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6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半夜时分,阵痛密集如海浪般不停的拍打着庭芳的神经。中秋时节,入夜后阵阵凉意。钱良功与大夫都挪到隔壁的船舱,隔着壁板,听得见庭芳隐忍的痛呼。钱良功心中焦急,如今天下这副模样,他终身荣辱皆系于庭芳身上。倘或庭芳有个三长两短,徐景昌固然还要用他,但他的地位就远远不如最开始跟着徐景昌的任邵英。他是彻头彻尾的夫人党,自然关心金主的安危。可听天由命的事,他担忧也无用,长长叹口气,坐回椅子上继续等。

    徐景昌不停的拧热毛巾替庭芳擦汗,企图替她缓解不适。陪伴所爱之人生育,决计是对精神承受力的挑战。见庭芳已痛的蜷缩起来,徐景昌彻底冷静。因为此刻的庭芳需要人细致的照顾,他必须担当。

    再次抽掉一条汗湿的毛巾,替换成新的。徐景昌揉揉庭芳的头发,温言道:“再坚持一会儿,师兄陪着你。”

    庭芳抓.住徐景昌的手,温暖的触感稍微能缓解一点疼痛。徐景昌把庭芳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对不起,师兄帮不上忙。”

    庭芳痛的炸毛:“我管生你管带!”说完又闷.哼一声,到底开几指了,这么痛!比她在演武场被虐痛多了!哇擦!避.孕套到底发明了没有?尼玛要让她不停的生,简直不想活!

    徐景昌低声问稳婆:“到底还要多久?”

    稳婆对着个男人,卡了半天才道:“郡主宫颈很软,应该快了。”

    徐景昌完全不懂:“软是什么意思?”

    稳婆尴尬的道:“越硬越不好生。”

    庭芳喘着气解释:“自主肌弹.性与力量的问题。我常锻炼,没事的。”

    稳婆忙道:“郡主是我接生过的贵女中,条件最好的。”

    废话,谁家千金跟她似的运动量,又不是彪悍的唐朝。继续深呼吸,庭芳隐约记得有个什么止痛的法门,然而她上辈子又没生过,死活想不起来。如今只得凭借毅力苦熬。

    稳婆再次检查状况,欣喜的道:“郡主,开八指了。这会儿是最痛的时候,熬过这个时辰,便开了十指,顺利生产并不痛的。”

    庭芳哪里还说的出话来,稳婆不让她用力,以免震伤产道。她既要忍痛,还得全身放松,不能似平常一般咬牙紧绷。徐景昌不停的拍着:“很难忍便哭出来,或能好些。”

    庭芳是真的痛的受不了,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娘的,生产不是人干的活!

    徐景昌自己出的主意,却在庭芳眼泪落下的一瞬间,差点跟着哭出来。在大同那样往死里训她,都没见她掉过一滴泪,现在却是哭个不住。必定是他没有办法想象的疼,必然比他当时中箭还要疼的多的多。庭芳呜咽的哭着,总比硬忍来的轻松。自鸣钟上的秒针在缓慢的爬着,庭芳觉得简直度秒如年。八指到十指间,到底有多长的距离?太难熬了!

    疼痛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庭芳忍不住咬住徐景昌的袖子,漂亮的脸扭成一团。徐景昌赶紧掰开她的下颚,塞了块帕子进去:“别咬坏了牙齿。”

    庭芳不敢拿牙齿开玩笑,乖乖的咬着。倒回徐景昌的怀里。熟悉的气息,数次遇险后依赖的怀抱。庭芳更是委屈的泪如雨下。徐景昌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亲了亲庭芳的头发:“乖,咱们再有一会儿就好了。”

    庭芳嘴里堵着帕子,不好说话。抓着徐景昌胳膊的手指有些泛白,猛的发觉自己用力太过,怕弄伤徐景昌,立刻放手,改抓着坚硬的床沿。徐景昌苦笑:“四妹妹,你抓着我还好受些。”

    庭芳摇头,闭眼没再说话。虽然很痛,但不至于失去理智。不管什么原因,徐景昌都是她不愿意伤害的人。感觉到阵痛渐渐减缓,庭芳睁开眼,吐出帕子问道:“开十指了么?”

    稳婆点头:“很快了,不那么痛了吧?”

    “是!”庭芳缓了口气,痛感自然有,但比起方才好太多,“你先前说一鼓作气生下来,中途万不可换气。待我能用力时,你记得指挥,何时憋气,何时呼吸。”

    稳婆道:“是。”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庭芳看了看时间,从见红到开十指,十一个小时。之前听稳婆的科普,一般妇人需要一整天,她只花了一半,可见速度很快,少遭了好几个小时的罪。侧抬头看了眼徐景昌,笑道:“师兄累了么?”焦虑可是非常磨人的。

    徐景昌扯了扯嘴角:“好些了?”

    庭芳点头:“预备生了。”

    徐景昌愕然:“不痛了?”

    稳婆道:“生的时候不大痛的。”说着就对庭芳道,“我摸.到头了,郡主准备使力。”

    庭芳调整了下呼吸,气息绵长而有力。稳婆瞅准时间,喊道:“憋气!用力!”

