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5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军人为何而战,在庭芳的前世,是不需要刻意问的。百年屈辱离殇,每个人心里都知道,选择了从军这条路就是选择了保家卫国。这份选择无比崇高,哪怕入伍的时候是个杀马特,新兵三个月,就差不多重新做人了。庭芳始终信任军人,就因为无论网上爆了多少乌七八糟的事,真到她命悬一线时,对她伸出援手的永远是子弟兵。这一份理所当然,是几十年的淬炼,是建党之初就有的方针。所以可以期待,可以托付。

    可如今的时代不同,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但凡有条活路的,都不会选择当兵一途。宋朝兵丁脸上要刺青,那不是荣耀,而是耻辱。当然宋朝为了维.稳,把流浪汉都收拢做了工程兵,在宋初的经济环境下做了流民,的确算不得什么光荣。然所有的人,即便当初好吃懒做,走错了小小的一步,便再无翻身之日。那么必然是稍微有点骨气的人都不会去错那一步,哪怕尝试都不会。其兵士的素质可想而知,因此坐拥天下财的宋朝,才会被称之为弱宋,最后才会被打的那么惨。那是落后文明对古代华夏巅峰文明的袭击,按道理来说,胜负连悬念都不应该有。

    说什么蒙古铁骑踩遍所有文明,可同时代的欧洲与印度,又岂敢与占世界80%gdp的宋朝相提并论?结果还是没有悬念,只不过不是华夏人所愿意看到的。

    而燕朝承明制,实行兵囤。庭芳的前世不懂,以为兵囤就似□□哈赤的政策,无非是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到了本地才知,那是什么狗屁玩意?军户,世代为军户,分你到哪儿就到哪儿。一人入伍,世代为兵。明朝甚至不允许军、工、民互为婚姻。本朝亦是不许,侥天之幸,没几个能提溜出来见人的皇帝,诏令成了废纸,挣得了些许自由。

    了解此制度后,庭芳差点气乐了。嘿!合着当兵跟她当时*是没区别的!说的好听叫军爷,说的难听这特么不就是妓.女么?更不消说军户的土地还经常被达官贵人侵占,就如周毅,当兵当不下去了,当良民又没资格,简直比伎女从良还艰难。不遇着徐景昌,他就去当朝不保夕的货郎了,哪日饿死在路上,都无人收尸。

    固然军户屯田不上税,可子孙繁茂的家族也没别的选择,几代下来,个个精穷,逃兵无数。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一群人,你指望他能明白为何而战是不可能的。他们来参军,为的就是吃饱饭。再说的难听点儿,那便是为着有仗可打的时候,顺便劫掠百姓,自家发点小财。毕竟绝大多数军户,是做不到军官的。军纪那种浮云般的玩意儿,能当饭吃么?甘肃不就叛乱了么?大同军纪好,那是赵总兵太能捞钱,不然他照样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饭都吃不饱,谁给你卖命?

    如今徐景昌的兵,也只知道跟着他有饭吃。这是南涝北旱的灾年,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这些人会维护徐景昌,可未必就能听从徐景昌不扰民的禁令。过分严苛的军纪会让兵丁们流失,不远处的刘永年,正等着修整兵马,好趁乱成就大业。如何治军,是横在徐景昌眼前的首要难题。

    庭芳想了许久,才慢慢道:“咱们不能再用军户制了。每个人都会问为什么?凭什么?当兵的或问不出,可心里怨愤积累的多了,难免失了良善。他们生来就是军籍,或有一二愿读书考功名的,却无资格,连田间老农都不如。奴籍还有放良的指望,军户贱如教坊,怎怪的人心生怨?如今也无甚规矩不规矩了,便从你开始,咱们的兵,到了年纪就回家。民人可分田地,军人便谢他保家卫国,多分送些便是。不幸战死的人,有父母家眷的,都要照应到。前头有人为你送命,你不能不管他的身后事。原先这个有定例,层层克扣下,却也形同虚设。故咱们还得设立监察。得让当兵的能发出声音,他才会心心念念的呆在军营。”

    徐景昌道:“立了大功的,也似考了科举那般,许他立牌坊。于天下,文臣武将都不可或缺,怎地只有文状元能炫耀于乡里?”

