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3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自古以来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何况庭芳是空手套白狼。城里的房子造价极低,很多花费都是原有府库里的,征地不要钱。因此对外头人而言,有限购令的房子难得,但对庭芳而言不过白菜价。几个都做过生意,知道庭芳玩的手段,然多一处城里的房子毕竟是好事。听闻将来还要通那甚自来水,几个人都有儿有女,便是自己不住,儿孙住都极好。

    生意谈判庭芳是老手了,见几个人犹豫不决,淡淡的道:“实在不愿并不勉强,合作自是要大伙儿都高兴才好。若是你们不肯,我再寻旁人。南昌没有,往松江寻也使得。”人的价格不如牛的乱世,哪怕是人才都是极贱的。实在不行就用非常手段,寻那豪强的庄园里买上几个便罢了。

    末了还是张大道:“我愿给郡主做个掌柜的,不知是否同外头一般,能领干股?”

    庭芳道:“干股是没有的,但折算成年终奖可行。你在我这处便有,离了便没有。”

    商场上规矩自古差不太多,张大正欲重来,底子到底薄弱,不若入了郡主麾下,积攒些资本,以图来日。余者都还想自己干,便告辞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庭芳叫丫头给他们一人包了份蜜饯,算是好聚好散。

    庭芳看着张大,却又想起旁的事儿来。大礼堂有了,办公楼还差一栋。不过房子早就产业化,只把此事记下,一溜儿修一排屋子,有专管养殖的,有专管农事的,还有民用工业与军工。扭头对翠华嘱咐了一句,翠华立刻拿纸笔记上,才调转神思回来对张大道:“你也养过蚯蚓吧?”

    张大道:“不瞒郡主说,养鸭子的都会养蚯蚓,只产量着实低些。”

    庭芳暗叹口气,穿越啊,最实用的要么化学,要么农学,计算机可真够磕碜的。她知道后世有那种超大一条的蚯蚓,繁殖力很疯狂,若在南边的城市,河水一倒灌,没准满路上全是三四十公分长的蠕动的肉条,密集恐惧症跟虫子恐惧症的人想死的心都有。此刻南昌却是只有小蚯蚓,细细的那种,哪里够鸭子吃的?再则家养蚯蚓的事儿她小时候干过,可那是养三五十只小鸭子自家打牙祭,不拘哪处沟渠就养活了。大型养殖场,必须有大型繁殖基地,数学系的表示完全不知原理,肝疼!

    不过也不是全无法子,初中生物提过一种跟蚯蚓差不多恶心的玩意,叫做果蝇幼虫。翻译成大白话,那便是蛆,高蛋白高营养,实乃纯农业社会之大杀器。此方法过于简单,果蝇随处可见繁殖彪悍生命力无比顽强,想要做成秘方是不行的,能做的只有规模,并控制渠道。想到此处,庭芳在心里默默添了一句,将来官员并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全不能经商,否则百姓简直没活路。譬如她养个鸭子,仗着身份,只需写封信去松江,松江知府硬砍了当地养殖户也得优先做她的生意。那民间商业还玩个蛋?

    想了一回,庭芳觉得果蝇可行,便压低声音对张大道:“我说要开养殖场,那也不是空口白牙便开的。好法子我亦知道些许,想养的也不仅是鸭子,还有鹅。只你来了我处,方子不许漏出去与人知道。人多难保密,然草创时旁人有了,全在你身上。”

    张大一凛,忙道:“小人明白。”

    庭芳道:“且问一句,南昌城内的小鸭子出了么?”

    张大道:“还不曾,三月间才是出壳的时候。郡主想养多少只?”

    庭芳却问:“你先前养过多少只?”

    张大道:“多的时候三五千,少的时候一两千。南昌多水,有截把河流或有个湖,便可养了。只防鸭子往田里叼了人家的秧苗即可。如今市面上米、糠皆贵,头一年不好养太多的。”

    庭芳无经验,只得听有经验的,再不济得摸清楚路数再提。便道:“听你的。我有两个丫头,你替我教着,不然将来扩大规模,只怕你累的很。”

    张大是个活络的,不然也做不成生意了。想了想道:“都是些腌臜活计,很不用姑娘们沾手。我去请些农妇帮手即可。如今孤儿寡母挺多的,六七岁的小童就可看鸭子,两千以内的鸭子,十个八个就能了。无需给多少钱,给吃饱饭其父母就感激涕零了。”

    没有九年义务教育的时代,童工反而是仁慈。庭芳点头应了,还是寻思扔豆青和豆芽两个农村妞去学门手艺。她一贯认可领导必须从基层干起,将来想独当一面,现就得努力积累。

    说完了鸭子,庭芳又说鹅:“还想养些鹅,正巧养在枇杷园里,又吃了杂草,又肥了地,还防了盗贼。不单鹅肉卖钱,鹅绒亦是好物。”

    张大道:“为何种枇杷?枇杷皮难剥、核又大,不大好卖呢。”

    庭芳道:“枇杷可做蜜饯,可做干果,可酿酒。要紧的是枇杷叶,可做川贝枇杷膏。旁的果子好,叶子不中用。再有还欲种桑养蚕,桑葚亦可酿酒。”在古代,酒便是暴利了。果酒度数低,销量远不如粮食酒,但在古代试图做水果生意无疑是作死,交通限定了太多。固然江西的芦柑赫赫有名,庭芳也不打算搭理。再好,只在本地销售有何用?人离乡贱,物离乡贵,做生意自是要做利润大的。不可在当地加工的,统统无视。

    张大懂养鸭,却不懂生态农业与系统工程,庭芳说什么他便听着。待庭芳说完才道:“我家里人都是养鸭子的好手,可否请来做伙计?”

