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3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的愤怒都快具象化了,她之所以帮福王,不是她礼义仁智信,被儒家的三纲五常冲昏了头脑。无非是面对英国奔腾的工业革命,她与福王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还真当她是个任由皇家揉搓的抖m!?去他.妈.的!她叶庭芳纵横江湖,数次玩弄人心于骨掌,最大的投资竟是看走眼!庭芳怒不可遏的盯着被她扔出去的圣旨!连庭芜都知道,为了家国天下,她可以冒险杀人。李十一脑子是烧成了哪副模样,才觉得她贱的一道圣旨就可召回?

    徐景昌虽带走了大半兵马,但湖广如此苍凉,只管破坏性的造反,聚集十万之众何其简单?更别提她掌握着天下最富庶的江南!驻军已入城池,想把她连根拔起才是天真。别以为她不知道朝廷之乏力!

    传旨的太监见庭芳如此大逆不道,都快吓疯了。传令官因有皇命,是无需对官员跪拜的。然而传旨太监趴在地上抖如筛糠,生怕庭芳盛怒之下先拿他开了刀。太监嘴里好似含.着黄连,传旨有专门的官员,圣上派他一个太监来作甚?郡主不可擅杀文臣,打死个太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谁好意思跟自家人计较打杀了奴才的小事!太监越想越怕,身为皇族,就可草菅人命而不受处罚,他所面对的,恰恰是皇族中最难缠的几位之一!

    庭芳无意与太监为难,只淡淡的说了四个字:“恕不奉诏!”

    说毕,也不搭理太监,径自回房。太监连滚带爬的奔出都指挥使司,玩命的跳上船,往京中而去。

    庭芳回到房中,第一件事提笔写信给徐景昌,要他想法子撤离京城。信件发出,才召集人手开会。南昌根据地从陈凤宁开始,皆有进益。只圣旨发的太急,临近年关得了官职的几人将来放的天南海北,一时生了离愁,便约定好出了正月再各自赴任。昭宁帝单撇下庭芳,多半人都不以为意,最大的奖项最后开,也是有的。众人八成都在猜要封公主了,万没想到轻飘飘的一句召唤,就没了!

    陈凤宁不曾与会,他接到消息,听着老妻的数落,微微勾起了嘴角。随意安抚了姜夫人两句,走出门外,把心腹唤至跟前,如是这般说了一回,才换了另一副面孔回到房中,泼茶摔碗,破口大骂!

    任邵英盯着捡回来的圣旨来回看了几遍,眼珠子都要凸出来。钱良功也是差点掀桌,你.麻.痹的,要只当个官太太,庭芳一个阁老之孙,她要奋斗吗?她不识字都行好吗!诚然,庭芳确实很难封,毕竟她封爵够高,又是女眷,想怎么办呢?可是郡主没到顶啊!郡主之上还有公主!徐景昌数年经营,囿于国家法度,只能封到国公大家可以理解,但庭芳既然已经是郡主,把她搞成公主很难吗?公主的儿子,至多也就是个轻车都尉的封爵,徐景昌如此功绩,让他个个儿子端个铁饭碗很过分吗?

    在南昌的诸人出离的愤怒了!尤其任邵英,整整六年,他与徐景昌,把一个渔村建成东湖港,把毫无寸铁的小皇子包装成了手握兵权的太子对头。回想起六年来的点点滴滴,竟是全剁了喂狗!他们几人因无进士名分,多是六七品的小官。可是刚入仕途的人,如此已算厚道,大家都想着京中有人,早晚要升。可照庭芳的下场,还升个屁!六七品就把功臣尽数打发,唯有陈凤宁混成了阁老。钱良功等人心里万匹草.泥.马奔腾!论付出,十个陈凤宁捆起来也不如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凭什么?做你.妈的春秋大梦!

    周毅一拍桌子:“还做甚劳什子官,反了他!”

