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7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睁开眼,依然是繁复华丽的丝绸幔帐,眼神一黯,心中涌起了无限失望,没有回去么?眼里泛出水光,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是过去的美好回忆仅仅是她的幻想?

    一双大手,抚上了她的眼睛。庭芳扭头一看,是徐景昌。徐景昌嘶哑着嗓子喊:“四妹妹?”

    庭芳怔了怔,不知是梦是醒,伸手去拽徐景昌的袖子。没有推开,所以是梦么?定定的看着徐景昌,是梦也好,日后也不知能有多少回这般近距离相见。然而温暖的带着茧子的大手扶住了她的后背,轻轻抱起。庭芳立刻醒过神来,不是梦!登时原地复活,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缩在徐景昌的肩窝处,蹭脸。

    徐景昌心都碎了,仅仅一个拥抱,就让她开怀至此:“四妹妹,我……”道歉的话似太轻薄,全然说不出口。

    庭芳却是笑起来:“早知道你这么心软,我就先用苦肉计了。”

    徐景昌没笑,把庭芳圈入怀中。她越是不生气,他便越愧疚。他其实也很想念庭芳,想亲亲她的额头,却是看着她瘦削的模样,生出了一丝胆怯。他们夫妻,从此真能毫无芥蒂么?

    庭芳没想那么多,欢乐的蹭着徐景昌,把徐景昌的衣裳揉的跟抹布一般。徐景昌见状心酸不已:“你可真是……”

    庭芳浑身乏力,也就只能调戏到这个地步了,意犹未尽的叹:“我是病了么?”

    徐景昌道:“你怀.孕了。”

    “啥!?”卧.槽!说好的不.孕不.育呢!老天你不带这么玩我的啊!尼玛!庸医!绝对的庸医!

    徐景昌见庭芳没有生气,鼓起勇气亲.亲她的额头:“想吃东西么?”

    又怀.孕!庭芳简直生无可恋的道:“没胃口。”

    徐景昌温言劝道:“稍微吃点?”

    庭芳皱眉,然后又舒展开来,耍赖道:“你喂!”

    徐景昌揉揉庭芳的头发:“好。”

    在一旁当布景板的丫头火速端了碗粥来,徐景昌把庭芳放在迎枕上,才接过粥碗,拿着勺子一勺一勺的喂着吃。庭芳心中比了个ok的手势,她的美人回心转意,病的挺值得的嘛!要是单纯的生病而不是怀.孕就更好了。想着生育那道关卡,心事成灰……老天,她不想回去了,麻烦快递一箱避.孕套过来好吗?

    本是没甚胃口,就着好颜,不知不觉就吃了一碗。徐景昌又端了药碗来,然后拿起一个勺子。

    庭芳立刻炸毛:“慢着!”

    徐景昌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庭芳泪流满面,美人温柔是温柔,就是严重缺乏常识,吃药这种事,是能用勺子喂的吗?用勺子喂粥是秀恩爱,喂药是虐.待啊好吗!自己接过药碗,一口气灌了下去。强忍着想吐的冲动,脸皱成一团。徐景昌手忙脚乱翻荷包找糖。庭芳摆手道:“陈皮丹。”

    丫头捧了几个瓷盒子来一一揭开,里头是各色送药的干果。庭芳捡了个顺眼的丢在嘴里,好半晌才缓过神。中药真心恐怖!糖衣炮弹何在?

    吃完药,庭芳回了一半的血,腻在徐景昌怀里撒娇。徐景昌任由她掰着自己的手指玩。良久才道:“四妹妹……”

    “嗯?”

    “我懂你的选择。”徐景昌认真解释道,“我没有更在意陛下。我只是……觉得你一句解释都没有,太过分了。”

    庭芳心中生出疑窦:“我不是叫你先撤出京城,再做打算么?”

    “什么时候!?”

    庭芳愕然:“你没收到信?”

    徐景昌脸色一变,他们之间的通信,依托昔日东湖商路,都是信的过的人,期间不知传了多少消息,包括与昭宁帝的谋划,从未曾断过线!何以突生意外?

    徐景昌的脑子飞快运转,昭宁帝不愿为庭芳争取,若是他当初不落入锦衣卫手中,陈兵京畿,只怕朝中那起子软弱文臣立刻就转了风向,全不用发展到最后的境地!那么,谁想让他真反?庭芳反了,又是谁得利?

    庭芳道:“我现身上不好,你休管我,速去彻查。不把那人揪出来,我心不安。”

    徐景昌道:“可惜我还未曾真正掌管锦衣卫!”

