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8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道:“实在有些巧,我怕父皇又坑我。”

    庭瑶淡定的道:“圣上没那么喜欢太子,好端端的坑你作甚?如今他四处救火都来不及,哪有空儿算计。这就好比那家长里短的姨娘斗法,都是闲的。个个忙的不可开交,便没空掐尖要强了。”所以主母宅斗的手段就有娇柔的小老婆们在上房站着伺候一整天。生育过的还叫她们自己看孩子,给孩子做衣裳。一天下来累的话都不想说,勉励跟同行们争个宠,再无力出幺蛾子。可见人都是贱骨头,安逸了就要生出百般是非。太子浑身上下的姨娘风,就是像亲爹!

    福王囧囧有神,这比喻……又郁闷道:“是好事,就是高兴不起来。”

    庭瑶瞥了福王一眼:“苦中作乐,泡在苦瓜汤里的果子再甜,都是得连着苦汁子一块儿咽下去的。咱们家自己作的死,没有墙倒众人推就不错了。”

    福王颓然的靠在椅背上:“四丫头那边,有好法子么?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什么时候能修补水利避免明年的灾荒?”

    “非一朝一夕之功,殿下急什么?”

    福王道:“不独江西,天下都千仓百孔。我指着她拿江西练手,总结经验,以备将来。朝中官僚我不大信。便是有好的,未必能到我跟前,没准儿才爬到七品就叫人给摁死了。好赖给我训一批人出来,从龙之功,便是重用也无人不服。”

    庭瑶心中微颤,福王到底还是惦记着天下的。帝王最理所当然的心胸,李家宗族里,竟就只福王个熊孩子有。仔细想想,也怨不得皇家,文臣对藩王的防备排挤极不合理。太子也好,福王也罢,都是当藩王养的。傻乎乎的藩王当然更省心。可是就没有人想过,太子会有意外么?哪怕保护的再好,得场风寒死了怎么办?天下将交到谁手中?还是索性弄个傻.子上.位,众人好把持朝政?结果一个勉强算仁厚的皇子,因年幼贪玩,现今还不大能识文断句,坑人呢?早些好好教了,太子未必就拿不出手。后继无人到老皇帝不敢发疯,嗤笑过之余,真的就全是苦涩了。庭瑶毕竟是秦王妃,是皇家人。谁没事真希望自家没落呢?

    庭瑶望着窗棱发呆,她现在已经做不了什么了。对朝政的处理,依旧需要学习。可她学了,似也没多大的用。京城里还在为争夺海运的大权掐的你死我活,哪怕京畿有邪.教,都有人忍不住从驻军手里刮点油水。她看的出来,圣上想严惩。但漏成筛子一样的朝廷他不知道堵哪个眼儿。偏偏还活蹦乱跳的死不了,福王与太子都没能耐逼宫。福王投鼠忌器,有时候为了稳住,明知道太子系的人雁过拔毛,也只能隐忍不发。京城三波势力僵持,又彼此偶尔合作退让。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他们等的就是塌了一个脚的那一天,也只能是等那一天。希望到了那一天,这个江山还姓李。

    京城的调令沿着海岸,从松江转入南昌。随着调令而来的,还有庭瑶替庭芳置办的家用——京城毕竟事物齐全,至少大毛衣裳易得。庭芳早接到了房知德的信,圣上的主意也不很意外。倒是陈凤宁略显尴尬,先前他庭芳邀他入伙他装死,如今过了明路,想钻进去,就得他求人了。求人倒没什么,大丈夫处事,能屈能伸。就怕庭芳已在福王面前告了状,留下的恶劣影响,想挽回便难了。满腹心事的送走喜笑颜开的原布政使,继续带着人四处巡查。

    农民是短视的,只顾着眼前高兴,三五天后都懒的想的人比比皆是。带领他们补种粮食,就得死死盯着他们,每个坑到底挖多深。哪怕他们明知道种出来的粮食是给自己吃的,到了地头都忍不住发懒。种子如此珍贵,寻常他们自家田地便罢了,如今是一颗都浪费不得,绝不能姑息懒货。再有些人十分执拗,不听人教导,非要用错的方法去种。明明是替大伙活命,还得兵丁拿着鞭子监工。恐吓比劝说有效的多。

    庭芳提议的分田乃明年的计划,分田很不简单,事事都要磨牙。现今有分配任务,种的都是无主荒地,当然有些有主的也被征用。陈凤宁带着他的班底,不时跟老百姓分说利弊。大道理再空,不讲也是不行的。一个多月下来,嗓子嘶哑的说不出话。手头没药,大夫只好晒了些野橘子皮泡水,比起四会陈皮,效果差太远,聊胜于无。

    徐景昌接到任命,即刻就去都指挥使衙门交接,继而收拢没跑的驻军,核对人数,严查空饷。周毅顺手捞了个千户的职位,再高的官阶徐景昌就不能做主了,便先给个小官,省的节外生枝。众人都知道他乃徐景昌心腹,官阶虽小,却无人敢怠慢。就好比圣上身边的亲信太监,最高只有五品,但你敢惹么

