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9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菲尔德眼睛亮晶晶的:“想听!”

    庭芳笑嘻嘻的道:“不告诉你!”

    菲尔德:“……”

    庭芳继续笑嘻嘻的:“女人都是小心眼,你刚才威胁我了。”

    菲尔德无奈的道:“我很抱歉郡主。您能接受我诚挚的道歉吗?”

    峰回路转!房知德与任邵英差点对庭芳冒出星星眼,我家郡主一代纵横大家!

    庭芳知道说动了菲尔德,但还不够,添了把柴道:“我也诚挚建议你去东方走走,说真的,你们现在挟持我没有好处。因为你们会丧失日本的信息。但是你们去了日本,如果不满意,反而能掉头寻我麻烦。说实话,我的实力不如你,我承认。”

    菲尔德心里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庭芳说的很有道理啊!他现在就可肆意攻击淮扬,即便登陆困难,但华夏有水路的地方多了,譬如离海很近的首都。而华夏虽有瓷器与丝绸,但银矿不丰。如果真的有一条银矿……一条银矿!菲尔德的眼中闪出贪婪的光,不需要美洲那么大,只需要一半,不,十分之一,他这辈子就可以退休了!

    菲尔德再次确认:“郡主,您知道银矿的位置吗?”

    庭芳道:“我知道谁知道。”

    这句话有些拗口,菲尔德小小反应了一下,问道:“谁?”

    庭芳道:“日本天皇。”

    菲尔德皱眉道:“您是想让我们去胁迫天皇?”

    庭芳摇头:“并不,胁迫不是好主意。人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会想方设法的避免利益损失。比如我不愿你们有治外法权,”庭芳强调一句,“我便用消息来换。”

    菲尔德哀叹一声:“郡主,您对主权真是太敏感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庭芳呵呵:“我是皇族,我亲爱的朋友!”

    菲尔德暗自翻个白眼,弱国的皇族算个屁。可偏偏就是这个弱国皇族,知道寻宝地图。只得耐着性子道:“郡主给出个好主意?到时候我们分钱。”

    庭芳伸出一根手指:“条件。”

    “……”菲尔德道,“您一定是贵国皇室里,最会谈生意的殿下。”

    庭芳笑道:“是的呀!”

    菲尔德再次:“……”

    庭芳道:“不难的,我就是要几条军火的生产线嘛,不要那么紧张。我们军火产量大,对你们也有好处。你们国内,蒸汽船开始研发了吧?”

    菲尔德抱头道:“郡主你有千里眼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庭芳挑眉道:“我还知道在丛林里,有一大.片高质量的无烟煤。那可是要打登陆战才能得到的,我有火器卖给你,即便你对无烟煤没兴趣,做二道贩子也能赚钱。从我这里买火器,比南洋近,更比欧洲近,不是吗?”

    如果说菲尔德先前还有怀疑,当庭芳提出了蒸汽船就打消了一切疑虑。1768年詹姆斯瓦特与英国伯明翰轮机厂的老板马修·博尔顿合作,专门研制了一台用于船舶推进的特殊用途的蒸汽机,这就是世界上早期蒸汽机船上普遍使用的博尔顿--瓦特发动机,船舶用上了蒸汽机,出现了蒸汽机轮船。1(百度百科)各大船舶公司争相研发,希望能做出蒸汽轮船。在他离开英国后,很久没有听到消息,偏偏庭芳就知道了,可见她信息渠道之广。不由问道:“无烟煤在哪里?”

    优质的煤当然不止用于蒸汽船,任何蒸汽机都可以使用。在英国的工业化浪潮中,可谓是角角落落都要煤,对煤的需求是永无止境的。丝绸是钱、瓷器是钱、煤亦是钱!菲尔德对所有的钱都感兴趣,对庭芳的态度越发好了起来。

    庭芳撇嘴,又道:“不告诉你,都说了要条件。”

    菲尔德无法,只得拐回银矿的话题,问道:“你怎么让天皇告诉我们银矿在哪里?”

    庭芳大方的道:“日本,天皇是没有权力的。”

    菲尔德啊了一声。

    庭芳科普道:“权利掌握在幕府手里,我想想啊,现在应该是德川幕府。总之皇室仅是名义上的君主,权力都在幕府手中。如果你是天皇,你想不想把权力抢回来?”

