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2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芜看着周姨娘的嘴一张一合,大脑一片空白。几个仆妇听到如此迷辛,皆变了颜色。良久,庭芜勉力冷静下来,扯出一个笑脸道:“姨娘可是惊的糊涂了?”

    周姨娘抓着庭芜的手越发用力:“你同大姑娘说,我凭她处置!别记恨你哥!小七,小七,你哥哥就靠你了!你要好好求她,你只有一个哥哥,将来还指着他替你出头呢!”

    庭芜不关心那乱七八糟的,直问:“你说你害了小八,是怎生动的手?我们怎地不知道?四姐姐那般搜查,甚都没有!”庭芳头一个怀疑的便是周姨娘,有人被害时,且看受益者是哪个,通常八.九不离十。小八亡故,于庭树还在两可之间,不说外头,哪怕叶家三房争家当,多个兄弟就是多个臂膀。唯有周姨娘,最是得利。唯一有儿子的姨娘,非陈氏娘家实力雄厚,早被踩到泥地里了。可周姨娘房里没有□□,小八身上也没有伤痕。庭芜强调,“姨娘,此事非同小可,你万不可乱说。”

    周姨娘满面泪痕:“四姑娘聪慧,可她年纪小,不知世事。害人的不止□□,还有盐。”

    “盐?”

    周遭有懂的仆妇一个激灵,惊恐的看着周姨娘,小八竟真的是她所杀!婴儿沾了重盐即刻就会死,罗刚家的后退了一步,好狠毒的妇人!叶家大房人丁那样单薄,还杀了男丁!怪不得要遭报应!小八死前也是不住抽.搐,还有孙姨娘,那是人家的冤魂来寻仇。怪道好端端的,庭树就抽起羊癫疯来!众人看周姨娘的眼神饱含了复杂,有惧的、有厌的、还有佩服的。

    周姨娘不肯再提小八,无助的问庭芜:“七丫头,你哥哥只是生病吧?太医能救他的对吧?”

    庭芜还能说什么?她心乱如麻,她的亲娘害死了她的弟弟!把自己生下来的人,在杀了人后欢欣鼓舞,毫无愧意,直到庭树出事,才想起举头三尺有神明!庭芜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往外头走去。一个仆妇拉住她问:“姑娘哪里去?”

    庭芜游魂一般:“去找大姐姐。”不管周姨娘做过什么,庭树总是无辜。

    仆妇生怕庭芜点了自己陪同,悄悄的放开手,溜的不见人影。庭芜飘到门口,门房忙道:“姑娘……”

    庭芜有气无力的道:“你能带我去福王府么?”从未独自出过门,外头的路都不认得。庭芜忽然觉得自己比起庭芳,简直一无是处。

    家里此般乱象,门房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他很不想出门,但眼瞅着庭树咽气,待庭瑶腾出手来,他九条命都不够赔的。做人家奴还有什么选的呢?叶家家底还在,后头养了匹马,并有一辆小车。日常不出门,都没收拾,积了极厚的灰尘,乃当日旧物。庭芜对着污糟视而不见,径直上了马车,出得门去。

    车里的灰尘呛人,放下帘子后更是呼吸困难。庭芜在一个隐蔽的空间里,终于哭出声来。她已不记得什么时候与周姨娘生分的,只记得周姨娘不止一次的在背地里骂她傻,骂她被庭芳骗了。她以为周姨娘不过嘴碎,不过小心眼,万没想到她还有如此瞒天过海的手段!庭芜想起周姨娘当时的得意,不寒而栗。七月酷暑,闷热的马车里,庭芜冷的牙齿都在打颤。

    我怎会有如此恶毒的亲娘!?庭芜闭上眼,看见了小八只长了两颗门牙的笑脸。痛苦的捂着脸,小八……小八……陈氏的绝望,叶阁老的痛哭,庭瑶与庭芳的难过历历在目。庭芜抑制不住的想,庭树知道么?庭树有参与么?或者,就如孙姨娘被撵时那样,就算知道,也只有冷漠?

    巷子口遇到一个街坊,好心劝了句:“外头正打,你们出门作甚?还不快回去!”

    门房苦笑着解释:“我们大.爷不大好,去请大夫。”

    街坊道:“是看了刘二哥唬着了?”

    门房颓然的摇头:“不知道。”

    街坊同情的看着门房,又扫了眼马车,叹了口气道:“仔细些看着吧,有事儿别想着马车,赶紧撒丫子跑。”

    门房都快哭了,吸着鼻子点头道谢。告别街坊,门房抖着声音问:“姑娘……”

    庭芜没答话,她知道前方有危险,或许此一去便再也不得回,或许就似那间壁的刘二哥,做了歹人的刀下亡魂。可是庭树的景况不由人,他有个三长两短,大房就真的绝了后。庭树再无用,他总能生孩子,总能替叶家延续血脉。庭芜垂下眼,或许需要庭树的只有她们母女,对陈氏而言,都不是亲生,庶出与过继又有什么区别?面对至亲,她做不到袖手旁观。她不是叶庭树,凭天大的事,躲在壳子里不出来。她问过庭芳,为什么待她好?庭芳理直气壮的答道:“因为我们骨肉相连。”

    隔了肚皮的庭芳待她尚且如此,她与庭树一母同胞,又怎能见死不救?

    走出巷子,嘈杂铺天盖地的袭来。有妇孺的哭声,有男人的喊声,有伤者的呻.吟,有不知什么的撞击。门房尽量靠边赶车,一群群的人在街上乱窜,不知是追人的,还是被追的。街边的人家店铺都关门闭户,比起往日的热闹,街上的人算不得多,却是乱的叫人心焦!京城那么大,叶家离福王府那么远!

