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9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魏娘子回到乡间,就大肆宣扬庭芳册封之事。乡间的人都已经懒得羡慕嫉妒恨了,老魏家的命格儿,大家还是当做传说好了,千万别当真。都是佃农,偏就选中了他家女儿做妾。做妾就做妾吧,乡下人家去大户做妾的多了。还生孩子生死了,更不值得一提。哪里知道那位姨娘生的女儿长大了竟是那般得脸,带的魏家哥儿都能读书上学。次后叶家败落,他家也起来了。不如往日过的好是真,可跟京里头的达官贵人还有联系。这些年过的苦些,不过是魏娘子硬气罢了。却峰回路转,他家又起来了。祖坟冒青烟的事儿,寻常人可遇不可求的。

    因众人都习惯魏家的好八字,故搬家也格外的顺利。岳家几大车粮食在魏家的掩护下,驶离乡间。索性藏去了刘达家。为表谢意,岳家表示魏家三人的口粮由他们家包了。刘达家当然不缺这点子,但岳家会做人,更讨人喜欢些。不过几日,岳娘子就跟平儿混熟了,便是投奔寄居在亲戚家,人家都不敢怠慢。岳娘子的精明可见一斑。

    岳家聚族而居,总有些地窖是众所周知的。岳老汉搬运了粮食后,又装模作样的回来了一趟,把地窖的钥匙交给了族长,只说要带着儿子去跟魏家蹭先生,暂住京城。若真有灾荒,岳家族人可开地窖取粮食,混个水饱。族长喜不自禁,多了一个人掏粮食他自家就轻松许多,在族中说了无数好话,高高兴兴的把人送走了。如此,岳魏两家成功逃离乡间。

    四月,天气越发干冽。冬小麦的穗儿根本抽不起来。华北地区每日都在上演争水的械斗。朝廷邸报一封封往福王跟前过,愁的他想死的心都有。天下越乱他越好造反,可他不是单纯的造反派,他是圣上亲子,这片土地是他家的江山。往日不管事儿不觉得,如今却是恨不能跑去求雨!在钦天监的熟人,算来算去都没有雨。福王一封急件发给庭芳,试图让她给算算下雨的日子。

    庭芳接到急件,看的懂个屁!她是学数学的,钦天监是天文啊!不待这么跨界的!她能做的,只有配合圣上的旨意,往华北地区源源不断的送网,以拦截蝗虫。头痛的看着地图,华北水土失调,极容易滋养蝗虫。看过往资料,平均两年多就有一次蝗灾。作为既得利益集团,庭芳自然是跟着郁闷。水泥水泥!硅酸盐水泥到底在何方?西方发明出来了么?没有水泥就无法快速修建大型水利工程,更没法让华北的水土丰饶。越是没有山林树木,就越容易有蝗灾。若能有水泥,或能抢修郑国渠也未可知。

    蝗灾已成,天又无雨,华北绝收已经是铁板钉钉。钱良功等人只能把嫡亲的亲眷接到江南,撇下的是整村整村的族人。钱太太的父母兄弟皆遭了灾,音讯全无,日日在家垂泪不绝。最动摇国本的是,旱灾不比水灾。水灾发讯猛,还不认贫富,一个浪打下来,管你是天潢贵胄还是平民百姓,照淹不误。但旱灾则是缓慢的过程,早在三月份,反应快的人就开始跑。地主家有存粮,百姓家没有。饿死的只能是百姓。皇权不下县,每次旱灾过后,就是一轮疯狂的土地兼并。是以抗旱比抗洪还吃力。至少洪水过后,荒芜的土地可安顿流民。旱灾,肥的只有地主。

    到四月中旬,福王实在忍不住了,上书请求禁止土地买卖。资料是庭瑶查的,效仿的正是开元初年。这片土地上的人,喜欢以史为镜。搞新发明创造,很难被人接受。但历史上有过的事,执行起来就顺利的多。资料很齐备,为了不露馅儿,都是福王亲笔,写的全是大白话。通政使看到福王一手丑字,却是条理分明,差点感动的哭出声来。把折子往怀里一揣,直奔乾清宫。

    圣上接过折子,一拍脑门:“是我糊涂了!竟忘了还有这样的法子!”

    通政使忙拍马道:“到底是皇子,臣等皆不及。”

    站在身边的太子心中一跳,勉强笑道:“十一弟竟也看起史书来,有长进啊。”奏折整整二三十页,话语粗俗,却是尽可能的描述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包含了土地兼并的危害,以及禁令颁布后所需注意的事项。太子的心跳在加速,福王,竟是有执政之才的!

