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树自幼的丫头早嫁了人,如今照看他的乃是家中仆妇。见周姨娘发怔,急道:“奶奶,速去请大夫!”

    周姨娘直直看着庭树,什么都听不见,脑海里只回旋着报应二字。庭芜急的打转儿,前日外头来报,道是孙姨娘没了,周姨娘才懒的管,还是她偷拿了私房出去叫买口棺材安葬。想起孙姨娘被挪出去时的诅咒,亦打了个寒战。幼时学堂里的记忆那样清晰,她深刻的记得庭芳在康先生提问时回答过子不语怪力乱神,非无,不语而已。叶家孩子身体都好,除了小八,旁的都只有过伤风着凉。庭理冬日里掉下池塘也不过烧了两日。庭树从没有过抽.搐的毛病,由不得人不胡思乱想。

    独生子那是寡妇的命.根子,仆妇知道周姨娘唬住了,再喊不应,忙对庭芜道:“姑娘,得去请大夫!这抽羊癫疯可大可小。没事儿抽抽便过了,一个不好,可就……了!”

    庭芜忙跑到屋外喊人。叶家大房得脸的奴婢不是叫陈氏带走了,便是就地发嫁或放良。余下的都是无处可去的,换言之偷奸耍滑的不少。外头还在打仗,呆在屋里且不安全,往外头去那是送死!哪个肯动?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庭芜的脸色越来越沉,就有人奓着胆子道:“姑娘,不是我等躲懒儿,实则上月发瘟,大夫死的死散的散,再不然就叫人弄去宅子里养着了。咱们现又去哪里寻大夫?”

    又有人道:“便是有,外头喊打喊杀,大夫也叫兵爷们抓了去疗伤。姑娘倘或知道谁家有大夫,写个帖子,或他看在咱们阁老的份上,愿救一命也未可知。”

    庭芜知道他们是推托之词,冷着脸道:“福王府就养着大夫,你们害怕,就多几个人一道儿去。大姐姐必不会不管。”话虽如此说,心中却是惴惴。庭瑶是个周全的性子,上回叶俊民夫妻冷不丁出了昏招后,庭瑶就把弟妹们都看的死紧。三五不时就要使人瞧瞧他们。从乱起来到现在,已有两日,连个家丁都没来,恐是福王府亦不能脱身。可现在庭树要紧,哪里顾得那么许多,总要试上一试。

    仆妇们犹自推脱,庭芜道:“孤儿寡母且难活,倘或大哥哥有个三长两短,咱们一家子就该散了。外头讨生活可不是在家里扫扫地擦擦窗子,有多难为诸位仔细想想吧!”

    道理谁都懂!庭树若是挺不过去,不可能放庭芜一个女孩儿在外头,或是接去福王府,或是送去山东。在叶家干了一辈子,陈氏的好.性儿众人都心知肚明。有亲娘有哥哥,她能撩.开手不管,哥哥没了,她定是抛不下。庭芜又与庭芳最好,现惹恼了她,回头四阎王回来,不得揭了她们的皮?可外头真的乱啊!隔壁的刘二哥同那么多男人一处看家都叫活活砍死,她们够干什么的?不敢去,也不敢不去,几个人抖抖索索的彼此看看,共同推了个最无根基的:“罗刚家的最仔细,派她去吧。”

    罗刚家的恼的半死,哀求的看着庭芜。庭芜亦是无法,满院子寡妇,只有门房有两口子。叶家败落的当口放良,有男人有营生的,随便做点什么都比跟着个姨娘强。落到周姨娘手里的,唯有寡妇或弃妇。满宅子的女眷,还不如三房,好赖被庭瑶收拾之前有正经男主人。日常使着不显,此刻就尤其的为难。门房不能外派,庭树在生病,外头在造反,家里没男人更害怕。

    罗刚家的到底怵庭瑶,心不甘情不愿的出门了。没走两步又折回来:“姑娘,我若没了,别忘了替我烧刀纸。”

    庭芜福身一礼:“妈妈立了大功,回来必有重谢。”

    罗刚家的知道避不开,只得去了。她一去,便没个音讯。庭树高烧不止,抽.搐时庭时起,周姨娘清明了些许,拉着儿子的手,不住的流泪,眼睛空洞.洞的。庭芜拿帕子替她擦着,低声劝慰道:“殿下最是得宠,府里休说寻常大夫,太医都有。姨娘且安心,太医必有法子的。”

    周姨娘讷讷的道:“太医有什么法子?几个太医围着呢,小八还不是死了。”

    庭芜忙捂住周姨娘的嘴:“姨娘休胡说!小八早产,生来便体弱,那是没法子的事。”

    周姨娘憋着嘴,不住的抽泣着:“你不知道……你甚都不知道……我的儿……我的儿……”

    庭芜只得拿话宽慰:“姨娘别哭了,且等太医瞧过。”

    周姨娘摇头:“王妃不会管的……王妃恨死我们娘两个,她恨不得我们都去死。”

    庭芜心中一阵厌烦,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那些鸡毛蒜皮?人家堂堂王妃,真恨不得咱娘几个去死,他们早同亲爹团聚去了。忍气道:“姨娘又糊涂了,大姐姐不是那样的人。”说毕,不想再劝,帮着仆妇拧帕子替庭树擦额头退烧。

    罗刚家的也不知走到哪里了,庭芜等人焦急的等着,一个不妨,庭树又猛的剧烈抽.搐,庭芜一时没摁住,直接跌落在地,额头磕着炕角,霎时血流如注。周姨娘吓的尖叫,庭芜死命用帕子按住伤口,大喊道:“快去拿药!快!快!”

