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6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赵总兵心下大慰,又觉得有些怅然。如此气魄,却是要与一个不成熟的帝王虚与委蛇。心中暗叹,世事从来难两全。

    庭芳道:“只怕许多人不信,我是真不愿打仗的。”战争比一切都残忍,不独是战场上的厮杀,战后的安顿一样硝烟弥漫。士兵不可能统一思想,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理应获得巨大的回报。然而一块土地上的总量有限,如何在士兵与农民间取得平衡,又是新一轮的问题。流血、残疾、战后应激障碍,满目都是创伤。如有可能,她是真的惟愿永无战争!

    赵总兵道:“我知道。想要权势滔天或是无奈自保,才须得养寇自重。若盼着平安康泰,再不愿打的。”

    庭芳一笑:“小舅舅也不想打了么?”

    “我都是国公兼国舅了,还想什么权势?”再想,便只有篡位了。赵总兵觉得自己真是年纪大了,尤其此次传旨,异常疲惫。眺望了一下北方,道,“你接旨的消息,使驿站八百里加急传回。诏狱不是人呆的地方,早传回你师兄早回家。”

    庭芳没说话。

    赵总兵又道:“我们也须得尽快赶回,迟则易生变。秦王妃几年来劳累过度,一直不见好。陛下……不是很能招架文臣。”

    庭芳问道:“什么时候走?”

    赵总兵心中有些不安,昭宁帝能被他轻易说服,亦容易被旁人左右。他亲带了圣旨而来,庭芳才能信任。换个人,未必就有如此顺利。可他既替昭宁帝做了背书,便不能让庭芳吃亏。庭芳的妥协,为的是苍生黎民,若朝廷反悔,将失信于天下。到时候他们一切的付出皆是白费,徐景昌与庭芳更可能命丧黄泉。作为几个孩子的长辈,他万不愿见此情形。便道:“此刻走,可以么?”

    太傅确实匪夷所思,八百里加急只需四日即可到京都,万一朝中文臣见她同意,又生幺蛾子,许多事就不好办了。必须得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际,新年开衙之时,正式在定国公府开中门摆香案接旨,方才算昭告天下、一锤定音。庭芳嗯了一声,又道:“我去安顿一下徐清,小舅舅连日奔波,身体可撑的住?”

    赵总兵道:“昨日天未黑就歇了,无妨。我瞧你的气色也不大好,跟我快马加鞭的回去,可行否?”

    庭芳笑道:“美人就是大补汤,我想着能见师兄,再没什么撑不住的。”

    二人即刻分头行动,赵总兵去整肃队伍,庭芳则是寻到了钱良功与君子墨:“我立刻回京,你们压后,倘或我有不测,你们可利用徐清为父母报仇的名义反击。”

    钱良功道:“郡主怀疑京中有诈?”

    “不知道,总之我不能带徐清走,我得给你们留下个出兵的理由。”庭芳郑重向钱良功行了一礼,“先生,你看着我长大,自来把我当自家子侄一般,我便厚颜相求,徐清就托付与你了。”

    钱良功忙避开,又回礼道:“定不辱命!”

    庭芳又对君子墨道:“娘子军才办不到几日,切莫松懈。我想法子让你效秦良玉之例。朝中只有我一人,势单力薄。太傅乃虚职,叫着好听,手里无权。陛下若看重我,自是天子近臣;陛下诚心同我怄气,在京城的身份还不如郡主二字好使。我们不反,但我们得有力量。陛下没傻到家的话,必然要调开周毅,王虎等人亦会被分散的七零八落。唯有你,一个女眷无官无职,不可能动到。南昌城内的知事,就交与你负责。湖北湖南匪祸不断,是你出头的好机会。不管是谁来了南昌,江西的实力都要抓死在手中。兵权绝不放手,我们才可说宦海沉浮,否则不过替人做嫁衣,明白?”

    君子墨点头:“知道了。”南昌的精锐定然调开,天下要打仗的地方多了,放他们出去打亦是应有之义。如此,南昌便空虚。朝廷败坏到今日,再派来的兵丁只怕同安徽驻军一般废柴。守护南昌还真不如靠她新建的娘子军,至少训练严格,没那么怕死。南昌或有危机,亦是机会。庭芳已为太傅,她自是也想捞个官职当当。再说,南昌是他们一点一滴建设,更不容许有人觊觎。

    说话间,房知德等人赶了来。此回就没有颜飞白的事儿了。庭芳道:“颜参政心里有气,你们尽量安抚。我想法子把他调入京城。”

    任邵英道:“不怕反咬我们?”

