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5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此回怀.孕,比上回难受的多。一直嗜睡,且越发觉得手脚无力。徐景昌见状,反而要撵她出门,镇日里在家睡着,到了生产时没力气,那才凶险。横竖她每日也就上个把时辰的课,虽然当幼儿园阿姨是比较心累,但每个幼儿园小朋友都有一群太监围着,只要不受伤,进度慢点就慢点。再说昭宁帝被她灌了一脑袋实践出真知的道理,知道作为皇子,想要转向帝王,也不是学堂里能学的。先太子李明昭可就是太上皇与燕太后亲授,似他这般野生野长的,正被朝臣刷着玩。

    陈氏看着庭芳喝了粥,却是再吃不下点心,皱着眉道:“一回只能吃一点子,可怎生是好?”

    庭芳道:“无事,横竖短不了我吃的。一个公主四个皇子,各有各的口味,御膳房想尽法子变花样,要什么都有。”

    陈氏又问:“我看你这几日,坐着都能睡着。别骑马去了,危险。”

    庭芳点点头,倒不是睡着的缘故,而是肚子大了骑马不方便。在家里实在□□逸,可不是闲的直打盹儿?

    丫头们捧了衣裳过来,庭芳笑道:“自打娘来了,家里都清爽许多。”

    “你们两个都在外头忙,家里没个管家的,可不就乱么?”陈氏看了一眼庭芳的官服,道,“你的衣裳又要做新的了。”

    庭芳看看肚子,笑道:“是了,偏官服不能随意做大,不然松松垮垮的看着不雅。”

    换了太傅的官服,正欲出门,有人来报:“郡主,齐郡王领着小公子来,说要见您。”

    庭芳皱眉,她与齐郡王两不相干,大大咧咧的上门作甚?毕竟是昭宁帝现在的打手,庭芳不好不见,便道:“引去厅里吧。”

    庭芳就住在正房,离厅极近。三两步就走到了,稍等了一会儿,李兴怀带着个萝卜头,施施然的走来。进门先拱手作揖:“见过太傅!”

    庭芳忙避开,回了一礼:“宗人令客气了。”

    李兴怀知道庭芳忙,开门见山的道:“此番不请自来,实乃有一事相求。”

    庭芳道:“请吩咐。”

    李兴怀道:“不敢。因陛下要考较了宗室学问授爵位,我等做父母的,立刻就悬了心。旁的也就罢了,算学一道,本朝实难找人。只得厚颜相求。也不敢很打搅了太傅,请太傅略看看犬子的课业本子随意指点一二,便感激不尽了。”

    庭芳赞赏的看了李兴怀一眼,在太上皇身边滚过的就是不一般。宗室考试才可袭爵本就是她的主意,考什么内容,少不得她弄好了,昭宁帝拿去抄一遍当做自己的想的。李兴怀把儿子往她跟前一送,相当于独家拿到了黄冈密卷。做为一个被昭宁帝拎出来当枪使的倒霉蛋,他儿子袭爵比旁人更不稳当,自然先走了捷径再说。就本朝对宗室的防备程度,宗室一辈子的盼头,也只是个爵位了。

    然而庭芳并没有美国时间当家教,都是替昭宁帝打工的,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庭芳自然想与人为善,索性指了条明路道:“不瞒您说,我琐事缠身,耽误了小王爷倒不好。您去□□寻夏姑娘,她的算学是我启蒙,次后却是陛下亲授。秦王妃更是学识出众,教的大公主深得陛下宠爱。可比在我跟前强多了。”

    李兴怀道:“我不曾与她打过交道,不知太傅可否引荐一二?”

    庭芳想了想道:“且等问过秦王妃,若有信儿了,我明日便使人送去府上,可好?”

    李兴怀再次作揖:“多谢太傅!”

    庭芳笑道:“宗人令太客气了。”

    李兴怀又道:“太傅是预备入宫?”

