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5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做木材生意不大容易,禁绝砍伐一时半会是别想的。得先从商路下手。还得有巨大的堆场。越是温润湿热的地方,树木越繁茂。庭芳立刻盯上了安南,本来就有大米的生意,添上木材,想来对方会很高兴。进货点有了,销售渠道呢?奢侈品,没有关系网的话有点难办呐。不大想跟刘永丰合作,不知可不可以把房知远拉下水?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嘛!只是要考虑一下房知德的心情。叹气,江南熟人太少。做生意渠道顶顶重要啊。

    贩运木材乃权宜之计,谁又料到海运给人盯上了呢。刘永年居然想的出如此恶心的招式。他大概也没想到圣上会把东湖留给她。贩运木材之事,千头万绪,还真没空去收拾刘永年。除去木材,更有码头建设章程。徐景昌写了一大摞,她正检查有无遗漏,顺道儿自己理上一理,权当学习。

    看了三刻钟,庭芳放下笔,走到琴案前,弹了一首《潇.湘水云》。她前世没养过孩子,孕妇经听的东一耳朵西一耳朵,也不知真假。但胎教普及了那么多年,总是知道的。庭芳早忘了胎教要搞什么,隐约记得有个音乐,便每日按时按点的弹弹琴。所以说大家闺秀的技能点很重要,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弹完三首长曲,翠荣端了一盏银耳汤放在庭芳身边:“郡主,喝点子汤润润。”

    庭芳一脸血的看着银耳汤,肝疼不已。先前徐景昌弄回来的是燕窝,她随口一句燕窝还不如银耳呢,于是徐景昌又去淘换银耳。这时候她才知道,麻蛋,古代银耳没有人工培育,死贵!她觉得银耳好,那是建立在两块钱一大朵上的概念。早知道就说燕窝不如红薯了。科技就是生产力啊!一勺一勺舀着送进嘴里,庭芳默默道:没去扒燕子窝,算积德吧?

    喝完甜汤,翠华铺好了床,对庭芳道:“未时初了,郡主该歇晌了。”

    孕妇需要足够的休息,尤其是夏天更易犯困。家里请了蒙师后,无需庭芳上课,正好趁着未时丫头们学文化的时间午休。躺在床.上,摸了摸肚子,七个月了,好快啊!离生产越来越近,庭芳没来由的有些紧张。稳婆摸了肚子,说胎位还好。应该没什么大事?每到这个时候,就特别想回现代。因为怕死。

    甩开纷乱的思绪,闭上眼,不一会儿就呼吸均匀的睡着了。翠华悄悄看了一回,轻柔的放下帐子。几个丫头鱼贯而出,往学堂里去。

    丫头们要伺候庭芳休息,到的比较晚。周巡检早就坐在一旁练字了。几日功夫,学堂里多了好些旁听的,打的什么主意,是个人都能猜出来。竞争对手都是作坊里的匠人,周巡检觉得不足为惧。自己毕竟是官身,士农工商,从地位上来讲很有优势。再说他又不打算把八个丫头全占了,大家分散竞争嘛!庭芳都活成精了,早知道他们一群人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只装作不知道,随他们搞学堂恋情。一群社会最底层,没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呗。多美好的东西,理应尊重。

    蒙师是个老学究,被请来教丫头是一百个不愿意。只东家是郡主府邸,哪里得罪的起?不情不愿的来了。进了学堂,发现还有男学生混在一处,气的胡子直抖,成何体统?强烈要求分班。却被庭芳一句:“礼不下庶人”给堵的半死。一群下人,还不如庶民呢!自然不在礼法范围内了。没见过丫头跟主子讲男女大防的,只得硬忍了。到底心中有怨,不大肯教丫头们,只管着重辅导男学生。

    这恰又给男学生提供了机会。执笔是很精细的动作,不是一对一的细抠,极容易出错,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怎么看怎么别扭。问不着先生,只好同学间互相打探,周巡检就摸了过来,正儿八经的商议运笔的用力方式。

    周巡检弓马娴熟,对肌肉的控制力非几个丫头能比,自是学的比丫头们都快。再则他年纪大些,又领了上万人的兵马,总结归纳能力非丫头们可比。只消几日,他就奠定了学霸地位,一群妹纸都喜欢围着他学。几个工匠看的眼热,工匠手巧,学写字更不在话下,亦是下了苦工,整个学堂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周巡检对别人都不感兴趣,他就盯上了翠荣。这个丫头身上有股劲儿。当日学骑马时初见,他想的是利益最大化,经过几天的相处,发现翠荣的脾气非常合他味口,更是不肯放过。优秀的女孩儿,合大多数人的味口,是以翠荣身边,一群汉子上蹿下跳,简直是部可歌可泣的青春校园小说。

    庭芳午睡醒来,晃进学堂检查作业与进度。她不是每天都来,得闲了突然袭击一次,就像大学的辅导员,冷不丁的就冒了出来,把学生吓的够呛。一张张的作业看过去,同学们进步都挺快,庭芳老怀大慰。但看完一圈,就发现了问题:“怎地男学生比女学生的字儿都好?”这不科学!翠荣看着就挺聪明的!