    庭芳深吸一口气,没有过分用力,现在可没有缝针技术,她还不想感染致死。持续的控制力度,一口气未完,只觉得腹内一空,紧接着就听见嘹亮的啼哭响彻了船舱。稳婆利落的拿起剪刀剪掉脐带,叫奶娘点起酒精灯,按照庭芳日常所授,把脐带断口处用火封住,再打了个结。收拾完毕,交与了奶娘,掉头回来看庭芳的出.血状况。

    徐景昌急忙问:“痛么?”

    庭芳摇头:“没事了,一个时辰内不大出.血,便是母子平安。”

    稳婆笑道:“瞧着不像要出.血的模样儿,恭喜郡主,是个哥儿。”

    庭芳笑出声来,她不重男轻女,可是在古代男孩子终究好混些。徐景昌看庭芳浑身汗水浸透,忙问:“要擦澡么?你讨厌出汗。”

    稳婆忙道:“可使不得,产妇可不能见水。”

    庭芳道:“秋日里不妨事。”古时坐月子很多禁忌都是不科学的,或者说在这个年代勉强算经验之谈吧。比如说月子里不能洗澡,那是考虑到古代的物质条件。产妇本就虚弱,洗澡再感冒一回,必死无疑。洗浴的用品也不干净,条件不好的人家都是木制的盆子,比较难消毒,产妇更是不能坐浴。要说在船上生比岸上生麻烦之处便在于陆地上淋浴显然方便的多。

    稳婆皱眉道:“郡主……”

    庭芳扯了个慌道:“太医说的,我娘生弟弟的时候,我看过禁忌单子。”

    稳婆惊讶道:“果真?”

    庭芳不想坑人,便道:“洗澡是可以,就是麻烦事儿多,百姓人家备不起。”庭芳奢侈的直接准备了俩纯银的盆好么……银可杀菌,她还每天用滚水泡。这种级别的预备,老百姓想都别想。

    奶娘抱着小哥儿,忍不住笑道:“郡主真是好精神头,寻常人生了孩子,可得眯上好一会子呢。郡主就能说话了。”

    庭芳但笑不语,十几年的锻炼,不就为了今日么?对奶娘道:“哥儿抱来我瞧瞧。”

    奶娘抱近跟前,并不交到庭芳手中。盖因传说月子婆不能抱孩子,会胳膊疼。庭芳凑过去看了看,红彤彤的,闭着眼,看不出什么模样。徐景昌先笑了:“长的像你。”

    庭芳瞠目结舌:“怎么看的出来?”

    徐景昌道:“很明显啊!”

    庭芳:“……”理工科的差别再次显现?婴儿明明都长的一样好么!真的像她么真的么?真的么?哀怨的看着徐景昌,明明他长的比自己好。娃儿你会不会长啊?

    “徐清。”徐景昌笑道,“有点像个姐儿的名字啊。”

    庭芳咧嘴笑:“放心,读过书的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徐清,字新成。谁再说像女孩儿,咱就鄙视他文盲。”

    徐景昌见庭芳慢慢恢复了颜色,心情甚好:“我去预备热水替你洗澡?”

    庭芳点头:“好。丫头们可叫回来了,我可真不会带孩子。”

    徐景昌奇道:“你没带过弟弟吗?”

    庭芳干笑:“我就玩过弟弟,奶娘烦死我了。”

    徐景昌不厚道的笑:“你也有不能的时候。”

    庭芳恼了:“那你带!”

    徐景昌放下庭芳:“我先带你。”说毕往水桶里舀水,顺便对稳婆道,“你们暂时回避一下吧。”当着别的女人替老婆洗澡这种事,有点尴尬。

    稳婆拿了块包布,把孩子裹了。同奶娘一齐退到了隔壁房间。钱良功立刻赶上来瞧孩子:“嘿!不小!有多重?”

    稳婆道:“还没称哩,抱在手上,估摸着六斤多点儿。方才哭的很大声啊!这会子倒睡了。”

    大夫又问:“郡主怎样?”

    稳婆道:“挺好的,不似寻常奶奶小姐,倒似咱们百姓人家的女眷。生完就能干活了。”

    钱良功放下心来:“早年郡主还说叫她家姐妹跟着练剑,极利生育,可见是真的。”

    大夫忙问:“那本医书上瞧的?”

    钱良功无奈的道:“我们家郡主最是博学,谁知道她哪里知道的。”

    丫头们悬着心,又带着个奶娃娃,一夜没睡。听闻庭芳平安生产,都松了口气。迅速乘船过来,庭芳正在洗澡,她们不得进门,只好在外头等。过了好一会儿,徐景昌才道:“进来吧。”

    几个丫头鱼贯而入,就见徐景昌拿着个大毛巾替庭芳擦头发。庭芳有些困,懒洋洋的对翠荣道:“换下床铺。”

    干净的铺盖早预备在一旁,两个丫头合力换完时,庭芳已趴在徐景昌怀里睡了。均匀的呼吸隔着衣料喷在徐景昌的胸口,徐景昌终于彻底放松。彪悍的四妹妹,你又一次赢了,真好。(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