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不怪袁阁老见识少,海运都多少年没开了?宋朝海运繁盛,那是因为朝廷也跟着掺和。徐景昌带着个废物邱世子,小打小闹的,能有几个钱?海上风浪大,又常受台风所扰,为了省钱才走海运。内河则安全的多,避开冬季结冰,怎么看都比海运强。大商户不怕花那几个银子,故有钱的还走运河。加之天下都知道盐商才是豪富,一个跑运输的能有几个钱?他就不知道徐景昌玩不是运输,而是走私。没有海运,便没有海关。徐景昌连税都不交,赚来的全是自己的。岂有不富之理?

    袁阁老还在思量,他与刘永年算得上一表三千里了。此时来信献计,是什么意思?诚然朝廷没钱,然他的折子递上去,直接就断了福王的财路。仗着圣上固然不怕,只是有必要得罪福王么?可不从私心来看,朝廷开通海运确实是个好计。靠着刮地皮,鼎盛时期才不到三千万两,而南宋随便就上亿。想想岁入翻五倍还不勒掯百姓,还是很诱人的。徐景昌玩不起大的,朝廷能玩。刘永年坐拥无数山林,可养蚕桑,他是想跟洋人贩丝绸么?

    作为豪强家族的一员,袁阁老自是知道所谓重农抑商,重的不是农,而是土地。官员哪里有闲工夫去打理那么多生意,更懒的管理复杂的商业。那么就把商业卡死,让土地附加值不停的往上翻。不用干什么,坐等发个水灾旱灾,甚至朝廷执政偏差,就可以轻轻巧巧的变成大庄园主。但作为首辅,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前三年的风调雨顺是白捞着的,偌大的国家,年年都有灾荒。土地兼并到今天,不是节流就能解决,必须开源。

    袁阁老不想得罪福王,于是他没有上折子,而是利用单独议事的机会,将打好腹稿的海运规划,以拿不定主意为理由,口述给了圣上。

    圣上眯了眯眼:“阁老觉得可行?”

    袁阁老沉稳的道:“从史书上来看,番邦对我们丝绸茶叶与瓷器,趋之若鹜。臣曾见过倭缎,远不如我们的锦缎。朝廷出资的作坊,或可收拢流民,使之有安生立命之所。再则灾荒太多,民间溺毙女婴成风,长此以往阴阳失调,不利于国运。纺织是女子本业,她们能赚口粮,百姓便不会轻易舍弃。再则且看南宋,孱弱的偏居一隅依旧富饶。虽不敢北伐,但抵挡了蒙古十几年。当年的蒙古横扫一切,也就南宋抵御的最久。若非蒙古用计,理宗又实在无能,未必就能灭国。”宋史,是很尴尬的存在。华夏的规矩是后面的朝代修前面的历史,多少有些贬低,但宋朝与蒙古仇恨太深,宫廷里的资料又被金国毁于一旦。但即便如此,宋之繁华都让人无法忽视。元朝不拘束贵族经商,至少中枢是富有的,他们只是不会统治而已。断绝科举,就断绝了希望。元朝要开科取士,还不定是什么模样。

    圣上真的穷太久了,早些年逼急了还能抄个家什么都。这些年都不富裕,便是有钱的也很低调,再则朝廷要用人,不能做的太过。好容易攒了些银子,一个灾荒全给抛了出去。他堂堂天子,竟远不如江南豪族奢华。他是真想夺盐商之财,却是盐商族人多在朝为官,盘根错节,不好动弹。圣上此刻看哪个有钱人都不顺眼,恨不能效仿朱元璋,杀他个血流成河。

    可海运是徐景昌的,换言之,那是福王的。饶是从古至今的皇帝都是厚脸皮,圣上也觉得有些过了。一个乖巧的亲王,除了有些小任性,挑不出任何错来。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坑他。明知道他在意什么,偏偏为了局势,数次牺牲。圣上深深叹了口气,挥退了袁阁老,又使人唤了太子来。

    太子听完圣上对海运的分析,当然高兴。他跟福王又没感情,抢就抢了。稍微犹豫了一下,就道:“不好太委屈了十一弟,我让个庄子与他。”太子原先是亲王,分府的时候自是有田庄。被削成了郡王,也无人打田庄的主意。与先太子生来是太子不同,他立为太子后,谁也不会无聊的要他把庄子上缴,故他的手头比先太子还宽裕些。皇子不止一处庄子,通常京郊有一个,外省还有几个。圣上想夺福王的财路,福王不会记恨圣上,难道就不会记恨他?将来天下都是他的,这个时候也就显的格外大方,预备把自己京中的庄子赏与福王。省的被那家伙惦记上,给他在圣上跟前下黑话。一个田庄而已,作为太子,赏的起。