    儿子争气,圣上心情多云转晴,朝通政使笑道:“是啊,难为他混世魔王的一个人,竟也想的到。”说毕,即刻颁旨,天下土地禁绝买卖。此招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你说禁就能禁了?但是颁旨在前,事后皇家想收拾地方豪强是,一抽一个准。至少,老家在华北地区的中枢官员,得火速写信回家,或能稍微抑制族人兼并。

    北边受灾,从南边调粮,江南的米价登时如脱缰的野马。庭芳看着物价飞腾,眼皮直跳。她们积攒的粮食,仅够自己军队的开支。还得预备南边儿的水灾,是绝无可能腾出来的。江南城市化率为全国之最,无数人依靠的是买粮食为生,而不似农民自家囤粮。自有不法商人哄抬物价,江南的地界上,每日都能看见抢买粮食之人。连东湖这样的港口,米铺里日日尽空,红薯都没得卖。

    然而辽阔的华北平原,需要吃粮食的太多了!京城只能持续调粮。前几年没有灾荒,全国多少存了不少,集中转运是可抗灾,问题又横在了眼前。朝廷没钱了!本朝一直穷的叮当响。前两年四处起义,圣上为了与民生息,即便知道风调雨顺,减免的税率也不少。朝廷当然也存了点钱,但那点子怎么够这样玩的?南边没准儿还发洪水呢!哪里能用尽了。面对哄抬粮价的商人,圣上恨的咬牙切齿,心里狠狠记了一笔,待过了灾荒,看他怎么收拾。

    刘永年就是哄抬物价的其中之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刘家粮仓无数,等的就是灾年高价卖出。不过半个月,他已赚的盆满钵满。而刘永丰本人没有掺和粮食买卖,他贩卖的是奢侈品。华北灾荒,让江南门阀卖粮狠赚了一笔。赚了的钱,自然要消费。他跟着房知德不停的往西洋人手里购买宝石,然后借着关系网,在江南兜售。刘永年气的倒仰,他知道倒卖粮食是有罪的,但倒卖奢侈品没有。刘永丰在争夺族长之位上不遗余力,他能找到如此好路,所依靠的正是庭芳。

    刘家兄弟一边席卷财富,一边争的你死我活。刘永年头痛欲裂的想,只要庭芳戳在江南,他的族长之位就不可能稳当。庭芳的逃走并不是秘密。先不提府兵吃的亏,她逃走的当天,乔装在大庭广众之下拖走徐景昌,就沦为笑谈。徐景昌在近海横行三年,江湖上有名有姓。他去寻徐景昌的麻烦,铩羽而归,那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住人。不消他宣扬,伶俐点的都已猜着徐夫人就是苏姑娘。只不过紧接着徐夫人变成了叶郡主,所有人齐齐闭嘴。甭管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统统装死。

    但不谈论不代表大家都忘了。刘永丰有意无意的在族里闲谈刘永年当年如何欺辱苏姑娘,众人便心中有数,逐渐倒戈。毕竟跟着个早晚要被整死是主儿,是没有前途的。而二房的刘永丰,已搭上了郡主的船。这就是刘永丰数次讨好的目的。他能否真的与庭芳建立交情不重要,族里人觉得他建立交情了即可。尤其是庭芳涉及外物,常要见人。今岁她的大衣裳,都是刘永丰所献。更是在族人心中印证了刘永丰的前程。

    刘永年暂顾不上扭转舆论颓势,他调集了无数粮食,此番不卖出去,谁知道明年是灾年还是丰年?粮食都有时限,陈了便要打折。调度间,其妻袁氏走了进来,悄悄在刘永年耳边道:“族叔祖来信,圣上下令不许哄抬物价。此番咱们家冒头太过,仔细叫圣上记住。叔祖的意思是,略缩一缩,枪打出头鸟。”

    袁氏所提的叔祖,正是如今内阁袁首辅。刘永年皱眉:“旁人没有咱们的规模?”

    袁氏点头:“圣上都问到咱们家了。”

    刘永年有些遗憾,可与皇帝对着干,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只得道:“压低价格卖吧,不能全折在仓库里,成本太高。只能少赚些了。”说毕暗骂其它的家族,简直不争气!才半个月就撑不住了!也配叫名门望族!

    袁氏摇头笑道:“我不是很懂这些,如此,我便叫我爹回信了。”

    刘永年道:“顺道儿替我问岳父好,还有多谢叔祖关照。”

    娘家强盛,袁氏在夫家一直过的很体面。说完正事,施施然走了。哪知走到门口,又被丈夫叫住,回头问:“还有什么?”

    刘永年道:“叔祖是否提过,朝中无钱?”

    袁氏想了想,才道:“倒是听人说过,具体记不真了。朝廷有钱无钱,与我们什么相干?便是那粮食,朝廷不买,自有人买么。”

    刘永年突然笑出声,阴冷的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朝廷艰难,我岂可坐视之?”

    袁氏莫名其妙:“你想做什么?”

    刘永年坐回位置上,写了封长信,而后交给妻子:“发往京中叔祖的府邸,切记,一定要亲自呈到他手上!”

    袁氏知道丈夫有要事,立刻就飞奔去往娘家,信件即刻发往京城。

    就在刘永年发出信的第五日,庭芳接到了一封没有落款的信。打开仔细一瞧,是楚岫云的亲笔,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刘永年在算计你,小心!”(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