侯们必不服,还有那么多宗女,都是正经上得了玉牒的,多半儿封爵都不如夫人。”说毕苦笑,“不是我泼夫人的冷水,好事儿是好事,只是透着蹊跷。”

    庭芳点头:“便是有功,封个乡君已是到顶。我姐姐还在当尼姑,迄今为止都没有府邸俸禄与仪仗,要说圣上对我有多愧疚,呵呵。”

    徐景昌把圣旨一卷:“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少现在是好事儿。等殿下的信件吧。圣上很不喜欢我们,八成京中有变。”徐景昌目光一凝,转身去了军营。有兵,才有一切。

    不得不说徐景昌猜的没错。圣上阴郁的看着各方来报,就如任邵英猜的那样,在京的藩王折子都快淹没了他。圣上心中大恚,只要是脑子清楚的,都知道太子替庭芳请封是什么意思。然而京中藩王竟是一个两个上蹿下跳,说什么异姓都可封郡主,同姓的还得看母亲的份位!圣上气的直摔笔,难道他想封?反贼之后!想起那个叶字,圣上几乎恨的咬牙!越不满意次子,就越怀念能干仁厚的长子。如果没有叶博礼……没有叶博礼!他的长子怎会逼宫?那样温厚的太子,怎会那样决绝!?若非形势所迫,不诛杀九族已是宽厚,到如今竟还要亲自册封他的孙女!

    奇耻大辱!

    顺了半日气!圣上闭上眼,想着一直侍立在旁边不出声的孙子李兴怀。其母不如先太子妃,其父就更不用提。这个年纪,看着还好。可是他不知自己还能活几年,还能教多久。太子,会容忍儿子比他强悍么?

    睁开眼,圣上阴冷的声音传出:“兴怀。”

    李兴怀忙道:“孙儿在。”

    “你记住,皇爵不可滥封赏。”

    李兴怀愣了愣,不是圣上说要封郡主的么?

    圣上勾起一抹冷笑:“皇家能封,就能夺。待事情冷却,你便要提醒你父亲,寻个由头,废了她!”

    李兴怀躬身道:“是。”提醒父亲,是指……翌日父亲登基以后么?李兴怀垂下眼,是了,顺利即位后,朝臣们大抵便老实了。只要理由寻的得当,谁还会去计较圣上年少轻狂之事?这便是帝王心术么?

    除了想趁机捞一笔的藩王们,京城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庭瑶沉着脸,对福王道:“不愧是圣上!几十年的帝王,果真老辣!”

    福王讽刺道:“如此,太子殿下便是知错能改的好殿下了。天下间谁没犯过错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庭瑶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团棉花般难受:“舆论战不能打了!”是,太子“年轻不懂事儿”的时候,把阁老的孙女害了,如今已经知错,积极弥补。请封郡主,天大的脸面。一世荣华,一世尊荣。再刻薄的人,都不能再指责太子。同时再无人敢挑剔庭芳贞洁之事。本来,也没证据说庭芳一定就失贞了。没准儿她逃了呢?没准儿她赶上好心人收留了呢?没准儿被买做丫头了呢?更没准儿做了谁的姬妾赎回来了呢?不用一日,风向就会变了。洗白了庭芳,亦洗白了太子。

    福王道:“罢了,你家郡主说的,枪杆子里出政权。”

    庭瑶看了福王一眼,懒的说话。福王他老人家的名声比太子好不到哪里去。大伙儿固然不喜欢小肚鸡肠的皇帝,但同样也讨厌喜怒无常的皇帝。做皇帝的当然想号令一出天下莫敢不从;做臣子的当然更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彼此选彼此争。福王与太子,实际上是比哪个更讨厌。如果太子不够讨厌的话,就跟福王打平手了。舆论与权力,本来就两者合一。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就没法明白明朝那为了鸡毛蒜皮之事血染朝堂是为何。不过是借题发挥,利用道德争夺话语权罢了。

    被庭瑶教了好几年,福王多少有些进步。对庭瑶道:“不像圣上的处事风格。”

    庭瑶叹道:“他早服了老,咱们又何必到今日。”轰轰烈烈的叶家,可是家破人亡……

    “是服老么?”福王勾起嘴角,“不是因为太子太废,他死活扶不上墙么?”

    庭瑶道:“自然也是有的。父王薨逝,皆因任何事都做的太好。比圣上还做的好,圣上就怕了。其实父王就未必比的上圣上年轻的时候。册封郡主之事,不就很明显么?并不是什么大事,他不糊涂,咱们掀不起浪来。早在四妹妹被找着时,做出点反应,我就没法子坑太子了。但即便我坑了太子,他随手一个郡主,我也是前功尽弃。”苦笑,“一个郡主,真划算!”说是补偿叶家,荣耀却是给去了徐家。他还真补偿了,补偿的高调、离谱,一点实际都不肯给。郡主一年才几个钱的俸禄?真要给叶家好处,至少该把叶俊德调回京。封个徐家的郡主,好处全给了徐景昌!而徐景昌孑然一身,毫无威胁。好算盘啊!便是看透了,又能如何?阳谋无外乎如是。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福王笑道:“罢了,好赖捞个郡主,徐仪宾更怕老婆了。”

    庭瑶勉强笑道:“郡主不如亲王,她真敢欺负了徐仪宾,你能放过她?”

    福王笑了笑:“那两口子不论,你家二妹妹,好八字啊!”

    庭瑶冷笑:“好八字?王妃的妹妹且叫人休弃,郡主的姐姐又如何?”罢了,谁家船上没养几只混吃等死的耗子。杨怡科更不是什么好鸟,祸害就祸害了。且让他们两口子闹去吧。横竖两个废物也惹不出什么事。

    “我已发信去江南。”庭瑶缓缓道,“四妹妹他们还蒙在鼓里,得替他们解惑。并约束那头的人。倘或不加留心,闹出了些什么事故来,宗室且可夺爵,何况异姓郡主乎?”

    福王脸色沉了下来:“如果圣上诚心不想给郡主之爵,徐景昌与庭芳必死无疑!”

    杀人,可比夺爵要容易的太多。圣上,你动了杀心么?(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