    那必然啊!菲尔德心想,这可真是个合作的好机会。遂又问庭芳:“郡主说的幕府,好打吗?”

    后世的日本可不大好打,现在么……庭芳露出迷之微笑:“日本和你们欧洲是一样的,他们有很多骑士,平民并不参战。幕府的骑士们叫武士,他们也有火器,但估计落后你们很多。”日本还是在万历年间打朝鲜的时候跟明朝掐过。那时候他们改良了火器,很是擅长用火器攻击。而明朝则擅火炮。最后还是日本兵败。日本人也是一根筋,打那时候起,一直到21世纪,想的都是从朝鲜登陆打华夏。可谓小日本亡我之心不死,庭芳祸水东引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还出主意道,“你去跟天皇谈,说帮他打幕府,逼幕府还政于天皇。然后可以签一系列合约。”庭芳不怀好意的道,“日本人口众多,你想想,每个人买一顶睡帽,那是多少钱?”

    菲尔德道:“我只想要银矿。”

    庭芳摊手:“你去跟他谈嘛!我跟他不熟,不大能知道他的性格。不过他很孝顺,他不是皇子,而是因为先皇无子,认了他做养子,才得以当天皇。故他一直心心念念想册封自己的生父为太上皇,也不知成功了没有。”

    菲尔德崩溃的道:“这种秘密,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

    庭芳翻个白眼:“我的祖父是曾是首相,你明白?”光格天皇他老人家干了和嘉靖一样的事儿,当年中枢有传八卦嘛!现想想,不愧是中枢,这八卦的水平就是不一般。年年来打秋风的朝鲜,有时候也是有点用的嘛!至少八卦传的给力。

    菲尔德彻底服气:“我去跟朋友们谈谈,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我们就去打日本。”

    利益果然容易冲昏头脑,庭芳和气的把菲尔德送出家门,看着石化了的房知德与任邵英,严肃的道:“备船,我们连夜离开!”

    房知德一个激灵:“怎么说?”

    庭芳道:“我把洋人引开,鬼知道他们在日本能耗多久。万一两三年就把日本吞了,必然实力大增,野心也会跟着膨.胀。日本吃的那样爽快,就未必吃不下华夏。我不知洋人的变数,没时间再磨蹭,只能先叫殿下登基了!”

    任邵英是知道庭芳的计划的,此刻满心愧疚的道:“都是我想的太天真。”

    庭芳道:“没什么,他们肖想华夏不是一日两日。”许多人印象里的不同,与洋人的战争并不是1840年以后才有,明朝就有郑成功收复台湾,那时的敌人是海上马车夫的荷兰。在南洋与华人的冲突更是数不胜数。早晚有一战,老天是全地球的老天,不会只把好运留给华夏。既从明末的历史就与庭芳的前世不同,许多事不一样了也不稀奇。只依靠她的历史常识,是绝对行不通的。遇事解决事,方是正途。

    菲尔德他们开会估计得开一夜,庭芳怕他们大部分人对景德镇更感兴趣,不想赌那个万一。最好趁夜溜走。洋人的船停在运河,庭芳找到刘永丰,如此这般的说了一回,末了道:“你在淮安有船队吧?我们预备走陆路跑去淮安登船,你送我们一程。”

    刘永丰颓然道:“你要逃跑我不拦你,只你记得红毛鬼同我们的仇恨。郡主,你要上表殿下,将来替淮扬报仇!”那样的火炮,刘永丰没有,他信庭芳也没有。现在要求庭芳留在淮扬是无意义的。

    庭芳心下恻然,她与刘氏兄弟再斗的你死我活,面对外族,总是一体的。想起城中无故遭劫难的百姓,庭芳沉声道:“你同我一起去江西。”

    刘永丰双眼通红,显是方才哭过了。抽着鼻子问:“去江西作甚?”

    庭芳道:“江西大水死了一半的人,又种了一年的粗粮。粮多人少,今年很是剩了不少粮食。比不得你们淮扬的细米,果腹足以。你随我去南昌,我调粮与你带回淮扬赈灾。要过冬了,灾民可怜。你不是还有湖南的客商朋友么?问他买些棉花,我匀些棉衣与你。”

    刘永丰道:“郡主,事到如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为何这么好心眼?洋人好心救你,你不信。你如此好心,我怎会信?”

    庭芳指着自己鼻子道:“我是郡主。朝廷册封的郡主。淮扬不好了,与我有什么好处?国力越强我才越嚣张好不好!”