    任邵英也道:“气量太小,公然又是一个太上皇,跟着他继续颠沛流离么?”

    钱良功咬牙切齿的道:“百姓俗话道:有种像种,没有种不乱生种。昭宁帝果真是上皇亲生!好!甚好!”操.你大.爷!一家子好端端的在叶府享福,却被逼回家乡,被邪.教撵的鸡飞狗跳,好容易盼来了馅饼,里头包了一口屎!这特么能忍?钱良功对着皇家,当真是新仇旧恨!叶阁老对他有再造之恩,兢兢业业一辈子,姓李父子就如此欺辱叶家子孙,欺人太甚!

    杨志初想说的话被同僚抢完,索性不说了,只道:“此事仪宾知道么?”

    庭芳道:“我已去信与仪宾,叫他想法子离开京城。余下的事,再做打算。”

    说毕,钱良功等人都沉默了。徐景昌揣着热炭般的心思北上,一群人里,若说赤胆忠心,只怕唯有徐景昌长了那么点子。其余的人各有私心,这也没什么,力气往一处使,固然心事繁杂,到头来不都是为了天下苍生么?然到此时,就陷入了两难。

    钱良功等读书人忠的是儒家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孟子就曾说过失道帝王同贼子无异,人人得以诛之的话,读书人对一家一姓的忠诚实在少的太可疑。这还是心怀理想的,没理想的更是只忠于自己的官职与利益,天下姓了那赵钱孙李,又与他们何干?但徐景昌不一样,他忠的就是昭宁帝。亦非李家江山,却比那更麻烦,因为他只忠于昭宁帝!

    所有人心里都闪过了同一个念头,如若徐景昌不肯离京,又当如何?

    昭宁帝亦知亏待了庭芳,可他也了解庭芳。公主,不是她所期,她想做的是男人能做的事。昭宁帝实无可奈何,想的是把人召回京中,再做商议。可他没想到,他已不是福王,而是九五至尊,如此黏.腻,时非幸事。他低调的使了太监传旨,就似儿时,不过是个口信,都算不得正经圣旨。谁家传旨用太监啊!故也瞒着徐景昌,他怕徐景昌的质问,反倒想先说动庭芳,曲线救国。但他没有想到庭芳的反应这么大,恕不奉诏四个字,砸的他两眼发黑。登基之前文臣劝说谨防武后之事的话语刺进了他的脑膜,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是畏惧庭芳的,比起带兵打仗的徐景昌,他更害怕庭芳。全能的如同神邸一般的存在,政治、经济、军事、工程、火器,乃至琴棋书画针线女红,有她不会的么?那如神来的电烛棒,是寻常人能发现的了的么?她没动静时,昭宁帝可以嘻嘻哈哈,但她冷酷的说出“恕不奉诏”四个字时,昭宁帝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此等私.密,昭宁帝不敢同朝臣说,一旦说了,他就不得不杀徐景昌夫妻。条件反射的想寻庭瑶,又想起庭瑶正在病中。几年的殚精竭虑耗干了她的神思,才放松下来,便一病不起。涉及庭芳,昭宁帝不好拿去烦他,终是垂问严鸿信。

    严鸿信自是不会做出头鸟,不过含混其词,不肯说出结果,但言语中还是带了几分庭芳狂妄之语,至于昭宁帝能否理解,就不得而知了。

    新回京的徐景昌更无根基,他的消息渠道只有昭宁帝,若昭宁帝不想说,他什么都不知道。新的炉灶正在建立,与勇国公才刚到彼此试探的境地。按道理,庭芳发给他的信件,理应比太监的回信更快。然而,他们夫妻都没有发现暂未离开的陈凤宁,早已投了敌。信件被紧盯着庭芳的陈凤宁截住。因此,徐景昌发向南昌的家信里,只字不提昭宁帝的昏招,谈的皆是家常。

