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9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都指挥使的官衙与布政使的一样,在水灾过后经过了简略的修缮。按规制修建的房屋,大同小异,无非是后头圈了一块演武场,看起来宽了些。翠荣先带着人收拾了好几日,一切妥当,庭芳才告别陈凤宁夫妻,搬入了都指挥使的官衙。因徐景昌的职位获得的住所,庭芳住正房就理所当然。东西两厢加倒座,总算把人都排开了。

    钱良功年长,周毅官大,二人谦让了一番,还是叫钱良功住了东厢。庭芳撑着胳膊看外头忙乱收拾,忽然噗嗤一笑。

    翠荣笑问:“郡主笑什么?”

    庭芳道:“往年在京中,最是讲究男女大防。我们家兄弟姐妹一处上学,不知被人说了多少闲话。可是想想京城地价,又有几个人住的起深宅大院?多数一进的院子,仆妇住在倒座夹道里,先生或是亲戚,自是要占了东西厢。女儿大概跟着父母住正房东间?再来两个亲戚,哪里就真的能不见面了。也不知道那些人讲究什么。”

    君子墨笑道:“京城居大不易,我们君氏本家,修的好大院落,等闲外男都是不得进二门的。”

    庭芳嗤笑:“你不知道,有一等人最是迂腐,把小姐关在二楼,连个园子都逛不了。再有曲阜孔家,更是可怖。女眷关在内院,竟修建了个引水的小渠,每日由男仆在墙外倒水沿着小渠进内院。那可不是外男等闲不得进内院,妥妥儿的是叫女眷坐牢。生生关死在里头。”

    君子墨听的打了个寒颤,万世富贵都跟女人没关系,还不如她家那样自在。

    庭芳摇头:“不想着建功立业,尽想着折腾家眷,曲阜孔家,呵呵。”

    几个丫头里,庭芳最喜翠荣。故翠荣很是有脸面,庭芳闲话时,就敢凑上去陪.聊。只听翠荣道:“幸而咱们都不曾信了那程朱理学,不然可要闷坏啦。”

    君子墨讽刺道:“孔子还是野合冒姓,后头人竟如此‘规矩’。也不知道孔老夫子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这世间但凡脑子没进水的女人,遇到直男癌晚期都是想打死的,古代女人也不例外。打不打的死再另说。庭芳看君子墨满脸不忿,再瞧瞧她身上穿的暗沉衣裳,方想起她夫婿新丧,按规矩得重孝三年。但跟在庭芳身边,是绝无可能穿孝的,只好挑了暗色衣裳。不过民间多半只守百天,毕竟生存才是第一要务,谁真来三年,早饿死了。与更三年丧不可休,说的便是守孝三年的代价,已可剥夺夫主休妻的权力了,可见其艰辛。

    总之说来说去,都是地狱模式。庭芳又打量了君子墨一番,问道:“衣裳都齐备了么?”

    君子墨点头:“翠荣姐姐给裁了四套,尽够了。”

    庭芳想了想,指着首饰匣子道:“寻套银的与君姑娘。”

    君子墨忙推辞道:“不敢当,无功不受禄。”

    庭芳笑道:“你别拘谨。我最爱打扮我身边的姑娘们,往年在家里时,大伙儿都是漂漂亮亮的我才看的舒服。你如今不好带金的,且拿着银的。过二年寻个好匠人,嵌上珠子才好看。”

    君子墨心想堂堂郡主,定然不缺这些。她不是扭捏的人,便爽快接了。大不了以后干活卖力点,教小公子的时候不怠工。

    哪知庭芳又问:“你打算守着么?”

    君子墨怔了好半日,才反应过来庭芳问的是守节。心想鬼才守那玩意,她夫家都没人,守节的前提可是要夫家给饭吃的。顺道自嘲一笑:“我这个模样,难嫁的出去。打小儿就被人挑拣,还是一个人自在。”

    不是守节,而是单身主义?庭芳笑笑:“将来遇着合适的,就告诉我一声儿。我身边的规矩,嫁妆都是我来出的,你不占这个便宜就亏了。”

    翠华扑哧笑道:“好郡主,甚时叫翠荣占了便宜?”

    翠荣呸了一声:“好端端的扯上我作甚?”

    翠华挤眉弄眼,朝着西厢连指了两下,屋里的丫头们顿时了然,笑做一团。庭芳跟着笑道:“什么好事儿,竟不告诉我?皮痒痒了?”

    翠华正欲说话,被翠荣狠狠踩了一脚,痛呼出声。哪知豆芽人小.嘴快,立刻卖了翠荣:“周大人昨儿送了翠蓉姐姐一把野鸡尾巴毛!扎的忒好看。”

    野鸡……尾巴……毛……庭芳脸颊抽.动了两下,周毅同志,你会不会追妹子啊?那玩意好看是好看,可那是哄孩子的好吗!豆青跳出来道:“翠荣姐姐宝贝的很,都不给我们玩!”

