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7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刘永年利用徐景昌撤出东湖的空档,疯狂的扩张着规模,又在京中不稳时生出了心思。此事袁阁老影影绰绰知道些许,可刘家几代寻常,因此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天下到了如今的地步,要说哪个省没几个有野心的,那才不正常。自以为赚了笔钱财,弄了点子虾兵蟹将,就可问鼎天下,天真!故袁阁老懒的搭理,却是给了旁人错误的信号。

    钱是人的腰杆,财大气粗的刘永年很是忽悠了一帮人,毕竟世间见钱眼开的是多数。为此袁家很被抢了些许风头,但因是姻亲,倒也得了些许好处。袁家便分了几派,靠着刘永年做生意的自说他好;读书的看不上经商的;觉得被怠慢的自然就讨厌了。

    袁守一乃袁阁老之侄孙,其祖父为袁阁老一母同胞的弟弟,在此时已是极亲近的关系,属于看不上刘永年的那一派。到底是读书人家,又不曾在朝堂大染缸里滚过,君臣父子还是心中坚持,更看不惯刘永年了。因袁阁老不愿动,他一心读书之人,也就不多理会。接了豆子的信,本不想去,又想起刘永年在庭芳手底下吃过亏,一时兴起,就齐齐整整收拾了两箱子江南土产,附上拜帖一封,使人往城外送去。

    而从庭芳住所出来的刘永丰在外头绕了一大圈,装作往城外跑马,直到夜幕降临是才带着满身尘土归家。哪知一进家门就被人截住。刘永丰心里高兴,喝了不少酒,看了半日才发现是族里的晚辈,挂了脸问:“黑灯瞎火的,你不家去,跑我跟前来作甚?”

    那晚辈恭敬的道:“回二伯的话,几个族老并大伯在祠堂处议事,使了晚辈来等二伯。已是议了好一会儿了,二伯快着些,别让太爷久等。”

    刘永丰心中纳罕,好端端的议什么事?只长辈吩咐不好不从,就没回家,而是骑着马晃悠悠往祠堂而去。彼时的祠堂,多是几进,后头祭祀,前头就或作家族议事之所,或做族学,还有族中婚丧嫁娶没场院的,多在此处摆酒。刘永丰听得是议事,直往二进的厢房里去。里头果然坐了十来个人,皆是族里的野心家。

    刘永年与刘永丰祖父已故,所谓族老便是几个辈分高的长辈。族长乃刘永年之父,是必要到场的。刘永丰扫了一眼,见没有自己的父亲,心里有些不高兴。先同长辈见了礼,才寻了张椅子坐下,想听听他们在讲些什么。

    刘家开会,谈的无非是生意经。刘家三老太爷问道:“前日那批云锦,本是卖给洋人的,怎地好端端的又送去了京都?”

    刘永年回道:“却是詹事府在外办事的人瞧见了,说想买批好缎子做年礼,只得让与了他。”

    刘父点点头:“太子的体面,咱们和气生财的好。”两句话就点出了要害,太子虽然式微,可不给面子是不行的。既叫太子的人截了去,自是要亏本。不过花钱买平安,做生意的人家都习以为常,此事接过不提。众人又讲起了其它勾当,到了刘家的份上,桩桩件件都能跟皇家扯上点子关系。旁的不论,织造府里头就少不得打交道。一个织造府,难道样样都是官营的作坊生产?少不得从民间购买。刘家如今做了江苏最大的丝商,官面上的交道打的多了,便开始考虑官家喜好。

    刘永丰本就吃了酒,听得一耳朵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昏昏欲睡痛苦不堪。好悬要眯眼睡过去,忽听刘永年不怀好意的道:“二弟今日去拜见郡主了?”