    庭芳摸不住徐景昌是被控制,还是委婉的劝他屈服。南昌的兵马在调动,颜飞白只觉时来运转,登时兴奋的手舞足蹈,积极加入队列,帮忙配置着江西的资源。徐景昌手下的将领,最得力的周毅留在了南昌,余者带入了京城,驻守江南各个城池的,都是非最亲密的心腹,即,他们既能听从徐景昌,亦会听命于庭芳。

    庭芳的眼前,是粗制的沙盘。只看的了天下大致的走势。她并不想反,打起来太耗国力,即便赢了也是生灵涂炭。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而来的现代人,对皇位没有兴趣。横竖工业革命后,皇族就不复存在。如果她做了女皇,后代运气足够好,可以成为立宪制的君主;运气稍微差点,被屠尽满门都不稀奇。作为母亲,她不愿看到如此结果,还不如做那流芳百世的一代大家,更容易保留自身血脉。虽然日常忙于工作,可徐清是她的宝贝,毋庸置疑。她和全天下的父母没有区别,不过想以一己之力,给自己的孩子打造牢不可摧的幸福的世界。

    可形式到了现在,已超出了她的控制。她气的不仅仅是付出没有回报,不到二十岁,谈创业成功不是笑话么?最令他愤怒的是昭宁帝对百官的投降!开天辟地封她做文官,代表着帝王改革的决心!退一万步,学秦良玉,也表示着帝王不沿袭旧俗!帝王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满朝文武、天下苍生!昭宁帝竟是半分不争取,就屈服在了传统面前。

    国内外的景况,庭芳整理出来的资料摞起来有半人高。幕僚自是看过,亦分批送给了昔日的福王。可到了今日,他还是沉醉在了名为帝王的美酒中,给她搞投降主义!

    你以为你脆弱的城防,能抵御外族的入侵?你以为你糜烂的朝野,能保你不被异族践踏?

    庭芳在沙盘中插着小旗,每一处都是重要的城池。她眼神如冰,如果昭宁帝执迷不悟,也就别怪她不客气。因为,明知鸦片战争的她,若同文臣妥协,等着他们的只有万劫不复!她绝不能容忍继承她漂亮基因的孩子,沦为他人的禁脔!

    最后一面小旗,插在了京城。我的心胸比昭宁帝广阔太多,师兄,你休让我,两面为难!

    翻年过去,1797年,距离鸦片战争43年。但国运不是从鸦片战争腰斩,在鸦片战争之前,这片土地上的农民起义已是不断。天佑皇帝对国力的折腾,比乾隆狠太多,燕朝实力甚至不如清朝,昭宁帝此刻向文官低了头,不出十年,这群*的官僚能榨干土地上最后的财富,星星之火彻底燎原!到那时,跟着妥协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庭芳盯着沙盘,不提夫妻情谊在国运面前如何微不足道,哪怕从小家庭算,她也必须在徐景昌与徐清之间做出抉择。失势的、漂亮的、贵族家的小孩,庭芳在淮扬时见的太多了!她永远不会忘记楚岫云初遇她时的欣喜,也永远不会忘记史书上血淋淋的记载着方孝孺家中女眷落入教坊后,人们争相来嫖的记录。

    古代,是纯粹的丛林社会,法律在强权面前屁都不是。所以刘永年才敢把思思凌迟,刘永丰才能践踏妓.女的人命。漂亮的孩子,没有权势加成,只好去红颜薄命了。庭芳分明能看到结局,连万一的概率都没有,她怎可任由朝廷恣意妄为而不去改变?改了,无力回天,至少可以说自己尽力了。什么都不做,安享眼前荣华,她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南昌距离京城三千余里,八百里加急四个日夜消息便可传递。昭宁帝被庭芳吓的一身冷汗,却是只得硬着头皮再发消息,此次语气和缓的多,似如家常信件一般:“四丫头,你要怎样才回京?要不然,你先回来,有事咱们再商议。”

    庭芳对昭宁帝的装傻充愣都懒的搭理,此回送信的倒是个锦衣卫,瞥了那人一眼,只回了一句:“圣上说呢?”

