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0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拿着信,沉默了许久。当日抬着刘永丰,是为了遏制刘永年,以免他胡编乱造自己的风流韵事,之时夫妻反目成仇。她固然信徐景昌的人品,但常年累月的被人肆意耻笑,再好的感情都很容易变质。她不想感情受损,更不想徐景昌遭受无妄之灾,故利用刘永丰狠阴了刘永年一把。但很多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即便是她,也不能随意把有一定实力的刘永丰用过就甩。她与刘永年的梁子,是暂无法破解的。所以刘永年想算计她理所应当。问题是,刘永年到底算计了她什么?楚岫云到底知道多少?她出言提示又是什么意思

    没有落款,代表楚岫云不想表明身份。一个在刘永年手底讨生活的女人,不可苛求。庭芳不是很信任楚岫云,担心楚岫云的信只是刘永年一系列圈套中的一环。三个幕僚凑在一处,皆想不出个所以然。庭芳才得册封,至少三年内都是安全的。即便圣上现就驾崩,还有个三年不改父道。刘永年想动手脚非常难。京中僵的一潭死水,秦王妃数次想破解都毫无办法。他们无法对付太子,天灾当前太子更没空搭理他们。除了圣上与太子,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伤害到一个背靠皇子的郡主。

    庭芳放下信纸:“袁家有首辅,能混内阁的都不简单,冷不丁就叫他们咬了。若想做一桩事没有麻烦,是不可能的。咱们素来谨慎,见招拆招吧。”

    钱良功道:“报信的人信的过么?”

    庭芳道:“使个人悄悄去淮扬,打听一下会芳楼发生了什么。”得先知道楚岫云是什么态度。

    钱良功看了庭芳一眼,提起会芳楼,一点异色都无,他们家四姑娘真是越来越凶残了。真可惜,是个姐儿。叶家后继无人啊,再好,也是徐家的。叶阁老待他不薄,此刻的遗憾真是发自内心。树哥儿有她一半也好。

    任邵英道:“我总觉得事儿不大好。”

    庭芳道:“谁有空?先送邱世子回京。”

    任邵英道:“为何?”

    庭芳道:“原先是借着他世子的招牌,让豪强们有所忌惮。如今师兄的封爵比世子还高,邱世子在江南就没有意义了。咱们毕竟……呃……他在京城会更安全。再则他年纪不小,该娶亲了。送回家叫他母亲操心去。难为他替我们挡了三年灾,不拘哪里省出一笔来,送往成国公府。”钱货两讫,看在邱蔚然付出过的份上,她就不计较当年成国公夫人不让徐景昌进门之事了。

    杨志初道:“说起京城公府,先……咳……定国公家过的很……”

    庭芳道:“我才扔了二百两回去。”

    钱良功惊悚了:“哈?”这性子不像叶家的小心眼啊?

    庭芳郁闷的道:“据殿下说,是真的要饿死了。我好赖封了个郡主,大伙儿盯着呢。算了,花钱买清净,省的师兄不好做人。全当打发叫花子了!”

    任邵英不由笑出声来,大半年的相处,他早知道庭芳是个难缠的性子。哪知遇上了徐景昌的事儿,她就能手软。挺着个大肚子忙的脚打后脑勺,还花心思去照管邱蔚然。徐仪宾果然会哄女人,自愧不如!

    几个人商议未果,庭芳只得把楚岫云的好意记在心里。散会!

    庭芳现在有六个多月的身孕,腹部明显隆.起,行动比之前有所不便。好在她身体素质绝佳,别说日常活动,骑马射箭都没问题。邱蔚然的姬妾们盯着庭芳的肚子,眼里全是羡慕的光。他们几个无根浮萍一般的人物,得生下了孩子,才算站稳了脚跟。偏偏死活怀不上,只能看着庭芳流口水。

    偏庭芳率先处理的就是邱蔚然回京事宜。邱蔚然这几个月被庭芳扔去给丫头们教骑马。像邱蔚然这样罕见的全方位废物,是不能指望他有什么长进的,庭芳能做的只有督促他加强运动,并出手管理了下姬妾,同时扣了他的零花钱——没钱就没办法买乱七八糟的药物。三管齐下,邱蔚然最近过的想死的心都有。

    徐景昌回来时,听闻庭芳要打发邱蔚然回京,便先寻到表弟,告之此事。原还当邱蔚然不乐意,哪知他一脸欣喜的道:“好好好,我正好在江南住烦了。”一个月二两银子的生活,比娃娃还惨好么!

    徐景昌:“……”

    邱蔚然又道:“我说哥哥啊,你们成天忙的脚不沾地的为的是什么?钱赚够了就行,现在你是仪宾,何不回京城享福?”

