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8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恩宠,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昭宁帝暗暗的观察着朝中的暗涌。他发现为何帝王的厌弃,会让一个臣子万劫不复。他只是稍稍的,倾向了点袁首辅,严鸿信一党就开始松动。皇子五个,嫡子未必就是绝对的胜算。昭宁帝发现了新的游戏,玩弄人心的游戏。他现在有点明白太上皇为何经常做些出乎意料的决定了。为上.位者,应谨言慎行。但皇帝不是一般的上.位者,所以奖罚分明后,还得有微妙的变化。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愤怒和欢喜,都只是手段而已。

    但昭宁帝也有些疲倦,他自幼就喜欢工匠多过于文人,喜欢机械多过于人心。山东的叛军总算压制了下去,然而很遗憾,如京畿一样,豪强的庄园巍然不动。死亡的富户与平民的田产拢起来仅占全省的三分之一,策动了锦衣卫彻查“无主荒田”,豪强也才吐出了一小半,还是暴动后被惊吓的结果。昭宁帝有些郁闷的想,就没有一个造反的跟庭芳一样把豪强全灭了么?黄河几次大水,竟是替豪强做兼并了。

    山东低调的实行了半王田,陈凤宁心中的担忧日盛。无主的荒田收归国有,等于老百姓手中的田产变成了皇家的庄园。豪强会利用权势悄悄侵蚀土地,皇家手段自不比他们差。分田完毕,昭宁帝下了一道诏书,非王田的土地买卖无需通过宗族与街坊,可自由流通。这是为蚕食走的第一步。昭宁帝比想象中的老辣啊!

    陈恭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画着。进京后的突然有一天,他说要学画画。杨安琴巴不得颓废的儿子能找到事情做,原本就不指望他有甚出息,有个爱好也不错。她自己就擅画,都不消得请人。问明儿子想画行乐图,便从工笔开始教起。待学的好些,再去请先生。

    好吃懒做的陈恭从未有现在这般努力过。陈伯行很想抽儿子一顿,若此苦工下在科举上,何愁没有将来。但被杨安琴拦下了,因为陈恭的记性并不好,背不下那么多本书,科举一途是走不通的。反而绘画上颇有天赋,不若随他去了。

    陈伯行至今闲散在家,看着妻子分割着嫁妆,终是忍不住道:“你手中的田产,未必保的住。”

    杨安琴沉默,官场上彼此互不喜欢不妨碍交往,但政见不合,基本就是死仇。进京这么久,她已经知道庭芳与陈凤宁各自的立场。她一个妇道人家,看不懂外面的纷纷扰扰,只明白一点,即便庭芜活着,陈恭也无法娶她。两家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在陈凤宁摆出姿态后,庭芳也就没有再虚与委蛇。不再来往,是决裂的标志。

    朝臣的反应,昭宁帝尽收眼底。嘲讽的看着陈凤宁,庭芳在文臣中并无拥趸,做出这样一番姿态,是想取严鸿信而代之,成为旧派的领袖么?内阁开始分化,但江南豪族出身的袁首辅,会站在他这一边么?

    至七月,天气依旧炎热。江西的棉花与粮食长势喜人,逐步削减的军队减轻了供给的压力,两省的成衣厂,应该能供应南边的今冬的棉衣。今年的天气着实不错,丰收的季节也不用担心谷贱伤农,府库空空如也,有多少量都能吃下。看情况,江西今年的赋税会是全国之首,商税之丰厚,的确诱人。昭宁帝看着户部的折子,总算在露出了办公时很少见的笑颜。江西胜过江南,其政策一定是正确的!只各省情况不一,不可一概而论,各方面都应该有微调。

    最让他欣喜的,是残破的安徽竟可能有赋税!庭芳曾说过,这片土地上的人创造财富的能力不可估量,只要别压的他们喘不过气,只要给一点点机会,他们就可以干出巨大的繁荣。昭宁帝心算着安徽今秋可收获的粮食,可以着手兴修水利了!若今冬水利畅通,明年的收成能翻番!有了充足的粮草,就养的出精锐的军队。一盘散沙的天下,该逐步收回中央管辖了。