    锦衣卫也是听惯了戏本子的人,知道如此景况,必不单纯。得了回音,麻溜跑了。到驿站,写成文字,叫二十里一个的驿站层层传递回京。

    庭芳的嚣张,挑动着昭宁帝脆弱的神经。江西隔壁的安徽尚在朝廷控制之下,锦衣卫所例行回报的消息中,就有江西兵力调动之事。对省级资源的整合,庭芳并没有瞒着任何人,因为动辄几万人的调度,很难瞒过具有完备锦衣卫系统的朝廷,庭芳也就不去做那无用功。

    江西各地的锦衣卫所被抽调,各县同时征调民夫组成临时城管,维持基本的治安与防御。各级卫所的兵丁,皆为南昌原有的驻军,战斗力完全无法跟徐景昌带走的精锐相提并论,但防守绰绰有余。一省首府就似一朝国都一样,只要守住了,就证明不曾覆灭,其余的地方丢了还可再打,不过是此消彼长,看谁耗的过谁。

    大量的知事因上任不久,不具备骑马打仗的能力,便都留守在南昌,并未随徐景昌北上。若说将兵还有听从徐景昌调度的,知事全因庭芳提议而设,便只对庭芳唯命是从了。尤其是知事乃新政,庭芳得势,他们跟着走南闯北做官去;庭芳失势,好容易得到的地位尽失。能被庭芳挑中当知事的,首要就是知变通,略想上一想,就明白自己安生立命的基石到底是哪个。与兵丁调动的动静不同,不起眼的知事们悄悄离开了南昌,火速控制了江苏。

    就在昭宁帝第三封诏书还未抵达之时,庭芳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派水军顺流而下,一口气攻下了安庆与池州两地!房知德同时调动手里兵力,趁着夜色里应外合拿下了松江,瞬间控制了长江中下游。

    陈凤宁面对风云突变,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背地里的小动作庭芳确实没发现,但庭芳也未曾全然信任过他。调兵之事他知道,但出兵就真的不知道了。更没想到,攻打安庆这样的大城,仅仅只用了一天,固然买通守军,着实太夸张了些!池州更是面对敌袭毫无反应!卫所居然糜烂至此!那庭芳手里的兵是否可以横扫天下?

    陈凤宁此刻是真急了,他觉得自己腿肚子都在抖。与严鸿信合作,切断徐景昌与庭芳的通信渠道,迫使他们夫妻无法沟通,是为了排挤他们二人出中枢,半点不想庭芳造反,他是庭芳的外祖,绝不信严鸿信关键时刻能保如何保他!庭芳若反,偌大的陈家只能陪葬!庭芳最初来江西,他是疑惑过的,可后来的桩桩件件,无不表明着庭芳夫妻的决心。哪里知道,她一个女人竟有如此气性。与徐景昌的夫妻情深,都不要了么?控制长江,根本就是正儿八经造反的架势!陈凤宁眼前阵阵发晕,咬着牙关硬撑着,绞尽脑汁的想怎么阻止庭芳。

    安庆被夺,安徽都指挥使火速报信回京。孤立无援的徐景昌才知道庭芳与昭宁帝已隔空掐三个回合。严鸿信不待徐景昌反应,密奏于太上皇,轻轻巧巧的就用锦衣卫将徐景昌堵在了定国公府,不得出门。

    昭宁帝接到奏报,面色阴晴不定。前日才和颜悦色之人,今朝就翻脸无情。袁首辅亦被同僚气的半死,做官做老了的人,猜测帝王心思,都是绝活。见昭宁帝犹豫,一个两个的都以为昭宁帝想卸磨杀驴,竟是上窜下跳的说出无数不好的来。然东湖郡主的赫赫功绩,是你们能掩盖的么?真当年仅十二岁陷入青楼,还能全须全尾爬出来的女人好惹?袁首辅再也忍受不了严鸿信等人的短视,直接找了昭宁帝道:“陛下,你待东湖郡主不公,她拿陛下当亲人,才会朝陛下发脾气。陛下与东湖郡主青梅竹马,与兄妹无二,陛下为兄长,就是纵容她些又如何?”

