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0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挑眉:“他们想跟去江西?”

    徐景昌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庭芳道:“不稀奇,他们老早就想进内陆,只朝廷不许。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万国来朝方是大国气魄,但公然违令似不大好。”

    徐景昌道:“我亦如此忧心,但他们去一趟,可以运走不少瓷器。如今咱们可是赚一笔少一笔了。”

    庭芳问:“你答应了?”

    “没有,”徐景昌道,“算计人的事儿,自然得先问过你。”

    庭芳:“……”

    徐景昌笑问:“你觉得可行么?”

    庭芳道:“没什么不可行的,既如此,不如带几个工匠,看看他们的船。我装着好奇多问问便是。朝廷夺我们海运,总是得放点子好处与我们。大不了挨上几句骂,不痛不痒的,随他去了。”

    只能如此了。

    东湖居民许多都是依港口生存,大量的外来人口组成了搬运工大军。几天功夫就把洋人购买的货品尽数搬上船。紧接着庭芳一行人跟着上了船。此时还没有游轮概念,帆船时代航行不可控因素太多,直到十九世纪才流行环球旅行,那时候也才有了大型邮轮。盖伦船已是同时代里顶级装配,条件依旧无比艰苦。幸而一群人都是实干派,勉强能够适应。

    五十多米长的大船非常壮观,船底压了无数货物,近海航行非常平稳。除了豆子和豆芽两个小丫头有些晕船,余者都还好。水手与庭芳的人人种不同,语言不通,上船便形成楚河汉界之势。唯有徐景昌,跟着通晓汉语的霍克爬上爬下,观察着盖伦船的内部结构。

    霍克之前不知道徐景昌还有皇室背景,只做泛泛之交。现知道庭芳的身份,登时就变成了莫逆。庭芳扯着虎皮做大旗,也不告诉他们自己的郡主身份是山寨的。商场么,说真话就傻了。他们还得套情报,自然背景越牛越好忽悠。

    海天一色的风景极美,然而新奇过后便只剩无聊。现在没有工业污染,海水湛蓝的动人心魄,偶或还能见到鱼儿遨游。长期居住在水上的水手们,得闲了放几钓竿下去,便有新鲜的海产吃了。庭芳摸着肚子,遗憾的想:孕妇不能吃生鱼片,真可惜。

    晃回船舱内,郎朗的读书声迎面扑来。船上摇晃,不宜写字。钱良功便带着学生们一句一句的读。背不下没关系,有个大致的印象,后来学着就快了。庭芳坐在一旁,让肚里的小宝宝跟着听听。一行人轻车从简,庭芳的琴没带上,换个模式胎教也不错。

    待丫头们下了课,徐景昌一身灰的回来,后面还跟着霍克。霍克进门就笑道:“郡主有空学我们的语言了吗?”

    庭芳笑着点头:“神父辛苦了。”庭芳已经十几年没接触过英语,别说他国语言,便是母语都要打个折扣。她现在说的官话就与后世普通话差别甚大,立刻穿回去,还得先纠正下发音。从东湖行船到江西,不到半个月,想捡起英语不可能,但在船上闲着也是闲着,随便学学也是好的。毕竟别人的船,诸多不便,譬如□□的练习就得停止。

    徐景昌在一旁仔细听着,大量的图纸都需要人翻译,自己若能学会自是最好。霍克见庭芳有兴趣,更加卖力。恨不能把毕生所学统统倒了出来。

    彼时的神父,文化素养普遍不错,对自然科学也有很深的研究。他们通常会伴随着传教,把科学知识普及开来。这也是庭芳为何宁可冒着被朝廷斥责的风险,愿带着一帮洋人进内陆的重要缘由。利玛窦就曾为中原修缮过历法,后世的农历才能那样精准。传教士固然有私心,不过看怎么使罢了。

    但神父们懂的知识,多半跟后世的学生们差不多,都是课堂上学了,然后照本宣科。霍克最开始与徐景昌相识的时候,就被徐景昌的数学水平震了一下,待到认识庭芳,更为赞叹。不曾想华夏亦有喜好自然科学之人,被工业光芒照拂的神父,十分欣喜。庭芳更是高兴,她的数学超前时代,但物理化学生物可都忘的差不多了。正好逮了个一对一的家教补课。霍克有心讨好,庭芳认真学习,出发不到两天,几个人已混的好似自幼的交情一般。

    聊完一阵科学知识,霍克就问庭芳:“江西是您外祖的封地么?”

