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7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初见时那桀骜不驯的眼神相撞,庭芳就知道君子墨跟自己实乃一路货色。心意相通,君子墨不再端着,反而调侃道:“郡主曾说出了月子咱们俩来一场的,可是忘了?”遇着个习武的女人不易,忍不住想切磋一二。

    庭芳:“……”就君子墨能玩□□的怪力!好像有点难对付啊!武学上力气大占的便宜可就多了。不过庭芳从来不是个怂的,爽快笑道,“且过二日,我把你住的屋腾出来做场馆。”

    君子墨一惊:“这就把我扔过墙了?”

    庭芳道:“你跟我住着不嫌挤?钱先生与周毅都挪到后头去了,我寻思着再盖几套房,连着丫头们上学都往你屋里去。再则你将来有事要做,访客颇多,住在我家倒座里,便是你放的开,来客又有几个敢高声说笑?我虽不爱摆郡主的谱儿,不熟的人却不知道。你还装鹌鹑呢。”

    君子墨很不客气的道:“那我要个大的,不要钱先生那种小小巧巧的。”

    庭芳笑道:“大屋子没有,给你圈个小院,你爱种种花草也成。再有你那处或有婆子,或有丫头,不然还得自己洗衣洒扫,太浪费功夫。”后世的高管,那都是公司解决住宅,报销的士费,有些还配有钟点工的。一方面体现公司人性的关怀,另一方面则是希望高管别把时间浪费在家务上。如今人力不值钱,该配齐的全都到位,方显得主家体贴。

    君子墨打小就少有做家务,听得这话,便道:“既如此,我还请伯母照看。省的她给郡主添麻烦。”

    庭芳道:“随你高兴,我家人口多,她夹在里头不显。”

    君子墨点点头,很久以前她母亲在世时,邹氏就来帮工。母亲喜她安静勤快,不拿家里的事四处传闲言碎语。待母亲离世后,君子墨接着使。既是亲戚,只做帮手,并不分主奴。相处时间长了,又没什么矛盾,感情自然沉淀的深。再请个人来,哪怕是买断的小丫头,都得重新磨合。君子墨懒怠麻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江西治下有许多府,首府便是南昌。南昌府辖七县,离首府最近的便是南昌县与新建县。君和豫的田地也多属于两县。君家的遭遇,百姓或有不知,官场却都变了颜色。如此套路,实在熟悉不过。南昌知府赵鹏池左右观察了两日,自觉心中已猜着了大半。立即唤来南昌县令康盛与新建县令袁正业过府议事。

    常言道:“三生不幸,附郭省城。”知县知府布政使同住一城,府衙相聚一处,时时在上官眼皮子底下,好处沾不着,坏事儿一准背锅。半丝地方官的威风实惠都无,又没有京官的体面,当真是个倒霉透顶的位置。但若是会来事的,也易得出彩。事件万物皆有利弊,不可一概而论。

    新建与南昌挨着,后世都已归在南昌市区,可见其距离。两位县令已知君家大乱,心中惴惴,又被知府喊去说话,吓的腿肚子直抖。到了地头,彼此对望,满面皆是苦色。

    二位等了不到半盏茶功夫,赵鹏池就出来了。康盛与袁正业忙起身见礼。三人分宾主、举业年份排了秩序坐下,赵鹏池端起茶盅,开门见山的道:“君家如何了?”

    南昌县令康盛忙回道:“昨日下官去瞧了一回,见了他们的族长。族长与宗子都伤的极重,大夫瞧了都说叫预备后世。好些孩子都丢了,一族里家家遭灾,户户哭泣。次后还有抢掠之人因分赃不均大打出手。都指挥使不曾调兵,光县城的衙役全然弹压不住。才抓着几个人,还得继续追查。”

    赵鹏池摆摆手,压低声音道:“追查什么?把城里的壮丁拉出来,砍了一半都没几个冤枉的。”

    康盛为难的道:“法不责众。”

    赵鹏池怒道:“你个棒槌!”说毕又再次压低声音,“那样大的动静,劫掠了整一日,都指挥使司毫无动静!又不是那些个与布政使不合专等着看笑话的,那可是嫡嫡亲的外孙女婿!原这样的亲戚关系,都不能到一处的。如今天下不好了,异姓郡主也有了,二十来岁当都指挥使的也有了!我看不懂圣上的意思,却是知道,此回君家是叫人坑了!”

    袁正业惊道:“徐仪宾那样大的胆儿?他想做甚?”

    赵鹏池道:“想养兵!再看不出来我眼瞎。君家……多少田来着?”