    庭芳道:“他那等人,看的只有利益。无利可图时,自是咱们一伙;有利可图时,横竖也不只他来撕咬。咱们也都别装了,除了子墨、周毅,便是年轻的我与房二哥哥,谁不是中枢里滚出来的。那点子规矩,还不知道吗?”

    任邵英笑出声来:“可不是!”

    理论上,官职调动都要入京到户部办理手续。然国土辽阔,并不很能做到。官阶小的就不走那一遭程序。只钱良功与杨志初本就是京畿人,得了官职就□□归故里,请上几日的席面,方才全了礼数。到时正好把徐清带回京城。

    压着接旨的信件,庭芳快速收拾东西,换上轻甲,抱起徐清亲了亲:“清哥儿,妈妈要回京,你在家乖乖听话,下个月便随着钱爷爷来寻妈妈和爹爹可好?”

    徐清不大听的懂,茫然的看着庭芳。

    庭芳耐心的再说了一次:“妈妈要出门,晚上找不到妈妈别哭。”

    徐清这回听懂了,瘪着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庭芳掏出帕子替儿子擦着眼泪:“再等等,你就能见到爹爹了,想不想爹爹?”

    徐清都快忘记徐景昌了,只搂着庭芳的脖子,不肯撒手。庭芳轻轻拍着徐清的背,心中极不舍。在医疗落后的古代,母子别离,心中有太多的牵挂与惦念。君子墨牵了马来,庭芳知道要走了。狠心把徐清从身上扒下,扔到韩巧儿怀中。

    徐清似感受到了什么,哇哇大哭。冬日的寒风孩子不能轻易出门,似上回去江苏那般送到港口都不能。庭芳在院中顿了顿,终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君子墨将庭芳送出门外,见到了来传旨的赵总兵,二人皆是一怔。赵总兵头痛的看着庭芳,合着昨日胆敢调戏男人的女子是你的人……

    君子墨却是一阵轻笑,趴在庭芳耳边,用南昌本地方言道:“叶太傅,我曾曰过,要寻个比仪宾生的好的男人……”

    庭芳牙酸的用不达标准的南昌话回道:“你眼光……真好……”

    君子墨道:“你有小舅母么?”

    庭芳道:“世子同我一般大,家中只有一个姨娘。”

    君子墨挤眉弄眼:“行,我知道了。且请太傅成全。”

    庭芳道:“千里迢迢的……”

    君子墨咯咯笑道:“我一介民女,不敢肖想国公之尊。且待来日!”

    庭芳:“……”

    赵总兵只觉得阴风阵阵,索性催促道:“走了。”

    庭芳一个漂亮的翻身上马,赵总兵眉毛一挑:“功夫没落下。”

    庭芳但笑不语,带上南昌特产的藤制带玻璃的头盔,一夹马腹,并入赵总兵的队伍,往京城绝尘而去。而她接旨的信息,亦同步发出。

    朝廷送信有两种,一种是换马不换人,一种是换马亦换人。如今朝廷最要紧的事便是招安庭芳,为了保障信息传递的速度,选的便是第二种。而赵总兵一行毕竟是活人,再是强悍,也会劳累。一样驿站换马,却是每日都择机休息,速度自是比信件慢了些许。

    先接到消息的昭宁帝并朝臣皆松了口气,至少明年的赋税有了保障。庭芳愿回京,就算昭宁帝与太上皇的博弈胜利,徐景昌第一时间被放回家中。然得陇望蜀,人之常情。庭芳不松口,朝臣在昭宁帝的威压恐吓下,不得不接受封一个女人做太傅的事。可一旦庭芳接受,朝臣心中的疙瘩又浮出.水面。昭宁帝身边说怪话的人又开始增多,众人都是一个目的,封赏不好即刻收回,至少种下不满的种子,到时候再把破坏规矩的人撵出朝堂。只要不形成延续性的制度,女太傅又算得了什么?让她踩进来没关系,狠狠的抽回去,一样可正朝纲!武后不也只是绝响么?