    刘永丰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如今刘家要谋事,万万不能容那拆台之人。忙定了定神,打哈欠道:“城外就只有郡主家不成?我去城外喝酒了。”

    刘永年笑问:“什么好事,特特跑去城外喝酒?家里几个楼子你竟是逛腻了。”

    刘永丰随口道:“瞧个新鲜,不值什么。”

    刘永年却又道:“到底去了哪家?也同我们说道说道,那处有什么好?咱们也学学。上好的生意可不能叫人抢了去。”

    刘永丰顿时语塞,他从庭芳住所出来后,绕着城外乱逛,随意寻了个铺子喝了两杯。现刘家事物繁忙,他若是不悲不喜,大老远跑去城外吃什么酒?他从来爱城中繁华,便是出了城,找个小酒肆消遣,怎么听都觉得有问题。死命的想借口,偏想不出来,心里急的冒火。

    就有一同族青年,名唤刘永山的冷嘲热讽道:“心念旧主亦是人之常情,二哥哥何苦骗人?郡主请你吃酒,也是咱家体面不是?”

    刘永丰登时竖起眉毛道:“你胡噌什么?我竟是心血来.潮去外头逛逛,也要请你示下不成?”

    刘永山乃隔房堂弟,一直是刘永年的门下走狗,刘永丰明着说刘永山,却是暗指刘永年多管闲事。

    刘永山撇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有人瞧见了,你去了郡主家耍了好几个时辰。前日会芳楼的楚岫云才送了郡主一个丫头,郡主倒疼你,可是把丫头赏你了?”

    刘永丰冷汗唰的下来了,刘家与徐景昌可是对头,在族老跟前叫破他两面三刀,可是把他往死里逼!望向刘永年的眼神如冰,一言不发。刘永年想坑他!早就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终于动手了么?是想把他边缘化?还是逐出家门?亦或是……让他死!?

    刘永年面对刘永丰的眼刀不动如山,早就想除了眼中钉肉中刺,刘永丰竟敢送上门来!下半晌送去外城邀约庭芳的帖子,被毫不留情的拒绝。联系刘永丰长随给的消息,刘永年已猜着了那两人再次勾搭到了一处!想起当日在东湖受的侮辱,他就怒不可遏!他为宗子,族里便是有人待他寻常,却是无人敢光明正大的叫板。庭芳当时利用的就是刘永丰想取而代之的野心。此回再次背后捅刀,可谓是新仇旧恨,足以让他除之而后快。可惜刘永丰谈话时,把长随支了出去,听不见内容。刘永年想了一想,装作轻描淡写的道:“路过喝杯茶也不值什么,只那个女人狡诈成性,面上装的同你千好万好,背地里不知有多少算计,你可千万别上了她的当。”

    刘永丰吃了酒的脑子不大灵光,刘永年一诈便脱口而出:“你又知道我们说了什么!”

    刘永年高深莫测的说了个人名:“豆子。”

    刘永丰茫然。

    刘永年轻笑:“是个丫头,郡主来时只带了一个仆妇,怎么够使?我叫岫云送了个丫头去伺候,就是原先伺候过她的,怎么,你没见着?”

    刘永丰方才想起庭芳身边跟了两个女人,却半点印象都无。刘永年见他慌神,露出一丝阴狠的笑。豆子给了庭芳,楚岫云自要向他报备。既是要谈合作,个把丫头他也不放在心上,此刻正好拿来吓唬刘永丰,看来效果不错。

    刘永山与长兄配合默契,立刻就发难道:“郡主位高权重,可是许了二哥哥的封疆大吏,才使得二哥哥连家族都不放在眼里了!”