    庭芳道:“无需锦衣卫,咱们自己就可以查。一站一站的撸过去。做贼心虚,我们一动,他定然知晓,立刻就要逃跑。”

    徐景昌道:“万一抓不着呢?”

    庭芳果决的道:“我们要的不是真.相,先剔除可疑之人。那人既敢在此事上算计,必有后招。横竖做了天子近臣,日常便是防贼,多他一个也不算什么。不过见招拆招罢了。”

    庭芳就是思虑太过,才差点流.产。此刻又操心了一回,精神便有些扛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皮沉重,又想睡了。徐景昌轻轻的将人放下,柔声道:“累了就歇着,我陪你。”

    庭芳看了看窗户,隔着厚重的窗纸都能见明亮,便道:“你去忙吧,我不用你守着。横竖也是睡觉。”

    徐景昌摇头:“不急一时。”

    庭芳笑着推他:“去吧,不然陛下要哭的。顺道儿替我问问大姐姐的病情,再则我家只有三房在京,你替我走一趟,拜见一下苗家姨母,谢她替我照看弟妹。还有,问陛下讨几个可靠的人,去山东接我母亲,老住在旁人家里不是事儿。”

    徐景昌道:“一回京就那多鸡毛蒜皮。”

    庭芳叹道:“没法子,京城人多官多事儿多。对了,有个事儿你要替我同陛下讨。”

    徐景昌道:“什么事?”

    庭芳指着自己鼻子道:“我是太傅是吧?按规矩,太傅有四轴诰命。我嫡母,我生.母皆可封一品太夫人。嫡母自不必说,魏家虽穷,待我却真心,替他们挣份荣光也是应有之义。”

    徐景昌道:“且得写折子去礼部。”

    庭芳摇头:“你家的十一哥……”丫头皆不是心腹,把那蠢货的评价咽回肚里,道,“惯被那起子读腐了书的酸人哄骗,正不待见我,礼部一准扣我折子。”

    徐景昌点头:“知道了,你别操心,先睡。我看着你睡了再出门。”

    庭芳看了一眼徐景昌,喏喏的道:“师兄,我对不起你。只我求你,倘或日后我再做错什么,打骂随意,别不理我。”

    徐景昌拂过庭芳的脸:“是师兄不好,以后再不这样了。”

    庭芳笑的见牙不见眼:“我最喜欢师兄。”

    徐景昌笑道:“师兄也最喜欢你。睡吧。”

    还有许多事没做……庭芳实累的狠了,被徐景昌哄的两下,更是困意挡不住,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庭芳昏睡了一日两夜,徐景昌昨日便没来衙门。朝代初立,事务繁杂。今日又耽误了半上午,桌上的文件堆叠如山。才看了两页,就有个小太监跑了进来道:“国公爷,陛下立等您说话。”

    徐景昌放下文件,随小太监走到乾清宫,顿时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严鸿信微微皱了下眉,又快速放开。见了徐景昌,几个阁臣都有些不喜。朝中议事,左都督来作甚?

    昭宁帝有些暴躁的问徐景昌:“立太子一事,你怎么看?”

    徐景昌跟昭宁帝一条裤子穿大的,一个眼神便知昭宁帝并不想立太子,便道:“陛下春秋鼎盛,天下百废待兴。春耕在即,天下水利未疏通者十之八.九;海运暴利,船队残破不堪;国事千头万绪,百姓食不果腹,恳请陛下分清主次轻重,切莫纠缠于细节琐碎之中。”

    韦鹏云暗骂一声佞幸!拱手道:“陛下,太子,国之储贰,怎能说是细节琐碎?”

    徐景昌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尔等文臣,还须得我个赳赳武夫来教导圣人言么?”

    韦鹏云一噎!

    曹俊朗打圆场道:“二者并不冲突。”

    徐景昌冷冷道:“国库还有几钱?可是要请我来替诸位算算引流民回籍要多少银子?省下一分一厘,或可救一人命。五皇子年仅两岁,阁老们何必急的上火。”

    此言诛心!五皇子乃严鸿信的外孙,他反倒不好说话。先前昭宁帝已被闹的无法,不料徐景昌竟也伶牙俐齿。幸而间隔了庭芳,不然更难缠。昭宁帝不喜皇后,待嫡子更是平平。膝下最得宠的皇子乃成妃苏氏所出之长子,现年六岁,活泼健康。其年龄占长,怎怨的皇后一系不忧?昭宁帝骨子里就是个混不吝的,现憋着能听几句文臣劝说,时日长了,必然本性不露。不趁此砸实了太子,皇后危矣!