    康盛忙道:“光君和豫名下就有十倾。”

    赵鹏池道:“看看,看看,十倾!十倾田,一年一万多两的出息,比公侯府邸还强。才一房一户,二房也有,在他们园子里住着的谁家没有几百亩田?便是挨着墙住的,少说都有百来亩。败落的不提,加起来二十顷是有的。二十顷地,能养活多少人?啊?那位郡主,可是没庄子的。皇家吃穿用度,一年没有几万两,哪里供的起!”

    康盛与袁正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难以置信。如此行.事,与明抢何异?

    赵鹏池不去猜两个下属的心思,直接道:“请你们来,就是要你们赶紧造册,把君家的田土都算出来。恭恭敬敬的往上头递。”

    康盛在南昌县混了一任半,被君和豫喂的饱饱的,心中不落忍,道:“就这么献上去了?那君家怎么办?”

    赵鹏池瞥了康盛一眼,知道他替君和豫说话是假,肉疼到手的好处是真。君和豫无官无爵,自是要讨好县令,省的县令使绊子。徐景昌背景雄厚,一个县令都入不了他的眼,一年上千两的好处没了,休说康盛,连他都痛的直哆嗦。然形势比人强,徐景昌在南昌呆了小半年,暗示没少做,现今南昌地界上没几个人不知道他在替福王干活。福王已是亲王,他再上进,那便是奔着皇位去的。赵鹏池哪里敢招惹徐景昌,万一福王真的做了天子,他怎么死都不知道。圣上年老了啊……

    袁正业忽道:“大人,徐仪宾盯上了君家,那旁的人家呢?”顿了顿,才道,“去岁大水,淹的边界线都瞧不见了,几大家族都悄悄占了好些军屯。这……”

    赵鹏池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咱们听命行.事即可。”话虽如此说,做下属的自是要想在前头。就如今日,不待徐景昌发话,他得先齐齐整整的把地契做好,才能凑到徐景昌跟前。要等着徐景昌亲自开口,在官场上,便是得罪了人,至少都得按个不识抬举不会办事的考评。都是官场上打滚的人精,话无需说太透,两位县令麻溜的滚回去翻档案去了。

    君家的田产,请了无数长工佃农。威风赫赫的君家,不是各家各户都有田土,没有的做好与本家做佃农。还有些只得三五亩地的,土地又散,索性一并佃给了人,自家在城里或开杂货铺,或去店铺里寻一门营生度日。那些个房屋叫水冲走,只得搭窝棚凑活的,便是此类。带头摸进君家大院的,亦是他们。

    现君家几近覆灭,消息传到庄上,正做春耕预备的佃农都傻了眼,不知该如何行.事。更让他们惊异的是,君子墨直接就把自家土地当礼物送与庭芳了。赵鹏池越发觉得自己猜的准确,立逼着几个县令把田产清理出来。

    不过三五日,一叠厚厚的地契送进了都指挥使衙门。徐景昌接过一瞧,亦是震惊万分:“君氏竟有两万三千亩土地之多!”相当于定国公府全盛时期的规模了!

    钱良功悠哉的道:“他们家在城中还有无数的铺面,幸而咱们另寻了地方盖房,不然且有的磨牙。”

    徐景昌道:“兼并太重了!”

    钱良功笑道:“否则朝廷何以收不上税?您再查查历年档案,保管君家交不了几个钱。耕者有其田,朝廷十税一即可富足。现如今都到了六七成的税……”钱良功摇摇头,“郡主敢想王田制,只怕也是看到了弊端。不改不行了。”

    徐景昌嘲讽道:“姥爷一动手,都当是我想发财。就没几个往正道儿寻思的。”

    钱良功道:“若是郡主,最喜欢此等官僚。”

    “为何?”

    钱良功摸着胡子道:“随他们想去,只要田产抓在了手里,为公为私还不是她说了算?有了本钱,才能坐实王田制。故,郡主前儿还说,她最怕的便是南昌住几个清官,梗着脖子为民请命,真是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还不如贪官,揣摩着上意,顺顺当当把事儿办了。事后再宰了他们,一举多得。”

    徐景昌笑道:“偏你们弯弯绕绕多。”

    钱良功道:“已是直道而行了,真绕起来,便只得做官僚,不得做大事。小人是极佩服郡主之魄力的。”

    “接下来几家,快刀斩乱麻吧。”说毕,徐景昌望向窗外,细雨纷纷,浸的新芽嫩黄油亮。一年之计在于春,他们又向前迈了一步,但他已经不想再用如此损招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