    “是,且去瞧瞧大公主的功课。”

    李兴怀十分抱歉的道:“打扰了。”

    庭芳道:“无妨,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家徐清再大点儿,也是要送去□□的。”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一同出了门。

    封爵出了新规则,古板的还在宗人府吵闹,试图扭转颓势。伶俐的已想法子钻空子了。李兴怀就是最伶俐的那个,率先找了庭芳,经她指点,拐去了□□。庭瑶是很不待见昔日平王的,可搁不住李兴怀姿态够低,一口一个大嫂子的哀求,想着这货还要在宗人府替昭宁帝堵枪眼儿,只得把侄子收下了。在京的好几位宗室,登时就反应过来!纷纷上门拜见。瑞王景王也跟着凑热闹,他们是庭瑶的叔叔,团团围着作揖,庭瑶怎好拒绝?一下子被塞了二三十个孩童,庭瑶立刻上报给了昭宁帝。

    昭宁帝见状大笑:“知道找秦王妃,他们挺聪明的嘛!”

    左宗正也跟着高兴,大伙儿接受了既定事实,积极考试,他就解脱了。

    昭宁帝又笑道:“要考的有许多科呢,也别尽可着秦王妃。再则她身子骨不大好,别闹的她不安生。既然大家都上进,且叫她管了宗学。再把夏姑娘请去做算学老师。旁的先生照旧,只再添个骑射师傅就好了。”说毕又问太监,“夏姑娘还在奴籍么?若在,可得脱出来。她是四丫头的庶母,赏个诰命,去做先生才好看。”

    赵太监道:“这……奴才去打听打听。”

    左宗正恨不能砸实了此事,忙道:“太傅在宫中么?问问太傅便可知晓。”

    “很是,”昭宁帝吩咐太监,“瞧太傅在做什么呢?她得闲就叫她来回话。”

    左宗正捏了把汗,昭宁帝待太傅也太客气了些!幸亏没告诉那起子族人考试的损招是太傅出的。看齐郡王背锅背的那么努力,他还是闭嘴吧。

    皇帝问得不得闲,那是给面子。臣子真要拿客套当真话,那可是活不过半集。庭芳听得昭宁帝宣召,撇了一群熊孩子就来。里头正在议事,按规矩面圣都得先来后到的排队。庭芳还没坐下,太监就急急跑出来道:“太傅,陛下正问任郎中海运事宜,吩咐说您若来了,且先进去。”

    庭芳只得随太监进了南书房,面圣,跪礼。挺着肚子站起来,韦鹏云只觉得堵得慌,那么大一肚子,装作把叶太傅当男人也不行啊!

    昭宁帝却道:“才我接到松江奏报,西洋人运来了好一船队的棉布,千里迢迢而来,价格竟是比松江还贱,松江棉布大跌,此事你可知晓?”

    庭芳道:“早晚有这一日。棉布不比丝绸,种桑养蚕抽丝剥茧,样样都是细致活儿,洋人很弄不来。棉布则不同,棉花好种不提,纺纱用机器,听闻他们正研发无梭织布机,更是快捷。其纱一根到底,其布精密结实,质量绝佳,成本又极低。传统的手工纺纱,休说叫外头的冲击,现江西境内,再无手工纺纱,只还在手工织布罢了。”

    昭宁帝皱眉问:“那如何是好?外贸可是咱们的大头!”

    庭芳苦笑:“他们要咱们的,无非是丝绸、瓷器、茶叶。至多抢抢日本的漆器。再有,朝鲜有煤,咱们可做个二道贩子。是得想个法子提升咱们自己的优势,否则不单棉布,钢铁、素油、染料、肥皂、造纸、制糖,瞬间就能占领华夏市场。”

    韦鹏云恰是主要负责户部的阁臣,不高兴的道:“太傅所言可有凭证?”