    庭芳曾被严春文连累过,很扫了一回面子。严鸿信不好在羽翼未丰时跟徐景昌对上,省的叫他翻出旧账,更不利于皇后。阁老们吵了一日立太子,不曾吵出结果,又不愿当着徐景昌议事,只得悻悻然走了。

    待人走后,昭宁帝才怒道:“一个两个蹬鼻子上脸!给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老五且看不出贤愚,立什么太子?给我长成了二哥那模样,等着老祖宗戳我脊梁骨吗?”

    徐景昌没说话,静静的等昭宁帝发泄完。昭宁帝骂了一回,忽又笑了:“看不出来,你也会掉书袋了?”

    徐景昌哭笑不得:“我好歹被亲爹摁去叶家上过学好么。《孟子》名篇都说不出来,不叫师父打死了去。”

    昭宁帝灵光一闪,道:“我差点忘了你师父,得下旨把他招回来。还有陈凤宁,他磨蹭什么呢?还想出了正月在入京不成?”文臣如此肆无忌惮,不就是因为他没心腹么?严鸿信是读书人,当了阁臣就站去了读书人的方向,再不肯多帮他。袁首辅更是几次提出要告老,他手上一个得用的人都无!也不能次次指着徐景昌板道理来噎人,他肚子里那点墨水,真个吵起来,不够给人塞牙缝的。文臣的牙尖嘴利,他可是见识多了!

    五军都督府那一摊子徐景昌还焦头烂额,朝中事更没兴趣管,只提醒了一句:“我师父君子端方,不耐俗物,求陛下赏个修书的活计与他吧。”

    “……”为什么叶家的脑子全长女人身上!?郁闷的昭宁帝又想起庭芳,赶忙问道,“四丫头怎样了?”

    徐景昌垂下眼,低落的道:“不是很好。”

    “还没醒?”

    徐景昌道:“醒了,精神不大好,王太医说要静养。女人家一旦坐了胎,就似我们上了战场,全看阎王心意了。”

    昭宁帝妻妾成群,无法感同身受,只得道:“你别太忧心,她猛的很。搁旁的女人才怀上就恨不能躺床.上了,她还敢跑马!”最狠的是连跑七天屁事没有!这体能能干翻一半男人了好吗!

    徐景昌听到此言,心中更难受,是啊,庭芳身体那样好,不是被他气的,再不能病的起不来床。闷闷的道:“陛下,臣有事相求。”

    “说。”

    徐景昌正色道:“太傅想替母请封诰命,请陛下开恩。”

    昭宁帝顿时蔫儿了:“为了哄你媳妇儿开心,又拿我做筏子。”

    徐景昌哀求道:“陛下……”

    昭宁帝正对徐景昌满心愧疚,若非他掌控京城不力,徐景昌怎会在暗无天日的诏狱里呆那样久?他腻歪庭芳,却是不曾疑过徐景昌。想起诏狱的条件,与不知前路的恐惧,摆摆手:“行行行,横竖太傅都给了,一品太夫人不算事儿。我就是烦没个人帮我跟那起子老头掐架。”

    徐景昌躬身行礼道:“谢陛下。”

    昭宁帝瞪着徐景昌:“走啦,别到我跟前碍眼,有个厉害的老婆了不起啊!?”

    饶是徐景昌心情不好,也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憋了半日,道:“是很了不起。”

    昭宁帝炸了:“徐景昌,你给我滚!”

    徐景昌目的达到,圆润的滚了。

    徐景昌走后,昭宁帝又宣了赵总兵。见礼毕,昭宁帝先问:“胖子呢?”

    小胖子早就不胖了,然而皇帝要管他叫胖子,那也只能受着。赵总兵淡定的道:“去瞧他姐姐了。”

    昭宁帝想了一回:“哪个姐姐?”

    “叶太傅。”

    “……”昭宁帝道,“我这是绕不开她了!才徐景昌替她母亲请封诰命!”

    赵总兵道:“陛下同徐景昌说了接徐清之事么?”

    昭宁帝摇头:“两岁的娃儿,催他也是那般速度进京,索性不说。我今日请小舅舅来,是有一事相商。”

    “陛下有何吩咐?”

    昭宁帝道:“不是说文臣里头有许多派系么?怎地我觉着他们抱团来着?常说上.位者要制衡,如何制衡?”