    令朝臣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黑话还在酝酿,猛的就接到了赵总兵与庭芳入京的消息,皆惊呆了!赵总兵十几日六千里来回,其中艰辛劳累一眼难尽。昭宁帝心中有愧,他一时犹疑,致使赵总兵疲于奔命,若因此伤了身体,可怎么是好?

    臣子回京,先入驿站修整,而后排队等待陛见。京城的驿站常驻显贵,比别处都富丽奢华。庭芳得了一个套间,在里间洗漱出来,就撞见了等在外头的徐景昌。

    庭芳绽出一个笑容,急步走到跟前:“师兄!”

    徐景昌却退开一步,挥开庭芳试图抓他衣襟的手,神色漠然。

    庭芳定定的看着略显苍白的徐景昌,半晌,说了句:“对不起。”

    徐景昌冰冷的看着庭芳:“此来问太傅一句。自问我徐景昌从未有对不起太傅之处,不知太傅又将徐景昌致于何地?”

    庭芳与徐景昌相识近十年,能感受到此刻徐景昌极力压抑的怒火。从南昌回京,她最不能面对的就是徐景昌。如若立场调换,她此刻恐怕杀徐景昌的心都有。然而徐景昌不过一句带着怒意的质问,让庭芳更为内疚。终究是用刀狠狠.插在了爱人的心间,她要如何补救,才可使之原谅?

    徐景昌注视着庭芳。

    庭芳抬起头来,一字一句的回答:“除了尊严,就是你。是我的错,任凭处置,绝无怨言。”

    徐景昌只觉的火气上涌,伸手扣住庭芳的肩,重重压在墙上,身高与体型形成绝对压制:“行,从今往后,你回家相夫教子,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踏出家门一步!如何?”

    庭芳爽快的道:“好。”

    徐景昌一窒,庭芳此生最不愿做的事,便是相夫教子。她纵横南北、奋发蹈厉,为了就是挣脱内宅的束缚,展翅翱翔。如此决绝的背叛,已无修补裂痕的空间。徐景昌苛刻的要求,为的就是决绝。

    庭芳被徐景昌制住,动弹不得。伸手抚上徐景昌的肩,垂眸一笑:“我说了,任凭处置,绝无怨言。”

    徐景昌被一口气堵的不上不下,手不自觉的松开,庭芳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在脸颊边亲了一记。

    徐景昌不为所动,冷硬的道:“陛下宣你即刻觐见,昨日就有机灵的商户送了太傅的官服来,你换上进宫吧。”

    庭芳没话找话的道:“他们各式尺寸都做了一套?”

    徐景昌没接话,庭芳笑笑,她已看到了搁在一旁的官服,走过去拿出来预备换,就见徐景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庭芳轻轻叹口气,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哄的回来。眼下正事要紧,利索的换上官服,跟随赵总兵进宫。

    面圣不过是过场,昭宁帝对着庭芳,完全不知说什么好,也没提及即刻颁旨的事儿。混中枢的甭管皇帝还是朝臣,底下掐的你死我活,面上都要摆出花团锦簇的模样。庭芳得封太傅,昭宁帝总要赏点东西与她,再装模作样的颁个旨,叫定国公府放几挂鞭炮,方算齐活。然而昭宁帝分明还在怄气,半句不提。只官员调度的朝廷邸报发了出去,算昭告天下。严鸿信见此情形,心中大石落地。这是得了名誉晾到死的态度,心中不由好笑,叶太傅着实年轻气盛了些。笑完又叹,女子与皇帝本也无交集,能拿到太傅的体面,亦不枉此生了。

    赵总兵连续奔忙,昭宁帝怕他劳累,赶忙打发他去休息。走出宫门,赵总兵问道:“徐景昌恼了?”

    庭芳笑笑:“换我,我也恼。”

    赵总兵道:“此事是你的不是,你软和些,撒个娇就完了。”

    庭芳道,“小舅舅不用担忧,师兄是个心软的人,至多三五个月也就可回转。”庭芳没太大的把握,但也无需跟赵总兵诉苦。

    赵总兵道:“陛下不大高兴,你那一系的人都要受压制排挤,我不大好替文官说话,你便是要退,也得安排好后路。”

    “着实顾不上了,他们几个人都老辣的狠,暂时蛰伏吧。我且家去整理一下算学,朝廷无钱,海运必然重启;安徽打的稀烂,想要恢复生产,必得引回流民。船舶炮火、农田水利,哪样用不到算学?”庭芳笑了笑,有些无奈的道,“师兄正气头上,不许我出家门呢。幸而不是纯玩官场的,不然在家关上一年直接废了。”

    赵总兵道:“你这是一技在手,终生无忧。陛下同徐景昌两个都是算学疯子,你靠着这个就能拿捏他们一辈子。”

    庭芳道:“我却是想要师兄别恼我的。”

    赵总兵拍拍庭芳的肩:“越性儿好的人恼起来越厉害,你自求多福。”

    庭芳撇嘴:“偏心眼的小舅舅!”