    庭芳出了月子,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原是打算在布政使衙门的院子里搭个简易的武场练习。可巧,徐景昌捡了个官职,指挥使衙门的屋子还更宽些。武将宅邸,连演武场都是现成的,恰好收拾东西搬家,不用再骚扰陈凤宁夫妻了。

    姜夫人先前有些营养不良加伤风,叫大夫看过之后十来天就好了。只庭芳是月子婆,比寻常人都脆弱,愣是又避了好些天,直到庭芳除了月子,祖孙两个才敢见面。姜夫人被洪水惊吓,又病了一场,加之心中焦虑,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看起来全不像六十几岁的模样。总算熬过了麻烦事,她心情很是不错,每条皱纹里都展露着舒缓。九月的徐徐清风吹过庭院,屋檐下摆着简易的竹制桌椅,陪着庭芳喝茶。

    只听姜夫人笑道:“老人家最怕寂寞,真想留着你们在家里住。实乃屋子太小,挤的动弹不得。”

    庭芳道:“我可不会带孩子,心里正慌。便是搬家了,只怕日日都要过来。姥姥千万别嫌我烦。”

    姜夫人拿着团扇挡着嘴笑:“我看你很会带,管家一把好手,比你.娘强了百倍。怪道儿你大舅母心心念念的想拐了你。”

    庭芳笑道:“看姥姥说的,我如今就不是您的孙儿?这我可是不依的。”

    姜夫人用扇子虚空指了下庭芳:“打小儿你写的信就比别个促狭,我且得打叠精神应付你呢!”

    不痛不痒的交谈,是熟悉的第一步。庭芳转了话题道:“野兔子烤着红烧都极好,炖汤味儿真不怎么样。”

    姜夫人严肃的道:“味儿不好也要吃。你可不知道,你们来之前,我可遭了老大的罪了,天天喝淡粥。”

    庭芳深感同情,除非是被日本鬼子犁过一遭,否则江西最高长官,再大的天灾都不至于没吃的。再不济他手里管着粮仓呢。可朝廷杳无音讯,看不到丝毫未来。守着一仓库的粮食,不敢吃、不舍得吃。填肚子的窝头都掺了野菜,生怕哪一日就断了粮。尤其是家中私藏的小库,都不敢去起。万一军民哗变,把剩下的常平仓抢了,家里那点子储蓄就是续命的宝贝了。守着粮食却不能吃饱,比干饿着还难受。每天都是天人交战,次次理智能占上风,姜夫人心性不可谓不强。陈氏那包子到底像谁哟?

    姜夫人又道:“如今不怕了,像京中那般食不厌精没有,米饭肉食管够。你打小儿没吃过苦,现在吃着没滋味的东西,难受吧?”

    除了盐以外没有任何调味料的烹饪的确惊悚,比庭芳在大同吃的还糟糕。好在庭芳前世被学校食堂荼毒过,抗打击能力还是有点的。笑了笑道:“还好,年轻苦不算苦。再则我的条件算好了,姥姥您是不知道,我在松江捡到那韩巧儿时,她是什么模样。”抱着才满月的孩子,双眼无神,不停喝着水,以供孩子有奶吃。可是乳.房已经塌了,孩子吮.吸不出东西,嚎啕大哭。庭芳对古代的畏惧,镌刻在灵魂深处。她固然没挨过饿,可从云端跌入谷底,实在太容易。所以她做不到在家里按想荣华,死命的往外蹦哒。在残酷的弱肉强食的丛林里,没有地方是真安全的,没有哪个依靠是真无敌的。天地之间,唯有自己不可能舍弃自己。因为哪怕强如叶阁老,总是会死的。

    姜夫人点头:“遇着你是她的造化。君姑娘也是有造化的。”姜夫人说着顿了顿,才道,“君家不大好缠,她要跟了你,那百来亩地就叫她平价卖与了族人算了。省的你还要替她出头。姥姥倚老卖老,告诉郡主一句话儿,强龙难压地头蛇。百来亩地,一年弄不到百来两钱,还不够你给她裁衣裳打手势的,何苦来?”

    庭芳却是严肃的道:“此番我们偏要做一回强龙,不止君家,江西境内的豪强,都要打他个遍。”江西是她实行土地国有的试点与第一站。集体制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统一调度维护水利工程,继而把少量的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转入工厂务工。七零八落的庄园,有些地方还是用井灌,那亩产能有救?土地国有制,不单是保障耕者有其田,更重要的是效率。兔国的人均耕地面积远不如阿三,耕地质量与气候更比阿三的复杂多变,可亩产随便秒他们毫无压力。这还是承包制后很多大型水利工程疏于维修,没事儿南涝北旱的结果。不单是杂交水稻凶残,大型水利工程功不可没。

    团结就是力量,从来不是空话。问题就在于,如何才能抓.住这个力量。庭芳打算从江西开始尝试。所以张扬跋扈的地方豪强们,你们的末日到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