    圣上有些头痛,真的没法子跟小儿子交代。想了半日,才道:“罢了,加封徐景昌之妻为东湖郡主吧。”

    李兴怀怔了下,之前圣上教导他,有机会废了叶庭芳。现如今因对福王的愧疚,反悔了?垂下眼,是了,那是福王的人。封了又废,真是太打福王的脸。如今为了海运,只得再次让步,可见世事无常。幸而此事还不曾同父亲说,便只当做不知道吧。

    太子沉吟:“这样的话,东湖会成为叶氏的封地。”

    圣上疲倦的道:“做事留一线,逼急了,你十一弟非闹腾死不可。郡主的年俸才五千两,他们两口子名下一寸田土都无。五千两裁衣裳都不够,好歹是郡主,亦是朝廷脸面。”定国公府只剩祭田没查抄不说,徐景昌还出族了。无官无职,回京更是只能依福王而居。圣上不想封赏太过,可也不能叫人家没饭吃。再夺了他们的港口,还不知那起子人怎么编排。异姓郡主不是宗女,在江南的地界上没人招惹是真,但想如正经宗室子弟一样肆意夺人家产却是不能。圣上再烦叶家,对着福王的人,还是不大能下太狠的手。

    太子心胸狭窄,福王闹腾太过,等他死了,福王危矣。不若事先处理好,以免兄弟阋墙。想到此处,对太子越发不满。福王其实很好哄,竟是连一个傻孩子都哄不住。光赏女人有个什么用?女人跟了他,便是他的人,还会向着你不成?收买人心的勾当也干的太没水准了!你就不能出城看看他么?你是哥哥,多跑两次说说话儿,谁好意思扭着。

    再头痛,事儿还要做。福王的委屈,跟家国天下比起来,屁都算不上。圣上所考虑的,只有怎么安抚罢了,把海运留给福王这种选择,真是从来没出现在过脑海里。

    圣上想要海运,甚至不用跟徐景昌打招呼。只需一封圣旨,轻飘飘的成立一个海运衙门,该懂的人自然就懂了。为安抚福王,圣上传了口谕:“钟表专营还归你。”

    福王登时就炸毛!即刻下令彻查,到底是谁透的口风。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叶家、严家、越家的门生故旧加起来,六部皆有人。愤怒的福王要翻个告密的,自是寻的出来。海运衙门成立第三日,左都御史就上折子参袁阁老纵容族人横行乡里,哄抬米价。

    左都御史是严鸿信之父做学政是录的举人,与严鸿信正经的师兄弟。这样明面上的关系,都是不瞒人的。如今混朝堂的就没有干净的,便是自己干净,族人也难干净。只看想不想参,敢不敢参罢了。御史么,不过是几方势力的狗。朝堂众人立刻明白是福王发飙了。

    本来么,一个顶安分的亲王。做点子生意还不占运河,委委屈屈的走海运。手底下没人,就一个伴读在蹦哒。从来不欺男霸女侵占民田,后院女人是多了点儿,那还是圣上跟太子可劲儿赏的。对了,他还养着秦王妃。到今年初,秦王妃才有俸禄,之前一直是福王开支。同情他的人不在少数。人家过的本来就紧巴巴的,你袁阁老拿着个小皇子卖什么好啊?再不好,那是先太子的遗物,有点香火情会死啊?

    被朝野侧目的袁阁老气的半死,朝廷已是入不敷出了,再不想法子,难道看着灾民们饿死?饿死也就罢了,饿的半死,那不是给朝廷添乱么?一个个尸位素餐,有点风吹草动立刻化身为道德标杆,指点起江山来。福王有什么好同情的?难道维护的不是他家的天下?

    袁阁老混朝堂,自然不是单打独斗。他亦有门生,朝堂上掐成了一锅粥。圣上烦的不行,他暂时不想换首辅,再说堂堂首辅,也不能抛出去给福王出气;可又不知如何给小儿子顺毛。海运落入朝廷,东湖那个港口收益便有限。圣上管理国家多年,哪里能不知道投入产出比。东湖的本钱是否赚回来了都不知道,福王是必定要怒的。若非自己下手,谁这么欺负他的儿子,他至少得夷个三族。

    就在此时,太子漂亮的把自己的在京中的大庄园赐给了福王。庭瑶暗道不好,太子下了先手!储君风范尽显,倒衬的福王不懂事儿。

    福王一拍桌子:“靠!他竟学聪明了!”抬眼望向庭瑶,“我们该怎么办”(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