    再拿起一份折子,是庭芳所呈奏。标题是《拟在江西试行生产队与承包制》。近日.他没有去骚扰庭芳,因为庭芳一直在写东西。沟渠水利方面的算法由她亲笔,余者皆是口述,使文书抄录。也不多做加工,上面甚至有各种修改的痕迹。顺手给了他一份标点符号,叫他自己对着看。

    昭宁帝心里沉甸甸的,庭芳的身体一直不见好。她如此疯狂的写书,怕的就是自己撑不过鬼门关。想把心中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倒出来。所以她不让文书修饰奏折,乱七八糟的纸张上,可以清晰看到她思考的过程与方式。

    沉思间,太监疾步行来:“陛下,才徐都督接到下人来报,叶太傅似要生了。”

    昭宁帝执笔的手抖了一下,正在看的折子只写了一半。昭宁帝开始的后悔去年对文臣的妥协与对庭芳的不上心。若非遭受那般重创,以她长期被徐景昌训练的身体,怎会是如今这番模样。

    平复了下情绪,昭宁帝问道:“太医派去了么?”

    太监答道:“徐都督家去之前,使人请了王太医。”

    “再使两个太医去。”昭宁帝想了想道,“告诉秦王妃了不曾?”

    太监道:“只怕王妃已知道了。”

    昭宁帝放下折子,揉揉太阳穴.道:“叫锦衣卫去给我盯着,任何风吹草动,不拘宫门是否下匙,皆报于我。”万一有事,他得第一时间安抚徐景昌。

    徐景昌着兵丁开道,策马狂奔往家中去。卧室里已准备妥当,刘婆子扶着庭芳在地上走。陈氏的脸色有些凝重,徐景昌从刘婆子手里接过庭芳:“我扶着你吧。”

    刘婆子早先替庭芳接生过徐清,那时在船上,徐景昌就一直呆在血房。第二次进得门来,就不在稀奇。反倒指挥着徐景昌道:“郡主有些乏力,国公别太借力,必要郡主自家走两步才行。”

    庭芳靠着徐景昌的身体,尽力的迈着步伐。她已见红,宫.口开两指,却是宫缩疲.软。宫缩无力,在没有剖.腹产的古代,致死率奇高。怀.孕前三个月的重压,大概真的伤到了根基。濒临死亡,庭芳抑制不住的恐惧。她恐惧生命的流逝,恐惧与徐景昌的分离。

    伸手摸.摸徐景昌的脸:“师兄……”

    徐景昌柔声道:“师兄一直陪着你,似上回一样。”

    庭芳嗯了一声。

    陈氏端来了一碗牛奶蒸鸡蛋,揭开盖子,浓郁的甜香扑来。徐景昌把庭芳扶到炕边坐下,将鸡蛋一勺勺喂入庭芳的嘴里。随着食物下肚,庭芳渐渐的冷静。任何时候,过分紧张都易坏事。即便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堪忧,但那只是天命,她还得尽人事。她已有过一次背叛,不能再抛下徐景昌与徐清。

    王太医带着女医赶来,此刻他还能进屋探脉,待到庭芳躺下,就只得在外间指挥了。庭瑶也赶到了定国公府,在正房门口撞见了打转儿的房知德。

    房知德与庭芳相识近十年,自是有感情的。此刻听闻庭芳生育,借住在此复习的他再看不进书。不好进内室,就只得在外头绕圈。正房内外挤了满满的人,见了庭瑶,纷纷避让。

    庭瑶踏进屋内,见庭芳依偎在徐景昌怀里,还算镇定,先松了口气。她无生产经验,也只好看庭芳的反应。

    昭宁帝在乾清宫议了一回事,终是不放心,吩咐赵太监道:“内务府有养着稳婆,指派个老道的过去。”