    几个仆妇撞成一团,又纷纷跑去翻箱倒柜。常用药家里倒是备着,药粉昨夜给了刘二哥,仆妇撸了一大团金丝毛,对庭芜道:“姑娘,帕子拿开!”

    庭芜赶紧松手,仆妇把一团金丝毛压在庭树额头,却是哪里压的住抽.搐的人?庭树文弱归文弱,二十来岁的男人,天生就比女眷有力,抽着更是比平日里的力气大了十分。鲜血溅的满屋子都是,周姨娘只会哭,金丝毛压了一团又一团。那玩意就是个应急的,寻常谁割了伤了放点子,一年用不了一小块,它还自己长,不是开生药铺的,谁家备上两三块都尽够了。如此用法,不一会儿就三四块都秃了毛。庭芜急的扯下枕头巾子压住,又喊:“谁去看看罗刚家的回来没有?再往巷子里敲门去,一家家讨药。”说着单手从周姨娘的发髻上拔下根纯银的簪子,“别问价钱,不够了回来拿钱!”

    两个仆妇应声而去。周姨娘哭的嗓子都哑了,双手合十,对着门外一阵拜,也不知在求哪个。庭芜满身满手的血,她从不知磕一下能有这么多血。强忍着泪意,带着哭腔道:“大哥哥,你醒醒!你别乱动!你动我们止不住血!你清醒点儿!破了相可不能考科举,忍忍吧!”

    庭树意识不清,根本听不见庭芜说话。就在此时,罗刚家的鬼赶着似的跑了回来,庭芜忙问:“大夫呢?”

    罗刚家的目光闪烁:“王妃不肯,说是……说是……郡主惊着了,太医不可擅离。”

    庭芜追问:“便是太医没空,大夫总有吧?”

    罗刚家的道:“我、我不知道……王妃娘娘不给,我有什么法子?”

    庭芜目光犀利的道:“王妃到底怎么说话的,你一字一句的背给我听!”

    罗刚家的瑟缩了一下,还未说话,周姨娘就道:“我说了,她不肯的。”

    庭芜恼了:“要紧时候,姨娘少生那些小肚鸡肠的心思!大哥哥不好,于大姐姐有什么好处?”

    周姨娘又哭了起来:“你不懂……便是她亲来了都无用,这是报应。”说着缩在炕边角落里呜呜哭着,“是报应……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报在我头上!千错万错都是我作的孽,老天,是我作的孽,你劈死我吧,你收了我吧,别害我孩儿,老天!”

    又哀哀哭道:“老太爷!你睁眼瞧瞧啊!那是你的长孙啊!那是叶家的长孙啊!您管管事吧!那是您的亲孙子呐!我一命换一命,求您显显灵吧!咱们大房就一根独苗了,咱们大房不能绝后啊!老太太!老太太啊!天打雷劈我都甘愿,我愿下十八层地狱千刀万剐,只求你保住大房的根呐!”

    仆妇唬的不轻,悄悄在庭芜耳边道:“莫不是撞客了?”

    庭芜亦吓着了,庭树抽着,还好说是生病。小儿高热易惊厥,成.人未必就没有。可周姨娘是怎么回事?背上一层层的冷汗,莫不真的是孙姨娘回来了吧?可现在埋怨已是无用。庭芜还是不信庭瑶见死不救,欲再使人去。罗刚家的跳着脚解释:“王妃真个不肯派人来!”说着眼珠一转,又补了一句,“王妃娘娘说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周姨娘忽然止住哭声,定定的看着罗刚家的问:“她真那样说?”

    罗刚家的猛点头。

    周姨娘颓然的缩回角落,沉默了。

    庭芜觉得事儿不对,叫仆妇继续替庭树按.压止血,自己蹲在周姨娘跟前问:“你到底何处得罪了大姐姐?”

    周姨娘似从梦中惊醒,看着庭芜道:“是了,你同四姑娘好!大姑娘也同四姑娘好!或她看在四姑娘的份上,愿救你哥哥!你去一趟,跪着求她,只说都在我身上,她肯救你哥哥,我立刻去死了。小七,你哥哥的命就看你了!”

    庭芜莫名其妙:“我可以去,姨娘不要再说怪话了!但你给我句实话,你哪处得罪了她?我跪也好爬也好都容易,你不能让我懵着!”

    周姨娘又捂着嘴大哭,好半晌才死死抓着庭芜的手腕道:“小七……小七……你不知道……小八他……是我害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