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钱良功可谓是庭芳的左膀右臂,心知庭芳坐月子,他的机会就来了。任何时候,下属能忧上司之忧都是大大的加分项。无需庭芳吩咐,他自去寻了陈凤宁,商议如何组织灾民抢种玉米之事。大水过后的头俩月,都是吃的没有,瘟疫横行。故有能耐的人会踏上逃荒的路途,以期一线生机,那便是流民。江西挨着江苏,江苏又富饶,故安徽与江西籍的流民尽数往江苏而去,致使本地无壮丁。

    一群老弱,如何种的了地?种地需要深挖,铁农具早在水里泡的生锈,庭芳他们倒是带了些,却是杯水车薪。只得紧急扎了木的来凑活着使。不管怎样,得先抢种再说。那厢紧急抢种,这厢陈凤宁建议徐景昌在第一轮抢种之后,尽可能的收拢男丁训练。倒不是为了别的,粮食收获的季节,会有一部分流民返乡。有些好吃懒做的流民会不时来偷窃,黑灯瞎火的,毁的比偷的还多,不得不防。光靠人力还防不住,得从外头买上好些极凶悍的狗,才能保住成果。陈凤宁是有经验的执政官,徐景昌乖乖的从善如流,并不以地位压人。陈凤宁极满意,对着自己的外孙女婿毕恭毕敬,心里总是有些不是滋味。徐景昌愿敬着他更好。

    一地有了希望,氛围为之一变。就好比照顾孩子比照顾老人让人觉得容易一样,刨开体力问题,更重要的是照顾孩子心里总有个念头——再过两年就解脱了。照顾老人则是永无止境。截然不同的心态背后,无非是希望与绝望的区别。连小孩子们都参与进农事,无它,不想饿肚子罢了。欢快充斥在南昌的角角落落,陈凤宁带着徐景昌与钱良功一地一地的抢种,忙的昏天黑地,全顾不上家里。只好留了周巡检看家,也是保护庭芳安全的意思。

    清晨的阳光剔透而柔和,庭芳抱着徐清在窗边晒太阳。八月底的气候不冷不热,最是舒适。刘婆子手里拎着只野鸡,打起帘子进来笑道:“好叫郡主知道,外头送了只野鸡,我熬了汤与郡主下奶。”

    船上自是没有鲜肉的,庭芳听到便有些馋了,笑问:“就一只?那便把鸡骨头一齐剁成粉,拌在肉里炒着大伙儿都吃些吧。”

    刘婆子奇道:“郡主怎知我们穷人家的吃法?”

    庭芳笑笑没说话,她前世小时候条件不好,难得吃一回鸡,妈妈总是这样做。费时费力,不过为了多吃一口。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物资早不是问题,她妈妈依旧保留着很多年前的做法。她当时不理解,有那功夫做点什么不好?不够吃了再买一只就是。现在想来,大概是贫穷与饥饿给她的印记不够深刻,以至于忘的太快太彻底。

    看着怀中的徐清,庭芳抿了抿嘴。做了母亲才知道那种什么都想给最好的心情。江西必须作为试点,必须追上工业革命!因为她想让长大后的徐清跟她一样见肥肉就扔,而不是看着窝头都流口水。待补种结束后,是时候找陈凤宁详谈了。

    刘婆子见庭芳神游天外并不着急,等了好一会儿,估量着庭芳回了神才道:“郡主该多吃些汤水,不若我劈成两半,一半熬汤一半炒了给仪宾下酒。”

    庭芳笑道:“他不吃酒。捡些不大好咬的地方剁了炖个汤就是。野味不难得,飞禽走兽可比人机敏多了。大水一来跑的最快就是他们。先前无人有空去弄,过得几日师兄一人就能打好些回来。江西自古虎患严重,这些个动物都不是单活着的。虎患证明它能吃的东西多,不然早饿死了。一只野鸡罢了,很不用只顾着我们。打个汤我与姥姥喝便是。”

    刘婆子不大熟江西,但她熟庭芳,利落的应了声儿便退出去了。庭芳却是叫住她:“野鸡尾巴好看,替我留着好耍。”

    刘婆子哭笑不得,再次答应。庭芳晒了有好一阵儿,翠荣伸手接过徐清道:“郡主回屋歇会子。”

    庭芳道:“拿笔墨来,我练字。”

    徐清的乳.母韩巧儿忙劝道:“郡主,月子里可不能费眼睛。”

    翠荣听了此话,把才拿出来的笔墨又放了回去。

    庭芳:“……”什么都不让做,只好又在屋里遛弯儿。幸而晚间她有机会练瑜伽,不然不知恢复到猴年马月去。要扭转古人的观念,任重道远啊!姥姥住在隔壁,虽不见面,还是有些不敢过分蹦哒。逼的中老年妇女使唠叨神技,那不是作死么?正无聊的长毛,刘婆子又进来了:“郡主,君姑娘求见。”

