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万来口人分田,衙门派了十个人做登记审核,便是古时效率低下,四天功夫亦分派完毕。消息快的自是分到了田土,消息慢的只好通宵达旦的排队,中间不停歇的闹出过插队,皆被府兵镇压。违规者取消资格,才把众人都吓老实了。租到田产的,自然欢天喜地;不曾排上的,都唉声叹气。哪知峰回路转,这一拨儿分完,衙门锣鼓一敲,徐景昌亲自到场,当着众人道:“今次租的乃我名下的私田,另有无主荒田乃南昌府的公田可租。”

    底下就有百姓兴奋起来,忙问:“是租还是分?”

    徐景昌公然道:“我欲行王田,故荒田皆租而不分,亦不可私下交易买卖转租,设监察巡视,如有违者,即收回田产。暂定三年为一期,地租依旧三成,因荒田无水利,便每人能租三亩。但,租了公田的,每户抽丁修建水利,以保明年丰收。愿意的接着排队!”

    此言一出,方才没排着的立刻欢呼。原民政该归陈凤宁管,然而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徐景昌新官上任三把火也是常情,他又生的好,当过兵的人,嗓门洪亮腰身笔挺,搁那一站,众人更愿信他。此时百废待兴,只要有出路,大伙儿都力往一处使,很是顺利。至于抽丁修水利,众人也都习惯了。便是没有田,府里县里要征徭役,你敢不去?漫说为了田土修水利,便是修私宅你又能耐何?

    去岁补种的玉米土豆红薯早已分发完毕,百姓手里还有些粮,同时府库则存粮不多,故今年征徭役还是往常规矩,叫百姓自备米粮。把那将来凡是府里抽调就提供米粮的话且按下不表。望着乌压压的人群,徐景昌没来由的生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叹息。朝廷昏庸竟也有些好处,给了几分薄田,强征徭役了还叫人感激涕零。无主荒田去岁就造册完毕,有好有歹,轮着哪块便是哪块,全看老天了。公田面积广,又零散,陈凤宁早有预备,齐刷刷派出他自家的十个幕僚,征调布政使府上的胥吏、并各层官员的幕僚,在衙门口摆起了长长的龙门阵。周毅则是带着兵丁分组维持秩序。农时贵比黄金,不单庭芳等人卡着点儿行.事,百姓自家也着急上火。

    荒田去岁收拾了些许,可谁知道自家运气好不好?万一赶上了那不大好的,还且得沤肥。去岁大灾,有余力育秧的人极少,租了君家田土的,倒能种上水稻,旁的只好种玉米红薯高粱等物了。也有伶俐的一面排队一面掐着指头算:“先弄些种子来,此时即将插秧,种子比先前便宜了。不若自家劈出一块地也育上秧苗,还可以种一茬儿晚熟稻。”

    排队闲着也是闲着,不拘认识不认识,都上前来搭话。就有人道:“误了农时的稻子虽也抽穗儿,但亩产可不高,我家有半大小子,可不敢种稻谷。今年还是混个红薯饱吧。能吃干饭就不错了,灾难才过呢!”

    另一人道:“这回的官儿好,还记着分分田。几年前那场大水你们还记得不?不曾淹的去年那般厉害,也是死了不少人,荒地都叫他们几大家子分了。我听说这回君家,便是偷偷占了荒地,才叫收拾的。慌的另几家几姓忙忙吐出荒地来。”

    “你懂个屁,是我们郡主娘娘算学上有大才,甚也不说,只查了旧年档案,把账本往几家子一发,叫补上历年欠税,补不上的用田土折银子,不然你们有这多田土来分?”

    众人惊异,顺着声音一瞧,竟是个维持秩序的兵丁加入了讨论。小圈子即刻就热烈了,纷纷追问细节。

    兵丁见众人都瞧着他,再看看左近都老老实实排队,谈兴大起,嗓门洪亮的道:“他们几家子欠了不知多少钱,在家哭爹喊娘呢,该!”

    众人齐齐道:“该!”仇富乃人之常情啊!

    兵丁又神秘兮兮的道:“他们几家子还不单哭这个,你们瞧着,今日.你们得了田回去种,谁还去他家做佃农?那才是哭的时候呢!我听府里的人讲,叫什么经济手段?嗳!我大老粗,听不懂。”

    一个身穿长衫的读书人一个激灵:“兵爷听着口音不像本地人,可是随着郡主一同来的?”

    兵丁竖起大拇指:“你猜着了,我原是东湖的驻军。”实则是东湖的私兵,不过此时通讯不便,上头叫统一口径含混过去,旁人也分辨不出真假。

    读书人上下打量了下兵丁道:“看着就有把子好力气!跟着郡主能吃饱饭吧?”

    兵丁骄傲的道:“自打几年前跟了仪宾,那会儿还不是仪宾,且是公子,我一家子就没挨过饿。精米白面没有,玉米面窝头管够。”

    有人说酸话道:“那样的饱算什么饱?”