    除却严春文生头胎时,昭宁帝急的坐立不安过,余者再无此待遇。赵太监是昭宁帝身边的老人了,最是了解昭宁帝生活上的小动作。如坐针毡的模样儿,那是真紧张。不敢多想,找个了脚快的小太监,去内务府请人。

    天渐渐黑了,庭芳的宫缩间歇还是很长,内务府的稳婆心中暗道不好。焦急的与刘婆子低声商议。刘婆子比内务府的稳婆还急,她下半辈子全指着庭芳,若有个万一,必定再次颠沛流离。

    徐景昌看着稳婆与太医的脸色,心里已知庭芳只怕难熬。他斜靠在迎枕上,让庭芳半躺在自己怀中,哄孩子一般,一下一下的拍着。庭芳闻着熟悉的气息,昏昏沉沉的睡去。

    陈氏低声问:“她睡着了不要紧么?”

    稳婆亦低声答:“郡主乏了,且歇歇,才好有力气生。鸡汤煨在火上,逮着空儿就喂郡主吃些。”

    徐景昌问:“还有牛奶么?”

    陈氏道:“有,天太热了,搁着怕坏,拿银壶装了放在冰里,那个热起来快。”

    王太医又进来瞧了一回,徐景昌问:“还有什么我能做的?”

    王太医知他们夫妻情深,便道:“倘或国公不忌讳,待真痛起来,陪着便要好些。郡主的情况,万不可慌乱。国公如此,甚好。”

    徐景昌点头,他本就是打算陪到底的。

    庭瑶忆起多年前陈氏生小八的时候,陈氏也是这般昏睡。都说头胎难生,可陈氏就在二胎上难产,好悬送了命去。想了一回,悄悄走出屋外,寻到了韩巧儿:“若有不对,你把徐清弄哭。”

    韩巧儿脸色一变。

    庭瑶低声道:“或是捏青了也不打紧,郡主若追究,只管来问我。”

    韩巧儿抖着声音问:“郡主她……”

    庭瑶眼神一凝:“你只管听吩咐便是。”

    “是。”

    庭芳睁开眼时,屋内灯火通明。耳朵里听得到徐景昌沉稳的心跳。自鸣钟指向凌晨五点,她依然没有感受那让人窒息的阵痛。

    “四妹妹?”

    庭芳撑起身体:“师兄,扶我再走走。”

    徐景昌的左肩有些发麻,换到右边,单手有力的支撑起了庭芳的重量。瘦削的庭芳,肚子显的异常不协调。庭芳脚底发软,还是坚持着走动。她如今也没别的法子了,且先活动开来吧。

    夫妻的行动,惊醒陈氏与庭瑶,陈氏忙问:“四姐儿,你可觉着好些?”

    庭芳笑着安抚陈氏:“无事,我这都第二胎了。娘回屋歇着吧,那榻上怎睡的安生。”

    庭瑶道:“去哪处都睡不安生。”一脸担忧的看着庭芳,又担忧的看着陈氏。陈氏可再受不起丧子之痛了。

    庭芳走完一圈后,竭力的吃着东西,强忍住吐意,缓缓靠在迎枕上。伸手指了指书桌上的一叠纸,对徐景昌道:“生产队承包制的后半截在那里,你明日记得交给陛下。”

    “忘不了。”徐景昌伸手替庭芳理了理头发,“你头发摸着软和,就是太容易打结子了。”

    庭芳轻笑:“横竖你手巧,不怕拆不了。”

    徐景昌喉咙一堵:“四妹妹……”

    庭芳道:“我尽全力,实在……徐清就靠你了,可别让后娘欺负了去。”

    徐景昌咽喉如火烧,忍着泪意道:“我不会续娶的,世间没有人,再比的上你。”

    庭芳摸了摸徐景昌下巴上的青色,没剃胡子,有些扎手。微笑着道:“师兄且别哭,我叶庭芳什么时候都不好缠!”

    徐景昌手臂稍微收紧:“如果……我当时没有北上……就好了……”

    “傻话。”庭芳再一次缓缓闭上眼,就在徐景昌的怀中昏睡过去。

    徐景昌的眼圈泛红,极力镇定道:“太医呢?”

