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6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天下承平已久,或有匪灾,但正儿八经的攻城活着的人都不曾见过。昨夜兵刃之声,惊的民众一夜未睡。城外的百姓更是恐惧,生怕徐景昌被打跑了,他们新得的地就做了废。悬了一夜的心,早上方听得说打了胜仗,都道一声佛。唯有养鸭子的张大几人哭丧着脸,在城中乱窜,欲寻庭芳。

    庭芳早去了军营,城外打扫战场救助伤员,张大几个人遍寻不着,好容易寻着了翠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道:“荣姑娘,鸭子都没了!没了!”

    翠荣唬了一跳,忙问道:“怎么回事?”

    张大哭道:“昨天夜里来的水匪,早摸清了路数,先下船抬了我们的鸭笼去,鸭蛋顾不上,打的打踩的踩,我们叫嚷起来,城里的驻军才听见。我们几个人七八千只鸭子都没了!鸭子最聪明,识得回家的路,天亮后通没见几只回来。今年的收成全打了水漂,还请郡主拿个主意!都八月了,再养来不及,我们今冬怎么过年?”

    翠荣听闻,脸色十分难看,今年的鸭子已是签了契,没了倒能做明年,可庭芳面上怎生挂的住?本就与刘永年不对付,叫他看了足足一场笑话。再则之前的鸭蛋都做了咸鸭蛋,等着最后一批育种,待明年扩大规模。

    今年风调雨顺,庭芳担心谷贱伤农,已点了府库的资金预备买粮,暂存到青黄不接时,往外省卖去。故百姓一年腾出了手,少不得吃点子肉。下剩的鸭子不愁销路,哪知竟叫人捉了去。不单如此,没了鸭子,果蝇厂那处就得停工,不然那么多果蝇幼虫与谁吃?翠荣心中默算了一回损失,立时恨不能宰了那蒋赫!暗骂那光棍,有事不能好好商量,非喊打喊杀的?你能打的过吗?打不过自己损失了人马钱粮,还害的她们丢了鸭子,脑子有病!回去就病死了吧!省的祸害旁人。

    张大见翠荣咬牙切齿,哭丧着脸道:“荣姑娘,你说该怎么办?”

    翠荣道:“郡主出门去了,待她回来我报与她知道。只养殖一事最看天时,今年只怕鸭子是不成了,我想想寻别的事让你们对付过今年吧。”

    养鸭子不是一个人的事,一家子一年的营生全指着那点子出息。既是承包,本金就得自己出。才遭了水患,几大家子或是掏空了家底,或是举债,东山再起谈何容易?明年鸭崽儿都未必买的起。再做旁的,来钱不如经商快,什么时候才能攒足了本钱再来?养鸭子都得挑河边水塘,待攒够了钱地方被旁人占了也是无用。想着前路茫茫,张大一个糙汉子蹲在地上痛哭,跟着同来的几个人亦是抽泣不住。

    翠荣劝道:“鸭子总要晚间才归,你们且回去等着,或有些能回来的也未可知。”

    另一个养鸭子的钱癞子抹着脸道:“女人们在家等着。”说着又落泪,“还说卖了鸭子得了钱,给孩子们裁新衣买花儿,今冬只怕连红薯饭都吃不饱了!”

    翠荣道:“旁的不提,饭总有的。真个没得吃了只管来寻我。此时你们围着我也是无用,我一个丫头,能做的主有限,几位大叔体谅则个。”

    张大道:“你不是要嫁人了嘛!嫁了人就是官家太太了。”

    翠荣道:“张大叔你说笑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便是做了官家娘子,不也得听令于郡主?不是郡主,我且在家里洗衣做饭,哪里就能许诺你们今冬的饭食。你们且放心吧,郡主不会扔了你们不管。明年或是没了本金,我的私房借了你们去如何?”

    张大立时道:“当真?”

    翠荣指了指头上的金簪道:“我有七八支,够你们做本钱吧明年卖了鸭子发了财还我便是。”

    钱癞子忙问:“几分利?”

    翠荣嗳了一声:“都是自己人,我不好意思收你们利钱。”

    钱癞子道:“那不成,在商言商,你不收利钱,我们不敢借。”

    翠荣想了想道:“那就回了郡主,请她定夺。索性告诉你们个巧宗儿,园子里桑葚要下了,酿酒得汉子有力气,正寻闲汉帮手。你们没营生,只要不怕苦,就请你们去酿酒。好赖过了今冬再说。”