    昭宁帝咬牙切齿的道:“她控制了长江!”

    袁首辅劝道:“东湖郡主还不到二十岁,女人家哪个不是这般任性不讲理?陛下九五至尊,何必跟个女人计较?”

    昭宁帝十分不满的道:“她就不能回京再商议?可知我如今多么为难?”

    袁首辅差点要罢工,偏偏老家落在庭芳手里,最怕就是庭芳真的反。本来淮扬袁家就受重创,哪里经得起折腾?袁首辅算是看出来了,昭宁帝身边倒也不是没人劝他息事宁人,却是严鸿信不愿有人分宠。国事百废待兴,你们内斗个毛!他一个要告老的人,竟也不让安生,简直岂有此理。最后那么多文臣倒戈昭宁帝,无非因为他好骗!一群文臣齐上阵,昭宁帝现绷着对徐景昌冷处理,已是仗着幼年情谊了。袁首辅忍着怒意,理了理思绪,道:“臣知陛下之心,但郡主知道么?”

    昭宁帝愣了愣。

    袁首辅语重心长的道:“摸着良心问,东湖郡主为了陛下,怀胎八个月奔赴江西,船舱内产子,没出月子就劳心劳力,致使身受重创,难以成孕。这是众所周知的事,陛下就不怜惜一二么?一介妇人,豁出命去为了朝廷,朝廷却是不闻不问,不封不赏,恕臣直言,陛下难道不觉得凉薄么?”

    昭宁帝一阵沉默。

    袁首辅又道:“臣,与东湖郡主不曾见过。可自古以来,没有哪个有才之人没有傲骨。”

    昭宁帝苦笑:“她有不满,也不好好同我说,发那样大的脾气作甚?她想要什么报偿,她不说我怎么知道?”

    袁首辅道:“何不垂询仪宾?陛下不知,仪宾定是知道的。”

    昭宁帝登时有些尴尬,锦衣卫围了定国公府的事他是知道的,一面是自幼情谊生出的信任,一面是庭芳异动他不得不委屈徐景昌。故太上皇下令,他也没有反对。此刻却是没脸去见人。

    半晌,昭宁帝才低声道:“我知道一些。”

    袁首辅头痛的道:“陛下……”你知道不给,作死呢?不知道她手里有兵?她老人家控制着江南啊!那是江南!偏安一隅的南宋,尚且能抵御蒙古十数年,可见江南之底蕴。庭芳若不冲动,只管割.据,耗也耗死朝廷了!旁人不知朝廷的底子,他一个首辅,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袁首辅都快急出眼泪来了,江南不能丢!丢了只有死!

    昭宁帝道:“东湖郡主,其实想做官。”

    袁首辅怔了下。

    昭宁帝苦笑:“我却是如何才能让她满意?她真放赖要做公主,倒容易许多了。”

    袁首辅一时也没了话说,若东湖郡主是男人,如此从龙之功,做多大的官儿,旁人都难有话说。斗争免不了,端看个人本事了。一个女人家,朝廷六部,搁哪儿啊?部里塞个女人,还要不要干活?想了半日,袁首辅提议道:“给个虚职?”

