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4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因圣上探听到白娘子教举起义旗,先封了白娘子,给了起义军一棒,同时京城立刻戒严。一道道的命令干净利落的发出。宣府的火器营火速赶回京城勤王,大同的骑兵亦预备出发,常驻京城以御邪.教。执政几十年,并被各种灾荒虐过的圣上,在紧急情况下调度指挥能力远非白娘子教可比。休说一群泥腿子,满朝文武都没几个在此点上能胜过圣上的。

    义王豪气干云的起义,还未杀进京城,就被刚调入京城的宣府的火器营打的魂飞魄散。优良的军队来自于鲜血的淬炼,武器的差距,骑兵与步兵的差距,以及体格的差距,都不是勇气与贪欲可以比拟。福王站在京城的城墙上观察战局,他第一次见到战争。欣喜于己方压倒性的胜利,也忧心于他的私兵是否足以对抗宣府的勇猛之士。太子不亲近文官,与武将关系颇为和睦。福王第一次后悔自己幼年的任性,若非赵总兵是他舅舅,他根本一丝胜算也无。如今被圣上与太子盯着,想要再跟武将交好,已是不可能。训练有素的宣府士兵,对上流寇,是碾压性优势,对上自家私兵呢?福王有些不敢想,徐景昌真的能训出九边驻军级别的兵士么?

    骑在马上的火器营把高举旗帜的白娘子教撵出了视野,福王不用再看,下了城门,骑马回家。

    福王府众人已搬回内城,有些不要紧的家伙物事,等白娘子教被收拾了再出城挪动。京城才下过暴雨,内涝尤其严重,从下水道里漫出来的淤泥熏得人作呕。福王憋着气,快速的骑马冲过了最臭的一段,再缓慢的呼吸,恶心的味道刺激的他眼泪直飚。三年未曾居住内城,许多事物都很是不惯。带着随从,总算熬到了皇城附近。皇城并外头一圈权贵云集之所,地势颇高,受灾还在忍受范围内,气味也小了许多。福王终于可以顺畅喘气。郁闷的回到书房坐下,问留守的太监:“秦王妃呢?”

    太监恭敬的退出门去,不多时庭瑶便来了,开门见山的问:“就打胜了?”

    福王道:“一群乌合之众,不值一提。家里安顿好了吗?”

    庭瑶道:“有甚好安顿的?无非些许琐事。宣府的兵士如何?”

    福王严肃的道:“比我想象中的强许多,徐景昌有信过来么?此事要告之他们。”

    庭瑶没说话,心道戍边的将士有多勇猛,还用你说?若非边疆被蒙古历练的勇猛,谁想辅佐你们李家人。不过想想如今手握军权的徐景昌,庭瑶也泄气了。徐景昌那性格,是决计不会背叛福王的。他既能在庭芳沦落时不离不弃,自是不会为了荣华与自幼的兄弟兵戎相见。乱世中,君子显的可贵,亦显的可惜。福王不是不好,虽然处事能力不行,但至少够听话。可庭瑶对李家人始终有防备,疯子太多了,相比之下徐景昌的性格就好的多。庭芳作为皇后,亦比作为郡主更能发挥优势。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京城风云,庭芳不得而知。彼时通信不便,想做点什么事真是难于上青天。在松江足足停了半个多月,房知德管理的船队才抵达松江。十几天的时间,再大的洪水都退的干净,松江府聚满了来逃难的灾民。房知德的船队卜一出现,就引来无数人围观。十几艘大船,不知道的还当是朝廷赈灾的。徐景昌一行人带着几大车药材,迅速的上船,与房知德汇合。

    房知德头一句便是问:“四妹妹撑的住么?”

    庭芳离开东湖时,是七个多月的身孕,耽误了一个多月,随时可能生产,一行人全都绷着弦,密切关注着庭芳的一举一动。庭芳还算冷静:“无事,乡间妇人田埂里生的都有。我们随行有大夫,又高价在松江请了稳婆与奶娘,在哪里生不是生?”一直有锻炼的身体,素质无需怀疑。胎位很正,庭芳有克制饮食,目测肚子的大小,胎儿不会很大,不赶上致命的羊.水栓塞和大出.血,理应无事。

    房知德:“……”看了看船舱的环境,觉得有些悬啊!