    庭芳微笑:“便是我说的那‘为什么’‘凭什么’了。老祖宗拼死挣下的基业,不若文官得脸,你心中也是不服的。”

    徐景昌爽快的道:“是。”

    庭芳又道:“汉朝重武,非功不得封侯;唐朝也重武,连个写诗的都恨不能纵剑江湖。可那些朝代的末期,无不是军阀混战。宋□□杯酒释兵权,夺的不止是兵权,从此天下当兵吃的粮晌再不自地方,而是中央。譬如本朝,七成以上的税负都用来养兵。不得已,又想出了军屯。不是不承认武将功勋,打压武将,防的是军阀。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一群文人。”庭芳讽刺一笑,“先太子若不是满脑子仁义道德,命归黄泉的可不会是他。我爷爷若有兵权,天下也早姓了叶。”

    徐景昌道:“得在其中找到一条均衡之道。”

    庭芳点头:“可细论起来,我也不知什么是均衡知道。”

    徐景昌愕然:“你不知道?”

    庭芳苦笑:“师兄,你家四妹妹又不是全知全能。打小儿就没碰过,除了史书上点评的几句,我连军屯都不曾细瞧过。真做起来,两眼一抹黑。道理是那个道理,可道理与实际之间……犹如天壤。”所以办实事的人厌恶空谈。不说治国练兵,当年庭芳想到一个创意,要在系统中实现,都非朝夕之功。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如何建设解放军那样的钢铁之师,她一点头绪都没有。打回京城是有信心的,比烂的时节,自家不太烂就可以了。可在生产力弱小的皇权农业的环境下成就奇迹,连想一想都觉得艰辛。

    徐景昌见庭芳满面愁容,不由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道:“是我太急,且容我思虑一二。在东湖时,军纪也算不错。无非是赏罚分明。再则,我想要什么样的兵,见着了,就大肆表彰提拔,大伙儿自然就跟着学了。聪明人哪儿都有,咱们才开始呢。”

    庭芳强调了一句:“得让他们有指望。保家卫国之后,是安居乐业。”说着从徐景昌怀里挣脱出来道,“前因后果都得分说明白,含混那是文官官场的习惯,不能带去军营。”庭芳一瞬间明白了政委存在的意义。口号喊出的激情,只是一时。若想让他们退役后还以共.产党人自居,还以曾经为傲,就得真正明白他们的血液流入何方,他们的汗水创造了什么样的辉煌。“得有那么一个人,每个百户所,就得有个能讲明白话的人。军营里是要赏罚分明,可为何赏为何罚?能打仗的百户,可未必分说的清楚。上头的政令,也得巧舌如簧的他们用通俗易懂的话告诉目不识丁的兵士。”

    徐景昌瞠目结舌:“这样的人才,上哪里寻去?”

    庭芳道:“叫钱先生选了伶俐的培训!再则许他们好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虽干的是幕僚师爷的活儿,却一样能升官。咱们单劈出一个官职,可与将领为一个系统。做的好了,还能领兵打仗,成就万世伟业。还有,文臣武将无需泾渭分明,这些退下来的将领或还年轻,无可去处,就让他们去做主政官。哪个领兵打仗之人不用算钱粮?不用统管后勤?只怕做了县太爷,比才考成进士的县令还强些。只要当兵的有奔头,不怕勾不着人才。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来的人多了,便是咱们思虑不周之处,也有的是人弥补!”

    徐景昌抚掌:“妙!我常苦恼无将才,你的法子好。”

    庭芳立刻泼了盆冷水道:“想要得用之人,从来不易。便是咱们做大了,你的眼界也上去了。现在觉得得用的,将来就觉得不好了。人才不必操心,咱们还得想如何使好庸才,那才是本事。”此话乃庭芳做主管时的血泪经验。先前公司才创业,招的尽数是妖魔鬼怪,好容易带出个得用的,一转眼人辞职了,又得重新带。矮子里头拔将军,拔来拔去满意的都极少。待到公司发展出了规模,以为可以好好选选人、当当大.爷。谁料盘子大了要求更复杂,不中用的还是不中用。故庭芳先前带着振羽,虽觉得她苯,忍了那么许久,就是前世磨出的性子。他们征的兵,大字不识一箩筐,比前世遇着的混世魔王们还令人头痛,所以能把他们调度起来,才算的上是高手。

    夫妻两个太年轻,所学到的东西都太少。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徐景昌把今夜的谈话,拿张纸写了。写的当口,又有新思路,不免涂涂抹抹。庭芳见状,不去搅他思路,悄悄退出房间,寻君子墨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