    君姑娘便是那日在船上偷袭庭芳的彪悍妹纸。受伤被抓到后,就回了自家养伤。南昌君家有名有姓,稍微一打探便把她的底子查的一清二楚。也是个好人家的女儿,小时候就没了父母,依附外祖而居。外祖年轻时走过镖,统共一个外孙女儿,当宝贝似的养大,怕她吃了亏,一并连武术都教了。君子墨一个绝户女,族里早想发注绝户财,偏她外祖厉害不敢动弹。好容易熬到她外祖没了,她竟又招了外祖昔年捡的个孤儿做上门女婿,两个人一同长大,联手打起架来地痞流氓都不敢招惹。眼看着就有好日子了,哪知一场大水,夫婿为了救她自己倒叫水给卷了,撇下她一个女眷,正是孤苦伶仃。平日里一面跟着众灾民混个水饱,一面自己做些小陷阱逮些兔子山鸡麻雀的打牙祭。见了有大船队动了歪心思,就被逮个正着。

    如今虽是灾后狼藉,保不齐就有人趁着她有伤去欺辱她。庭芳心中怜悯,便道:“请她进来。”

    翠荣听说,立刻抱着徐清躲去了后头,翠华则是气势汹汹的站在庭芳前头,生怕君子墨又来突然袭击。

    君子墨进来时,比上回憔悴了许多。纳头便拜:“奴君氏见过郡主,前日不知郡主驾临,有所冒犯,今日特来赔罪。”

    庭芳笑着叫起,招手道:“君姑娘且过来说话。”竟是来道歉的!

    君子墨往前走了几步,站定,低头不语。

    庭芳仔细打量了一回,生的黑瘦高挑,五官寻常,眼睛特别亮,很是有味道。再看身材,因在权贵面前,颔首而立,但腰身笔挺,毫无传统女性之柔美。细.腰长.腿,是个可造之材!庭芳心中喜欢,语气更柔和了,笑问:“伤可好了?家里还好?”

    君子墨笑了笑,恭敬答道:“回郡主的话,伤好的差不多了,谢郡主延医问药,救命之恩,不知如何回报。郡主若有能用奴之处,还请吩咐。”

    庭芳忽然扔了把梳子过去,君子墨本能的避开,又怔住。

    庭芳噗嗤笑道:“姑娘好反应!我听闻你习过武?水平怎样?”

    君子墨摸不清庭芳的性格,中规中矩的道:“不敢班门弄斧。”

    庭芳笑眯眯的道:“行了,别装了。那日的利落劲儿就知道你寻常是个活猴儿,在我面前装端庄才是班门弄斧。过来坐,咱们说说话。”

    君子墨只得走到庭芳对面坐下,很有规矩的只坐了半边椅子。庭芳暗自点头,礼仪肯定是不如她标准优雅,但该有的范儿都有了。虽是孤儿,家教不错,外祖家应不凡。想想愿教外孙习武的外祖,就知道家教必定不是只教规矩的。笑着调侃一句:“你叫君子墨?听着挺文静秀气的,不曾想身手了得。”

    君子墨算看出来了,眼前这位郡主,八成比她还离经叛道。她本就不是个低眉顺眼的人,那日被庭芳臂弩所伤,心中有些不服。面上装的恭顺,说起话来便本性毕露:“郡主过奖,奴擅对战,不擅暗器。”

    庭芳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小姑娘真有种啊!张嘴调侃:“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君子墨:“……”尼玛!好无耻!

    庭芳拿了把扇子捂嘴直笑:“我是生孩子耽误了,三个月后咱们比一比,看谁更擅对战。”

    君子墨眼睛一亮:“郡主亦喜武学?”

    庭芳笑眯眯的:“不喜欢那日就吃你的亏了,小姑娘胆儿挺肥,就敢摸进了船舱。”

    君子墨不好意思的笑:“饿急了。真不知道您是来救灾的,不然万万不敢冒犯。”

    “故,你该谢我不杀之恩,而非救命之恩。”庭芳继续逗弄君子墨,“如何?可当以身相许了么?”

    君子墨终于憋不住回敬了一句:“如何许?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庭芳登时捶桌!他乡遇见老司机啊!这句话的本意是:君子没什么特别的,善于学习罢了。庭芳引用时,一则是嵌合了君子墨的名字,二则是曲解含义,把用暗器这种不入流的事强行冠上“圣人言”,十足耍流氓。没想到君子墨居然用这一句反击她,妹子以身相许给一个妹子,可不得“善假于物”么?不然怎么能有鱼.水之欢呢?太污了!简直火车司机级别!庭芳终于在古代遇见对手!惺惺相惜啊有木有!立刻站起身来,拂过君子墨的锁骨处:“如何假物?轻拢慢捻抹复挑?”

    君子墨:“……”劲敌!

    二人四目相对,又同时大笑。

    庭芳站直笑道:“我叫叶庭芳,你将来跟着我混,如何?”

    君子墨一拱手:“拜见郡主!”(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