    赵总兵叹道:“陛下,臣明日就要回大同了。”

    昭宁帝怔了怔。

    赵总兵道:“陛下信任臣,臣感激不尽。然臣也说句实话,臣久居边疆,不熟中央。原先同朝臣的关系只是泛泛,文武两道,不合的多,陛下问臣,是不中用的。”

    昭宁帝道:“我问谁去?”

    赵总兵耐着性子道:“万事万物,都不离本源。臣问陛下,治国是什么?”

    昭宁帝无法回答。

    赵总兵道:“陛下懂了什么是治国,便能分辨忠奸。能辨明忠奸,自能生出手段制衡。国泰民安不是四个字,而是什么样子,才是国泰民安?百姓有几亩田,有几头牛,才可顺利缴税?要怎生才能不委屈了官员,又叫他们不得淋尖踢斛?朝臣是否抱团,陛下如何制衡,都是小巧。就譬如行军打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目标是什么,全凭想象,再胡乱指挥一气,那便是纸上谈兵了。”

    昭宁帝又问:“怎么才能了解?”

    赵总兵笑道:“陛下,臣非孔孟,亦没学过治国,帮不了您了。”

    昭宁帝有些不高兴:“我不想去问上皇,他能拿捏朝臣,却不利百姓。我不想要那样的天下。”

    赵总兵心道:这个皇帝,万般不好,却是有一条胜过无数帝王——时时铭记黎庶于心中。只是仁慈的帝王未必有好下场,这个位置能否坐的稳当,实在跟民心所向无关。昭宁帝的上.位太匆忙,不似先太子数十年的培养浸.润。这个孩子,从准备到登基,也就三年而已。年轻单纯的帝王,老练的臣子……赵总兵也不知此结何解。

    “舅舅……”昭宁帝的舅舅有许多,最亲近的唯有眼前一个。

    赵总兵看着昭宁帝。

    昭宁帝闷闷道:“我讨厌皇后,我更喜欢长子。”

    赵总兵道:“太子之事,就先搁着。陛下还年轻,不急。”

    “文臣着急。”

    赵总兵安抚道:“陛下干的就是时时刻刻吵架的活儿,吵习惯就好了。”

    昭宁帝:“……”

    赵总兵又道:“臣请陛下许世子同去大同。”

    昭宁帝道:“去吧,小胖子也该历练了。还是她姐姐在京中的时候管了一会子,后来我都把他放了羊。那会儿骑射皆不如庭芳,现在还不如,可就丢脸了。”

    赵总兵想想庭芳利落的身手,重重叹口气:“是真不如。”

    昭宁帝啊了一声,又想起理国公府没有正经长辈,刘达又一直跟着他,确实顾不得教导。揉着太阳穴.道:“有师兄管着的,就是不同。”

    赵总兵顿了良久,才道:“陛下,有些事可问太傅。”庭芳因百姓而降,与昭宁帝殊途同归。庭芳固然不愿死忠于昭宁帝,却可为了同一个目的使劲儿。昭宁帝原就四面楚歌,再把庭芳撇了出去,不是浪费么?忍不住又劝了句,“陛下,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昭宁帝没说话。他与庭芳几次交手,最后都是他妥协。他脸上实有些挂不住。不喜庭芳,是因其强大;不爽庭芳,是因其翻脸不认人。昭宁帝昔日自觉待庭芳不薄,翻起脸来六亲不认。不独徐景昌怄气,连他也觉得恼。一起长大的,便是他不对,你至于造反么?觉得他不好,能进京跟他吵吗?难道封异姓郡主就很顺利了?吵赢了照样能当官。非得那么大动静,搞的那样难看,何苦来!就你叶.庭芳有难处,旁人没有?最恨是陷徐景昌于不义,倘或他那日不曾想起找徐景昌,及时追到诏狱里,徐景昌早就残了!还轮得到今日来请封诰命!徐景昌也是个死不争气的,对着那女人,当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赵总兵见昭宁帝还是板着脸,笑道:“至少,她一代名家,陪陛下玩也好不是?”

    昭宁帝知道赵总兵对他们几个,最疼便是他,却也不能说不疼徐景昌与庭芳。手心手背都是肉,真心待他的原也没几个。不想要徐景昌为难,更不欲赵总兵忧心,闷闷的应了:“知道了。”

    赵总兵顺毛道:“陛下几个,独她最年幼,她师兄又宠她。我去训斥两句,叫她来给陛下磕头赔罪,陛下也就饶了她吧。”

    昭宁帝道:“不用了,我明儿去看她。她要病死了,麻烦事儿多着呢。”形势比人强,他忍!再憋屈也比带兵去剿庭芳强!