    刘永丰心中再次一惊,方才想起刘永山一个没资格与会的愣头青为何会出现在此?来不及多想,勉强道:“一个郡主,哪里就许的出封疆大吏了。”

    此言一出,厅里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刘永丰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封疆大吏没有,旁的呢?知县不能收买,那知府么?刘永丰的心砰砰直跳,飞速的想着怎么才能挽回。族里想办大事,在坐的没一个善茬。皆是打着那做皇叔皇弟的主意。人一旦被野心冲昏了头脑,定是六亲不认。刘永丰一直反对谋反,与其博一把看不见的未来,还不如做好眼下。他是个实在人,讲究落袋为安,没拿到手的都是假的。

    然而此刻,他原先的态度便成了把柄。庭芳是朝廷册封的郡主,他又一直不肯反。族老怀疑他拆台事小,怀疑他告密就是死路一条!悄悄的扫过屋内的十来人,个个面色铁青。

    良久,刘父沉声道:“郡主好大手笔,做官倒是比行商体面的多。”

    刘永丰顾不得其它,只想洗脱告密的嫌疑,忙道:“我是去问玻璃的!大哥看不上玻璃,我却想要,不过想拿银子去买。此事是我办的不地道!”说着扇了自己几巴掌道,“大哥,是我的错!我是畜生!我见钱眼开,你别同我一般见识!”

    刘永年今日设局就是想杀他,岂肯松口:“豆子报回来的消息,郡主许你做江南织造,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厅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先前刘永年同他们说刘永丰生了反骨,他们还在两可之间。此时听到将江南织造四个字,还有什么不信的?日进斗金还是天子心腹的职位,条件只是卖了刘永年,谁不愿干!?可厅内诸人都是同刘永年一伙的,刘永年死了,他们也落不着好,看向刘永丰的眼神都不对了。

    刘永丰脸色煞白,嚷道:“你撒谎!你骗人!我只同她谈玻璃生意,愿用湖南的粗布换。什么江南织造,我连个童生都不是,谁傻了才许给我?”

    刘永山凉凉的道:“就是你傻了,才叫人拿个江南织造骗了过去,把咱家的事往朝廷上抖的一干二净。抄家灭门的罪过,你真当你一个人逃的掉?”

    刘永丰方寸大乱,大喊道:“我没有!三叔,你信我!我真的就只是去谈玻璃!我与她萍水相逢,怎可能就信了她?”

    三老太爷哼了一声,刘父更是表情肃然。外面有极地的脚步声悉索,刘永丰知道,他今日不洗清自己,绝对没法走出祠堂大门。

    门外的脚步声愈发明显,刘永丰的恐惧达到了顶峰!抖着声音道:“你们……要怎样才信我?”

    屋内没有人说话,屋外的火把晃动,刘永年惊的泪水直飚,忽然灵光一闪,道:“我去杀了她,你们能信我吗?”

    刘永山嗤笑:“哦?你舍得?”

    刘永丰看向刘永年,但刘永年没有说话,依然是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在座泰半是长辈,可最大的主事人是刘永年,只有他放话,自己才可活命。

    刘永丰咬咬牙道:“大哥!借我两千人,我今夜就去杀了她!”

    此言一出,刘永年不由怔了怔。刘永丰稍微松了口气,总算争得一线生机。然而事情却没那么简单,刘永年就是想杀刘永丰才编的那样谎言。此事与庭芳毫无关系,刘永丰满身反骨,没有庭芳也有庭草。便是此事,可以预见的,庭芳多了一张底牌,谈判就会艰难许多。可见刘永丰拆台的本事。看着目光短浅的刘永丰,刘永年心中无比厌恶。只是想弄死一个家宅巨富的族中嫡系,必须有充足的理由,否则极容易众叛亲离。他找的理由是刘永丰告密,可他竟愿意去杀庭芳,理由便不存在了。

    厅内又安静了少许,三老太爷沉声问:“我们家的事,东湖郡主知道多少?”

    刘永丰简直无奈:“我怎知她知道多少?我去买个玻璃,哪里还关心旁的事。”

    不提玻璃倒好,提起玻璃刘永年更恨,玻璃的利益不是看不见,但想贩玻璃靠的是朝廷,再是兢兢业业,渠道都掌握在庭芳手中,他竟是为人做嫁衣,此等亏本生意他不会做。他为的可不仅仅是赚钱!想到此处,使了个眼色给刘永山。

    刘永山想了想,就道:“你休拿着好话骗人!你说去谈玻璃,有何证据?”