    徐景昌只得道:“我跟你不一样,我闲不下来!你回京之后,好赖学点东西,二十岁的人了吊儿郎当的,说亲都不好说。”

    邱蔚然撇嘴:“老气横秋的,谁要说亲啊?没人管着岂不自在?看你现在,连楼子都不逛了,叫母老虎管的死死的。”说着猥琐一笑,“我屋里几个还不错,送你了?只说给我看屋子,保管嫂子不知道。”

    徐景昌笑道:“你当你嫂子眼瞎?仔细她喊人揍你。”

    “那你带去别处,日日在外头跑,你不说她哪里就知道了。”

    徐景昌此点上同他话不投机半句多,懒得争辩,直接道:“你嫂子替你预备了好些东西,你送我个丫头,甭管我什么态度,她一准儿恼的全扣下,你可以试试。”

    邱蔚然一脸同情的看着表哥:“她真的太厉害了,你不觉得憋屈么?”

    三观迥异,没法往深了谈。徐景昌只好拿话搪塞:“谁家驸马仪宾四处睡丫头的?你扇皇家的脸,皇家就要你的命。这个道理还用我教?”

    邱蔚然叹了口气:“也是,她是郡主了。”拍拍徐景昌的肩,“也行,不纳妾换个仪宾,很划算。再说郡主嫂嫂那长相,硬把我的丫头衬成了村姑。想来你是看不上的。那我都带走了?”

    徐景昌道:“都是在江南买的,你问问人家愿不愿意走。有不舍得远离故土的,给些银子放她们去吧。横竖你又不缺丫头。再有,嫂嫂替你准备了些银钱,你带回去告诉舅母,别胡乱花用了,那是买祭田的。我.日后回京可是要查账的。待我查出来你浪费,二十鞭。”

    邱蔚然菊.花一紧,忙讨好的道:“就不给我点子零花钱?”

    徐景昌笑道:“你嫂子管账,我没钱,问我何用?”

    邱蔚然哭丧着脸道:“她现在就扣我的!你也不振振夫纲,当真就兜里不放钱!”

    “那是为了你好。”徐景昌拍拍邱蔚然,“有什么想带进京的,自己去买。无须带银钱,叫铺子里挂账,到嫂子那里去报便是。”

    邱蔚然赌气道:“那我去买一沓美人儿。”

    徐景昌嗤笑:“我买个伶俐点的使唤丫头都费老大的劲儿还买不着,你三年才收集了五个能看的,现你出门转转,看有能入眼的么?有的话你便买了。”

    邱蔚然:“……”

    徐景昌同邱蔚然说完话回房,就见院子里堆了五六个箱子,忙问:“做什么呢?”

    庭芳道:“给京中兄弟姐妹的东西,叫邱表弟替我捎回去。还有寄秋的衣裳,并些避暑的药物,京中夏天那个热法,没有冰的人家太容易中暑了。一群不中用的长辈,我不操心那群孩子跟野地里长的似的。真是年纪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

    徐景昌尴尬了一下,庭芳巨烦他爹,还得照管他妹妹。呃,还有表弟……

    庭芳见徐景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忙问:“怎么了?”

    徐景昌干咳一声:“我家的事挺烦的。”

    庭芳笑道:“顺道儿解决了,不值什么。寻常人家的吃穿用度才几个钱?”前定国公两口子再傻x,徐寄秋与徐景林都是无辜的。随便给几套衣裳又不费事儿,横竖她自家姐妹也要照管。当然,断了宗的同嫡亲的姐妹自是不同。给庭琇庭芜庭苗的,就比徐寄秋的华丽百倍。无辜是无辜了,但做孩子的,能享父母之余荫,必受父母之苦果。她可没圣母到单把徐寄秋姐弟拎出来的地步。

    徐景昌摸.摸庭芳的肚子,千言万语都化在春风里。许多话无需重复,默默记在心里便好。

    庭芳做事从来雷厉风行,头一天做了决定,第二日就把邱蔚然撵上了回京的船只。此时风俗,好女不侍二夫的,只要夫家能有条件,便是死了男人也没关系,照样乖乖守寡。故邱蔚然的一群美人都表示要跟着夫主回京,无人愿留江南。徐景昌想着公府里还有一群邱蔚然睡过的,顿时觉得牙疼。那可得掐成什么样啊?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能有好好的日子不过,尽折腾的主儿。幸好不是他儿子,否则非气死不可。

    邱蔚然舒舒服服的坐大船回京,袁家的信使却是慢吞吞的走着陆路,抵达京城时已到五月。袁阁老拆开信,快速浏览了一遍,上述海运之暴利,徐景昌之奢华。袁阁老反复研读,有些难以置信。真有如此好赚,那福王何必简朴至此呢?(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