    刘永丰道:“你真不打算反。”

    庭芳道:“我是福王的人,有什么好反的!我比你了解洋人,你们刘家在节骨眼上出什么幺蛾子?赶紧着大一统,娘的,敌人是金发碧眼的那群人,不是我!我们自家杀起来有个甚意思!你就是内斗惯了!睁眼看看外头的世界!多少国土沦丧,谁特么有空算计你?你刘永丰算老几?你刘家算老几?不是着了你们的算计,你们刘家那群虾兵蟹将算个屁。你不信就同我去江西瞧瞧,我要你看看什么叫做军人!”

    刘永丰腾站起来,赤红着双眼道:“我儿子死了。”

    庭芳愣了下。

    刘永丰道:“我家小厮才找到我,我儿子没了。”

    庭芳同情的道:“你不回家么?”

    刘永丰道:“不回,我等你决断。我要报仇,刘永年不行,我要看你行不行。你说去江西,我就去!”刘永丰一醒鼻涕道,“我要去看看你的军队,是不是真的能打洋人!你要能打,我再不似往日的两面三刀!凡我有的,你要什么给什么!”说着又想起丧子之痛,一脚踹向桌子,“我.操.他.妈.的蛮夷!我要你们偿命!偿命!”喊完,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的儿子才两岁,才会走路,才会喊爹爹,就被活活呛死。那是他唯一的儿子,他生了那么多女儿,就只这一个儿子!没有什么比这份仇恨更深,赚的金山银山,不就是想要儿子比旁人强吗?如今他的血脉已绝,钱财算的了什么?只要能杀了那帮蛮夷,倾家荡产又有何惧!

    黄毛的蛮夷,我刘永丰与你们势不两立!

    刘永丰是铁了心要报仇,肥硕的身躯艰难的上马,用绳子把自己牢牢绑住,以免掉落。袁守一放了他家去,庭芳再三询问豆子打死不愿回会芳楼后,扔给了林康带着,一行四百多人趁着夜色往淮安狂奔。淮扬到淮安不过八十余里,骑兵行军大半个时辰可达。燕朝如今唯有江浙还算富庶,天下商贾云集,京杭大运河彻夜川流不息。刘永丰强忍着不适,调出自家驻留淮安的船只,分了几船把人都安顿好。再派快船去扬州,预备能装下所有人的大船。

    淮安到扬州亦不算远,急行一夜,生怕洋人追了过来,又忙忙的换了大船,再伪装一番,往长江一送,混在了来往如织的商船官船中,在岸上再不见庭芳一行的半分踪影。大船比小船舒适的多,众人累的不轻,纷纷摊在船舱休息。刘永丰吐的昏天暗地,庭芳使豆子照看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此刻已不讲究敌友,房知德也搭把手,往他嘴里塞仁丹。

    房知德的船撇在了淮扬,此地刘永丰是主场。不一会儿就有家人来请刘永丰去舱房内休息洗漱。天渐渐亮了,阳光照镜船内,众人才惊奇的发现刘永丰一夜白头!四十多岁的年纪,在古代已可做祖父,老来子本就看的精贵,此刻没了,更是打击不轻。胖乎乎的脸颊坍塌,两个硕大的黑眼圈,陪着血红的双眼,叫人看的心中不落忍。

    刘永丰默默的随着家下人而去,庭芳几人重重叹了口气。任邵英也似老了好几岁,一夜的奔逃,除了紧张,剩下的是无穷无尽的屈辱。自家的地盘上,怕成那副模样,那种屈辱感刺激的他想吐。□□上国的尊严一天一夜之内分崩离析。早知道洋人炮船厉害,不到亲眼见证他们发难,总报着一丝侥幸,总觉得自家地大物博无所畏惧。淮扬的大火烧醒了他,如果徐景昌带兵攻打,且要时日,炮船跟前,竟似土鸡瓦狗一般。那种打击,穿透了骨髓,深入灵魂。任邵英老泪纵横,他们的炮曾让周边闻风丧胆,曾在朝鲜战场上把日本打回了老巢,如今他们到底落后了多少?他们离亡国还有多近?

