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7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生孩子跟受了次重伤差不多,需要足够的修养。可是婴儿又离不开母亲的照顾,因此母亲多半无法好好休息。不出三天,庭芳就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半点形象都顾不上了。恰在此时,船队抵达了南昌。

    南昌,江西省首府。比起大名鼎鼎的九江与景德镇,似不大出名。可作为首府,自然是繁华过的。然而天灾过后,一切繁华都如过眼云烟,消失不见。庭芳在赣江上,看着泥滩上腐烂的尸体碎块,那是动物死亡后因体内气体膨.胀爆炸后的惨状。首府尚且无力清理,旁的地方唯有靠大自然去消化了。

    徐景昌头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上哪去找个相对干净的地方给产妇修养?船渐渐靠近岸边,徐景昌深吸一口气,对站在身边的庭芳道:“我先带人下去联络外祖,你暂在船舱内休息。寻着了安顿之所再来接你,万不可轻易下船。我们下去后,你们回到江中去,形成守势,谨防江匪!”

    周巡检道:“我虽无能,报个信还是可以的。依小人之所见,仪宾不若在船上照看郡主,我带人去报信即可。江西水路纵横,码头竟是无人,须得谨慎行.事。再则,码头已毁,咱们的大船也靠不了岸。且等我坐了小船,探明情况再说。”

    徐景昌点头:“如此甚好。”话毕,便开始指挥船队,摆出应对阵型,同时送周巡检等人下船。忙乱中,谁也没发现,一个灵活的声影滑入赣江,消无声息的靠近了主船。

    江西的最高执政官为布政使,与江苏、安徽同属两江.总督管辖。因江西安徽贫困动荡,总督常居于江苏,江西与安徽便逐渐脱离两江.总督的控制,各自为政,实实在在的成为了一方诸侯。尽管很穷,但在自己的地盘上日子过的委实不差,当然,这是指大水灾之前。

    天佑五十八年六月十九的观音诞当日,江西暴雨不止,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大半个江西省。布政使陈凤宁只来得及组织居民往高处避险。然而暴雨冲散了土地,好容易避开河道洪水的无数居民,又被山洪袭击,死伤无数,有些尸首甚至被冲进了长江,或许还有大海。热闹的南昌城登时成为人间地狱,时时刻刻都在因各种原因死人。活着,成为最大的奢望。

    布政使府里养了好些马,陈家连主子带奴才,一大家子骑着马在暴雨中逃窜,足足跑了整夜,才险险避过洪水。饥寒交迫的熬过了洪水退去,幸存下来的人,不拘贫富,都疯狂的抢晒各处存粮。夏季高温,暴雨后又一直阴天没出太阳,人们眼睁睁的看着谷子开始霉变,看着瘟疫流行,看着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因喝了不干净的水诱发疾病死亡。绝望笼罩在所有人的心中,活下来的人开始逃亡,摘果子扒树皮啃草根,一切能入口的,都成为了食物。留在南昌的,仅剩逃不掉的妇孺。长江沿岸尽数受灾,往临省求救,都是爱莫能助。本来五月的蝗灾就调了粮食北上,长江流域的粮食仅够果腹,哪里还有余粮救援?

    府兵早被冲的四散,能逃的全都逃了。陈凤宁作为布政使不能逃,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极力救灾。尽可能的组织灾民收拢粮食,以期度过难关,等待朝廷救援。可是没有救援,将近两个月,人不断的往外跑,却无一人进得江西。河里的鱼快要被捞尽,山里的鸟也快打绝。陈凤宁咬着野菜团子,往体弱的老妻碗里打了半碗稀粥:“多吃些,吃饱了抗病。”

    陈凤宁之妻娘家姓姜,从二品诰命,人称姜夫人。昔日满头珠翠的她现在只剩荆钗布裙,病饿致使她脸色蜡黄,看不出一丝贵妇的痕迹。枯瘦如柴的手推了推碗道:“你喝吧,你还得去干活,我只管闲着,不饿。”

    陈凤宁不肯接,越是极端情况,越觉亲人之可贵。理智告诉他应该舍掉老妻,尽可能的自己活下去,才能为陈家赚来更多的利益,就如那些带着儿子逃走而撇下妻女的壮硕男子一般。然而他舍不下,即便知道再耗下去两个人都很可能会死。洪水过后,布政使失去太多的权威,固然还可以组织一下灾民自救,可他们已无人供养。两个苍老的人,随时可能因奴仆的叛变而饿死,因为他们自己很难找到食物。没有人愿意在这种时候拍马屁,对现在的南昌而言,生存是最首要的。

    时下文人都略通医理,陈凤宁知道老妻只需要一点点药材就可以治愈,但生药铺子被洪水泡过,整个南昌城,没人有空替他们上山采药。家中奴仆更是不认得草丛中的宝物。陈凤宁再次把粥碗递到老妻嘴边,姜夫人却是咬紧牙关,闭眼装睡。