    一队骑兵从他们身边掠过,再一队步兵跑过。门房咬咬牙,回头对庭芜喊:“姑娘抓好了,咱们用跑的!”话毕,不待庭芜答应,驾着马小跑着朝目的地而去。

    庭芜被颠的五脏翻滚,身体的难受加重了情绪上的恶心,她很想吐。真不想见庭瑶,见了面她该说甚?告诉庭瑶让她杀了自己亲娘?还是隐瞒真.相,让该偿命的周姨娘逍遥法外?庭芜从未混乱至此,世间果真有报应,她先逼.迫仆妇出门,立刻就被事态逼出了家门。周姨娘昔日的得意,今日的泪水,搅的她头痛欲裂。方才极力压制的恨意喷薄而出。想大声质问亲娘:你为什么杀我弟弟!为什么?为什么!?娘纵不爱我们,也从未苛责过,你怎么就狠的下心去杀了她的命.根子!

    看着腕上的虾须镯,是春日里庭芳送过来的生日礼物。庭芜痛苦的抓紧镯子,四姐姐,你知道了一切龌龊时,会不会像丢下大哥一样毫不留情的丢下我?四姐姐……四姐姐……你能原谅我么?

    马车突然停住,门房掀开帘子拉起沉浸在思绪中的庭芜狂奔。庭芜才听见后头的肆意的狂笑与追赶的脚步,不敢回头。门房带着庭芜飞快的转弯进入胡同,七拐八弯后街面的声音渐渐远去,被隔绝在重重房屋之外,寂静如同雪洞。无声,比喧闹更可怕。庭芜跟着门房,在胡同里钻来钻去,追兵却好似能闻见气味一般,怎么都甩不脱。

    门房满心愤懑,妈的他都赶上些什么主子!有谋反的,还有送死的!叶家人能消停一日吗?庭芜是个娇小姐,门房牵的尤其吃力。又拐进条小路,暂不见了追兵的踪影。门房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对庭芜道:“姑娘,我看见他们腰间的黄绳了,是勇王的人,同前夜杀了刘二哥的是一伙的。”

    庭芜勉强定神问:“我们离福王府还有多远?”不管朝哪方走,都是危险,不如去福王府,至少有亲卫。

    门房看着庭芜,跪下,磕了个头:“姑娘,我带着你跑不动。”

    庭芜瞪大眼。

    门房起身把庭芜往草丛里一推,头也不回的跑了!庭芜根本来不及呼喊,方才张狂的笑声越过土墙在庭芜耳边炸响。庭芜无助的缩在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恐惧,比前日晚上更甚!庭芜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屏息凝神的看着一群人从眼前呼啸而过。眼泪如决堤的江水滑落,她家的门房是用自己引开了追兵么?是救了自己一命么?脚软的摔倒在泥土上,庭芜都不敢想自己落入叛军手里的下场。不管门房是何目的,都应谢他。

    从草丛中艰难的爬出来,庭芜立时呆住了。陌生的巷子,陌生的房屋,她不认得在哪里,不知道家在何方。紧闭的门户敲不开,她连问路都做不到。茫然的沿着巷子走着,出门太急,她穿的是软底的绣花鞋,石头膈的她脚底生疼。胡同纵横交错,庭芜在里头彻底迷失了方向,她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又好像走了好远。见不到大街,更见不到人。各色的土墙阻挡了视线,她知道皇城在北方,福王府离皇城很近,可是怎么都无法直线向北。明晃晃的日头照着她,京城的白日,也有鬼打墙么?

    天渐渐黑了,庭芜没有回家,门房也没有。罗刚家的怕的发抖,她根本就没去福王府,她一直躲在巷子口,故意弄的满身狼狈装作从福王府回来。街坊告诉她,外头在杀人,她不敢出去。庭瑶的人三五不时的会来查看,她害的姑娘丢了,庭瑶会杀了她,会杀了她……她不想死!不能等死!罗刚家的伸脚慢慢挪向大门。没人注意她,庭树一直高烧不退,所有人都在看着那颗宝贝蛋。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口,依旧没人。罗刚家的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袖中藏着的碎银,朝着黑暗中绝尘而去。外头再可怕,至少此刻逃得一线生机。

    京城足足乱了五日,皇宫的大门堆的尸山血海。所谓人海战术,便是用人命填出一条生路,确保皇家的安全。朱色的宫墙染上了焦黑,显的异常颓废。皇宫附近的王府烧的七零八落,不复往日光鲜。一直被夜袭火攻的福王疲惫不堪,听得叛军终于扑杀干净,瘫在水榭的地板上无法动弹。总共五六百壮丁,得护着福王府,并护着隔壁两处省的被连累。亲卫加仆从累的脱力,没人来得及考虑做饭,庭瑶叫厨下只做馒头与众人果腹。熬到第四日,福王再无食欲,至此刻已是粒米未进。什么都不想吃,只想睡,太累了!原来打仗是这般滋味!原来小舅舅遭受了十几年的荼毒!

    庭瑶趴在竹床.上,床下就是呼呼大睡的福王。五天五夜,筋疲力竭。早顾不得男女大防,最安全的水榭里睡的横七竖八,往日的规矩纯是闲的蛋疼!庭瑶的眼皮重如千钧,她想睡,又不安。叛军打退了,可她好似落下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困,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眼睛慢慢的合上,劫后余生的福王府彻底陷入了安静。(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