    庭芳的心情也十分糟糕,淮扬的景况通过驿站层层往京中传递。庭芳上了大船后飞快的写着信件,到了补给港口,直发给福王。信件寄出后,庭芳靠在壁板上发呆。她连夜逃走的目的,就是迫使菲尔德不得不做出去日本的决定。她人在淮扬,人生地不熟,容易被抓.住。可一旦她跑回了江西,菲尔德再无可奈何。说是说南昌亦沿江而建,可是从长江入赣江,中途关卡繁多,想要长.驱.直.入非常困难。他们更不曾探寻过航线,即便抓了向导,国产船与洋船体量的差别,足以让江西水军设下重重陷阱。菲尔德不傻,他不会追到江西,想挽回此次出行成本,在有大银矿的诱.惑下,只会去日本。

    庭芳梳理清楚思路,就唤来了房知德:“到了下一个港口,暂停船歇息时,你使人往松江送信,预备几个通晓扶桑语的人,送与菲尔德,以示诚意。”

    房知德道:“有必要做到如此么?”

    庭芳道:“日本不好打,山川从林密布,国虽弱,亡国之际所爆发的力量不可估量。你单看刘永丰就知,国仇家恨前,什么都是浮云,眼里只有报仇二字。菲尔德大抵也不会打,不划算。但有精于扶桑语之人,总是要降低难度。”

    房知德道:“他们弄太快了,咱们的时间就不够了。”

    庭芳道:“他们觉得太难,放弃的话,更要寻咱们的不是。”

    房知德抿着嘴,再不肯说话。良久,才道:“郡主,我们什么时候,才有那样的大炮?”

    庭芳苦笑:“若非朝廷昏庸,咱们还未必打不过他们。即便咱们造不出来,难道还不能买?两千万两的岁入是磕碜,但比起他们那些小国,已是恐怖。更逞论把商业发展好。你瞧宋朝的岁币,两个县就养活了金国。□□自古富庶,到今日的模样,实为朝廷太下作。咱们这样的大国,就譬如你们房家大族,自家不内耗,外头怎么杀的进来?世间有此国土人口的大国屈指可数,能够中央集权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更是只有咱们。咱们踏踏实实的过活,又怕哪个?”

    庭芳继续道:“我卡着不北上,就为了向世人证明,你们都是错的,只有我是对的。这话狂妄,可也是实话。二哥哥你自问,见了那多官僚,往长远看,有几个比的上我?”庭芳并非信口开河,巨人的肩膀上,就是站高望远,与个人素质关系都不大。因此,事后诸葛亮才有那么容易当。

    房知德道:“此刻,却要北上了。”

    庭芳点头:“来不及了,只能先利用原有的中央集权优势,再怎么分散着下去,待到洋人反应过来,逐个击破,咱们再想收回就难了。”

    房知德有些遗憾:“还有许多事没办。”

    庭芳道:“前次见了缝纫机,已有雏形。我出门一趟,只怕都做了出来。有了珍妮机与缝纫机,衣裳的速度能快十倍不止。军需能省一大笔,最坏的情况,与洋人打一场,即便打输了,他们也损失惨重。我们只要坚定的发展,总会翻身的。如果他们光记着银矿就更好,海防架设起来,就再不怕他们了。”百年屈辱尚能咸鱼翻身,庭芳不愿到那个地步,然而真到了那时,她对自己的国家也有信心。二战之后靠自己站起来的国家屈指可数,而他们,就是其中值得骄傲的之一。

    房知德深深叹了口气:“全都是钱啊!”

    庭芳看了房知德一眼:“想要迅速富集财富,就得像江西这样,想保证土地在手。叫种什么种什么,几省资源打配合。放开一些物资的私营,江西的盐铁收回,酿酒亦不能放去民间。战争状态下,每个人都会有牺牲。江南地界上难缠的豪族们,并不会有多好的下场。二哥哥你若想保存房家实力,还是提前说服他们的好。”

    房知德确认道:“私产店铺不收么?只要土地?”

    庭芳道:“全收了经济可就死了,商税必然是将来的主要税收。只要别打土地的主意,旁的都好说。你们房家的作坊,不涉及盐铁军需的,请随意。收税也不会比现在离谱。”

    房知德郑重的点头:“我知道了。”

    庭芳道:“我已写信与殿下,要他想法子废太子。”

    房知德惊愕。

    庭芳道:“不然你这边不好谈,殿下做了太子,你的而身价不同,江南豪族更愿听你的话。”

    房知德道:“那干嘛不直接逼宫?”

