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3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瑶怔了半天,回京啊,京中许多事,不大方便呢。福王一脸沉重:“京中一样不安全。”

    庭瑶问:“武备松弛?”

    福王道:“早先五城兵马指挥司就是一群废柴!那年才知道白娘子教时我就悄悄打探过。”说着深吸一口气,“四丫头还说要加强家里的巡逻,怕歹人冲进家门。才同我提了一句,她就被绑了。”

    庭瑶想了想道:“还是搬回京城吧,不独为了安全。圣上宣召你能快些入宫。现如今那些个争端尽可抛开,且过了坎儿。再有,看四妹妹他们如何行动。”

    福王起身道:“你指挥人搬家,明日就回去,我先进宫。”

    庭瑶点头,二人立刻分头行.事。福王怕家里有事,特把经验丰富的刘达留下,自带了几个看着能打的往宫中疾驰。酉时宫门应该落锁了,可京畿有人造反,宫.内自是彻夜不眠。福王对了印信,很快就被放行。南书房果然挤了一堆人,吵着何处调兵勤王。

    九边重镇,哪个都不得擅离,吵的正是调哪个总兵回京。从距离上来讲,不是宣府便是蓟镇,而蓟镇又在长城之内,自是首选。但因女真被打散,蒙古的压力集中在大同,蓟镇的驻军就很少。调入京中剿匪,等于把蓟镇的豁口留给了蒙古。

    本朝规矩,藩王不涉朝政。按道理,南书房议事与福王无关。太子本就焦头烂额,看到福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偏要紧时刻,他不敢擅动,憋的血气翻滚,好悬没怒发冲冠。可福王真的不比太子强多少,连小心眼儿都一模一样,除了心软外,这哥俩好似一个娘胎里爬出来似的,听的朝臣争论不休,脑子都快僵的转不动了。

    圣上忽然怒喝一声:“够了!别只顾着吵!又不是打到了家门口,剿匪乃长期作战,光调一时之兵又有何用?”九边绝不可松懈,蒙古比流民可怕的多。至少流民打的过,而蒙古不依靠城防,一旦杀了进来,皇城危矣!

    袁阁老想死的心都有,长期养兵,那得花多少银子啊?白娘子教选这个时候反,必定是知道南方大灾,朝廷顾不上。按照传统,只消他们占了京城,告民令一出,便算改朝换代。朝臣要么降要么死。死了另当别论,降的万一李家又杀了回来,不单是千古骂名的事儿,当下就要诛九族。所以京城决计不能丢!袁阁老想了一回,道:“先从边疆选精壮守卫京城!承平已久,五城兵马指挥司与禁军的刀都不曾见过血,平素维持治安还行,守城万万不可。”

    福王心念一动:“举贤不避亲,旁的人我不熟,理国公极擅守城。前些年蒙古年年犯边,他都守住了。他不好离开,就叫他推举。”

    太子恨出.血来,就是无法反驳。赵总兵乃本朝第一猛将,数次硬杠蒙古大军,还敢出城袭击,致使蒙古大伤元气,好些年都无力组织有规模的进攻。满朝再寻不出比他更强悍的存在。有此肱骨,作为太子当然欣喜,只别是福王的舅舅,换谁他都能喜笑颜开!

    圣上急的冒火,立刻道:“此计甚好!”

    太子道:“匪徒不可轻饶,如今他们就敢自称义王,再放纵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袁阁老道:“还是先招安试试。一群泥腿子,不就是想要功名利禄么?”

    太子道:“有损朝廷威严。”

    福王道:“被人造了反,早没威严了。不若放出招安的消息,他们当中定有人愿意、有人不愿意,若能内讧是最好的。或是索性悄悄收买了几个,搅浑了水,引的他们大打出手,我们便可坐享渔利。”

    圣上道:“天下没有那么容易的事,你少异想天开。且先去信与大同。华北大旱,那些土匪存粮定不多,我们的兵会哗变,他们的也会。咱们耗的起。另,着宣府调兵打他们几回,不用太多人,直接调火器营。他们那起子没见识的,火器够吓唬他们的了。”

    福王又道:“西洋火器好。”

    圣上正色道:“你原先的海运,有涉及么?”

    福王道:“父皇不知道,海上盗匪横行,同陆地一样,亦有拦路之事。海运没有武装,怎么死都不知道。自是有些许火器的。洋人的船还有大炮呢。只不过我们的船没走远,沿着岸边,盗匪不敢太嚣张。故常备武器不多。”海运朝廷一接手,其武装就要暴露,还不如此刻讲清楚,省的被太子阴。

    袁阁老之前得罪过福王,此刻有心卖个好儿,便道:“咱们的火器,还是东湖郡主改良的。西洋的好,只怕从他们手里买太贵,不知东湖郡主还有没有主意?叫她改了,咱们自己造出来,岂不是更妥帖?”