    兵丁嗤笑:“郡主说了,将来条件好了,大伙儿都玉米白面管够呢!现不是遭灾么?你说这话便是没良心,不是为救你们,何至于从我们口里省粮?我们且没讲啰嗦呢。”

    读书人怔了怔,问道:“你的兄弟们就没有怨言?”

    兵丁道:“多少有些,可我们都是跟着郡主仪宾一路过来的,她们有时候还吃红薯呢,咱们还有什么怨言?”

    人群皆倒吸一口凉气,读书人难以置信的道:“郡主跟着你们吃红薯?她不是还在奶孩子嘛?”

    有人插话道:“穷酸!大户人家都是乳.母奶孩子!”

    楼迅速歪了,众人都为大户人家到底是谁来奶孩子,谁奶孩子更好以及都能有乳.母了还不如自己吃.精白米下奶更划算吵做了一团。

    兵丁相当无语。

    读书人笑了一回,顺着队伍往前挪了几步,又拉兵丁近前来说话:“你同我说说,郡主到底是个什么章程?瞧着似要做大事业的模样。”

    不说此话还好,一说此话兵丁就一脸惆怅:“我们有个钱先生,你听说过没?”

    读书人点头:“市井有些许传言,不知真假,人还是知道的,是你们郡主家的先生?”

    兵丁叹道:“正是。前日府衙不是租田么?后头两日大伙儿都老老实实的,无需那多人管。钱先生就派了新补的人看着,把咱们老人都叫去说话。说了许多,我记不大住,有一条儿就是郡主想效仿先贤,做那耕者有其田之大事。咱们南昌是试点!听说是福王殿下的吩咐,若是好,全天下都要如此呢!还说将来咱们人人都有米吃,再不饿死人了。”

    读书人只笑笑:“不容易呐!”

    兵丁道:“我们先生也说不容易,故叫咱们大伙儿都搏上一搏。先生是这么说的,为何宁为太平犬?那是因为太平盛世到哪都能找口吃的。如今咱们跟着郡主有吃的,可咱们的孩子呢?外头如此模样,你管了老大,便管不了老二,管了儿子,便管不了女儿。不若咱们多花点子气力,把四处都建设好了,儿女皆不用咱们管,他自家寻吃的去,岂不更好?”

    读书人道:“你们先生,倒同你们说大白话。”

    兵丁道:“咦?说来你是读书人吧?”

    读书人道:“在下是童生。”

    兵丁哎呦一声,拍着读书人的肩膀道:“你个识字的,怎地不看榜?我们郡主寻读书人呢,就要你这样不端着架子平易近人讲白话不掉书袋的。你是替家里人排队吧?得了田就往咱们府上去,到门房说一声,说是来应聘知事的,就得见钱先生了。”

    读书人忙问道:“知事从属哪个衙门?”彼时知事是个官职,行伍里头,卫指挥所便有此官职,乃正八品,故此人有此一问。

    兵丁挠挠头道:“我不大通,虽也叫知事,却是新建的部门,领头的叫掌事,才九品。余者不定额不入流,我就记住一条儿了,将来可当官。”

    读书人面上一喜:“果真?”

    兵丁哀怨的道:“真的啦!我不识字,偏我们郡主一条线砍,倘或不识字,便是积累了功勋也得按着不升官,得考过千字文才许当官。官职越高,文化得越好。才要寻那读书识字的先做了官,教授我们读书识字明理才有前程。郡主说了,不识字不懂理的,凭你有天大的功绩,只给虚衔,不给实职。”

    读书人绷不住笑了:“好严厉的上峰,不过能读书识字是极好。”心中疑惑,军营怎地女眷还插上手了?看着兵丁,竟是也肯服女眷管,岂不怪哉。

    兵丁压低声音道:“郡主家连丫头都是识文断字的,还有女先生教课。丫头都水灵灵的,郡主说,她的丫头招婿,不识字的不许往前凑。哎哟!我们周千户,就把大丫头给捞走了。你没见过,那漂亮的!王府出来的呢!”

    读书人笑道:“千户娘子不恼?”

    兵丁道:“不是做妾,是做正头娘子。我们郡主厉害的紧,不独管着仪宾,丫头也不放出去做妾。谁娶了她的丫头,纳妾的心思都收好,仪宾还纵着她。”

    周围听闲篇的即刻笑了:“仪宾是个怕老婆的!”好接地气有木有!

    读书人知道做仪宾的便是不怕也得怕,并不揭破,又问兵丁:“那知事月俸几何?”

    兵丁摇头:“我不知,你去府上问。要许多人,每个百户就配一个知事。我瞧着你好,没准儿日后我得管你叫先生呢。”

    读书人朝兵丁拱拱手:“谢你吉言。”

    就在此时,锣鼓砰的几声响,引的众人纷纷左右寻声源。忽又听几十号兵丁齐声大喊:“招养鸡鸭的!招养鸡鸭的!指挥使处报名!”

    如此喊了好几次,众人面面相觑,这养鸡鸭的又是什么鬼?(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