    王太医从外间急急进来,看了一回,也无别的法子。至此,庭芳难产已是确诊。天光微亮,宫门渐开,消息直递到了昭宁帝的寝宫。昭宁帝顶着两个黑眼圈,翻身而起:“暂停小朝会,我去一趟定国公府。”

    赵太监劝道:“陛下,这不合规矩。”

    昭宁帝暴躁的道:“叶庭芳要死了,徐景昌至少半残!叫袁首辅带人先讨论秋闱之事!”

    赵太监苦劝道:“陛下!如今天下谣言已沸沸扬扬,您不能再如此行.事,至少开过朝会,别落人眼!”

    昭宁帝冷笑:“我打小儿同徐景昌就谣言不断!别特么才看到一男一女,就想起奸.情了!那是太傅,是随便死的起的人吗?”说毕,喊了宫女来,服侍他穿衣。

    小朝会暂停,中枢立刻知道了叶太傅难产。陈凤宁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袁首辅唤了个太监来道:“凶险的紧么?”

    太监躬身道:“回阁老的话,太医说是宫缩乏力,且看今日情形才可知。”

    读书人,多少背了几本医书装门面。听到宫缩乏力,都知不好。袁首辅眉头紧皱,他自从彻底投了昭宁帝,与庭芳的隔空合作就多了起来。虽有许多政见不同之处,然他们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昭宁帝想改革,从内阁到地方,皆是阻力。天下不改不行了,但想要改革真正实施,眼前的守旧党必要清除干净。叶庭芳或执政经验不如他丰富,但他们夫妻的圣宠,无人能及。强大的盟友一旦死亡,他未必就能战胜旧官僚。

    昭宁帝冲到定国公府,众人慌忙跪迎。他来的太多,公府的人倒也不很慌乱。徐景昌抱着庭芳,不好动弹,昭宁帝便在外说:“该干嘛的干嘛,别裹乱!行礼不在这一时。”

    徐景昌道:“陛下,外间的书桌上,有本折子。”

    昭宁帝三两步走到书桌前,果然是承包制的下册,却非文书所写,而是庭芳亲笔。铜管笔的字迹非常潦草,昭宁帝勉强才能识别。他几乎能想象虚浮的手执笔的模样,眼睛开始发酸。触摸着凌.乱的字迹,喃喃道:“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忽又想起这句话是庭芳所授,更生难过。

    太傅……

    庭芳觉得眼皮重如千钧,拼命的睁开眼,却是疲倦的连手指都抬不起来。腹部依然没有阵痛,却是能感觉到有鲜血流出。再多冷静,也掩盖不住她已病危的事实。艰难的问:“孩子还活着么?我感觉不到他动了。”

    徐景昌安抚道:“他也不是时时动的,别慌。”

    庭芳缓缓摇头:“若是……孩子还活着……先救孩子……”

    “不……”

    “师兄,你听我说,我很难活下去。”庭芳艰难的道,“持续宫缩乏力,会大出.血……当机立断,万别丧失良机。”

    “不……”徐景昌含泪道,“我宁可不要孩子。”选择救孩子,庭芳必死无疑。而耗着,还有一线生机。

    庭芳顿了顿,问:“我方才听到陛下的声音了。”

    徐景昌道:“嗯,陛下在外面。”

    庭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想见陛下。”

    徐景昌就想把庭芳打横抱起,稳婆惊呼:“国公!万万不可!”

    昭宁帝一惊,直冲进了房门!太监吓的魂飞魄散:“陛下!血房不吉!”

    昭宁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徐景昌跟前:“什么情况?”

    袖子被扯住,是庭芳的手。放开袖子,抓.住了他的手腕。

    “陛下……”庭芳断断续续的道,“臣,有本要奏。”

    庭芳绝少如此正经的对他说话,昭宁帝眼圈泛红:“太傅请讲!”

    “臣,大约是熬不过去了。”

    “别胡说!”