    刘永丰咬牙切齿的道:“你说我告密,又有何证据?”

    刘永山一时被噎住,老谋深算的刘父慢慢道:“我瞧着那郡主非凡,将来必成参天大树,不若根细芽嫩的时候掐了,省的日后难缠。”

    刘永丰瞠目结舌,他不过一说,去杀庭芳谈何容易?他一个生意人,哪里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

    刘永山笑嘻嘻的道:“怎么?不舍得?”

    操.你大.爷!刘永丰心中狂骂!却是骑虎难下。他便是不告密也做了对不起刘永年的事,此刻叫他去为家族做事洗白自己合情合理,不肯做便是有二心,去做则八成送死。庭芳所领的几百人,是好耍的么?他手中无兵,要么诱哄她进城暗杀,要么刘永年借他兵马,那女人死.精,哪条路都是不易!

    酒彻底醒了,再看向众人晦涩不明的眼神,思绪更加明了。刘永年就是想杀他,才逼得他进退两难。好半晌才干涩的道:“明日,我邀她进城喝酒。城中带不了四百人,我派人围了酒楼,用弓箭杀了她。”

    刘永年飞快的算着利弊得失,当真要杀庭芳么?不过刘永丰个叛徒,愿意去动手的话也没什么不好。独木难成林,江西两位主事折了一个,即刻丢了半壁江山,他日后.进可攻江西,退可要瓷器,很是不错的买卖。即便刘永丰杀不了庭芳,被那女人记恨上,也是死路一条,倒省了他动手,将来还可打着给刘永丰报仇的名义鼓动族里出人出力,袭击江西。

    刘永年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刘永丰亦不差。他今日已同庭芳说了受制于刘永年,明日伏击能杀了她,刘永年短期之内就没有由头动手,他趁机逃离了江苏,刘永年又能奈他何?杀不了,庭芳恨上刘永年,结果不用多说。光一条,那是朝廷郡主,你杀了她,朝廷派正规军来打江苏,名正言顺!

    兄弟两个皆想着借刀杀人的主意,登时齐齐眉开眼笑。刘永年道:“二弟,你此计甚好!往日就知你有急智,果然不凡。”

    刘永丰一阵牙酸,就一句话也得刺他一下,操.他.妈.的!面上也笑道:“算甚急智?哪里比得上大哥深谋远虑?真真一代枭雄之气魄!”心中暗骂:能耐全用在内斗上,我信了你的邪!你要能当皇帝,我头拧下来给你当龙椅坐!

    刘永年但笑不语,刘永山也跟着笑道:“明日我同你一起去瞧热闹好不好?”

    不待刘永丰回答,刘永年笑骂:“哪哪都有你!”

    刘永丰气结,竟是还有监军!脑子转了转,便道:“既是明日之事,今夜就先散了吧。”说着猥琐一笑,“我明日要办大事,今晚先去喝点子酒壮胆!”

    刘永年十分和气的道:“你瞧瞧墨竹姑娘今晚有没有空,你寻她喝酒也使得。”

    刘永丰得寸进尺的道:“墨竹太嫩,没意思。我喜欢楚岫云,你偏不舍得她,今晚我叫她陪酒,如何?”

    纯粹的挑衅!刘永年撇嘴,一个妓.女,他压根不放在眼里,顺口就答应了。

    刘永丰逼的刘永年退了一步,也不同长辈见礼,大摇大摆的走了!三老太爷恼怒道:“他眼里还有没有伦常!”