    庭芳道:“要紧时刻,殿下不能有污点。逼宫,得有强权手段,才可压下议论纷纷。人心浮动,更不利于统合资源。废太子简单的多,与圣上通了气,锅由圣上背了,殿下本就是贵妃之子,册封贵妃为后,名正言顺的嫡子,谁还敢讲啰嗦?”

    “圣上愿意么?”

    庭芳冷笑:“由不得他不愿意,他那老贼,还能为了不喜欢的儿子硬抗不成?”

    房知德摇头道:“圣上此人,最是小心眼。殿下逼废了太子,他立刻能想到自己要被架空。恐怕不乐意。”

    庭芳道:“那就打!打到家门口,老贼没准连皇位都禅让了。”

    房知德笑了:“罢了,我还是等殿下登基后再与族人谈吧。”

    庭芳鄙视的看着房知德:“你真笨!现在谈才好谈,不得势的想捞个从龙之功好翻身把那主人做。待局势明了,你再谈,就只好同原有得势的谈。他们有了筹码,多麻烦。现在游说了长了歪心的,待大局已定,不消你出手,他们就能为了自家利益灭了现有的势力。他们的一生荣辱皆系于你身,谈起来就容易了。”

    房知德没好气的道:“我笨我承认,可原不得势的,怎么就能翻身?”

    庭芳道:“族里的人,多半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老百姓力量集合起来,朝廷都能掀翻;族人力量集合起来,族长就是盘菜。可你要集合他们不容易,先放一个预言,待预言实现,就可以忽悠他们去掀桌子了。这种事儿你干不利索,寻钱先生去。我叶家一脉相承的架桥拨火的看家本事,一准能成。”

    房知德:“……”怪不得他爹只能仗着出身江南混个内阁占位置……尼玛实力相差有点大啊!

    二人正说话,君子墨兴奋的冲进来:“郡主!郡主!我看到咱们的船队了!打着仪宾的旗号,是仪宾亲自来了。”

    庭芳立刻冲出船舱,站在甲板上。远处迎面开来的船队,不是徐景昌是哪个?庭芳也跟着高兴起来,立刻吩咐:“快,把我的仪仗打出来!”

    王虎迅速行动,带着一群兵丁,把桅杆上伪装的旗号卸下,又换上了绣着东湖字样的旗帜。一行壮汉骑着马站在甲板上,高举庭芳的仪仗。郡主仪仗浩荡,远远就能瞧见是官船体面。

    徐景昌看着朱红色的熟悉色泽,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然而顺江而下的停泊谈何容易?徐景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艘船擦肩而过,滔滔江水裹挟着他的船,只能看到熟悉的身影掠过。

    逆流的船速度极慢,更好操作,庭芳指挥掉头,追逐着徐景昌的船而去。直到港口,二人皆下了船,才紧紧拥在一起。

    徐景昌恨不能把庭芳揉入体内,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哽咽的称呼:“四妹妹……”别抛下我!

    徐景昌停泊的,正是安庆。安庆卫指挥使梁光启乃熟人。听闻夫妻二人久别重逢,忙忙收拾了干净院落,只派人与他们使唤,并不来打搅。不知徐景昌带了那多兵马作甚,也不去管,只拿出粮草招待。徐景昌一路拉着庭芳的手不肯放开,直走到临时住所,才松开手,却又把庭芳打横抱起,滚到罗汉床.上,好一阵揉。

    庭芳从徐景昌怀里挣脱出来,摸.摸徐景昌的脸安抚道:“我这不是跑出来了么?”

    徐景昌再次把庭芳搂住,将头埋在庭芳的脖颈处,闻着熟悉的气息,久久不语。

    良久,庭芳等徐景昌彻底冷静,才问:“你带了多少人?南昌怎么办?”

    徐景昌道:“八千人。南昌留了五千。”

    庭芳问:“五千?”

    徐景昌道:“韩广兴打一回送一回人么!”

    庭芳无语:“你也不怕那帮人没养熟,跟韩广兴内外接应。”

    徐景昌道:“有你,我有信心再建一个南昌。没有你,我都不知如何守卫南昌。姥爷亦是此态度,接到你的求援信,他当下就撅了过去。幸而没中风,不然那一摊子民政我更不会管了。师兄无用,离了你,不知怎么活。”

    庭芳缩在徐景昌怀里:“我也想你。”

    徐景昌抚摸着庭芳的脊背,笑道:“回来就好。”

    庭芳道:“并不好。”

    徐景昌疑惑的看着庭芳,庭芳便罢淮扬之事细细说了一遍。徐景昌越听脸色越沉,到最后已黑如锅底。

    庭芳道:“刘永年失了老巢,一时半会儿无力发展,你既带了人马,索性出征打下江南吧。”

    徐景昌点头:“你回南昌?”