    昭宁帝道:“给什么?我原想从钦天监弄个职位,才问了钦天监一声儿,监正差点就同我抹脖子上吊。再是虚职,也得受吏部管辖。吏部尚书……是个端方的人。”

    袁首辅无言以对,吏部尚书是昭宁帝的亲外祖,旁人也就罢了,亲外祖的面子不能不给。若不安抚庭芳,她便是没野心,都叫逼出来了。满朝堂谁没听过陈硕贞的大名?若要安抚庭芳,又如何向朝臣交代?想了半日,袁首辅还是道:“此事,得同仪宾谈。”

    昭宁帝郁闷的道:“行,我去趟定国公府。”

    袁首辅忙道:“哪有天子无故降臣下门的?且召仪宾进宫回话。”

    昭宁帝道:“已经有两个赌气的了,再添一个,我竟是众叛亲离!”说毕,也不要御辇仪仗,换上寻常衣裳,骑马往定国公府去。

    徐景昌的礼仪在宫中浸.润十几年,学的只怕比昭宁帝还好些。昭宁帝见前日还同他说笑的徐景昌摆出一副恪守臣节的模样,彻底怒了,冲徐景昌吼道:“这种时候了,连你都不帮我!”

    徐景昌一言不发,不过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昭宁帝使性子。跟着一同来的袁首辅阵阵儿肝疼,这两人站在一处,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徐景昌更有气势些。如此武将,昭宁帝那单纯的性子,怎生压的住!?他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并不想管年轻的皇帝与年轻的将领是否人脑子打成狗脑子,可为了族人,又不得不管。庭芳大旗一举,袁家不抵抗,他就是死罪好么!早知道昭宁帝封太子时就告老了,他招谁惹谁了真是!

    君臣二人对峙,徐景昌脾气再好,那也不是任人揉搓的面团儿。良久,昭宁帝妥协了,正欲开口,身边的太监急急递了封信过来,昭宁帝打开一看,信上白纸黑字写了一行字:东湖郡主令船尽数回港,京城军需断绝!

    昭宁帝的心,彻底慌了!

    庭芳一记狠拳,打的昭宁帝措手不及。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上的信纸,又看向徐景昌。徐景昌也呆了。京城所有的粮食,皆靠外省供给,其中泰半来自京杭大运河。原有的存粮养着京中对抗邪.教的将兵们都勉强,何况凭空多出来的三万人。庭芳切断了补给线,就代表不独徐景昌所领的三万人没了嚼用,连带京中其余的将兵都没了指望。

    昭宁帝的确不是个合格的帝王,他第一反应竟是想问徐景昌该怎么办?庭芳手起刀落的切断补给,相当于直接同徐景昌决裂。他一直认为庭芳只是闹脾气,因为徐景昌在京城,庭芳再怎么样也就是跟他对掐而已。讨价还价的官僚手段,京中长大的人人会用,庭芳用了不稀奇。

    徐景昌双拳紧握,他不再理人,砰的一声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额头。方才的那一刻,脑袋一片空白。四妹妹,你就弃我于不顾了么?

    理智上知道,此事实怨不得庭芳。昭宁帝身旁什么妖魔鬼怪没有?太上皇任性多年,二皇子又是个不着调的,太子做的民怨沸腾,朝中早不剩几个忠臣。新帝登基,是抢肥肉的好时候,被人拱上.位的昭宁帝自然是要拿出好处来分润。可是他的内心,难忍的怨愤!因为爱之深,责之切;因为同样的选择,他亦会毫不犹豫,只是方向截然不同。政治的漩涡中,他最亲的两个人,各有立场,彼此寸土不让,没有一个人考虑了他的感受,因为他不过是个无用之人。

    徐景昌看着地面上一小团一小团的水渍,对昭宁帝的抉择,他有所准备,固然失落,却也有应对之法。文臣闹哄哄的抢夺,终是会惹恼皇帝,离开京城六年,他不可能一开始就能得到权力。熙熙攘攘中,他做“纯臣”,才会取得信任。但庭芳的果决,就太出乎他意料。徐景昌想质问庭芳,你有没有过哪怕一瞬间的犹豫?

    你知不知道,你的决定,会让我……必死无疑?

    徐景昌痛的,不是他即将奔赴黄泉,而是庭芳无情的背叛。他用生命去爱的人,把他抛弃的那么彻底。最后的……亲人……么?