    庭芳沉着道:“开船吧,不要在路上耽误了。我们在松江几日,灾民不断涌.入。什么消息都有,上游全不知什么惨状。我外祖亦无消息。我们不赶紧去江西,他便是逃过水患,就未必逃的过民乱。不是我夸自家人,京中有几人站在殿下一边未可知,有经验的老练官员,咱们这头的可没几个。”

    钱良功道:“能干事实的本就没多少,朝廷上见天就着礼仪规矩吵。布政使大人安危要紧!”有庭芳一层关系,陈家肯定会站福王。朝中铁杆的福王党明面上只有严鸿信,那是福王岳父,由不得他不站队。余者叶家旧部,太子逼宫后被清理了不少,中枢无人。现两边通信不便,朝中情况他们两眼一抹黑。没有宗法大义的福王,能吸引的人着实不多。陈布政使就显的十分重要。

    天下争霸时,各个造反头子能忍苏秦做六国丞相,可见人才什么时候都稀缺,以有花花肠子时为甚。尤其是封疆大吏,真损失不起。庭芳想的更多,造反有风险,她心急火燎的想去江西,就是要弄个根据地作为退路。太子逼宫失败,无路可逃只能自杀。福王未必就有能耐成功,实力之外还看运气。现福王在京中,万一被.干掉了,她们可退入江西,隐居也好造反也罢,总归有个地盘。那样一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地界儿,便是朝廷想通缉,也比别处困难。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方是创业者的态度。但一切的前提,是陈布政使能活着。

    然而从松江沿长江逆流入内陆,又谈何容易。长江行船,有些地方靠绳索,有些靠风帆,有些靠船夫划桨,湍急之处更需人力纤夫拖拽。前三样还能靠自己,最后的纤夫,又上哪里寻去?长江沿岸一片荒凉,被洪水浸.湿的土地上,散落着各种人与动物的尸体。隔着长江,都能闻着尸体腐烂的臭味,以及各种恐怖的巨人观。死亡人数完全无法统计。庭芳曾经历过九八年的洪水,跟眼前的景象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零六年的长江抗洪抢险,更是没死几个人,看的都是经济损失了。国力何其重要!

    徐景昌越发忧心庭芳的情况:“要不你还是回松江吧?”

    庭芳苦笑:“孕妇脆弱,产妇何尝又不脆弱?不去江西安顿,便是在松江生产,又能在松江坐月子养孩子?”

    徐景昌沉默,庭芳也没什么好说的。沿途的惨状看的人心情极差。在没有系统抗洪抢险救灾的时代,灾区没有两年都缓不过来。庭芳进退两难,往后退至东湖不是不能,但她始终担心钱良功无法做出关键的决断。就如调粮入赣,没有他们的首肯,钱良功是不敢的。这不怪钱良功优柔,而是超出了他的权限范围。咬牙向前,则一切危险未知。庭芳最近有些失眠,证明她的身体已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准备生产了。说是十月怀胎,实则只有二百八十天左右,不过九个月零十天的样子。她已经八个半月,按照后世的说法,就算此刻生了,严格意义上都算不得什么早产。从行船的速度来判断,进入江西时,刚好预产期。幸亏南昌有条赣江,他们不用换陆路,否则现在的状况,还真不如在船上生!

    船上隐隐能听见婴儿的啼哭,那是庭芳买来的奶娘。先前在东湖有看好几个孕妇,结果离开东湖,总不能把孕妇带走。想着到了南昌再寻,哪知又遇水灾。幸或不幸,松江灾民甚多,找个刚生了孩子却差点活不下去的产妇极容易。挑了个看着还算不错的,人家连身价银子都不要,给口饭吃就肯走。庭芳又忍不住回忆起前世,在灾区彷徨的时候,尤其想念那些如神一般存在的无所不能的军人。九八年的洪水,漫过了她的家乡,武警把扭伤了脚的她安安稳稳的背在后背上撤离。她还记得小战士温暖的笑:“小妹子别怕,叔叔会保护你的。”当时她心想,你才比我大几岁,什么叔叔啊?雨很大,风很冷,可她却奇异的安心。因为每一次救灾都有他们的身影,所以哪怕洪水滔天,见到了他们,就知道可以生还了。

    可惜书到用时方恨少,作为将来极可能参与议政之人,庭芳深恨自己没有读过党史,甚至没有读过毛选。政治课本精选的内容,毕竟太浅薄。她现在有军队,但全然不知道该如何打造人民子弟兵。她只知道天灾来了,作为统治者应该去救援。具体呢?

    在此时此刻,庭芳才意识到,比起政斗,更可怕更惶恐的是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治理。她现在连救灾都一片茫然,驮着物资到了灾区,该如何分配?灾后对地区的重建,从哪处下手?

    打天下易坐天下难,庭芳低头看着地板,他们似乎都把夺嫡想的太容易了。有点幼稚了呢!(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