    庭芳道:“南昌的成衣厂,一个妇人,一日便可做一件棉衣。韦阁老可知,南边几省驻军的棉衣,省了多少银钱吗?一年天下驻军的衣裳鞋袜开支约500万两,九边占了一多半儿,再分润到各省。江西约占十万两。可去岁江西全境驻军的衣裳,先用珍妮机纺纱,再用缝纫机制作,期间佐以流水线配合纺织、去籽。江西那多兵力,也不过三万余两。南昌的摊子没铺开来,不然休说洋人的棉布致使松江棉布大跌。只消南昌放开手脚,江南几省连棉布带成衣,尽数垄断。韦阁老不信,大可去南昌瞧上一瞧。”

    昭宁帝忙问:“你那些可卖给洋人否?”

    庭芳摇头:“不好卖,他们自己也有工厂。陛下倘或想早作预备,首先得确保咱们自己的东西成本往下降。例如点灯的豆油,改成机械生产。其次加强优势,例如丝绸、折扇、爆竹等优势行业,则要优化生产工艺,降低成本加大产量。还有钢铁,咱们的钢太脆,可高薪聘请洋人来做技术指导,咱们学会了自是不怕他们。至于船舶业,这个可真不如洋人,一旦放开海禁,货运即刻被洋船垄断,因此我们得先会造大船。一则确保货运的主导地位,二则洋人的船从万里之外而来,总有破旧需修缮之处,码头可提供服务,亦是不错的赚头。只有那些个金银珠宝、香料化妆品,非民生必须品,便让利与他们,叫他们赚点银子也无妨。做生意讲究你来我往,只咱们有赚头,他们没有,他们也就不来了。关税还是好大一笔呢。”

    南书房里,绝少听到过如此大大咧咧的生意经,文臣们都有些不惯。

    任邵英笑道:“原先在南昌,咱们都是听太傅指挥,再不错的。”

    昭宁帝正色对庭芳道:“商业之利肥厚,故江南富庶。太傅,天下皆如江南,可行乎?”

    庭芳摇头:“江南气候适宜、又靠海边,内陆不可比拟。只不过将来内陆比现在的江南,是有指望的。不说虚的,宋朝哪个县的岁入比不得现今的江南?”

    户部左侍郎汤玉泽道:“宋朝过于藏富于民,国力太弱,也非长久之计。”

    庭芳道:“说起这个,原是不该我管。既是提到了国力,我顺嘴说一句。洋枪洋炮比咱们的强的多,此处依赖不得别个,只得靠自己研发。否则叫人扼住咽喉,离亡国也不远了。可研发就得要钱,靠着农民种田,种到下辈子都省不出这一抿子来。朝廷那重农抑商的话,便都改了吧。”

    中枢里,真个打死不变通的是少数,许多时候不是不明白道理,只是站队掐架,从来对人不对事。汤玉泽恰与庭芳不是一拨儿的,便道:“商户多奸诈,朝廷岂可惯着他们?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太傅不曾读过吗?”

    庭芳没好气的道:“就你读过书?不尚贤使民不争,尔等贤德之才,且家去种地吧,何苦引的庶民心情荡漾!”

    汤玉泽恼道:“不尚贤是太傅那般解的吗?”

    庭芳道:“尔非老子,你怎知我解的不对?”

    汤玉泽一噎,再辩下去,就要陷入子非鱼之争,今日且不用干活了。

    哪知庭芳乘胜追击:“我重建江西、安顿流民、兴修水利、练兵勤王。去岁仅江西一省的岁入便有三百多万两,相当于朝廷岁入的五分之一。你能吗?不能就别同我说读过几本书。我等忝为朝廷命官,要做的是上敬君王,下安黎庶。便是科举,大头也是策论,选题还尽在四书五经,谁爱跟你比读书多!陛下四书且没背全呢!”

    昭宁帝:“……”喂!你吵架归吵架,求别拉他下水!

    汤玉泽:“……”妈的你居然敢拿皇帝做例子,得宠了不起啊!太傅了不起啊!

    “说那商户奸诈的,那些个修桥铺路的你全没看见?”说着庭芳露出一口白牙,奸诈一笑,“从古至今农民起义不少,还没见过商户造反的吧?”