    刘父忙安抚道:“他也不过虚张声势,随他去吧。”

    刘永年也跟着说了许多好话,三老太爷方撇撇嘴不再言语。

    此时天都快亮了,刘永丰满心郁闷的行到会芳楼,进门就点名要楚岫云。上回楚岫云就差点死他手上,好几年都没缓过劲儿来,会芳楼上下哪里肯?他往日爱寻铃铛姑娘,众人为了自家利益,齐齐望向铃铛,逼的她出来接待。

    刘永丰见是铃铛,当即就恼了!给了一记窝心脚,又不知打哪儿抽.出一根鞭子,就是一顿乱打!铃铛哭也不敢哭,叫也不敢叫。只缩在地上抖着流泪。鞭子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不同于有些客人的情趣,刘永丰竟是要打死她去。

    楚岫云接了消息,也吓的魂飞魄散,她才三十几岁,哪个就想着去死?急急使人去找刘永年。等回信的功夫,便只能叫铃铛挨着了。楚岫云心中惶恐,在房里不住的转圈儿,把刘永年兄弟恨了个死。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老鸨,怎么就成了兄弟斗法的筏子?平素口口声声说她这不配那不配,就在这会子配了!

    铃铛被打的血肉模糊,差点就没了声息。刘永丰毫不在意,反倒补上两脚。发泄过后,一摔杯子,冲边上伺候的丫头道:“怎么?你们妈妈还不得闲儿?再送个来与我泻火?”

    旁人说泻火,还可调笑两句。刘永丰说泻火,在场的丫头们全噤若寒蝉。没人敢去请楚岫云,一个个怕的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楚岫云的婆子跑断了腿,才寻到刘永年的长随。却是一记晴天霹雳,刘永年竟真的答应了刘永丰!上回还可说是楚岫云做错了事,叫刘永年丢了面子,这回呢?关楚岫云屁事啊?不提枕边人,只说二十年兢兢业业的献银子,也该有点香火吧?泥塑菩萨且显灵呢!

    婆子一路哭着飞奔回家,楚岫云得了长随的话,脸色煞白,身体软软下滑,跌坐在椅子上。她不知刘永年兄弟又在吵什么,却知她今日只怕命绝于此。扶着婆子的手,哽咽道:“去叫墨竹来。”

    墨竹亦在惊恐中,被人唤到楚岫云跟前,嘴唇都在发抖。就方才,铃铛断了气,身上鞭痕交错,一块好皮肉都无。哀求的跪在楚岫云脚底:“妈妈……”

    楚岫云揉了揉墨竹的头发,道:“二老爷不见我,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墨竹泪水滑下,她不想去伺候气头上的刘永丰,亦不想楚岫云去见。可刘永丰在那处,她们不去,又有谁能去?

    楚岫云缓缓道:“我若死了,你便接管楼子。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旁的都不说了,只一句……”楚岫云喉咙肿.胀如火,遗言怎么都交代不下去。

    墨竹紧紧抓着楚岫云的裙角,眼中惧意更浓。

    楚岫云做了几次深呼吸,道:“我自幼学艺,妈妈非打即骂。不留痕迹折磨人的法子多的很。”说着苦笑,“曾经你们苏姐姐说,她是极品,所以我们不舍得下手。是道理。可是不是每个人都那样值钱,我便不值,死了也就死了。”

    墨竹心下发凉。

    楚岫云又抚过墨竹细嫩的脸颊:“可那时候我就发誓,我要做了妈妈,定不这样对手底下的姐儿。你们被客人打,我无能为力,可我一般也不打人。我对你没有旁的要求,就此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也算给自己积德,好么?”

    墨竹痛哭出声:“妈妈,你那样好,上天也没开过眼!”

    楚岫云笑了:“或我下辈子投胎能做大家小姐呢!行吧,别哭了。进了楼子命便不是自己的,能活到今日,也算赚了。”说毕,听着墨竹在后的哭泣声,去了刘永丰的房间。

    铃铛的尸首已被抬走,刘永丰一个人在大口喝酒。楚岫云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冷淡的道:“二老爷好。”

    刘永丰嗤笑一声:“今夜你可作孽了。”

    楚岫云知道自己的身子骨八成熬不过今晚,想好死都是不能的,神色淡然的道:“谁做的孽算谁头上,阎王爷清楚着呢!”