    庭芳嗯了一声:“我管后勤调度,你们打回东湖,沿海北上,只怕不要一个月,就能助殿下登基了。”

    徐景昌闷闷的道:“又要分别。”

    庭芳笑道:“不过几个月,我就跟着回京。只是将来,朝中恐无我说话的余地。南昌虽好,远未到耸人听闻啊!”

    徐景昌不知如何安慰,庭芳的付出他看在眼里,就因为是女眷,如此天大的功绩,不知如何封赏。

    庭芳却看的开的多,道:“前次与殿下细论过此事,不求太多,好赖是一代算学大家,在钦天监混个小吏总可以,旁的便先搁着吧,只要能进去,便有的是机会。”又转了话题道,“江南你打算如何打?”

    徐景昌道:“安徽是无需打的,早已降了殿下。是真是假不去说他,先混过了眼前。浙江一盘散沙,我占了江苏,分兵去打即可。”

    庭芳嘱咐道:“我不大通军事,你自家小心。想着家里还有我等着你。”

    徐景昌亲了亲庭芳的脸颊:“真不想同你分开。你并非不通军事,而是没有正儿八经上过战场。以你的聪慧,若同我一般打上几场,再不比谁差的。”

    庭芳垂下眼睑:“从来往的信件来看,朝中更烂了。袁阁老不过勉力支撑。他也不容易。”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圣上吊着两位皇子,太子再是大势已去,总要垂死挣扎。”徐景昌苦笑,“赶上这么个天子,苦的只是黎民百姓。”

    庭芳才逃了命回来,听到这些话就不高兴。另起了话头道:“徐清呢?肯断奶了没?”

    徐景昌道:“姥姥护着,我哪里管的住。”

    庭芳:“……”

    徐景昌笑道:“也罢了,横竖咱们就要回京,姥姥在护不着了。”

    庭芳道:“姥姥是护不着了,待我娘回了京……”陈氏惯孩子的那酸爽!一言难尽!

    徐景昌笑了起来:“不怕,日后咱们多管着些。早早的送他去上学。”

    多事之秋,清闲的话只得这一件,徐景昌又道:“韩广兴还有战力,你在南昌,万不可大意。我留了周毅在南昌,他似有些慌。你回去了也好,有你在众人才有主心骨。”

    庭芳哭笑不得:“他都慌,我岂不是更慌?”

    徐景昌笑道:“你能装的面上不慌就行。姥爷听见你出事那样激动,休说我嘴里没好话,姥姥对你且有三分疼惜,他可就……无非因你是定海神针,以为要塌了,可不慌神?”

    庭芳道:“他能如此想,亦是好事。”陈凤宁与她本就没血缘,又没亲自养过,似叶阁老那般待她,是再不能够的。

    自打管了南昌那一摊子,夫妻说话张嘴就是政务,都不记得多久没说过风花雪月了。两个人窝在床头,足足谈了一下午正经事,直到掌灯时分,几夜都不曾休息好的夫妻嗓子都哑了,才把彼此的事儿交代清楚。豆子端了饭进来,偷偷打量着徐景昌。她早先有过几面之缘,毕竟楼子里来一个比花魁还生的好的后生极其不易,这种长相往楼里一站,点谁都不消花银子的。花娘们命途多舛,多不长命,可比良家子要放纵的许多。当日不知多少花娘去勾搭他,豆子好几次也凑了前去围观。不曾想有一天,他就把花魁拐跑了。不独拐了花魁,他自家再没出现在过会芳楼,只把会芳楼的姐儿们芳心碎了一地。

    此时再瞧,比往日黑了些,更显大丈夫气度。与庭芳在一处,看着极赏心悦目。豆子心下暗赞:好一对璧人。

    徐景昌还只当是梁光启派来的丫头,浑不在意,拉着庭芳下来吃饭。庭芳却道:“这是豆子,往日我在会芳楼的丫头。此回在路上捡着,一并带了回来。”