    庭芳含泪道:“固守江西,对峙于朝廷,是臣之过。”

    “我没怪你……”

    庭芳打断昭宁帝的安慰,手不住的收紧:“臣无野心,故臣不反。然臣有陛下也未曾有过的野望,唯愿海晏河清、歌舞升平。”

    庭芳一字一句的道:“臣请陛下,勿忘灾民、勿忘科技、勿闭国门、勿愚民智。”庭芳眼泪滑下,“西洋的战舰已在眼前,不要让中原成为战场,不要让山河破碎寸寸焦土。”

    “不要……做亡国奴!”

    手腕一松,昭宁帝厉声喊:“太傅!太医!”

    王太医飞奔而入,而后火速退出,吩咐道:“退下太傅的衣裳,取合谷穴,施烧山火手法!”

    徐景昌听闻还可抢救,才记得呼吸。灵巧的手指拆解着衣带。昭宁帝即刻退至外间。只听王太医连续报出:三阴交、太冲、中极、关元等穴位。

    却是无甚反应。

    王太医急道:“怎可能无用?你给我扎下去!”

    女医紧张的快哭了,再次将银针插入合谷穴天部,用紧按慢提法提插九次。昭宁帝的声音在外响起:“醒了没!?”

    这是促宫缩的,又不是弄醒人的!女医被昭宁帝喊的手不住的抖。

    徐景昌急冒火,沉声道:“女医慌乱,王太医您可否亲自施针?”

    昭宁帝立刻在外喝道:“你进去!”

    王太医一脸惨白:“陛下,施针……不着衣物!男女有别……臣不敢冒犯郡主……”

    昭宁帝一把就将王太医扔了进去,吼道:“徐景昌都没废话,你叽歪个屁!”

    陈氏早在一边哭成了泪人,庭瑶也是揪着王太医道:“医患不讲男女!请太医救命!”

    王太医迟迟不肯去床边,昭宁帝怒道:“太傅若有不测,我当场宰了你!”妈的,太傅讲个屁的男女!t.m.d她都在青楼里滚过了,忌讳你妹!

    王太医心一横,奔向了床边。雪白的肌肤印入眼帘,徐景昌道:“我非迂腐之人,太医无需顾及!若内子得救,徐某必厚报之!”

    王太医深吸一口气,一代圣手的气场回归。他曾在产床前抢救过无数妇人,平民百姓为求活命,无所禁忌。很多人死了,也有很多人活了。或死或活的妇人,用命锻造出了他的纯.熟的技艺。但他从不敢看贵妇的身体,因为,会死……

    可他现在没有退路,昭宁帝的怒火非他可承受。看了郡主的身体,或赐他双盲、或取他性命。但拒不施针,等待的必然全家共赴黄泉。他有妻儿老小,哪怕他死,也要为妻儿夺一份生机!最后一个病人,能从阎王手中抢回,亦不枉此生!

    根根粗.壮的银针扎进肌肤,徐景昌脊背僵直,四妹妹,你觉得痛吗?

    徐清凄厉的哭声在窗外想起,庭瑶蹲在床头,在庭芳的耳边道:“四丫头!你儿子在哭,听的见吗?”

    腹部狠狠的一抽,庭芳猛睁开眼。王太医道:“郡主,您有宫缩了!咬紧牙关撑下去!您是习武之人,毅力非寻常妇人可比!”

    庭芳调节着呼吸,咬牙切齿的对庭瑶道:“别掐我儿子!”

    庭瑶站起身,跑出门外去,把徐清抱了进来,直放在庭芳跟前。

    徐清方才被韩巧儿拧的胳膊剧痛,见了母亲,抽噎不止。

    熟悉的阵痛回到了身体,庭芳依旧无力,但她燃起了希望。

    中极穴离私.处只有三寸,王太医拔.出针,尘世的留恋萦绕在心间。利落起身,退至屋中,跪下、闭眼、匍匐:“臣亏礼废节,万死难辞其咎。请仪宾降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