    刘永丰哈哈大笑:“你怕了!你怕死!”

    楚岫云回击:“二老爷不怕死,现就死一个与我瞧瞧,叫我开开眼!”

    刘永丰勾勾手指:“过来。”

    楚岫云乖乖的走到跟前,目光直视刘永丰。

    刘永丰又笑:“你竟是个有骨气的,怪不得养的出东湖郡主那样的女儿。”

    楚岫云道:“阁老之孙,名门之后,我岂敢与之相提并论。”

    刘永丰道:“生前不管如何风光,死了还不都是一个样。”

    楚岫云懒的答话。

    刘永丰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压低声音道:“你可知道,你那宝贝女儿,明日就要死了?”

    楚岫云一惊非同小可,看着刘永丰,说不出话来。

    刘永丰忽然挥起鞭子,狠狠的抽在楚岫云身上。剧痛侵蚀着楚岫云的神经,她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咬着牙关不肯出声。能从一个普通的妓.女做到老鸨,美貌固然是首要,旁的品德却总也有上一二。坚韧便是楚岫云的长处。再痛,也不吭声。坚持着她可笑的傲骨,也是仅有傲骨。

    刘永丰又是一阵狂笑,外间伺候的丫头婆子都是眼泪直飚,鞭子却是停了。

    楚岫云眼前发黑,伏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就在此时,刘永丰忽然把人抱入怀中,在她耳边轻轻道:“有个报信的机会给你,你……要不要?”

    疼痛干扰着思绪,楚岫云艰难的考虑着刘永丰的目的。从私心上论,她不希望庭芳有事,一直以来二人都相处的不错,好端端的自是不会盼着人去死。然而报信会有什么下场?楚岫云固然算是个好人,但远远够不上英雄。她不主动伤害人,也鲜少主动救人。庸碌的寻常,使得她即便知道庭芳危险,也还在犹豫不决。

    刘永丰嗤笑:“你还真是赤胆忠心,他那般对你,你心心念念想的还是他,你醒醒吧。我今夜同他置气,要你做耍,他眼皮子都不曾抬一下。”

    楚岫云忍疼道:“你怎地不去?”

    刘永丰道:“我行动他就知道,怎么去?你告诉你那宝贝女儿去,明日我带人去堵截她,叫她做好应对。”

    楚岫云看着窗外泛起的白光:“明日?”

    刘永丰立刻纠正了说法:“今日,待集结完毕,就要动手。”

    楚岫云一脸茫然:“不是谈生意么?好端端的怎地……”

    刘永丰挑起楚岫云的下巴:“你那相好的,什么时候有过良心?”

    楚岫云早就对刘永年死了心,不过无处可去,只得困死在会芳楼。早先的雄心壮志也没了,会芳楼能不能做淮扬第一的楼子毫不在意。浑浑噩噩,不知路在何方,不过蝼蚁求生,依旧想活罢了。然而她从未做过背叛刘永年之事,亦不知身边是否有刘永年的人。报信简单,寻哪个去呢?

    刘永丰却是有些急,道:“你再是拿不定主意,可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

    楚岫云心中嗤之以鼻,刘永丰这辈子讲过情面二字?可如今落在他手里,只得道:“我想想派哪个去才不打眼。”

    刘永丰满意了。昨日行踪被人知道,八成是长随生了外心。刘永年既想杀他,不知收拢了多少人马。楚岫云处就不同了,一个老鸨,哪个放在眼里,不拘派个什么人,便是刘永年也难察觉。他也不是为了庭芳的安慰,昨夜一事,他对刘永年没了指望。大业未成,便是他生些心思,多半也就是钱财上的。他刘永丰只爱钱不爱权,不是刘永年容不下,他又何苦两面三刀。