    赵总兵懒的掺和小两口的怄气,直接上马走人。只派了四个亲兵护送庭芳。庭芳也骑着马往定国公府去,余光扫过街景,与记忆中的大不相同,四处都透着衰败。国公府比原来的叶府离皇宫近,庭芳就没有顺路去瞧瞧,径直去了定国公府。

    门房看到五人骑马而来,为首一人是个女子,又穿着太傅的官服,不用猜都知是女主人回来了。赶紧迎上前来拜见。庭芳却问:“国公呢?”

    门房恭敬的道:“回郡主的话,奴才看着大门,不知里头情况。请郡主垂询里头的姐姐们,更为明白。”

    庭芳点头,把缰绳交给门房,打发了赵总兵的亲兵,自往里头去。华夏讲究礼仪,什么等级用什么屋子,自幼生在权贵人家的庭芳不消打问,就寻到了正房。几个小丫头低眉顺眼的站在门口,见了庭芳,纷纷拜见。庭芳点了点头,进到屋内,一股冷清的气息迎面扑来。庭芳歪头问丫头:“可知国公在何处?”

    那丫头答道:“似在外书房。”

    庭芳又往外走,寻到外书房,却被亲兵拦了门。亲兵乃徐景昌从南昌带来,识得庭芳,极为难的道:“郡主,仪宾不让人进去……”

    庭芳垂了垂眼,对亲兵温和一笑,亲兵觉得腿肚子一抖,庭芳却是掉头就走。回到正房中,庭芳在炕上依着窗子发呆,这是要跟她分居么?想想令人胆寒的诏狱,庭芳觉得事情有些棘手。若非昭宁帝与徐景昌感情深厚,进了诏狱,便是不死,至少落下终生残疾。徐景昌能囫囵出来,确实该感谢昭宁帝极力维护的。毕竟昭宁帝那怂包靠的不是自己上.位,对朝廷的控制力趋近于无。也不知为了徐景昌,付出了多少代价。

    差一点点,就与徐景昌天人两隔。庭芳想到此处,脊背窜出了一阵寒意。那时候,她从青楼逃离,徐景昌没有半分犹豫。坦然的面对世人的嘲讽,全力维护她的尊严。相识数载,时时小意,处处温柔。可她却是……

    万般借口,也仅仅是借口……是她放弃了徐景昌。

    夫妻总不能一直僵着,没有见面没有交流,再好的感情都会淡化,何况徐景昌心中愤懑。招手唤来丫头,叫上了笔墨。

    乱世中混口饭吃真心不容易,故闻得南昌高薪聘请匠人,各地自觉手艺不错的都争相涌来。穆大工的团队日益扩大,便分了好些部门。这些都是要问管家婆庭芳讨研发经费的,所研究的方向自是要写出来与庭芳看过。庭芳稍微回忆了一下船舶相关的研究,就开始设计相关的数学题。

    心里惦记着徐景昌,尽管很累,还是坚持写到了晚上。整理誊抄一份,图文并茂,看着十分顺眼。再次叫来丫头道:“送去外书房与国公看。”

    庭芳害的徐景昌先被软禁后下诏狱,定国公府的下人都不知怎么面对女主人。只是夫妻之事,也轮不到下人说话。丫头乖乖的应了声,拿出个托盘,拖着一叠纸送去了外书房。庭芳才叫来剩下的几个丫头,伺候她梳洗。

    去送数学题的丫头回来,庭芳问:“国公收了么?”