    陈凤宁哽咽着说:“你别赌气,粥还是够喝的。”

    姜夫人不答。

    陈凤宁继续道:“天气暖的时候,山里河里都是吃的。咱们家没人会打猎,我看百姓身手好的,顿顿有肉呢。”

    姜夫人嗤笑:“有肉?留在城内的那帮老弱病残上哪弄肉?便是逮个麻雀还得用谷子引呢。那起子丧尽天良的把易打的野兽打完了就走,剩下的人还能捞着些什么?朝廷竟是只管装死,我听说淤泥最肥,赶紧补种上东西,今秋还有收获。哪知两个月了不见人影,竟是放着咱们生死由命了!”

    陈凤宁忙摆手道:“别恼!别恼!恼了费力气!”

    姜夫人顺了点气,道:“幸而阿满跟着她嫂子走了,若是来了江西……”后果不堪设想!

    陈凤宁见姜夫人装不下去,立刻又把粥碗递了过去。姜夫人端起碗一口喝尽,依旧觉得腹内刮的慌。她生于富贵,何曾经过这样一点油星都没有的日子。颓然的放下碗,道:“你当真不走?”

    陈凤宁苦笑:“我不能走,都说了让你先走,你偏不肯,非留下来遭罪。谷子怕泡,银子又不怕。你带着钱顺水而下,不过几日就到了松江。有钱即刻能北上回家去。你才说阿满,她那身子骨,你说她是单没了爹好呢?还是爹娘都没了的好呢?何况我留下未必就有事。反倒你身子骨不好,尽给我裹乱。”

    姜夫人淡淡的道:“说什么都晚了,现在没船。”

    陈凤宁:“……”

    自救都俩月了,外头没什么事,老两口相对无言。天气炎热,蝉鸣四起,吵的人心烦气躁。陈凤宁深深叹了口气,抢救下来的存粮越来越少,一城的妇孺,该如何是好?丰饶的土地上,空空如也,只因没有种子。朝廷真的遗忘他们了么?安徽怎样了?别的地界呢?

    就在此时,家中男仆跌跌撞撞跑进来道:“老太爷,外头有位周巡检求见。”

    陈凤宁心头一喜,对姜夫人道:“是朝廷的人?快请!”嘴上说着请,自己倒抬脚冲了出去,就在大厅里撞上了周巡检。

    大厅被水泡过,全是泥泞,显的异常破败。周巡检心里暗自摇头,郡主如何住得?便是郡主住的,小公子也住不得。难道要现盖房子?待陈凤宁出来,周巡检忙回过神见礼道:“下官拜见大人!”

    陈凤宁面上含.着笑,一把扶起:“万别多礼,巡检可是奉朝廷之命来赈灾的?”

    周巡检摇头:“下官原是东湖巡检,如今做了东湖郡主的仪卫,还不曾正式交接,他们便还管我叫巡检。此回是郡主听闻江西大水,急的不行,特调了十几船物资入赣。下官敢问一句,老夫人可好?”

    陈凤宁呆了半晌,东湖郡主,是庭芳!那孩子竟还记得他们两个老骨头。眼中好悬没飚出眼泪来,阿满没白养着个闺女!见周巡检还看着他,忙先答道:“夫人还好。”至少活着。

    周巡检轻轻松了口气,船上听了一路八卦,深知庭芳虽是庶出,与嫡母感情却极好。外祖夫妻没事最好。便道:“郡主也来了,只南昌码头被水冲烂,无法靠岸。还请老大人赶紧寻个干净的住处,郡主原是打算来江西待产,却是被洪水阻隔,已在路上生了。”

    陈凤宁差点惊的跳起:“什什什么?路路路上生了?她怀着孩子来江西干嘛?”

    周巡检怕隔墙有耳,含糊道:“郡主孝心可嘉!”

    陈凤宁眼光一凝:“京中有什么事?”

    周巡检看了看左右,陈凤宁索性推开窗子,四下无人才道:“京中有变?”

    周巡检点头:“是,具体小人不知。郡主此来不单为待产。”

    废话!谁为了生个孩子跑几千里地,有病啊不是!陈凤宁知道庭芳是女儿的心尖子,又急上了:“郡主还好?孩子呢?”

    周巡检道:“郡主就是带孩子累着些,旁的没什么。府上可有落脚的地方?郡主在船上飘着不是个事儿,一直悬心有没有江匪,还请大人给安排个住处。”

    陈凤宁顿了半晌:“南昌没有藩王,竟是无郡主品级的府邸。现修都来不及,郡主若不嫌弃,暂居布政使衙门吧。虽难看了点儿,但有两口干净的井。”灾荒过后有好井很不错了。

    周巡检忙道:“那小人即刻回去禀报郡主。”看了看天色将暗,恐夜里有状况,利落的走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