    豆芽嘟着嘴告状:“先生都不教我们写字的法门。”

    庭芳看向先生,那老学究争辩道:“怎地没教?”

    豆芽含含糊糊的道:“不似教男学生那样教。”

    老学究道:“男女授受不亲,我怎么能手把手的教?”

    庭芳奇道:“先生同学生讲甚男女?我小时候还叫先生捏着手腕写呢。”

    老学究道:“郡主那是小时候,她们都大了,不妥,不妥。再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丫头们能识字已经很好了。”

    庭芳的脸登时挂了下来:“先生可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出处?”

    老学究懵了一下。

    庭芳淡淡的道:“先生会断句么?”

    老学究好赖是个秀才,被人质疑不会断句怎能忍?虽是面对郡主须得恭敬,依然正色道:“自是会的。”

    庭芳便道:“那先生就断一断女子无才便是德,断完给学生们翻成日常白话,叫他们一群没读过书的,知道什么意思可好?”

    老学究开始掉书袋:“此言乃明人所述。原句‘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以德为要的意思。”

    庭芳道:“眉公引长辈之言,又不是眉公自己说的。”说完冷笑道,“再则,识字便是才了?先生愿说这帮子丫头,同你一样的才学么?”

    老学究又被噎了,仅仅识字,当然不算才。

    庭芳道:“此乃家祖之言。但依我断句,其意则为,若一女子无甚才学,就只好看她的德行了。否则前面一句又何解?所谓道德,乃天道地德,于男女众生万事万物皆是一样。男子行善积德是才,女子修桥铺路就该杀头不成?能著《汉书》的班固无德?还是能修《女则》的长孙皇后无德?”

    老学究干涩的道:“郡主,话不是这么说……”

    庭芳是来抽人的,不是来辩论的。堵住了人,没兴趣纠葛下去,直接道:“我请你来教丫头识字,你却同我说甚女子无才便是德。你既不愿好好教,就滚!”

    老学究噗通一声跪下了,他才来五日,就被撵了回去,郡主再一宣扬,他再找不到营生——连使唤丫头都教不好,谁敢放孩子与你教?江南地界上,他这样的读书人多了。东湖没有,淮阳苏州可遍地都是。

    庭芳冷着脸道:“我家里三个举人,通没有先生之傲骨,先生铁骨铮铮,叫人佩服。”请个家教还给她整幺蛾子,不是实在忙的没空,现在就给扔出去。当着她的面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脑子里有坑?

    老学究冷汗都出来了:“郡主……”

    庭芳道:“你若不愿教女学生,先前去请你时,你就该把男女大防说道说道。既来了,又消极怠工,我是不能容的。且饶你一回,下不为例。”

    “是。”

    收拾完学堂,庭芳郁闷的不行。她的琐事繁多,丫头不识字就得靠脑子死记硬背。赶上记性好的还好,记性不那么好的,不是耽误事儿么?庭芳不高兴了,在场没人敢劝。哪知更不高兴的事儿还在后头,任邵英忙忙跑进来道:“郡主,我有事相商。还有周巡检。”

    周巡检一凛。

    庭芳立刻同周巡检一起出门,快步走到议事厅才问:“何事?”

    任邵英道:“都指挥使下来调令,着周巡检调往苏州为副断令,正七品。”

    周巡检暗道不好,忙问:“我一个九品官儿,值得人特特调度?”

    任邵英沉着脸道:“要紧的不是你高升,而是新调来的人。”

    庭芳心中一跳:“是圣上?还是太子?”

    任邵英肯定的道:“是太子。”

    “先生好笃定。”周巡检道,“为何是太子?”

    任邵英道:“因为,畏惧殿下的,只有太子。”

    庭芳紧了紧拳头:“外人来了,东湖军营会暴露。一万多私兵,能诛九族了!”想要安全,就得撤离东湖。庭芳陷入沉思,她们,该何去何从?(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