    几人寻思了一回,获利是一桩,不断了与庭芳的联系更为要紧,虽不大乐意去酿酒,还是应了。

    庭芳昨夜就知鸭子保不住,蒋赫登陆之处恰是养鸭场。幸而桑园离的稍远,园子里五千只鹅无事。四处转了一圈,指挥人修缮木工厂,又调人手去点鸭子,最后到了桑园,看着累累桑葚,心情才平复了些许。今年是实验,故什么都养的不多,蚕虫更是没开始。明年大规模推广就不是这一星半点,整个江西境内都要调动起来。何处养鸭,何处桑蚕都有规划。养了鸭子的种不了棉花,熬蚕的顾不上园子里的鹅,某村建厂做竹制品,某村专职养猪。

    把所有人都细分成各种岗位,使他们无法自给自足,迫使商品流通,经济立刻就能繁华。毕竟自给自足,手笨点与手巧点,唯有面上好不好看,无甚实际好处。待成了产业,擅做衣裳的就去做衣裳,擅编竹席的就去编竹席。厂里再拆分流水线,成本立刻压了下去,当卖的比自家做还便宜,当时间比一切都值钱时,小农经济不攻自破。

    商业才是一切的基础,但管理商业国家比管理农业国家难的多的多。庭芳自问如今的水平,把农民管死的方法,不说创立一代“盛世”,做个“明君”能凑活了。可要管理商业省份,分分钟觉得智商不足,急需充值。叹口气,一个穿越女不够使啊!老天,能来几个学经管、金融、农学、化工、物理的么?庭芳揉着额角,又往又往棉纱厂走去。

    棉纱厂设在城内,燃料与棉花都不多,每日上工三个时辰即可。里头聚集了四五十个女人,带了正带着孩子们吃饭。君子墨迎了出来:“郡主怎么来了?”

    庭芳道:“来看看。”

    君子墨笑道:“你唤我去问一声便好,何必亲自来?厂子里再干净,总有些腌臜。”

    庭芳指着一群在院子里乱窜的孩子问:“那些是女工的孩子?”

    君子墨点头。

    “就这么疯着?”

    君子墨怔了怔,道:“他们会做些活计,大些的劈柴做饭,小的洒扫院子。”

    庭芳道:“只开半天工,这些大人就能做了。”

    君子墨为难的道:“总不能把孩子撵出去。妇女若无法带着孩子上工,孩子谁管呢?有些是寡妇,有些没婆婆,不为如此,女人寻营生也不至于困难了。”

    庭芳道:“我没说撵孩子,我是说就这么疯着简直浪费生命!你去寻个识字的,全拢起来读书识字。好好年华在院子里打滚,像话吗?”

    君子墨目瞪口呆:“上学?”

    庭芳道:“你同他们说,以后江西境内的工厂、军队、府衙的胥吏,都得层层考核。不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辈子,就都给我把字儿识起来。现是没法子,将来参军就得考。我手底下不使文盲,用人的地界多着呢,一个个不识字,我用个屁!对了,你在几个工厂里给我捡几个聪明的孩子,一股脑扔去霍克那处学英语,下半晌再去穆大工那处学机械。告诉他们,我说的,将来的工部不会外语和机关的,门都不让进!”英国最先工业革命,所以奠定了世界霸主。日后产线布满全国,最开始必定是进口,总工们至少看的懂说明书。

    工程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那是得无数钱财和心血往死里砸才能砸的出来的存在。庭芳不能真指望老天给她打包几个各科专业大牛过来,只能从头培养。

    “工部……”君子墨压低声音道,“郡主你有把握任免工部官员么?”

    庭芳冷笑:“我劳心劳力几千里地来回跑,还不叫我在朝政上讲两句话?我为的又不是自家。太阳底下没有这么舒爽霸道的皇帝。再则殿下对机关比我疯的多,我略提一两句他就能兴头起来。大不了被那起子酸儒骂两句佞幸,不值什么。不遭人嫉是庸才,横竖不敢当面骂我。”敢当面骂的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不怕死的尽管骂。

    说毕,庭芳在棉纺厂转了两圈,看着上头的锭子猛的停住脚步。缝纫机!她居然忘了缝纫机!那才是做衣服的神器。此时做衣裳全靠手工,想要件齐齐整整的衣裳不知费多少工夫。老百姓的衣服都是胡乱锁个边,故针脚密实的衣裳才能当做人情去送。缝纫机则是一分钟踩一米多的边,效率提升的不止一星半点。绣名字虽难点儿,到底比手工省事。庭芳前世小时候用那玩意踩过窗帘,结构还大致记得。实在忘了,还可进口。可能不如后世数代改良的好用,但起码远胜于手工。

    想到此处,庭芳提起裙子就往军工厂跑。她要找到穆大工,把缝纫机研发出来。有了缝纫机,她便能直接垄断成衣与各色帘子的市场。即便算上运费,也一定远低于手工制作的价格!庭芳现在什么都缺,最缺的便是钱,能省做军服的开支同时还可开源,岂能不做?再困难也得做!

    谁料还没跑到军工厂,路上就被熊老头华松截了。老头一脸严肃的道:“小四,你同我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