    门被敲响,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丧失一切的徐景昌无所畏惧,把昭宁帝扔在外面。他不想见,谁都不想见。他好似被人强行摁入水中,呼吸都异常的困难,没兴趣知道外头的纷纷扰扰,没兴趣知道亲人们的利益博弈。疼痛涌.入四肢百骸,可就在这种时候,他依旧想念着庭芳。徐景昌忍不住的自嘲,我可真是,犯贱!

    昭宁帝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毫无反应,不由忧心,却是不敢破门而入。袁首辅深知事出紧急,低声劝道:“陛下,且先回宫议事!”

    昭宁帝只得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运河截断,非同小可。内阁被急召入宫中,一碰头,方知出了这等大事。阁臣韦鹏云道:“海运呢?”

    袁首辅没好气的道:“东湖以海运起家!”朝廷自家开的那被恶狗扑食般抢过的海运,能有多少指望?何况庭芳敢截漕运,就不敢截你海运?朝廷的海运可是没多少武装的!

    严鸿信生出不好的预感,干涩的道:“而今的国力,不宜大动干戈,且招安为要。”

    招安一词,先定性了庭芳造反。袁首辅眉头紧锁:“或可派使者一谈?”

    昭宁帝扫过一眼舆图,心头火起。他知道庭芳付出良多,但他也不能为所欲为。你就不能稍微退让一步?控制长江,截断漕运,是几个意思?你就真的想做女皇么?到底是我惹恼了你,还是最开始就先有预谋!?

    册封勇国公时,他就可上.位。是庭芳以经济为由压着不让。此时此刻,怎让他不生疑惑?若非心中预演,又怎会有如此快的反应?安庆与池州老城,没有事先布局,能拿的如此轻巧?既是卫所糜烂至此,又何须等到今年才挥刀北伐!?

    昭宁帝的心砰砰直跳,无数疑问在脑海中盘旋。之前被文官集团种下的怀疑的种子疯狂的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庭芳与徐景昌不同,他对庭芳寻常,庭芳对他也说不上感情多深厚。更有一条,他为徐景昌不值。庭芳失踪时,徐景昌利落的辞官、抛家、南下。若非形式诡异,迫使太上皇与先太子册封了郡主,徐景昌都会被人耻笑到死。可徐景昌从没在乎过。徐景昌肯为她抛下一切,她却不肯为徐景昌受半分委屈!不管为公还是为私,昭宁帝此刻都烦透了庭芳!

    他不想退让,他此刻想干的,是杀了叶庭芳!

    内阁吵不出结果,众人心里还是不大愿意相信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更不打相信她有那样的实力。几万男丁,岂肯臣服于一个女人。吵了半日,却是内阁排行第五的曹俊朗道:“诸位别忘了,东湖郡主手上抱着儿子呐!”

    严鸿信脑子嗡了一下!他竟没想到徐清!徐清为徐景昌之长子,他与陈凤宁联手阻截了夫妻通信,若庭芳对众将领说徐景昌断了消息,将领们会如何想?将领或不愿臣服于庭芳,却不妨碍他们认可庭芳太后的身份!被愤怒点燃的将兵,精于火器的东湖营,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袁首辅趁机道:“依臣之见,不过是郡主年轻怄气,陛下对着自家女眷,就别计较那么多了吧。她娇宠长大,任性些也是有的。”

    韦鹏云道:“首辅大人此言不妥,便是陛下亲妹,也不该如此不敬天威!”

    袁首辅想的就是息事宁人,岂肯挑起昭宁帝的肝火,道:“做妹子的同哥哥撒个娇儿的事,韦阁老未免管的太宽了!”

    韦鹏云道:“君臣有别!今日这个妹子撒个娇儿,明日那个兄弟放个赖儿,竟是不用讲天理伦常了?”

    内阁吵的不可开交,严鸿信叹了口气道:“不若请仪宾写封信去问问,或有误会,亦未可知。”

    袁首辅忙道:“严阁老说的极是!”

