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占地大,叶家三房的屋子离福王府且有一段距离。庭松一时拦不着车,全凭两条腿跑。到了福王府,还得往里通报。一来一回,待庭瑶接了信儿派了刘达来办时,庭苗都叫花轿抬走了。庭松方知被带走的不是庭琇,而是庭苗。

    庭松双拳攥的死紧,恨不得把屋中那对狗男女活活打死!胸口起伏,半晌顺不过气。家中大门洞.开,外头的街坊指指点点,嘲笑声肆无忌惮的蔓延。脑子嗡嗡作响,庭松此刻全明白了,阁老之孙王妃之妹,无数的路子可以走,那对禽兽不愿走,是因为从不把他们当过人。不说孩儿,连人都不算,不过是家中一条可换钱的狗。五千两银子卖条狗,好生划算的营生!

    刘达叹了口气,若是赶在没出门之前,还可以仗势欺人。现都出了门子,又是做妻,反而不好动作。见庭松面色发青,刘达拍拍他的肩道:“你且在家,我现回去报信。娘家强势的,有的是法子逼夫家写休书。隔上两年,再嫁都是不难的。”

    庭松强忍着泪意:“替我谢大姐姐。”

    刘达点点头,赶紧上马回福王府。喊上些兄弟,吓唬那客商一番,不怕他不从。赶的巧了,还能叫他圆不成房。拿个五品官去威胁客商,当真大材小用。庭瑶被叶俊民的乱拳打的有些发懵。怎么也想不明白,叶俊民那孬种还能使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来,简直匪夷所思!真那样爱钱也容易,拼着脸面不要,正经嫁了盐商茶商,休说五千两,一万、两万都容易,怎地眼皮子浅到五千两就贱卖了?便是做生意也不是这般做法!若不是一家子,庭瑶好悬就要问候十八代祖宗。真邪了门了!前头有个庭兰自甘下.贱,堂堂秦王妃她权当不认识;后头有个叶俊民见钱眼开,南边日进斗金引的圣上嫉妒的东湖郡主权当不存在。叶家就是叫扒了祖坟,也不至于子孙不肖到这副模样吧?

    庭瑶气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痛。平心而论,她素来不喜欢三房,加上琐事繁忙,不求到跟前,她也少管。福王上.位还不定多少年,叶家的第三代都不小了,理应能自己过活。有甚难处,上门来说一声便是。谁曾想叶俊民一把年纪,手里短了银钱打的是卖女儿的主意,还是贱卖!扶不上墙的烂泥滩!那眼界也配叫阁老的儿子?

    想了一回,庭瑶使了两个婆子出去,叫把二房间壁的小院子收拾出来。原先说是给庭芳居住的,先腾挪出来把三房的孩子搁进去,再请上个先生管着,加上苗秦氏,比跟在那对禽兽身边好的多。庭瑶也是一时不防,才叫叶俊民兜头一盆冷水,不然早摁死了那两口猪狗不如的东西。眼下还得替他们善后,剩下的四个万不能再叫祸害了。

    刘达带了十来个亲卫,从叶俊民手里抢了婚书,对着地址打马奔到地头,登时傻眼!空荡荡的屋里,半分喜意都没有。问了街坊邻居,都说家主人前日就带了好些家人出门,说是去庄子上小住。刘达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婚贴,不至于啊!五千两雪花银,谁家拐子骗子都做不出来的事儿,人还能平地里消失了不成?拿着婚贴打听了一圈,不说要抢亲,只说新嫁娘有个阔亲戚,听闻她出嫁,送了好几抬添妆,怎地寻不着了?看的街坊都啧啧称奇,却都说同那客商还不熟,怕是直接回原籍了吧?

    刘达只好带着人往回赶,报给了庭瑶。庭瑶略想想就明白了,摆摆手道:“罢了,是那蠢货叫人哄了。”

    刘达还是有些不懂:“王妃,要不派人去原籍寻上一寻?总不好叫姑娘受了委屈的。”

    庭瑶苦笑摇头:“无奸不商,庭苗不愿出门子,都是她那糊涂爹娘作孽,老奸巨猾的商户岂有不知?我是王妃,仗势欺个商户,便是当场打死了他,圣上也至多斥责两句。银子白花了不说,老婆定是保不住,连小命都在两可之间。皇亲是那么好算计的?不若娶了人,往城外去,路上脱了衣裳只做寻常行走,谁都注意不到。待六妹妹生了孩儿,这门亲才是铁板钉钉。一个半截身子入土是商户,与秦王、仪宾做了连襟,你说有多大的好处?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祖坟冒青烟了!只怕心里早演算了八百回,擎等着叶俊民掉坑呢!”

    刘达登时无言以对。他能想着逼人休妻,别人自然也想的着。还真如王妃所言,才成亲可夺回来,真等孩子落地,又如何能强行分离人家母子?只怕连六姑娘都死了心,一心一意跟人过日子。白捡了两门好姻亲,猫上二三年,天上就能下金子雨。可谓算无遗策了。

    庭瑶气的肝疼,缓了好一阵儿又唤了平儿来,嘱咐道:“你去三房走一遭,若是方便,今日就收拾东西送去二房的院子里。”心中暗自发狠,且等她安顿好弟妹,看怎么收拾那对贱人!