    庭芳笑道:“不是,他是那里的官员。我们早就没有分封制了。从一千多年前开始就是郡县制。”

    霍克点头:“我听说你们没有贵族。”

    庭芳摇头:“看对贵族的标准了。若说那种有封地的贵族是没有,若说世袭罔替的,还有许多。”说着指着徐景昌道,“他便是了。”

    霍克奇道:“贵国的贵族,似更喜欢做官。仪宾怎么会行商?”混了几日,霍克对徐景昌改了称呼,以示尊敬。

    庭芳眨眨眼:“贵族,总是有比旁人更多任性的资格,不是么?”

    霍克郁闷了:“你们的政体真复杂!”

    庭芳但笑不语。幅员如此辽阔,又要极力控制行政规模,可不就复杂了么?文臣武将、官员胥吏、乡绅宗族构成了管理体系。外国人一时半会儿弄的明白才怪。霍克已来中国好多年,始终有些摸不清方向。清朝还有几个传教士能混进宫廷,本朝一个都没有,全都不许离开广州,被抓到了直接遣返。所以哪怕霍克汉语说的很不错,但对华夏,尤其是中枢一无所知。跟庭芳套近乎,也有了解更多中央事件的意思。但庭芳目前属于招摇撞骗阶段,怎么可能细说?实在被问了,便开始掉书袋。张嘴一段文言文,别说霍克,徐景昌都听的想死。庭芳看着徐景昌的脸色,不厚道的笑。废除文言文真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天渐渐暗了,霍克不好再打扰,飘然而去。洋人的水手吃的极随便,不像他们那样讲究。两边不同的风俗,只得相互迁就。庭芳倒还好,全球经济一体化洗礼过的人,面包掰开,肉块一夹就是一顿。其余的人死活吃不惯面包,全都选择啃馒头。

    周巡检嫌弃的看着面包,不明白庭芳为什么能吃的下。庭芳笑嘻嘻的道:“你们真不会吃,刚出炉的好吃,他们几日才烤一回,待到明日后日,就硬的跟石头一般,我再不吃的。”

    徐景昌原就只吃主食,零嘴儿一概不碰的。被逆天的面包刺激的不轻,唯有感叹庭芳食谱之杂:“你有不吃的东西吗?前儿还看着鱼流口水,跟霍克说叫他们去扶桑弄芥末,直接生切了吃。”

    庭芳撇嘴:“宋朝大伙儿就吃鱼生了,偏你挑嘴。”

    钱良功打了个寒颤:“生的怎么吃?”

    庭芳道:“我是怀着孩子,不然今儿就吃给你们看。唉换话题!我快馋死了!你们还招我。”

    豆子叹道:“郡主连红薯都吃,我看着鱼比红薯精贵多了,吃也不稀奇。”

    豆青却道:“我瞧他们学郡主夹肉吃唉!”

    庭芳笑道:“那群土包子,居然连三明治都没见过!也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来的船队。”

    周巡检摆摆手:“果然是犄角旮旯里来的,我昨儿看见他们菜叶子生吃!”

    庭芳默默道:沙拉还挺好吃的。

    钱良功啃完馒头,就问徐景昌:“仪宾把船摸透了?”

    徐景昌摇头:“没那么简单,不过比着实物,倒比看图纸容易。主要是他们的船上装的炮不简单。”

    庭芳道:“海上不可轻忽。就如咱们所想,海船入天津港,距离京城可就近了。洋人自是看的出来。京城那地界儿,真不适合做都城。往北一马平川,往南离海太近。”

    钱良功笑道:“郡主将来还想迁都不成?”

    庭芳道:“那不归我管。但若继续使京城,地下排水系统该建起来了。如今京城里头甜水井越发稀缺,百姓为饮水苦之久也。那样大的工程,重新盖一个只怕还快些。”

    古时没有系统的城市规划,除了逆天的古罗马,任何一个都城时间长了都脏乱不堪。华夏文明还算好的,至少有用人畜粪便沤肥的传统,产生过不少掏粪巨富。但京城总是容易聚集人口,当人口的数量超过周边农田消耗的数量,清末的京城脏乱差的恐怖景象就难免了。然而迁都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天大的事,她们将来能做的,大概也只有修缮一下排水与引水系统,别的真不归他们管。

    那都是将来的事,现几个人都只是闲聊。说话间随性的大夫替庭芳诊了一回脉,没什么问题,各自就去睡了。盖伦船的航速约为十公里每小时,则从东湖到长江口岸一千二百里,加上路上各种耽搁补给,也不过将近五天就能抵达。

    然而当他们抵达长江口岸时,菲尔德船长却停止了航行。庭芳站在甲板上远眺,分明看见滚滚长江夹着大量泥沙汹涌奔向大海!

    钱良功看着眼前情景,脸色大变:“不好!上游发洪水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