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0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按传统的说法,自是文臣武将。很早以前文官势力就大的可逼.迫皇权。所以他们骄傲,很难讨好。尤其是看不起武将,就如当年叶家丝毫不把徐景昌放在眼里一样。庭芳如果想像叶阁老一样在朝堂上站稳脚跟,结交文臣是必须的。可是文成有自己的圈子,或是同乡、或是同年、或是同窗。总而言之,他们自成一套体系,想混进去尤其艰难。最好进圈子的方式是科举,作为学霸的庭芳丝毫不惧,遗憾的是女人不能参加。而从徐景昌做切入点,无疑不可能融入。

    掌握着生杀大权的文官系统,是必须渗透的。历史上被坑死的武将多了,徐景昌那个意外获得的正二品很不够看。尤其是他并不招圣上待见,现在不招,将来不招的可能性更大。这也是文官为什么势大的原因,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文官再权势滔天,至少想篡位还是极难的。大不了搞个傀儡上.位。顶尖的位置就那么几个,想要坐稳,永远缺不了斗争,大家都习惯了。武将就不好说,一力降十会,管你惊才绝艳,直接砍了就是。换她是皇帝,也得打叠起一万个心防备。

    如此局面下,前路非常坎坷。与其按照原有的路线去讨好文臣,还不如改变游戏规则。之前她与徐景昌就打过坏主意,科举增加数学选项。看起来改变规则很难,但其实没有。唐朝的科举,就是分科取士,且唐朝之强盛,为后世所敬仰。以史为镜四个字文人不可反驳。加之文人多怂啊!看起来铁骨铮铮,狗屁!元朝把文人弄成下九流,文人不得入仕,只好在民间窝着写戏曲和小说表达不满。还不敢冲着统治者飚,只好可劲儿黑金国。虽然金国是很值得黑了,但是流传于世的作品中,就没有几个敢黑蒙古的。到了清朝入关,开始还要抹脖子上吊的文人们,一听到开科举了,立刻就跪的彻底。剃发易服闹的那么凶,到了晚晴被强迫剪辫子的时候,不知多少人又寻死觅活,终究也没几个人真死了。

    现今天下乱成这副模样,她们若能成功,武将至少能嘚瑟个七八年。趁着文官势弱,先把数学加塞进科举。只要数学进入了考试大纲,她这个泰山北斗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文官中的一员。因为数学优势可以和文官们进行资源置换,没节操的文人在子侄科举的道路上,是可以不择手段的。拜个女人为师根本就不算事。有了师徒名分,很多事也跟着好办了。说到底文官排斥武将,不过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歧视,是对“无用”之人的蔑视。

    理清了一条思路,庭芳心情好了不少。屋内一群女孩子还在叽叽喳喳的聊天。大户人家的丫头日子很好过,典型的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种。庭芳又比较纵容她们,只要不耽误工作,随便闹。久而久之丫头们越发活泼。正热闹间,霍克拿着本书晃悠悠的来了。

    天气凉爽,窗户和帘子都大开。庭芳坐在屋内就看到霍克停在门口,稍顿了一下,扬声道:“郡主,我可以进来么?”

    庭芳笑道:“神父请。”

    有了外客,嬉闹的丫头立刻捡起规矩,找好自己的位置安静低眉顺眼的站好。仿佛方才嬉闹的景象是幻觉。霍克笑眯眯的走进来,君子墨头一回见西洋人,好奇的打量着。霍克被人围观习惯,毫不在意。冲着庭芳行了一礼,笑道:“家庭教师今天是来投诉的,郡主殿下已经很久没上课了。”

    庭芳道:“是有好些日子了。我们约个时间,每日定点上课比较好。”学习是论持久战,定点定量的效果最佳。

    霍克夸赞道:“郡主很擅长学习。我们每天早上碰头怎么样”霍克住在都指挥使前衙,居住面积紧张,他只分得了一间屋子。不过生活用品倒是一应俱全,离庭芳又近,霍克十分满意。才安顿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来找庭芳了。

    相处了好些日子,足以让霍克摸清楚当家人是谁。徐景昌主要管外物,非常繁忙,为人又很实在。比起种植大事,传教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相比之下庭芳有话语权,还相对清闲。霍克中文很溜,在南昌呆了一个多月早知道一省的最高官阶是什么。一文一武,分别是庭芳的外祖与丈夫,可见她分量之重。而从古至今从西到东,上有所好下必盛焉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故,霍克的首要任务,便是要游说庭芳信教。只要她信了,传教事半功倍。霍克在心中画了个十字,阿门,苦难的地方,需要主的福音。

    寒暄几句,霍克主动道:“今日虽是下午,不如就开始?”