    韦鹏云轻咳一声:“且说正事!”没事跟太傅起什么争执,她是帝师,随便就可拿着昭宁帝做筏子,其它人敢吗?要不然大伙儿干嘛对着她羡慕嫉妒恨!太傅三公啊!地位超然啊!

    果然太傅家的嫡系动作了,任邵英早年同昭宁帝打过交道,忙给昭宁帝打了几个眼色,又指庭芳的肚子。昭宁帝猛的反应过来,啊!对!三公御前回话,是有坐的。忙忙使太监搬了凳子来,请庭芳坐下。

    韦鹏云牙都酸了,看吧!看吧!尼玛早知道就不拦着她去钦天监了,这会子拦出一个太傅来,想死!

    庭芳坐下,把几个文臣的表情尽收眼底,爽!

    昭宁帝清清嗓子,把楼正回来道:“方才太傅所提之事,涉及好些行业,任郎中你一桩桩的写个条陈来。前日太傅同我说了海关与关税,亦是要紧事,你借一借户部的老吏,合计合计。咱们之前的那些关口,可不大好。”之前上皇手里搞的那破海运,到现在跟狗啃了似的,不消他抢夺,全死的干净,倒肥了沿岸的地方豪强。此刻朝廷要收回,又是麻烦!徐景昌没空,庭芳又不大好,只能使任邵英了。

    汤玉泽皮笑肉不笑的道:“太傅大才,户部可不敢比。”

    庭芳凉凉的道:“什么事都我做,户部尚书也叫我来当好了!”

    昭宁帝硬忍着没笑出声,汤玉泽这货哪来的,好二!

    韦鹏云却是心中一动,问道:“原来太傅已提过海关之事?”

    庭芳知道满朝堂都在猜昭宁帝三番五次跑定国公府作甚,索性漏上一点子,道:“海关谈的少,那处徐都督更明白。我主要是同陛下汇报南昌如何救灾、如何重建。士农工商如何配合等琐事。”

    韦鹏云眯了眯眼,这等事,为何要挥退起居注?便是昭宁帝以国事垂询,亦可记录。

    庭芳笑的高深莫测,你们猜去吧!横竖她与昭宁帝也就是在炕桌边上一左一右的说话,连个眉目传情都没有,起居注才不会乱说话。昭宁帝则是宁可大伙儿猜他风月,省的叫人知道他去定国公府是上学的,学的便是那秘而不宣的治国手段。

    海运重建谈何容易?只一个意向性的开头,时间就刷刷的过。庭芳坐的腰酸背痛,还不好吱声。海运她涉足较少,不便多言,跟着韦鹏云与汤玉泽做任邵英的陪衬。至酉时初,才谈出一个粗糙的大框架,任邵英领命去细化,便退出乾清宫了。

    汤玉泽还没来得及走,袁首辅求见。昭宁帝先宣袁首辅,抬手示意他慢些说话,问庭芳道:“我欲请夏姑娘去宗学教算术,你看怎样?”

    庭芳自是知道昭宁帝唤她来作甚,叶俊文统共两个妾的指标,夏波光根本就混不上放良,那倒霉孩子被睡了几年,依旧呆在奴籍。次后跟了庭瑶,她死了男人不肯改嫁,又无父兄,落户只能落女户,更是麻烦。索性也就混着了。此刻要去做王子师,再顶着奴婢身份,是万万不能的。便道:“夏姑娘不曾生育,其诰命至多从夫主算。侧室降三等,陛下看着办吧。”

    叶俊文流放时都被夺官了!昭宁帝想了半日,才想起叶俊文早先是五品,夏波光又是个通房,降三等是六品。昭宁帝不想跟文臣磨牙,直接赏了个八品敕命,省的礼部叽叽歪歪,这么低的品级打发小太监去礼部打声招呼算完。

