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年代航行在海上的人都是冒险家。盖伦船虽是海船,但菲尔德船长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就想试试内河行船。然而当他看到奔流的洪水时,果断改变了主意,叫霍克神父撵人下船。他们继续开往广州,买好货物折回欧洲。

    霍克劝道:“你这样的罪皇族没有好处。”

    菲尔德道:“我们是商人!商人不做亏本的生意。神父如果心怀慈悲,大可以下船跟他们一起走。有灾难的地方,更需要主的福音。”

    霍克一噎:“我们不是做一锤子买卖!”

    菲尔德看了霍克一眼:“我只有一艘船,没兴趣冒险。漂洋过海危机四伏,或许我就只能是一锤子买卖。你必须跟皇族合作愉快,但我不用。我更需要上帝的保佑。”

    霍克无言以对,菲尔德是纯粹的商人,趋利避害是本性。他们不必去内陆就可满载而归,对不曾开放的内陆有好奇,想寻商机的心情是有,但会本能的计算投入产出比。霍克暗骂了一句唯利是图的商人,却是合作良久,知道对方脾性,干脆放弃说服。可他一直想下船找个地方传教。广州已有很多传教士了,内陆土地广袤人口众多,以往没机会进去,现认识了个郡主,便是神的旨意。如果能让郡主信教就更好了。霍克想了半日,还是决定跟随徐景昌去内地看看。哪怕能建一座教堂也好。

    徐景昌等人全都集中在甲板上看洪水。霍克走到跟前:“情况似乎很不妙。”

    庭芳看了看天上的乌云,不算很可怖:“我们来的路上,天气还好。是上游的大洪水。”

    霍克问:“你们还要去么?”

    徐景昌道:“得等水退才能去。”水流湍急,沿岸的纤夫早跑的没影儿了,长江有些地段,光靠风帆是不行的。

    霍克沉默了一下:“菲尔德船长不想去内陆了。”

    徐景昌本就对洋人不报什么希望,只淡淡的说了句:“哦。”

    庭芳便道:“既如此,靠岸,下船。”他们还有许多事要做,没空跟个洋鬼子磨牙。

    霍克道:“我想跟你们去江西。”

    庭芳很是佩服霍克传教的执念,无可无不可的道:“随你。”

    豆子愤愤的道:“他们说话不算话!”

    洋鬼子的话谁信谁傻!庭芳没有多言,他们的行李非常少,本是预备到了地头在买,不料路遇意外。火速打包完毕,大船正好靠岸,庭芳等人利落的走了。菲尔德看着过分好说话的“皇室”一行,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惴惴。各国的皇室都经见过一些,他们也太好说话了吧?真的不是在憋着使坏么?可人已经走了,后悔无用,不如麻溜跑路。商船那么多,郡主殿下未必记得住他们。

    徐景昌惯常行走江南,对松江很是熟悉。下了船就寻了辆马车,直接往相熟的客栈走去。客栈掌柜的好有二年没看到徐景昌了,忙笑盈盈的过来见礼:“徐老板,好久不见!可是在别处发了大财?看不上我们松江府了。”

    徐景昌直接对掌柜颔首:“有空院子么?”

    掌柜忙问:“要顶好的么?”

    徐景昌点头:“我带了内子,还请预备个干净的。”

    掌柜又忙拱手:“原来您成亲了,恭喜恭喜。”说话间就喊了店小二引徐景昌一行往院子里去。掌柜悄悄打量从马车上下来的庭芳,暗自咋舌,光丫头就带了六个。竟还是个大肚婆。不在家呆着,四处跑作甚?莫不是外头养的大了肚子便带回家去?再一看,队伍里还有个洋人,做神父打扮。掌柜见识多广,知道他们是上蹿下跳想传教的,嫌烦就装作没看见。

    两进的院落十分清幽,徐景昌在外闯荡惯了,三下五除二就安排好了住所。钱良功初下船还有些不适应,只觉得陆地比船舱还摇晃。庭芳见状,只得打发人去休息。大夫急急赶上来,再此替庭芳诊脉,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心中对庭芳的身体素质无比叹服。

    庭芳进到屋内,随意捡了个地方坐好。翠荣几个丫头有序的打开行李,寻找能用的物事。不一会儿回道:“东西都不多了,还得买些添补。”

    徐景昌道:“松江自古繁华,都先歇一日,明日再去外头买。上游涨水,咱们一时半会儿行不得船,只得暂留了。”说着忧心的看了庭芳一眼,拖的越久,临盆越近。客栈通常忌讳生孩子,得赶快在松江买座小宅子暂作安顿,以免庭芳忽然生产,措手不及。

    庭芳皱眉道:“使个人去打听一下,到底是哪处涨水。又涨了几日?”