    比起爽快让渡利益的庭芳,两者相差甚远。刘永丰再是不爱弄权,戏本子小说总是瞧过的,成大业者首要心胸。刘永年的私兵已有几万,庭芳区区四百人,再是精锐也未必逃的脱。可是常听老人言,天命所归之人,总有些旁人没有的气运。保不齐就让她给溜了。

    不管庭芳是死是活,报复总少不了。他又不是想杀庭芳的主谋,自是要把自己摘脱出去。告诉对方他实乃被逼无奈,无力反抗。只要不结了死仇,以庭芳大气的性子,将来未必不肯再合作。江西重商,将来或华夏都重伤,他既不入朝堂,不至于碍人眼。固他比楚岫云还急,在会芳楼里一番做作,不过是装给刘永年看,装作自己没了法子只能发泄。抽在楚岫云身上的鞭子已放轻了泰半力道,否则楚岫云现还能说话?早昏死过去了。

    楚岫云对背叛刘永年依旧恐惧,她怕刘永丰,更怕刘永年。因为只要刘永年不点头,淮扬地界上就无人能动她,若是刘永年不高兴,只消要刘永丰近了她的身,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刘永丰懒的管老鸨的心思,继续道:“你顶好再报她男人,她一个女人家,未必就应对的了上万人。我告诉你,做生意的都有据点,以便来往货物有人打点。他们家沿着运河都有,不过江苏境内叫刘永年弄的差不多了,只有松江最安全。松江港口繁华,不是刘永年一人能吞下,他们家的据点我知道在何处,你只管派人快马加鞭的送信出去,将来自有你的好处。你那乖囡囡重情义,你跟了她,可不比跟了刘永年强?你一辈子攒了那么多钱财,不过要个人护你安慰。”说着奸邪一笑,“刘永年护过么?”

    楚岫云打了个寒战。

    刘永丰想送信出去,就是打着最坏的主意了。倘或庭芳被杀,刘家必然承受徐景昌的怒火。他报的信,尽的全力,徐景昌或还能感激他。总之两手准备,总不会错。刘永丰此刻有些后悔,他不该被王爷二字冲昏了头脑,似刘永年那般鼠目寸光之人,怎可夺得天下?早不掺和,未必就有今日。族里恼他拆台,正是因他之前参与之后又叛变。倘或他从未替刘永年摇旗呐喊,倒也不惧。一族里上千人,还能把那不同意见者一个个杀尽不成?

    楚岫云不大确定的问:“你为何要如此做?”

    刘永丰没好气的说:“你相好的要杀我,我狗急跳墙行不行!少废话,去还是不去?你再晚点,去不去都一各样儿了。”心里不住暗骂,呸,一个老鸨,就是这等无用!

    楚岫云咬咬唇,道:“口信不好传,还得写信方明白。我这会子胳膊抬不起来了。”

    刘永丰鄙视的看了楚岫云一眼,不就是怕叫刘永年抓着把柄嘛!青楼专管各种人饮酒作乐,大部分都是文人。间间屋里有笔墨。刘永丰已是撕破脸,不惧被刘永年抓着这等小事,再说字迹之事,他还能赖账呢。倒是他写的确更好,楚岫云能替他做个人证,寻花问柳一整晚,哪里有功夫写信?

    三下五除二,火速鬼画符一般写完两封信,在香炉上烘干,急急装进信封,扔给楚岫云。楚岫云无法,只得唤来心腹婆子,嘱咐道:“两封信替我递出去,第一封待城门开了,往城外送去。第二封信……交给丽丽,淮扬有个驿丞是她相好,还不曾得了她,正是心急火燎的时候。让他夹在八百里加急的什么邸报军报里送去松江。切记保密,咱们楼子里的命,就在此了!”

    婆子心中一凛,才把信塞进衣襟,外头就有人喊:“二哥,你耍好了没有?走了!”

    来人却是刘永山!刘永丰一惊,这么快!

    楚岫云也慌了神,低声道:“怎么办?”