    丫头道:“国公不让人进外书房,奴婢交与了亲兵,看着亲兵送进屋的。”

    一套数学题,是庭芳的道歉,亦是讨好。徐景昌收到数学题,发现事关船舶,仔细看了一回,夹到了同类的资料中,没有回话。庭芳在屋中等到半夜,不见徐景昌的动静,终是叹口气,独自睡了。

    幔帐放下,庭芳半分睡意也无。身体很疲倦,精神却很焦虑。她在脑海中模拟着,如果设身处地,她要怎样才会原谅徐景昌?想了许久,都想不出法子来。似她这般睚眦必报小肚鸡肠之人,不下杀手恐怕都是看在数年情谊的份上了。按说到了这一步,二人再没什么好说。可庭芳不舍得。她爱徐景昌,她不愿放手。因为再没有一个人似徐景昌那般爱她爱的纯粹。原想着哪怕奴颜婢膝,只消引得徐景昌发出心中火气,总能慢慢的磨着他回心转意。没想到徐景昌见都不愿见她。

    心中酸楚难当,两个月的殚精竭虑,身心俱疲。庭芳疯狂的想念着徐景昌,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的徐景昌。自鸣钟敲了三下,庭芳累极而睡,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几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没入了柔软的枕巾,又消失不见。

    次日清晨,庭芳醒来时,徐景昌已入宫廷。昭宁帝才登基,只觉得处处受制于人,迫切希望彻底掌管锦衣卫。一封圣旨,徐景昌的职位从江西都指挥使变成了中军都督府的左都督。帝王的安全依托于此,非心腹不得担任。太上皇气的半死,他才调锦衣卫对付了徐景昌,转脸昭宁帝就让徐景昌率领锦衣卫,实在是半点面子都不留。然而昭宁帝才懒的跟他斗法,他的身家性命岂敢交付于旁人?武将里,除了赵总兵和徐景昌,他谁都不敢信!故,要么徐景昌做左都督统管锦衣卫、禁军,留在京中保护他;要么赵总兵留京,徐景昌去大同。这是帝王的死线,朝臣吵了半日,终是不敢过多涉及昭宁帝安危,硬是让有造反嫌疑的徐景昌,掌管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

    然而,空降的徐景昌没有威仪。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锦衣卫设立最初,是皇帝的仪仗,次后才被朱元璋搞成了特务机构。燕朝绝大多数制度承袭明朝,又觉得明朝的锦衣卫过了点儿,便成了个半成品。锦衣卫平级的还有禁军与銮仪卫。銮仪卫乃天子颜面,自是要挑长相,便有许多文臣之子也可入内。同在五军都督府系统,岗位内部调动变迁实属寻常,久而久之,府内变的错综复杂、派系林立,非沉浸期间多年,基本抓瞎。徐景昌想彻底控制锦衣卫,道阻且长。自是忙的脚打后脑勺。

    庭芳从江西归来,按理该去娘家瞧瞧。庭瑶还在生病,三房的弟妹们也得去看上一眼。可她才答应了徐景昌,只得呆在家里继续写数学题。搁寻常人家,女主人如此不招男主人待见,底下的丫头婆子不定生出多少幺蛾子。但在定国公府,庭芳威名远扬,倒是无人敢怠慢。华灯初上,丫头们乖乖来报:“国公回来了。”

    庭芳把整理好的数学题递给丫头,叫她继续送去。而后又是漫长的等待,与失望。

    至第四日,徐景昌没有收到庭芳的手稿,而是见到了焦急跑进来传话的亲兵:“郡主好像有些不好,丫头来报,请国公下帖子请太医。”

    徐景昌顿了一下,先飞快写了帖子,使人往太医府上送去,才问亲兵:“丫头怎么说?”

    亲兵道:“郡主似肠胃不适,吃的晚饭尽数吐了,脸色也不大好看,您要去瞧瞧么?”

    徐景昌没说话。亲兵就不敢再多提。

    庭芳头痛欲裂的躺在床.上,意识有些模糊。一个多月以来,种种烦扰,致使她无法安眠。即便睡着,也时时惊醒。回到京中,又添焦虑,心里还惦记着远在南昌的徐清。饶是身体绝佳,也是熬到了极限。今日的数学题写完,不及誊抄,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勉强吃了饭,更强烈的难受袭来。再之后,就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丫头们吓的尖叫,飞奔跑去找徐景昌。

    新出炉的太傅不招陛下待见,然她夫婿却是天子心腹怠慢不得。接到徐景昌的帖子,太医急速赶来,隔着幔帐探了回脉,脸色一僵,再探了一回,神色更是有些慌乱。丫头的心砰砰直跳,忙问:“郡主怎么了?”