    赵总兵轻轻松了口气,昭宁帝接了太上皇的班底,手底下的人皆是投机倒把见风使舵主儿不说,太上皇更不肯放权。昭宁帝不是先太子,打小的浸润磨砺,做父亲的还不肯带着,越发手足无措。庭芳本就是太傅,她背后还有好几个能干的幕僚皆许了官职,幕僚又牵着关系网,串起来才能达到制衡。昭宁帝一个趁手的文臣都没有,着实可怜。于是又嘱咐道:“袁首辅萌生去意,陛下定要挽留。严阁老虽好,到底年轻些,不如袁首辅那般经验丰富。”本朝虽不大防外戚,却也不能太重用。否则滋生出野心,就不好收拾了。庭芳之事可见一斑,只有袁首辅有那点子大局观,想方设法的招安。其余的狂的不知天高地厚,在京里关的跟傻子无二。动辄喊打喊杀,这群不靠谱的,便是忠心也不能重用,何况没一个真向着昭宁帝的,更要防备。

    昭宁帝笑笑:“我知道,他要走,我就撒泼打滚,他再不好意思走的。”

    甥舅两个又说了些闲话,赵总兵便告辞回家。

    小胖子去瞧庭芳,扑了个空。庭芳睡觉,徐景昌不在家。几个不趁手的丫头哪里敢放外男进内室。把小胖子憋屈的不行,掉头就跑去□□,跟庭瑶告状:“大姐姐你给四姐姐的都是什么丫头,一点眼力价儿都没有。她睡着了我怎么就不能看了?往日我还在她屋里写过作业呢。”

    庭瑶倚在床头,有气无力的问:“今日.她好些了么?昨日夏姑娘回来说胎有些不稳,今日太医怎么说?”

    小胖子道:“我都没见着她,丫头含混不清,问上一句先羞红了脸。我明日或跟爹爹去大同,大姐姐唤太医来问吧,说的更明白些。”

    庭瑶道:“他们通瞒着我。”

    小胖子想了一回,道:“我觉着还好,我不得进门儿,有个丫头倒是学了几句四姐姐的话。还说要大哥哥来瞧你,去拜见苗家姨母呢。”

    夏波光笑道:“世子爷嘴里的称呼,不是亲近的人硬是听不明白。您到底是管四姑娘叫嫂嫂,还是管咱们四姑爷叫姐夫?又是姐姐又是哥哥的,想半日才想的明白你说的是哪个。”

    小胖子道:“那我跟着你叫。”

    庭瑶笑道:“我们姐俩都病着,四妹.夫忙的脚打后脑勺,就你最闲了。劳你去瞧瞧我那二妹妹,许久没打发人送东西与她,她那绵.软性子,只怕又被夫家欺辱了去。”

    小胖子道:“二姐姐真不像你们。”

    庭瑶苦笑:“像我的有什么好?死的死,病的病,还不如似她那般傻乎乎的,至少没性命之忧。”

    小胖子知庭瑶说的是庭芜,情绪也跟着低落了。他挺喜欢庭芜的,就是跟庭树合不来,又怕给她招了闲话,才极少打发人去看她。还想等着庭芳回京再去磨她,哪里知道就……

    夏波光拿出两张礼单来,交给小胖子:“一份送去镇国公杨家,一份送去咱们家三房。原是要打发个太监去的,世子爷却是更体面些。还请世子爷赏个脸面,替我们跑一趟腿.儿。”

    小胖子不敢很打扰了庭瑶,拿了单子一溜烟的跑了。庭瑶看他的活泼样儿,笑道:“男孩儿就是要这等皮实才可爱。”

    夏波光笑道:“那你寻个皮实点儿的抱来养着。”

    庭瑶躺回枕头上,翻个身道:“不养,养别人的有什么意思。我同四丫头说,若生个女儿,放我跟前养吧。”

    夏波光道:“我看你想要外甥女是假,想大公主了才是真。你是积劳成疾,又不传染,怎生就不让大公主来瞧?她在宫里不惯,哭的可怜见儿的。”

    庭瑶道:“她与母亲不亲近,皇后又有了儿子,更忽略她了。罢了,待我好些,接她来做耍。”说着轻笑,“她那牛心古怪的性子,倒有些像四妹妹小时候。操.起蛋来恨不能打死,一转脸就抱着你的脖子要亲.亲。怨不得招人疼。”