    徐景昌听得此话,从荷包中翻出一块银子做见面礼。豆子谢了赏,一抬头发现徐景昌往庭芳嘴里塞了颗糖,顿时无语,吃饭了又吃糖……

    徐景昌带松子糖是带成了习惯,他自家不吃,逮着空儿就喂给庭芳与徐清。庭芳含.着糖,脸上的笑容展开了八度。一顿饭再吃不出旁的味道,只剩甜蜜。

    至晚间,梁光启估摸着徐景昌夫妻说完了话,便来拜见。机会难得,梁光启也不绕弯子,他向徐景昌申请跟随,好在后头捡军功。创业期间,任何人才的加入都是好事。徐景昌想了一回,索性分了一小拨人,带领着安庆驻军两路出击,他打江苏,梁光启打浙江。

    如此一来,徐景昌就得再停靠一天,等梁光启整队。白捞着一日假,正好歇息。连续的奔波致使人疲倦不堪,庭芳早早睡去,一夜无话。

    习武之人,从来闻鸡起舞。天才麻麻亮,夫妻二人都已醒来。想着即将一别数月,今日又无事,庭芳翻身伏在徐景昌的胸口,调戏之!

    所谓小别胜新婚,何况还差点生死相隔,战况尤其激烈。酣畅淋漓下,庭芳双颊绯红,无比魅惑!徐景昌欲罢不能,恨不能抛却诸多烦恼,只做那长相厮守之人。

    然而欢聚总是不长,不过歇了一日,次日一早,徐景昌整装待发,短暂的耳鬓厮.磨给了他更多的勇气。越快结束战争,就能越快相见。别离没有多话,性格果断的二人眼神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

    刘永丰看着英姿勃勃秩序井然的军队,衬托的旁边安庆驻军越发颓然。刘永年的军队,不过与安庆驻军仿佛,一眼扫去,就知不是徐景昌的对手。刘永丰心里的火焰在燃烧,问庭芳道:“什么时候,才能打洋人?”

    庭芳道:“攘外必先安内,待国朝威武,洋人与土鸡瓦狗何异?”巍峨的舰队驶进英吉利海峡的英姿,并非庭芳的幻想,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现实。庭芳小时候,不管是南海还是东海,永远都只能抗议。短短几十年,抗议的换成了旁人,想想都满心澎湃。既然她从盛世而来,就要让盛世的荣光照耀这片土地。否则老天何必让她穿越一把?

    刘永丰道:“郡主,您比我年轻,倘或我看不到那一日,您记得烧封信与我。”

    庭芳笑道:“好家伙,占我便宜!”

    刘永丰莫名道:“什么便宜?”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刘永丰差点给口水呛着,这玩笑可不能开,只得道:“郡主,我没读过书……”

    庭芳拍拍刘永丰的肩:“我比你更想打,你就放心吧。将来你有什么打算?”

    刘永丰道:“跟郡主做生意啊。”

    庭芳呵呵:“跟我混,有一点给我记牢了。过去的事,既往不咎,往后你手上再落一条人命,你就等着我烧纸告诉你洋人的结果吧。”

    刘永丰一噎。

    庭芳冷眼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妓.女,也是人!”

    刘永丰无言以对。

    庭芳警告完刘永丰,又道:“你的家眷怎么办?要接来江西么?”

    刘永丰道:“早挪去了淮安,那日上船时,我就吩咐了。仪宾要的是城池,定不会扰民。女儿们都已出嫁,不是我刘家人,她们如何,且看夫家吧,我是管不来了。”

    庭芳鄙视:“眼里就只有儿子。”

    刘永丰笑:“郡主如此能干,生的儿子不也得姓徐?”

    庭芳道:“我再生一胎,看我有没有本事让他姓了叶!”

    刘永丰讶然:“您就不怕仪宾翻脸?”

    庭芳撇嘴道:“我家都绝户了,我姐姐守寡,哥哥弟弟病逝,妹妹也不知去了何方。我不生还有哪个生?嫁到杨家的二姐姐,现连个女儿都没有呢!”

    刘永丰服了:“真没有您不敢想的事,徐家宗族会烦死您的。”

    庭芳斜眼看着刘永丰:“徐家宗族除了徐景昌同他爹妈,从上到下见了我都得趴地上行礼,我怕甚?郡主的身份,不用白不用。再闹腾,我就往殿下跟前耍赖,要他封我做公主,我要先定国公都给我跪下。”

    刘永丰彻底:“……”(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