    太医道:“再寻国公,且写帖子与左院判王太医,下官不擅带下科,恐误了郡主病情。”

    丫头又急急去找徐景昌,此番请来的是正八品的御医,权贵人家常请的便是他们。院正与院判寻常不到要紧关头都不敢去请。那是正经给皇家看病的。庭芳有个郡主封号,徐景昌不知那太医有心推卸,还是当真情况不好。冷静的写了帖子,往正房内去。

    太医还守在正房,徐景昌掀开幔帐,映入眼帘的是庭芳消瘦的面庞。爱了九年的人,一招背叛,痛不欲生。可此刻庭芳的憔悴,又让他心中不忍。从南昌回京仅用七日,个中劳累自不必说。连续四日绞尽脑汁的编写题目,亦不轻松。徐景昌实不想再做夫妻,省的彼此折磨,故才不愿相见。却是没想到身体一贯好的她,竟憔悴至此。

    庭芳依旧睡的不安稳,感觉有人靠近,艰难的睁开眼,待看清床边的人,又是一呆:“师兄……”

    徐景昌起身,放下幔帐,庭芳眼疾手快的拽住他的衣角:“师兄……”眼泪蓄满眼眶,沿着脸颊滑下,“别不理我,求你……”

    徐景昌道:“师兄想求你之时,你连只言片语都无。”

    委屈如排上倒海般袭来,庭芳忍住了眼泪,道:“在你心中,我就始终比不得福王!”

    徐景昌道:“陛下不曾有你这般决绝。”

    “就因如此,你才不肯撤离京城么?”庭芳忽生出十二分的倦意,“你既在陛下与我之间,选择了陛下;我亦在天下与你之间选择了天下,确实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徐景昌冷笑:“我有得选吗?”

    庭芳却是闭上了眼,不肯再答言。每一个细胞的力气都流尽,她累的连耳朵都不愿再工作,模糊的声音在逐渐消失。穿越十八年,没有几日清闲的时光。生而丧母,讨好着嫡母以求生;不愿妥协,拼搏奋斗到今日。她是真的累了,若说叶阁老在世时,她考虑的是荣华权势;待到东湖,想的便是国运苍生。到头来好似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被猜忌、被架空、被驱离朝堂。她又回到了内宅,无趣到死的内宅。等待着徐景昌的原谅,而他不肯原谅。她至始至终为的都不是个人荣华,至始至终盼的是回到强国的时代。庭芳胃中翻滚,难受的蜷缩成一团。一个念头慢慢爬上了心头:为什么要想着改变世界?回到自己的世界不就好了么?富国强兵前人已做,她只消一半的心力,就可风光的做经理做总监,住大宅开好车。

    其实,寻找回家的路更容易……不是么?

    身心俱疲的庭芳彻底陷入了昏迷,左院判王太医赶到,莫名奇妙的看了同事一眼,不理解同事为何特请他来。然而在指尖搭上庭芳的脉时,脸色剧变!

    徐景昌心里咯噔一下。

    王太医顾不得那么许多,掀开幔帐,伸手往庭芳的脖颈后探去。三部九侯,是古早的手段,医学发展到今日,早已独取寸口。只有一种情况,那便是急救。

    徐景昌踉跄了一下,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她怎样……?”

    王太医专擅带下科,常给妇人看病,故随时带着医女,以便扎针。疾步退出房外,隔着门窗指挥着医女扎着穴位。徐景昌的冷汗层层,不敢出声。良久,医女施针毕,替庭芳穿上衣裳,王太医才又进来探脉。

    再次放下幔帐,王太医起身对徐景昌行了一礼,正欲说话,又卡了壳。昭宁帝不待见庭芳,故不好称太傅;定国公夫妻反目,便不好称郡主;封爵太高,亦不能叫夫人。憋了半日,选择了最保险的称呼:“郡主之症,乃忧劳过度,致使肝脾不和,不欲饮食;脾胃不调,食入即止;脾气不行,胎元不固。可见腹痛、流血……”

    徐景昌打断王太医的话:“要紧么?”

    王太医沉默。

    徐景昌眼前一黑,强行定住心神,问:“她怀.孕了?”

    王太医点头。

    徐景昌又问:“孩子保的住么?”

    王太医道:“下官尽量。”

    良久,徐景昌艰难的问:“大人呢?”