    刘永丰当机立断的道:“先送松江,我去引开他,要快!别怕使银子。那驿丞既是好色的,你就叫墨竹送去,邀他喝酒。男人色起来,命都是不要的!墨竹是你的人吧?”

    楚岫云点头,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却是不防被刘永年一脚踹在心窝,紧接着鞭子砸下。楚岫云痛的直抖,看着刘永丰大步流星的出门,当着看笑话的刘永山的面抓着婆子道:“愣着作甚,去请大夫!”

    婆子一个激灵,也不及喊人,提着裙子掠过刘永山,飞奔出门。刘永山看了看楚岫云的满身狼狈,摇了摇头,刘永丰也就这点在女人身上撒性子的本事了。

    此时天已大亮,刘永年的大军已集结。就如庭芳不能带人住城内一样,城内空间有限,容不下那么许多人。刘永年的私兵亦在城外,三千兵马浩浩荡荡的往庭芳住所而去。无需刘永丰报信,兵马行走如雷鸣,斥候早已报与了庭芳有兵马异动,只不知详情。王虎当即再派人打探,家中已火速布置开来。

    就在此时,一个眼生的婆子从门洞里扔了封信来,守门人打开一瞧,登时脸色大变,奔往正厅回报。庭芳快速扫了一遍,抽着嘴角道:“这可真特娘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又关我什么事了?”

    王虎严肃的道:“斥候方探得五千人,咱们才四百,如何应对?”

    君子墨道:“此地不宜久留!”

    庭芳道:“水路是刘永年的自留地,咱们得从陆路走!”

    王虎道:“先想法子冲出重围,五千人……一人一箭,就够我们受的。只怕还有火器!”

    庭芳冷静的道:“派几个精锐,趁我们还没被围,往松江求救!”

    王虎应声而去,不多时院内响起马蹄声,又渐渐远去。派出去的都是斥候出身,最懂躲避隐藏,应能把信送到。然而此时却不知如何应对,一所院子,撑到援军来救,谈何容易?冲出去更不知前路,刘永年兵马定不止五千,他们便是冲过了第一波,后续来拦截的源源不断。淮扬到松江山高水长,一路上死的人不知凡几,中间隔着命案,就再不能和解了。

    庭芳现要的正是“和解”,因此踟蹰。别人的地盘上,装相是最愚蠢的。韩信尚能忍□□之辱,她又算的了什么?从信上的信息判断,刘永丰并不想杀她,刘永年更是在两可之间。故,现在的最优解决方式是僵持。庭芳用力的思考着,用景德镇的瓷器吊着他将来翻脸么?刘永年能否动心?能否相信?

    五千兵马的动静越发显著,庭芳都能听到远处如闷雷般的响动。君子墨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随身携带的火器。王虎已换了全套甲胄,进门来报:“郡主快换衣裳,轻车简行,走与不走先上马再说!”

    庭芳立刻回房换衣,她亦有定制的盔甲,经徐景昌改良,换起来再无往日繁琐。怀表扔在桌上滴滴答答的走着,不到十分钟,庭芳换装完毕。君子墨在隔壁也已准备妥当,甚至把枪都上了膛。豆子紧张的看着庭芳,一叠声的问:“郡主?怎么了?”

    庭芳才想起屋中有个废柴,登时一噎!趁着兵马未至,庭芳拉着豆子往门口送:“你先回会芳楼,待我挣出命来,再使人去接你。”

    豆子摇头:“不要,我不回去。”

    庭芳严厉的道:“闭嘴!走!”

    豆子道:“郡主要逃命,何不乔装?”

    跟上来的君子墨没好气的道:“乔装个屁,你看戏烧坏了脑子!旁人的地盘上独自躲避,比杀出条血路还难!”说着就单手揪着豆子开门,豆子呜呜哭泣着:“郡主……郡主……”

    门吱呀打开,却是一个青年公子正欲敲门。如此情形,双方都愣了一下。而面对着外头的君子墨,看见地平线上的凸起,瞳孔一缩!来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