    庭芳无可无不可,点头道:“可以。”说毕,把丫头仆妇们的工作都安排妥当。君子墨既不是丫头,现在徐清也不用上课,略有些踟蹰的站在原地。庭芳看了一眼,笑道:“神父介意多教一个学生么?”

    “当然!非常荣幸!”霍克爽快的答应,就把手里的书摆到了桌面上。

    庭芳囧了下:“圣经?”

    霍克有些惊喜:“郡主知道?”

    庭芳淡笑道:“知道,是你们的教义。可我现在连最基础的东西都不会,我认为从日常用语教起更合适。”

    霍克有些讪讪的,圣经对英语初学者而言是有些难度。他来到南昌一个多月,官员们没空搭理他,老百姓忙着活命,传教毫无进展,难免操之过急。庭芳对宗教没有丝毫兴趣,只还有用的到霍克的地方,自是要客气些。带着君子墨上完英语,庭芳又装作好奇的问霍克:“你懂化学吗?”

    霍克惊愕道:“郡主喜欢化学?”

    庭芳笑道:“还有物理。地理也不错。”

    霍克赶紧拍马屁.道:“郡主涉猎很广泛啊!”

    庭芳道:“神父愿意教我吗?”

    霍克为什么千里迢迢来传教?欧洲没有科举,宗教与航海是唯二的上升途径。霍克连航海的本钱都没有,只好选择了来中国发展教徒,以期获得世俗权力。是的,世俗的权力。宗教人士许多远没有信徒想象的那么虔诚,赎罪券就是最好的证明。能够加强与贵族的联系,霍克不单是满意,都可以说喜不自禁了。忙不迭的点头,十分上道的道:“我的行李里放着一些书,正好可以借着自然科学学习英语。今天我没做准备,明天开始可以吗?”

    庭芳今天也没准备,稍微调整了下工作时间,把上午的时间腾了出来,准备上英语与自然科学。还算计着拉上几个陪读。有老师在此,不学白不学。商议完毕,庭芳打发了霍克,又开始沉思。

    直到太阳西斜,徐景昌抱着孩子回来,庭芳才从江西建设方向的思考中回过神。庭芳事物繁杂,没时间带着孩子去姜夫人跟前闲磕牙,故都是乳.母韩巧儿白天抱去一阵子,中途她喂一顿,耍几个钟头再抱回来。今日徐景昌难得天没黑就忙完,把陈凤宁送至家中,顺道将儿子带了回来。徐清估计有些饿了,到庭芳怀里就拱。庭芳单手抱着孩子喂奶,顺道问徐景昌:“今日好早!”

    徐景昌答道:“补种完成了!左近辖区的这两日也可收尾。之后便是按部就班的拔草追肥。姥爷同幕僚们商量着再种一些菜,还有得养些年猪。此农业上的事我不管,打明儿起,得组织人手盖房子,省的入冬后焦急。”

    庭芳笑道:“房子好说,找师妹我啊!”

    徐景昌挑眉道:“你连房子都会盖?”

    “多新鲜呐!我城墙都会修,房子还不是小意思?”

    徐景昌笑道:“可没有铁。”

    庭芳直接道:“要铁做什么?师兄你又忘了流水线思维。木制的房子,一队人得盖三五个月。咱们把房子的零件都归纳出来,统一标准制作,再派人组装,比单个盖快多了。还与我们在大同一样,磨刀不误砍柴工,南昌水力丰沛,先做出.水力驱动的锯木板的机器。回头你请个积年的老木匠来,我们先拆分有多少零件。再有,零件尽可能的用方形,好匹配好安装。记住,标准化生产。房子不需要盖多大,节省材料还能加快速度。当务之急是有御寒之所。至于将来他们生活条件好了要自己盖大屋再说。”

    庭芳说着顿了顿:“再有,房屋得规划。街是街,路是路。房屋间隔尽可能留宽点。下水道得先考虑进去。如果有可能,还能弄条饮水渠。争取水到各家各户,实在不能,至少到街区。这些,叫做城市规划。月子里闲着也是闲着,我已有些思路,明儿你空出来,咱们叫上先生并霍克,集思广益。”

    徐景昌赞道:“还是你想的细。天色还早,不等明天了,咱们现在就讨论吧!”

    “可以。”庭芳把吃饱喝足的儿子扔给了韩巧儿,整了整衣裳,准备开会!(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