    韦鹏云还待说什么,曹俊朗猛使了两个眼色,到底闭嘴了。

    京杭大运河的贯通,造就了江南之繁盛。本就物产丰富,有了交通,更为富庶。接驳长江,能贯通沿岸的大城,互通有无,好不热闹。漕运一截,几省粮食皆困在了江苏。庭芳手中有粮,就不怕没人来降。

    庭芳镇在南昌,手下的知事洒满了才打下来的江苏浙江等地。她暂不打算跟朝廷正面对上,招得九边将领南下,她那三瓜两枣不够人啃的。但她知道,朝廷没钱,只要她不公然造反,必然僵持。下定决心那一刻就知道,此后是论持久战,稍微稳定后,偏安一隅,依旧先发展经济。待到昭宁帝失了百姓之心,再动手不迟。

    议事毕,庭芳回到家中,徐清扑到了她怀里,抓着她的衣襟问:“爹爹呢?”

    庭芳眼睛发酸,冲徐清笑笑,没有说话。徐清得到过许多种答案,大人的话句子太长,他理解不了。询问,要的不是答案,不过是寻找。徐清清澈的眼,看向庭芳。庭芳回来太晚,徐清已是困了。因陈凤宁不是一路人,庭芳对之越发防备,徐清再没能去过姜夫人处。对徐清而言,眼前晃动的熟人少了一半,作为孩子单纯的想法,就是确认没少的人是否回来看他。终于等到了庭芳,他盯着看了许久,打了个哈欠,又睁开眼看了看,满足的窝在母亲的怀抱里睡去。朦胧中,嘟囔着大人听不懂的句子,唯能清晰的辨别“爹爹”与“太姥姥”二词。

    庭芳拍着徐清,挥退了丫头们,独自在冬夜里枯坐。与徐景昌安庆一别,已有两个半月。那时候以为不过月余便可重逢,谁也没料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下令截断漕运时,她的内心麻木。她以为她可以平静,却是几个日夜来,再无法安眠。

    思念,深入骨髓。手里轻轻摇晃着儿子,想的却是孩子的父亲。她不知道位置互换徐景昌会怎么选,但她选择了徐清的未来。

    愧疚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白日里的疯狂忙碌造成的疲倦,在愧疚的干扰下,使的她彻夜难眠。徐景昌从未对不起过她,此生此世,有许多人对她好过。叶阁老、老太太、陈氏、赵总兵,乃至杨安琴与越氏等等。可是每个人都还有除了她以外的别的牵挂,唯有徐景昌,对她几乎毫无保留。再没有人能比徐景昌对她更好,但她却亲手把徐景昌推向了绝路。

    庭芳感受到了叶阁老那时的无力,即便手握大权,也常常事与愿违。叶阁老无力保护他的儿孙,庭芳亦无力选择两全其美。

    天光微亮,庭芳又是一夜不曾好睡,徐清在她身边睡的像只小青蛙,亲.亲儿子的脸蛋。庭芳翻身起床,寻出脂粉掩盖憔悴的痕迹。走出门去,训练,开会,处理日常。

    周毅冲进办公室,道:“郡主,安庆遇袭!”

    庭芳问:“是谁?”

    “安徽都指挥使带兵亲至!”

    庭芳眼神一凝,朝廷的选择,是围剿么?庭芳转动了下手中的铜管笔,镇定自若的道:“写信与韩广兴。问他想不想要湖北?”

    周毅应声而去!

    庭芳又招来了钱良功,问:“蒋赫还活着吗?”

    钱良功道:“应该还活着吧?”

    庭芳点头:“那你就使人寻一寻他,问问水匪头子,对安徽有无兴趣。”

    钱良功沉声道:“郡主,您是想……”

    庭芳嘴角微勾:“天下不老实的多了,朝廷想对我们动手,就看他有没有余力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