    王太医道:“尽量。”

    徐景昌脸色发白,坐回了床沿,怔怔的看着庭芳。她方才还在说话,还拉着他的衣角……眼角的余光,看见医女的查验,血迹印在褥子上,触目惊心。他想起了他的母亲,先兆流.产,保胎、早产……死亡……徐景昌被自己吓的一个激灵,用力抓.住庭芳手,没有以往的温暖,而是虚弱的冰凉。徐景昌几乎崩溃,他明明知道庭芳的一切难处,却是跟无知幼童一般的使性子!他无情的挥开了庭芳的手,就在刚才……

    血渐渐止住了,但庭芳一直没有醒。次日中午,夏波光赶来探望,见到了坐在床边不肯离开的徐景昌。

    “姑爷……”夏波光轻声唤道。

    徐景昌回过神,冲夏波光点点头。

    夏波光看着床.上苍白憔悴的庭芳,又想起同样苍白憔悴的庭瑶,险些掉下泪来。半晌,才道:“大姑娘使我来瞧瞧四姑娘……”

    很少有人再叫庭芳四姑娘,徐景昌不由的想起他们初遇时的景象。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挂在树上,摘一朵红梅別在发间,笑问兄长是否好看。徐景昌拨过庭芳额前的碎发,好久不曾见她盛装。爱美的小姑娘,好似跟他成亲后,就极少有过单纯为了高兴而打扮。在叶阁老的羽翼下,那么的活泼自在;在他面前,还得分神照顾他的心情。可真是……美色误人!

    徐景昌痛苦的哽咽着:四妹妹,对不起……

    庭芳病重的消息一日间传遍京城。赵总兵暗道一声不好!庭芳单枪匹马随他回京,既是对他的信任,亦是对朝廷的不信任!她没带一个人,她把徐清留在了江西!若有不测,江西怎会信她病逝?能彪悍的同他一起骑马入京不掉队,暴病而亡,当敢跟着庭芳造反的将兵是傻.子么?

    本欲离京回大同的赵总兵心生疑惑,莫不是昭宁帝当真下了手?还是旁的什么臣子设下了阴谋?疾步赶入宫廷,见到了昭宁帝。欲言又止的道:“陛下……东湖郡主的病……”

    昭宁帝正急的抓狂:“你也听说了?好端端的怎么就病了呢?我都不敢叫秦王妃知道,她先前就恼我!要是那丫头有个三长两短,秦王妃恨死我不说,徐景昌也得丢了半条命去!我统共就这么几个得用的人!一个个的病过去,我这皇帝还要不要做了!”

    赵总兵快被外甥气死,沉声道:“先封锁郡主重病消息。陛下赶紧下旨,看能否调动安徽、江苏、浙江三省的武将。”

    昭宁帝一惊:“怎么说?”

    赵总兵道:“徐清在南昌!”

    昭宁帝还不明白,一拍大.腿道:“对!他儿子还在南昌呢!赶紧接入京来,万一……徐景昌看着儿子,只怕好些。”

    赵总兵:“……”深吸一口气,道,“要徐景昌写,只说东湖郡主风寒着凉,想儿子了,速进京来。”

    昭宁帝却又道:“方才小舅舅说要调动武将,为何?”

    还没蠢到家!赵总兵顺了点气,道:“陛下之前委屈了郡主,恐天下人误会陛下不喜,诛杀于她!江南四省兵力若替徐清出头,必要大乱!虽有徐景昌,但臣担心徐景昌制不住狼子野心。”

    昭宁帝脸色一变,戴适逃回江西,固然有庭芳切断补给,却更有可能是戴适更信任庭芳。徐景昌说是领着左都督之职,且不论他暂未收服,即便令行禁止,这帮京中的少爷兵也对付不得南昌精锐!不就是怕庭芳造反,才咬牙扔出个太傅么?要造反的从来不是一个人,就如他之前,后头不知跟了多少。庭芳在还好,不在了,现成的政治遗产,谁不要谁傻!想明白其中关窍,昭宁帝有些惊恐的道:“若庭芳离开南昌之前就有安排……”

    “没有哪个主将离开地盘不留后手,”赵总兵道出了残酷的事实,“否则,她何必留下徐清。”

    昭宁帝的心砰砰直跳,过了半晌,方才问道:“小舅舅,彻底瓦解江西的实力,要多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