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9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天下四处开花,做一方军阀不难,甚至□□都容易。庭芳一直以京畿邪.教为理由说服大家安生搞好江西。不为别的,而是□□之后所面临的比现在复杂百倍,还有没有时间去追工业革命都是未知数。而且她到了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话语权要求所有人开眼看世界。女人的身份在古代处处尴尬,现在大家一无所有,管你是男是女,只要能出主意就是好的。可等一朝江山在手,天下人才为帝王所用时,她叶庭芳又算的了什么?

    离鸦片战争还有几十年,真到了那一刻人人都是后悔的,可不到那一刻,人人都觉得自己没错。尤其是那一等忠于朝廷的老学究,威望高势力大,跟他们磨牙不知磨到几百辈子后。唯有先在江西有一番作为,让天下眼睁睁的看着江西是怎么从一无所有到富甲天下,便是为了钱都能摒除性别之见,对她的言论有几分真心。所谓打的一拳开,免的百拳来,事情想在头里,后头就简单了。

    几个人讨论着京中官员调动的诸多事物,庭芳只听不说。现在的重心还在江西。汉朝初立,吕后三十年就恢复了生机;改革开放,也是三十年便傲视群雄。国人好享受,也好创造,难得的是勤奋。如此国民,只要没有天灾*,稳稳当当的gdp就要冲天。那么三年建设好江西够么?庭芳有些拿不定主意。她其实想要更多的时间,但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福王怕死人之常情,圣上活着太子不会动他,圣上死了,太子毕竟有大义,不定想得出什么损招。尤其是庭瑶不得出门,消息都过了二手,紧急时刻根本指望不上福王的反应能力。三年应是她能争取到的最长时间了。

    庭芳喝了口茶,压下心中的急躁。奋起直追,等于是强行改变一个国家的生产关系,谈何容易?也亏得是圣上一直作死,闹的天下大乱。不然先太子那样的仁君再守几代江山,大家一起完玩。理了理思绪,庭芳缓慢开口:“今年底,南昌城大抵是能吃上饭。还有一个多月过年,能盖三分之一的房屋了。大伙儿彼此借住一下,都还凑活。”

    提起修屋,钱良功叹息一声:“江西水土丰饶,人口众多。有好事者还笑话南昌人似老鼠一般能生。养活不了的那许多人口,往安徽江南打短工以为生。前日看户籍统计,水灾前十二万户,约合六十几万人口;这回统计……”钱良功几乎说不下去……见众人看着他,他才缓缓说道:“将将二十万。户户都有死伤,丢了孩子的更不计其数。再问才知道,许多已逃过水患的,病死饿死,还有被野兽叼走的。不提原先隐匿户口的那许多人,如今按人头发口粮,都只冒出了二十万。今年的水患,唯有惨烈形容。”看现场是一回事,结合了户籍资料,又是另一番难受。尤其是朝廷赈灾不利,灾后死的比当下淹死的还多。

    众人一时都沉默了,知道经济复苏会引的人再生人口。可毕竟人不是物件,再生下来的,也不是原先的了。几个人心里都知道,如今统计的活口还做不得数。一个冬天过去,不知冻死多少。大灾之后的易子而食,亦反映不到纸面上。走在街头,已很少见女孩儿。民间女子没有深宅大户的规矩,满街的乱窜。现不见了,不是死了就是卖了,再不然,就是吃了。牙婆满城走,不堪重负的南昌城知道了也不管。能带出去些许叫大户人家养活,也是省了南昌一地的口粮。

    庭芳不由想起了夏波光。把她卖了而不是吃了,算是仁慈。所以夏波光还想找他们,还想帮他们。饿极了的时候,不吃她,终究是疼过她的。在会芳楼时固然有她这样满心不甘只想着逃跑的小姐,也有庆幸有口热饭的灾民。不去想,就觉得离的很遥远;细想想,便知南昌城内哪个巷子都有半掩门的生意。最残酷的是哪怕半掩门的生意都并非你想做便做。舍得下良家的那张皮,还得月月奉上行会钱,入了分子养活了帮会,才许你营生。不听话的砸你个稀烂,打死了往江心一抛,找谁说理去?原就是死了男人没靠山的才做那没有回头路的生意,可不只能乖顺的忍么?