    夏波光替庭瑶掖好被子:“先睡吧,我就在边上,顺手做些小玩意儿,待你好了拿去哄大公主做耍。”

    庭瑶闭上眼,低声道:“庭芳有事,切莫瞒我。她不比寻常人,牵一发而动全身。若非我重病,她也不至于遭这番罪了。”

    夏波光道:“我知道,睡吧。”

    次日一早,昭宁帝亲把赵总兵送至城外:“舅舅此去,注意身体。蒙古衰微,待小胖子能接手了,就回来歇上一阵。”

    赵总兵应了声是。

    昭宁帝又道:“徐景昌本要来,却是他四妹妹昨日还是昏睡,我且叫他守着,代他来践行。”

    二人皆知庭芳此刻死不起,哪里把这等琐事放在心上。众目睽睽下,赵总兵故意笑道:“几个熊孩子忒多事,下回我回来你们再闹别扭,我可恼了。”

    经的三年训练,昭宁帝演戏的本事随手就来,打趣道:“舅舅没了舅母,便连她的活计一块儿干了。”

    同来的随从眼神乱飞,这是叶太傅要重新得宠了?众人猜的没错,昭宁帝送走赵总兵,带着人马直杀定国公府而去。他小时候来定国公府,从来抬脚而入。此刻一时想不起皇帝威严,下马就往里头冲。门房看到黄色的龙袍,差点吓尿了。呼啦啦的跪了一地,昭宁帝也不看,径直冲进了正房。

    徐景昌正端着药,差点被横冲直撞的昭宁帝囧的掉在地上。跟着昭宁帝一路小跑的太监进的门来,集体傻了。庭芳裹着被子,跟穿着龙袍的昭宁帝大眼瞪小眼。赵太监脸都绿了,陛下那不是你的妃子啊喂!你闯人家卧房真的好吗?赶紧上前来劝道:“陛下,太傅未着官服,看着不敬。”

    昭宁帝竟还撩起本就挡不住多少视线的半块幔帐道:“看着离嗝屁还很远嘛!徐景昌你急个毛啊!”

    庭芳无比淡定的道:“臣被子下没穿衣服。”

    昭宁帝登时一僵,脸霎时胀的通红,火烧屁.股一般落荒而逃。

    庭芳捶床大笑,几年不见,他怎么还是那么好骗啊?哈哈哈!

    昭宁帝在门口听到笑声,咬牙切齿的道:“叶庭芳,你想死?”

    徐景昌没好气的道:“陛下,且等太傅换衣裳。”庭芳就穿了中衣,见外男穿成这样子,跟没穿差别都不大。只他万没想到,庭芳出手就把昭宁帝给调戏了,他家四妹妹妥妥的生错性别。庭芳正在病重,大衣裳繁重,徐景昌索性叫穿官府还轻便些,他自己也穿着常服,亦要换装。昭宁帝在外头隔着窗子跳脚:“早知道就收了你个祸害!”

    庭芳冷笑:“陛下,您可是有起居注的人。”

    昭宁帝立刻回头瞪着起居注道:“别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记!”

    起居注心中默默道:跟着您个不靠谱的皇帝,他闲疯了才记!再说这话能记吗?三个人没有一个惹得起,谁记谁死!

    不多时,徐景昌夫妻换好了衣裳,昭宁帝才极不高兴的入内,也不肯坐厅上,把随从统统撵了出去,自爬到炕上道:“你们俩就乐吧!”

    徐景昌只得扶着庭芳先拜见,昭宁帝没好气的挥手:“事儿真多,四丫头你给我躺床.上去,回头有事儿别赖我。”

    庭芳挑眉,这是气性过了的节奏?

    昭宁帝扫了屋内一眼,还立着几个丫头,也一并扔出房间,叫放下帘子,顺手把窗子上的帘子也放了,屋内霎时就一片漆黑。徐景昌打火点上蜡烛,道:“到了夏日,把玻璃窗都换上才好。”

    昭宁帝低声道:“今早我又被文臣堵着请封太子。他们是盼着我死,要另立幼主吗?”

    徐景昌吓了一跳:“陛下,不可胡乱猜忌朝臣。”

    昭宁帝看向庭芳:“我就实说了吧,咱们几个里头,数你心眼最多,你告诉我真话,他们闹什么?”