    到底是庭瑶娘家丢脸,也只能是刘达夫妻跟着办了。平儿坐了车到叶家三房,院子里一片狼藉,一窝孩子都在院里站着垂泪,不知所措。

    平儿走到近前,低声喊了句:“五姑娘。”

    庭琇双眼通红的望着平儿,哽咽道:“我没脸见大姐姐,将来更没脸见老太爷。”

    平儿拉了庭琇的手,又掏出帕子替她擦泪:“冤有头债有主,姑娘万别自责,做儿女的管不到父母头上。王妃心里都知道。”稍顿了顿又问,“姨太太呢?”

    庭琇抽噎着道:“大表哥叫踢了一脚,才央隔壁的王娘子请了大夫来瞧。说是有些个内伤,姨妈守在头里。”说着捂着脸大哭,“他们非要逼死了我罢。”

    庭松先前连着庭琇一块儿恨的,嫡母从来狠毒,定是为了庭琇才拿庭苗填了火坑。待见庭琇哭的人都发木,念着她素日的温柔,又心软了。知道她也没法子,自己亲娘做的恶,庶出的且能捞着两句同情,她个嫡出的,将来都不知被人如何挑拣。想起两个姐姐烂透了的前程,心如刀绞。脑子里都已盘算着怎么下耗子药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那对狗男女。

    平儿往常跟着庭芳时,就知道她把兄弟姐妹看的极重。哄了庭琇两句,又进屋去看苗秦氏。苗秦氏守在床边,床.上的苗文林脸色煞白,苗惜惜在一旁垂泪。一根独苗儿,就是寡妇的命.根。平儿见状都没好意思提庭瑶的话——想让人家替你再看孩子,也得人愿意。可又真不放心几个半大的孩子自个儿住,只得硬着头皮道:“姨太太,哥儿怎么样了?”

    苗秦氏看到是平儿,知道她是打福王府过来,没敢迁怒,只声气儿不好:“死不了。”

    平儿叹了口气:“王妃也不曾想过有今日一桩,才我们大.爷带着人出去追,那人铁了心要与咱们家做亲,竟是没追上。王妃那样端庄的人,气的脸色都变了。”

    苗秦氏擦了把眼泪:“且是叫我姨母的人我都心疼,管叫爹娘竟是白叫了一般。嘴上说着为了五姑娘,有那样的生.母,我信有人敢来提亲?为了五千两,庶女不要了,亲生的也不要了。将来老了,就靠着银子过活不成?银子是会说话,还是会走路?”说着声音就高了起来,“叫银子噎死他们去吧!不得好死的东西!贼光棍儿!没人轮的猪狗,天打雷劈了他们!”

    平儿不好接话,苗秦氏又道:“我满破着丢了银子,也在不跟他们一个屋檐下,没得叫龌龊气儿熏的我短命!若不是文林躺着,我今日就搬走!断了这门亲,我还在京中活不下去了!”

    平儿忙劝道:“姨太太休说气话,看着孩子们吧。王妃已使人去收拾屋子,还想请姨太太帮忙带带五姑娘。”

    苗秦氏怒道:“叶家这门高亲,我苗家攀不起!”

    平儿苦笑:“好姨太太,姑娘们都是好的,不是谋反的罪,少有连累儿女。姨太太看在五姑娘的份上吧。”说着压低声音道,“不隔了她们母女,将来五姑娘可就没活路了。”

    苗秦氏不肯言语。平儿知道她在气头上,一时转不过来,便不再劝。起身出门告诉庭琇:“王妃想请姑娘和爷们去四姑娘的院子住。这里太腌臜,离了才好。”

    庭琇一脸疲倦:“现在走么?”

    平儿道:“姑娘去收拾一下衣裳妆奁吧?”

    庭琇道:“没什么好收拾的,大姐姐是个周全人,既然愿意照管,我便厚着脸皮一草一纸都讨要了吧。”

    平儿猜她是不想跟秦氏打照面,京中成衣铺子尽有,见姐弟几个委屈的狠了,当机立断的拉了庭琇的手:“那就走吧。”

    姐弟四个连一句告别都没有,通跟着平儿走了。二房的院子久不住人,打开门窗就是一股霉味。姐弟几个也不挑拣,依着平儿的分派各自挑了屋子。平儿又忙打发人去铺子里买衣裳日用。亏得都是庭瑶调.教出来的人手,个个眼明手快。酉时二刻就粗粗陈设好,服侍着姐弟睡下了。

    过二日,苗文林起了身。平儿又去请苗秦氏。苗秦氏权衡了半日,还是怕人生地不熟的叫人欺辱,跟着搬到了二房的院子。进了门才知道,家里连先生都请好了,色.色齐备,看着比叶老太太在时都不差。

    庭瑶了却一桩事,眼神如冰。安顿好几个弟妹,就到料理杂碎的时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