    工业文明的发展是一部血泪史,这句话没错。可是没有工业文明,感觉更加血泪。外间的工程队,都是没钱可拿的。兵丁待遇稍微好些,有家室的只得从嘴里省下粮来。能保的只有有生力量,老弱病残在这个月里,应该又死了许多。尸体不消说,早被吃的干净。是以庭芳一直没答应下官夫人与本地望族的宴饮,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她没见着还吃的下,见着了哪里动的了筷子。到底,跟丛林社会洗礼的古人不同。

    几个人缓了一阵儿,复又商议起别的。江南富庶,此番又没遭灾,什么行当都有。房知德带来的钢材都是已锻造好的铁轨。他才下船,在家歇着,徐景昌就忙不迭的往外头去看着铁轨装卸。房知德忙叫住徐景昌:“能卡住铁轨的木轮且不消做,我定制铁轨的时候叫人瞧了好一番热闹。跟着就有木工厂做了来,他们的船小,最迟后日也到了。咱们手头可有现银?”

    一省首府,哪里就少了那点子现银了?徐景昌松了口气,做车轮与锯木头还不一样。弧形的东西比方的难做,要快速做出车轮,还得研究新的机械。实在有些不凑手,且没考虑到那份上。庭芳狠赞了房知德一句:“二哥哥越发老练了!”

    房知德笑道:“不然怎么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呢?你们且等着看我.日后的出息!能中举的一百个也没有一个有我会办事。”

    说的大家都笑了。徐景昌出门去忙,周毅也是一摊子事。房知德行船千里,累的狠了。不过是仗着年轻,还能绷住。散会后.庭芳忙打发他去休息,有事明儿再说。

    回到房中,庭芳先问君子墨:“他们几个的功课如何了?”

    君子墨反笑道:“今儿倒是她们教我打算盘。往常不曾学过。”

    庭芳奇道:“那你怎么管的家?”

    君子墨叹了一声:“都是他在管。我们打小儿在一处,他会了我便懒的学。到如今才知道,什么都不如靠自己抓在手里。”

    庭芳问:“想他了?”

    君子墨笑笑:“哪能不想呢?可一想到他拼了命的救我,我也得好好活下去。不然岂不是白丢了性命?”

    庭芳点点头,又岔过话去:“你家的屋子叫水泡坏了,你是要修缮原先的房屋,还是想跟着大伙儿买新的?你家地基好有一亩地呢。”

    君子墨道:“我不大熟这个,郡主替我拿个主意?”

    庭芳想了想道:“这头的新房子都要买的,或用银钱,或用粮草。你那头如今地价贵,先卖了再买这头的也使得。新的居住区都是统一规划,旁的不说,用水极便利。你若不喜欢,就自家买空地盖起来。悄悄告诉你一声儿,现在买划算,再往后定然要涨的。”

    君子墨道:“新盖的房子有些小,我喜欢大院子。堆场那个,前后都只有三尺深,前头搭上檐廊可做小铺子,后头可晒衣裳。好是好,却是太逼仄。有大些的么?”

    翠柳端着茶进来笑道:“好说呀,我也跑去看了那屋子。可方便呐!君先生若嫌场院小,就买块空地,再买一架屋子搁在空地上,岂不妙哉!”

    庭芳笑道:“我屋里的小丫头都能说半文半白的话了。”

    翠柳面上一红:“郡主又取笑我。”

    哪知君子墨道:“我且不用回去住,便听郡主的,先买块地放着。将来再说。听说那屋子只消几日就盖好,且等百姓们都有住所,我再慢慢盖去。横竖现在也没钱。那样直接把屋子架在泥地上的我可不想住,南昌春日里返潮,在家里都滑的能跌跤。”

    这个豆芽最熟,忙接口道:“铺上石砖的最好,可那是地主人家才能用。我们寻常百姓家,堂屋里人来人往,架了木板都不中用。原先我们家好的时候,堂屋压了三合土,两侧的屋子都架了木板,又干净又方便。”

    翠荣好奇道:“那你们家怎地败落了?”

    豆芽嘟着嘴道:“你们是不知道,先前乱的什么样。不知哪里来了一队土匪抢粮,抢粮便罢了,还把我爹杀了。家里没了男丁,我娘要改嫁,把我托在族里。次后有牙婆来买人,族里就把我卖了呗。”说着又哼了一声,“且等着,待我.日后发了财,非得穿金戴银的往他们跟前走一遭!”

    说的满屋子丫头都笑了。翠荣用手指点了点豆芽的额头:“我看你少兴头些,不是仪宾买你回来,还不定在哪里哭呢。多少时日了,三字经还没背利索,我就信你能锦衣还乡!”

    正说话,豆青跨门而入,拿着封信交给庭芳:“陈大人那处收的信,是秦王妃专写给郡主的,陈大人使人送了来。”

    庭瑶一般走东湖线寄信,怎么这回走官道了?皱着眉抖开信一看,眉头皱的更深了。

    翠荣担忧的问:“可是有事?”

    庭芳抿了抿嘴道:“备一份礼,我娘家三叔把六妹妹许人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