    庭芳道:“来做事极好,可我丑话说在前头,拉帮结派的我不能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杜绝关系户是不可能的。张大也只是笑着称是,心里打的是另一套算盘。管理农民工庭芳不擅长,不过没关系,她不擅长可寻擅长之人。譬如常与农民打交道的胥吏们,择一二信的过的管理便是。当下要紧的是把架子搭起来。去岁是混温饱,今年便是发展经济了。

    如此,便定下了张大,庭芳唤了豆青豆芽并君子墨的堂.妹小朵儿前来,几个人就着框架大致商议了一番。再喊来翠荣,把此事全交与她负责,养殖场的先行预备便正是启动。如今养鸡鸭最大的难处不是养,而是销。今年一整年,南昌本地都是吃不起什么鸭子的,几个散户就够市场饱和了。鸭子得往外地卖才不亏。

    庭芳凝视着地图,稍微有些肝疼呐!鸭子顺水而下,便进入了江南的地盘。往北江苏,刘永年的老巢;往南浙江,大舅舅已撤离好多年。销售渠道可是得在养殖之前考虑好的,总不能现找买家。累与焦虑倒在其次,她的威严会受到很大的损害,不利于别的项目管理。现如今三五千只鸭子,还可以拿郡主身份压过去。将来上万只几十万只,就必须有合作对象了。

    就庭芳的计划,鸭子上十万只是很快的。这便各自为政的坏处了,自省吃不下,就得给外省的大佬让利。让利倒还好说,问题是人家愿不愿合作?与刘永丰的关系一直不错,可人家哥俩现在一起玩造反。庭芳敲击着地图,不知可否再谈?心中又骂了回房知远那扶不上墙的东西,分明一样是豪强,怎地差刘永年那么许多?

    想了半日也无可奈何,只得去信一封与楚岫云,直问:“预备养鸭子与鹅,你们有兴趣否?”

    写完信,使人发往淮扬便先丢开手,庭芳又马不停蹄的去抓四处传教却无人搭理的霍克。张嘴第一句话便是:“你可是会养果蝇?”

    霍克道:“那还用会?拿个罐子扔些烂菜进去,不消一日就有了。郡主问那个作甚?”

    庭芳道:“养鸭子。我要许多,劳你帮我看看。”

    霍克顿时无语,庭芳许他传教,但比那些大资本家还可恶!不过开个口子,她甚都不费,却是要捞回足够的好处。教她学英语并自然科学不算,还带了一帮人学。学便学吧,有事还使他出主意。这会儿又叫养果蝇。霍克深深叹了口气,他算明白了,想忽悠庭芳信教是绝无可能的,这是一个资深的政治家,她便是打着信教的旗号,也是不信的。而霍克虽想要世俗的认可,心里始终坚信着有上帝存在,跟庭芳简直三观不合。偏偏要求着这么个百无禁忌的主儿,实在难做人。

    庭芳见霍克老大不情愿的样子,笑嘻嘻的道:“我许你修教堂,如何?”

    霍克撇嘴:“郡主殿下,我得养到什么程度,才能建教堂。”跟庭芳合作,不先拿出“诚意”来,必能见识她翻脸不认人的绝技。当日.她被撵下菲尔德号,看似什么怨言也没有。哪知掉头就通知了广州十三行,不单替菲尔德宣扬了“美名”,最狠是跟当地官员打了招呼。弄的菲尔德玩命的拆了爪哇的□□生产线送到江西,才把此事揭过。霍克先前还不知道,待知道时已在江西走不脱。心中暗骂:皇族没有一个好东西!

    霍克还挺好使的,并不是只有霍克能养果蝇,而是霍克学过自然科学,很习惯的去记录温湿度。他的行李里就带了温湿计,这样便能统计数据,更快的找寻规律。而没有工业思维的人,便是叮嘱了也可能忘。还不如一开始就找霍克。

    霍克不情不愿的答应了,果然翻出温湿计并要了十几个一样大的罐子,分别放置各种菜蔬任其腐烂,再做观察统计。庭芳见状心下大慰,顺手就把翠华一竿子支去给霍克打下手,学果蝇养殖去了。

    正在此时,又有人来报:“郡主,仪宾叫告诉您一声儿,房公子带着穆大工来了。”

    庭芳眼睛一亮!火器生产线可开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