    翠荣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么丢脸的东西,不挖坑埋了就算很客气了!拿出来叫人耻笑一世么?

    庭芳看着翠荣的脸色大笑:“去个人,把周毅叫来。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暗渡成仓,看我不揭了他的皮。”在东湖他们上学的时候,就好几个人眉来眼去,没想到最拔尖的两个凑一块儿了。

    翠荣的脸登时羞的通红,深吸一口气道:“没有的事,郡主休听她们胡说。”

    庭芳笑道:“现在没有,将来可有了。正好儿周毅的屋子空,我的屋子挤,扫地出门一个,你们都可宽泛些。”

    屋子里登时哄堂大笑。

    待众人笑够了,庭芳才正色道:“我的丫头一般不许给人做小,不过也看你们自己选,婚姻大事我是不干涉的。你们实在没了主意,我再做主。只话说在前头,叫我做主的,将来过的不好,可不能怨我。”

    众女都笑道:“谢郡主还来不及呢。”

    庭芳扭头对翠荣道:“我且去问他,看他是不是愿明媒正娶。”丫头做妾毫无意义,如此角色,谁敢问她讨去做小老婆,她就摁死谁。家庭里女性话语权本就小,连正妻都没混上,岂不是相当于把她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管事给埋土里?暴殄天物不符合商业思维。

    翠荣低着头,眼睛却在放光。她争着来郡主身边的目的,就是不想再做奴婢。贱籍出身,父兄都是靠不住的,唯有嫁个良民,脱了奴籍后才可安生立命。郡主果然就给了她机会!略略平复了情绪,翠荣屈膝跪下,朝庭芳磕了个头:“不管周大人是否愿明媒正娶,奴婢谢郡主之恩义。”

    庭芳挑眉:“什么恩义?”

    翠荣跟在庭芳身边好几个月,自问摸清了几分脾性,斩钉截铁的道:“重新做人!”

    君子墨愕然,周毅?是周千户吧?呃,娶个丫头?好似还理所当然!眼前这位郡主,还真是方方面面都不按理出牌啊?

    庭芳满意的点头,把翠荣叫起,趁机教导一屋子女眷:“女人家最要紧是自尊自爱。你把脊梁弯下去,就休怪人踩你。你们几个都别看轻自己,休想着出身如何如何。你有了小姐范儿,便是小姐。没有家族没有嫁妆都不打紧,将来只管拿我当你们娘家人便是了。”说着开了句玩笑,“都指挥使夫人,正二品诰命,当诸位的娘家人,不丢脸吧?”

    豆芽冲庭芳羞羞脸:“郡主超品,又看的上正二品诰命了!正二品诰命可真不够使的,将来姐姐们都当正一品才有脸哩!”

    豆青拍了豆芽一下,低声喝道:“闭嘴,少胡说。”姜夫人也不过正二品,欠抽呢?

    庭芳勾起嘴角,屋内几个丫头,正一品还未必没有。最起码周毅是很有可能往上窜的。徐景昌被封都指挥使,等于圣上拿江西赏给了她们夫妻。与江南势力对掐,顶好两败俱伤;赢了也没关系,到底她们是福王嫡系,护的都是李家江山。老皇帝虽疯,这样一举两得的手段是玩熟了的。可那老疯子始终不懂,人是活的,有自己的思想,有家族的立场,有派系的野心,不是皇家的提线木偶,任由皇帝摆布。

    江西原有的驻军七零八落,正好打散重编。流民是把双刃剑,用的好了,连兔朝那样的基业都能建。庭芳自问没有那番本事,但打造个大同水平的军队还是有希望的。这里会诞生很多将领,而将领们大多都没有娶妻。她有六个丫头,素质都不错。联姻是最常规的做法。伺候人的丫头有的是,她们到了年纪总是要嫁人。与其当做单纯的丫头发嫁,不如拿做投资。丫头们有了好出路,将领们有了好妻子,而她积累渗透了人脉,皆大欢喜不是么?

    宦海沉浮,一个人是很容易倒下的。只有密密结成一张网,才叫做实力,才能当的稳郡主与国公夫人。福王翌日能卸磨杀驴掉一个,还能杀完一群么?遇上了朱元璋她信能被一锅端了,福王么?还没那样大的本事。帝王与臣子的权利此消彼长,赶上了个不大靠谱的上司,还是自家实力长长的好。至少她能有理智,不会把福王砍了。福王可就未必。她得为自己留下足够的后路,得有自己的人马与亲信。

    庭芳在一群小姑娘的嬉闹中陷入了沉思。徐景昌是武将,与武将建立良好的关系很容易。但打完天下后,朝堂是文臣的。要怎样才能培养出自己的文臣呢?尤其是年富力强,但年纪足以当她父亲甚至祖父的傲气才子们。陈凤宁就是代表,打着福王的旗帜,都可以不鸟她。思考良久,庭芳忽然灵光一闪!她为什么不换个思路呢?

    庭芳勾起嘴角,一流的企业创立规则,不是么?(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