    庭芳道:“我都不认识他们,谁知道他们想什么?”

    昭宁帝道:“叶小四,你想被我晾一辈子,就尽管傲!我告诉你,他们真算计了我,你也没好处。造反的事儿你干的了一回,还想干第二回?”

    庭芳炸毛了:“你说话不算话,好意思怪我?现在知道朝臣不好对付了,当时怎么就不替我说话呢?我不是太傅,你且问不到我头上呢。妇人不得干政,我是公主都白瞎!”

    昭宁帝怒道:“于是你就造反?”

    庭芳理直气壮的道:“不然呢?灰溜溜的回京叫人片火锅吃?”

    “谁片你火锅了?当我死了啊?”

    “呵呵,谁压着声音放着帘子问我朝臣是不是想立幼主啊?你不怕被片火锅你现在出去炸啊!”

    徐景昌道:“陛下此来不易,且说正事。”

    庭芳哼了一声。

    昭宁帝:“……”我忍!

    徐景昌叹了口气,直接问:“我不明白,怎么才登基就要请立太子?国库没钱啊!”

    庭芳凉凉的道:“请个屁的太子,就是打脸!嘉靖顺位继承,又不曾过继,朝臣就不许他认爹。后来他偏执的要封亲爹为皇帝是不合规矩,可之前要认亲爹,怎么就不能了?就譬如我小时候管家,管家娘子一看,哎哟喂,腼腆小姐儿,脸嫩。先寻件事儿来扇我两掌,背地里再嘲弄几句我糊涂,几个人连成一气儿,我便变成那泥塑木胎的菩萨,由她们当做争权夺利的彩头。”

    昭宁帝悚然一惊,冷汗都下来了。

    “不是洋人打上了家门口,您且得历练几年才能对付的了他们呢。”庭芳撇嘴,“你以为他们为何不让我做官?无非是我做了官,那旁的女人要不要做官?女人能做官,要不要开女科?一科才录不到三百人,夹进了女人,他们可不是竞争更激烈了?从龙之功,我一身才学,换成男人,我倒看看入不入的阁!”

    昭宁帝干笑:“你资历浅,便是男人,也不和规矩。”

    庭芳冷笑:“陛下还是幼子呢,得轮十回才能轮到您头上吧。拳头下哪来的规矩。陛下去同那烧了淮扬的洋人讲讲规矩呗。”

    昭宁帝又炸毛了:“你说话便说话,干嘛那么冲!”

    “就冲了,你不服憋着!”

    “你奔着当官来,眼里还有没有为臣之道了?”昭宁帝气的半死,“大不敬十恶不赦,你懂吗?”

    徐景昌扶额,怎么又吵上了!

    哪知庭芳忽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哭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昭宁帝差点掀桌:“你居然给我哭鼻子!卧.槽.我哪里欺负你了?我们俩谁欺负谁啊?”

    “你就欺负我!还挑唆师兄不理我!”庭芳控诉道,“我跑了七天七夜,回来你就给我甩脸子,太傅府邸没有,赏赐没有,诰命没有,官服都不给,官印也不见踪影。你去外头随便捡个朝臣如此对待,看史官让你遗臭万年不!我是女的你们就全欺负我!”说毕大哭。

    徐景昌魂都散了:“四妹妹你别激动!冷静!冷静!太医让你万不可动气!”

    昭宁帝也是不知所措,跳下炕来,抓狂的道:“你不要这种时候耍小女孩的脾气行不行!你多大的啊?”

    “十八!”

    昭宁帝崩溃的道:“行行,你十八,你还小……”太特么理解朝臣为什么抵制女人了,说哭就哭!求助的看着徐景昌,“你倒是哄哄啊?”

    徐景昌头痛欲裂,方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此刻想来,庭芳八成是假哭。哄个毛啊!突然觉得果然庭芳更适合做皇帝,不要脸的技能简直深得刘邦亲传!

    就在昭宁帝无可奈何的一一许出太傅府邸、父母追赠、官印赏赐后,庭芳才哭声渐止。徐景昌囧囧有神,他觉得庭芳去做祸国妖姬也挺合适的……

    昭宁帝重重叹口气:“徐景昌,我真服你!这么个主儿你也受得了。”

    徐景昌干笑,呵呵呵呵,一般情况只有他可能使性子……

    昭宁帝砸了块帕子给庭芳:“行了啊,别闹了。堂堂太傅,一哭二闹三上吊,像什么话!”