    圣上道:“很是,徐景昌既能造自鸣钟,就要他试试火器。”

    福王心中一喜,他们早改良了几代,他舅舅的兵,他伴读的火器,可立功勋也。只无法掌握度,便再不肯说话,得再回家同庭瑶商议。火器展露到什么程度?要不要谎称买了西洋人的,好为自己积累足够的资本。不是他想撬朝廷的墙角,此事他不做,就有其它人做,那还不如他做。

    圣上对付邪.教,手段更加老道。商议了一夜,次日清早发明旨,册封白娘子为白莲仙姑,令其为天下苍生祈福。白娘子登时就陷入了尴尬,她们本是反贼,猛的被朝廷承认,老百姓立刻就晕了,反来问白娘子要如何祈福,才能减缓旱情?

    恰在此时,雨带肆虐南方后北移,华北被暴雨浇了个透,好悬没形成洪涝灾害。白娘子教的众人气的倒仰,只得聚在一处商议对策。

    白娘子颤声道:“先前咱们欲要起势,哪知接下来风调雨顺了整三年。好容易等到老天开眼,却又下了雨。你们说,圣上是不是真有苍天保佑?”

    坐在首位的男人道:“你给我闭嘴!”

    白娘子低头不语。别看她被民众当神仙捧着,但她的底上头那人全知道。按着她手印的卖.身契还在那人手中,她岂敢拂了他的意?不说旁的,扔她回去做那农户女,就不知哪日要饿死。看了看上首的人,心中依旧不安,天子毕竟是天子……

    坐在首位的人正是才打出旗号的义王。他乃京畿人士,原是个贩生药的,略懂些许歧黄之术。哪知圣上闹的京畿民不聊生,饭都吃不起了,谁还管病人?致使他断了营生,便装作算命先生,仗着自己懂些医术,干起坑蒙拐骗的勾当来。时间长了,发现竟比贩药还来钱快,越发装的仙风道骨,勾了无数信徒。某次偶遇灾民卖女,瞧着五官甚好,不过花了一吊钱就把人买下。养了小半年,生的明眸皓齿,好好打扮了,就成了白娘子。不知不觉,盘子越来越大,信众越来越多,他的野心被养了出来。这天下,姓李的坐得,他姓窦的坐不得?谁不是造反起家的!真按天子论,如今坐江山的且得姓了姬才是。

    义王窦洪畅不把白娘子个女流放在眼里,转头问忠王冯爽:“咱们是立刻起势,还是略等一等?”

    忠王道:“且等上一等,现朝廷还有余粮,且待南边耗干净了国库,咱们更好运作。”

    另一位勇王却道:“正好趁着还有粮食,抢了来岂不是更好?”

    忠王道:“不妥,咱们暂攻不下京城。”

    勇王不服:“不打怎么知道?京城……”说着撇嘴,“正下暴雨,里头全泡在臭水里,乱成一锅粥。我听茶楼说书先生讲,六部衙门办公都不安生,趁着此时打杀进去,杀了狗皇帝并太子,天下便是大哥的了。”

    二人吵了半日,忽发觉大哥没说话,又都齐齐闭嘴。过了好一会儿,勇王笑嘻嘻的问白娘子:“娘子算上一卦?”

    白娘子最恨勇王,旁人皆敬着她,但因勇王是义王心腹,知道她的底细,没事就要调戏两句。她哪里懂那行军打仗之事?便是懂也不敢多说,万一说错了,岂不是怪到她头上?再看一眼义王,哀怨了。她被义王买下,便算义王的人。哪知多少年来,为了怕她怀.孕,从不曾碰过她。她在外头劳心劳力,回来了还不如义王几个姬妾体面,在得宠的姬妾面前,跟个仆妇没差,还要被勇王轻薄,深恨之。明明那几个姬妾,通不如她生的好。

    义王背靠着椅子沉思,一帮起义军,真能干的过禁军么?便是干的过禁军,等九边大军开过来,他们能抵御么?闭上眼,反旗已立,必然是要打的。到底是现在打,还是将来再打,是个艰难的决定。想的心烦气躁,咬了咬后槽牙,腾的站起:“干.他娘!咱们人马众多,怕他作甚!明儿就打!”

    勇王即刻响应:“听大哥的!”

    义王走下来,拍了拍勇王的肩:“走!劳军去!”

    白娘子惊的浑身轻.颤,要打了么?万一输了,会死么?(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