    昭宁帝要宗室考算学,而精于算学的人基本被朝廷网罗,又不能随便弄个账房来教书。无人有空去教宗室,礼部倘或卡着夏波光的诰命,分分钟要被宗室砍死。天子的乳.母还能封一品,宗室的老师给个八品,也不算稀奇。横竖昭宁帝没异想天开的又弄个女官,礼部麻溜的批了。八品敕命,劳动不到皇帝。庭芳还在乾清宫,礼部官员随便抄了张样本盖了印,就送去□□了。

    昭宁帝随口咨询了下宗室教材设计,如何与宫.内上书房统一,又耗了半个多时辰。庭芳实在坐不住了,昭宁帝才放过了她。站起来的时候好悬没站稳,昭宁帝才发现庭芳的疲态,忙吩咐左右道:“去,抬个滑竿来,送太傅家去。徐都督还在衙门么?叫他来接一下媳妇儿。”

    袁首辅同情的看了庭芳一眼。庭芳更同情自己,果然不能怀二胎!娘的两胎怎地差了那么多!被宫女架着坐上滑竿,抬到宫门口,徐景昌已等在那处了。宫门口熙熙攘攘,很是热闹,随便叫了个马车,把庭芳挪进车内,就问:“还好么?要不要请太医?”

    庭芳摆摆手,探出头去,对徐景昌的长随道:“你先家去替我准备好晚饭。”又回头道,“中午就吃了碗粥,原想着跟大公主混点心吃,哪知陛下宣我去乾清宫议事,直说到了这个点儿。又累又饿。”

    徐景昌知庭芳最爱窝在他怀里撒娇,忙把她抱住,塞了颗糖进她嘴里,哄道:“外头的东西不干净,先含.着顶一会子。”

    庭芳皱着脸:“不想吃甜的。”

    徐景昌拍着庭芳的后背道:“很快,咱们家离宫里近。”说着伸手摸着庭芳的肚子,笑道,“他也饿了吧?”

    夫妻两个赶到家里,已是摆好饭食。庭芳饿的半死,徐景昌先递了碗肉汤与她快速垫垫。省的回头吃饭吃急了伤胃,汤却是不要紧的。陈氏走过来道:“做了你爱吃的翠玉卷,正巧多吃几个。”

    翠玉卷选的是嫩田的白菜心,里头包上各色荤菜,隔水清蒸,最是鲜甜。庭芳忙问:“什么馅儿的?”

    “虾仁的。”陈氏笑道,“知道你不爱吃肉馅儿的。”

    徐景昌再看桌上,除了翠玉卷,还有炖鹌鹑、蝴蝶鱼并栗子排骨。都是家常顺口的菜,只十分清淡。不一会儿,丫头又端了一碟子腊牛肉,一碟子炝腰花,看来是与他下饭的了。庭芳眼巴巴儿的看着腊牛肉,扯徐景昌的袖子:“我要吃。”

    徐景昌摸.摸庭芳的头:“乖,这样腌制的菜不好,太医不让吃。待你好了再过瘾。”说着夹了一筷子炝腰花塞到她嘴里,“这个放了辣子,也别多吃了,就一口。”

    庭芳苦逼的端着碗,嘴里淡的出个鸟来!古代尼玛不是人过的日子,怀.孕之人极容易得痔疮,在古代没得治还,只能清淡清淡再清淡!味同嚼蜡的吃了饭,陈氏才笑着叫人端出一碟子蜜.汁山药来:“前日.你吃了几块,便不大吃的下饭。山药虽好,到底不如饭食营养。你当饭后点心吃吧。”

    庭芳胃口着实不好,即便饿了一下午,也没见涨多少食量。不过捡了一根山药吃了,就不肯再动筷子。困的眼皮直打架,就听豆子来报:“回国公的话,才外头有个小厮带了口信,说房公子已到天津港,正在卸货,不日进京。”

    徐景昌笑对庭芳道:“又有个熊孩子要你抓学习了。”

    哪知庭芳没有回话,再一看时,她已经睡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