    徐景昌道:“此事问掌柜最明白,翠荣,你去同钱先生的小厮说一声儿,叫他请掌柜来说话。”

    客栈的掌柜通常兼职卖情报,常被客商咨询。听闻徐景昌想打听事儿,就知道横财来了,忙不迭的进来。才进门就笑问:“徐老板想知道什么?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徐景昌半真半假的道:“内子即将临盆,想赶回江西生育,却是见长江涨了大水,可是上游有灾?”

    掌柜一拍大.腿道:“哎哟,徐老板是不知道。涨了好一阵了!我听逃过来的客商说,安徽江西连下七八天大暴雨,湖北湖南亦是有灾,这已是过了一波儿了,前几天……啧啧,江上全是尸首!咱们松江的知府都吓坏了,谨防有瘟,不许民众喝生水哩。夫人是江西人?那可不大好回去。便是水退了,立刻就有瘟,夫人现在的模样儿,顶好在松江生了再说。”

    庭芳心道,等她生了黄花菜都凉了!忙问:“具体哪些地方有灾,掌柜可明白?”

    掌柜摇头:“凡有灾,总是谣言满天飞。我也不知真假,不敢胡乱说给夫人听。夫人倘或想知道,我使个人去问问江西的客商可好?”

    徐景昌道:“那个且慢,你先替我寻个经济,我要买座干净的宅子。不拘大小,要立等能住的。”

    掌柜为难道:“沿江富户多有大船,洪水一来,带着家小就往松江跑。如今松江四处都是买宅子的人,只怕有些贵。也是赶巧,才走了位客商,不然我们家都叫人租了去。”

    徐景昌道:“你先替我寻,实在没有再想办法。”

    掌柜道:“行。”说着又看了眼庭芳的肚子,“徐老板预备住几日?”

    徐景昌心道果然忌讳,便道:“总要买着宅子了再说。”

    庭芳道:“何必那样麻烦。咱们又不常住松江,买了还得卖。”

    掌柜忙道:“不差那几个钱,还是自家住的舒服。”

    庭芳在青楼猫了三年,各地风俗都听过一些,知道掌柜想撵人。古时生育风险太大,又伴随着各种传说,还有血房不吉之语。她若在此处生了,掌柜得花大价钱请道士念经不说,至少大半年没法子租出去。讨生活都不容易,庭芳不欲与之为难,便道:“拿我的印去知府衙门,问他家借座宅子便是。”松江知府,不贪的坐不稳这个位置。七八个别院是有的,随便借一个暂住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不是她小气,实在是此时买宅子麻烦事儿太多,接下来还有事做,哪里有工夫去跟经济官府磨牙。

    掌柜一惊,不知庭芳是何来历。虽天下人都知道朝廷册封了个异性郡主,嫁于了原先定国公家的儿子。但天下姓徐的多了,掌柜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叫人嚼舌好久的东湖郡主。能轻描淡写的说去借知府的宅子,掌柜即刻改了主意:“挪来挪去不大好,徐老板不嫌弃就先住着。如今买宅子,确实不大划算。”

    徐景昌道:“还是替我寻上一寻。再有,劳你摆了饭来,我们在船上好几日都不得安生吃过东西。要精白米,配上些精致爽口的小菜。且往酒楼里定,你们家厨子可太一般了。”

    掌柜与徐景昌打过好几次交道,知道他不是个挑嘴的人,吩咐的那样细致定是为了夫人。余光扫过庭芳,在椅子上坐的笔直,双手自然交叠在膝上,一看就家教良好,想来是官家女。心中有数,就退出去使人往最好的酒楼订餐。

    徐景昌才得空问庭芳:“孩子没闹腾吧?”

    庭芳摇头:“你先歇一会子,吃了饭往知府衙门走一遭,他必是知道些消息的。不知我外祖是否安全,南昌城内又如何了?还得取信往东湖联络房二哥哥,叫调粮食过来赈灾。再有赶紧收集明矾,我们去了江西,河水肮脏,先用明矾沉淀,再烧滚了才喝得。”

    徐景昌担忧道:“你的肚子……”

    庭芳烦爆了:“怀.孕就是这样不便那样麻烦!”

    徐景昌讪笑:“已是怀了……”

    庭芳深吸一口气,冷静道:“说着难听了点儿,如今正是我们的机会。原是想着学那邪.教,润物细无声的控制江西。如今洪水过后,可直接割据。只人命可怜。”

    徐景昌正色道:“你是想收拢灾民?”

    庭芳点头:“所以才要调粮赈灾。不管咱们是何目的,天下总归是殿下的天下,子民总归是殿下的子民。不管从公德还是私心,灾是定然要救的。不然要天子何用?”

    徐景昌道:“咱们粮食有限,优先救江西?”

    庭芳道:“没法子,能救多少救多少吧。”

    徐景昌点头:“我先写信叫外头行商带去东湖。咱们暂且在松江等。你先歇着,我去去就来。”

    庭芳摸着肚子道:“好。”(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