    庭芳擦着眼泪道:“我要我家的宅子。”

    昭宁帝道:“我另给你一座好不好?定国公府搁你名下,徐景昌还要不要做人了?”

    庭芳道:“谁要定国公府了,我说叶家宅子。我娘要回京,住哪儿呢?也没有岳母跟着女婿住的理儿。收拾好了,且叫我弟弟照顾伯母,岂不两全?”

    昭宁帝牙酸的道:“你该不是想要我把宅子赏你叶家吧?”

    “嗯呐!”

    昭宁帝深吸一口气,我再忍!

    闹了一场,昭宁帝正色道:“你想要的我都给了,你同我说句实话儿,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南昌那头你还有什么后手?”

    庭芳道:“我能怎么想,我本想着有个正经名分,有事儿了陛下问我也方便。不拘什么官职,陛下何时想见便宣召,哪怕半夜呢。我若只是定国公夫人,您半夜宣召我试试?”

    昭宁帝嘲讽道:“叶太傅当真大公无私。”

    庭芳道:“你要实话我就给,我是造不了反咋地?你有本事去南昌看看,不过一两年,比京城繁华百倍。我哪里比你差了。”

    昭宁帝心头火又起:“你比我强,就想干掉我自己上!你真是不怕我杀你!”

    庭芳哼哼:“要不是师兄死忠于你,你这般帝王我早剁了!”

    “你!”

    “偏偏他不干!”庭芳嘟着嘴道,“偏偏我喜欢他,算你命好!”

    昭宁帝:“……”这种理由也敢对皇帝说……你狠!

    庭芳长叹一句:“遇人不淑啊……”

    徐景昌木了下,然后端起方才因昭宁帝冲进来只得先坐在火上温着的药碗,拿出一个精致的银勺,温柔一笑:“来,四妹妹,别误了药时。”

    庭芳:“……”勺子太小了吧……

    徐景昌舀起一勺药送到庭芳嘴边,嗯,遇人不淑……

    这回轮到昭宁帝捶桌大笑:“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庭芳被苦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娘的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就算是徐景昌这种绝色美人在前,一勺一勺喂药也是十大酷刑好吗!演员你们绝逼是拿着酸梅汤凑数的对吧?中药都是什么怪味,能扎针吗!

    一碗药见底,昭宁帝觉得大仇得报。庭芳无力的趴在徐景昌的腿上:“好师兄,我错了……我真错了……”

    徐景昌摸.摸庭芳的头:“真乖!”

    昭宁帝用手指蹦了一下庭芳的额头:“人世间也只有你师兄制的住你。”

    庭芳有气无力的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徐景昌声音放柔了八度:“四妹妹今晚我再寻个好勺子喂药。”

    庭芳一个激灵,彻底闭嘴了。

    昭宁帝终于哈哈大笑,大步流星的掀帘子走人!

    庭芳听着丫头进门的脚步,低声道:“陛下走了?”

    徐景昌嗯了一声。

    庭芳全身卸力,累的头昏眼花。徐景昌道:“还撑的住么?”

    庭芳艰难的躺回床.上:“请太医来,有备无患。”

    徐景昌看了一眼在别处忙碌的丫头,压低声音问:“你在演什么?”

    庭芳拉着徐景昌一齐躺下,在他耳边道:“没什么,猴戏。”

    “嗯?”

    庭芳疲倦的道:“似他这般莫名上.位的帝王,极易被架空。朝臣惯会欺负新皇帝。他大概感觉到了,才想重启旧日班底,与现有官僚抗衡。十八岁的女太傅,虚职,唬得住哪一个?我是他妹子,才能唬的住人。得宠的郡主,”庭芳嘲讽一笑,“敢冲他大呼小叫,撒泼耍赖的郡主……他不舍得责备,只能绕着圈儿告饶的郡主,方能在之后的朝堂上,把锅推到我身上。他是好皇帝,只性儿太好,对妹妹太宠爱,由着妹妹作。”

    徐景昌拂过庭芳的脸颊:“就不能好好养病吗?”

    庭芳苦笑:“我也想啊,且看吧,最迟明日,圣旨就会到家,或是封赏,或是旁的。你虽与他分了君臣,他待你到底不薄,既做了朝臣,替主上唱个黑脸,又算的了什么。他要是这点子心眼都没有,我们仨个才全完!”

    说毕,庭芳实在体力不济,闭眼沉沉睡去。次日清晨,圣旨到——着太傅叶庭芳择日入宫,履太傅之责,教授皇子皇女算学,以训思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