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八月初五,庭芳次子满月。自从庭芳回京后,定国公府还没开过宴,连七月份徐景昌的寿宴都没办,弄的人送礼无门。庭芳次子得昭宁帝赐名,这回不办实在说不过去了,只得随风俗,广发英雄帖。

    幸而定国公府占地颇广,什么大宴都能办。徐家没有女主人,陈氏管家的水平就别提了。只得请了庭瑶出山,庭芳立刻就把庭琇拎了过来,要她跟着庭瑶打下手、学管家。庭松几个也被唤过来待客。虽是在定国公府办宴,但到底是叶家事,故兄弟几个也算主人家,得跑腿去。

    至当日,定国公府车水马龙,低阶的武将都不敢骑马到门口,怕定国公府门前的拴马不够使,皆到了地头,叫长随把马牵回去,省的裹乱。地位越低的来的

    越早,庭松哥几个并房知德就被撵出去待客。堂客这头便是陈氏带着夏波光,并请了苗秦氏帮手。

    来人倒有一半儿是识得的。江夫人携着严春芳而来,严春芳嫁的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之子,亦是清流之家。因严鸿信被严皇后坑了一把,品级着实惨烈,却又是皇后的父母,大家含混着喊声夫人罢了,按规矩都只能叫恭人,还不如往日做翰林掌院时好听。也怨不得严鸿信总想着外孙,他被昭宁帝压着打,不指望外孙把他升成国公,这一辈子都白混了。此刻诰命云集,江夫人只得憋屈的早点来。她来便来,竟是不知安排她坐哪儿。要知宴会,除了主家坐首位,客人都似朝堂站班一样,按着品级六部坐过去的。五品官儿不是亲友的,今天且进不了定国公府的大门。可众人也不好不给皇后面子,毕竟是皇后,不看她,也得看昭宁帝。

    庭瑶见状,直接就把江夫人丢去了国公夫人堆里,敬陪末坐。严春芳已是出嫁女,亦不好跟母亲混做一处,自寻了都察院的太太奶奶们凑做一处。

    庭瑶是掌宫务的双俸王妃,若命妇去宫中朝贺,都无人敢走她前头。她往上位一坐,旁的宗室诰命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奉承开来。陈氏的一品诰命服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便是天气炎热,也盖不住她舒爽的心情。文臣正一品,除了宗室勋爵,再没人比她高了,着实太有面子。

    堂客处热闹,官客处更是沸腾。太傅家的喜事,文官就没有敢不来的。饶是陈凤宁跟庭芳正暗戳戳的撕逼,也得来冒个头,不然便是扇昭宁帝的脸。陈家不好太没风骨,女眷便都称病,只有陈凤宁带着陈恭前来。

    陈恭见了庭芳,蹬蹬就跑来了:“四姐姐!”

    万千杀人的目光集中,陈恭顿时觉得好爽,拉住庭芳的袖子:“四姐姐,好久不见,我叫爹爹禁足,你也不来瞧我。”

    庭芳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多大了,还跟我撒娇!”陈恭的个头都跟她差不多了好么!

    没说两句话,溜须拍马的人蜂拥而至。庭芳与徐景昌被围的水泄不通。直到家下人来请开宴,才各自寻了位置坐下。一群官客里,庭芳夹在中间,那叫一个扎眼!许多官客还是头一回见庭芳,却都暗赞,举止闲适优雅,半分妇人的羞涩都无。与众人寒暄,也无女气。席上说起闲话,她哪样都能说上一二。虽点到为止,却句句要害。那些个才同她打交道的文臣都暗道:叶太傅不好惹!

    正热闹,忽有一对小太监飞奔而来:“奴才禀报国公、太傅,陛下御辇已出宫,请国公、太傅预备接驾!”

    我勒个去!儿子满月而已!昭宁帝竟亲自来贺。在场的文臣武将肚里酸水沸腾的都要胃穿孔了。有庭瑶管事,下人井井有条。公府中门立刻一开到底,禁军小跑进来列队于正道两边。不多时,只闻声乐大作,锣鼓齐鸣。昭宁帝的仪仗蜿蜒而来。定国公府的堂前跪了一地。幸而在京的宗室王爷皆不管闲事,等闲懒得出门,不然前厅且放不下那么多人。

    昭宁帝的御辇一路抬至厅中,上坐。众人山呼万岁,昭宁帝方笑道:“我今儿就来凑个热闹,诸位都别拘束。”

    众人纷纷应诺,因是喜宴,就都寻位置坐了。此刻大伙儿才恍然大悟,怪道正厅里空着上坐无人,徐景昌只坐下首,原来是早知道昭宁帝要来。昭宁帝扫了一眼,看差不多的人都到了,暗自点头,很好,很给太傅面子。忽见远处一人眼熟,又想不起来,便问徐景昌:“那是哪个?没穿官服,可是你家亲戚?”

    众人顺着昭宁帝的手指看去,就见一年轻的华服公子,从容起身,下拜:“学生房知德,叩见陛下。”

    昭宁帝才道:“我说怎么眼熟呢!房阁老家的小儿子,那年在叶家见过的。”

    知"qing ren"都狂吐槽,好假!那小祖宗现供着你的内库呢!正经从龙之功,装啥不认识!又羡慕的想,从龙之功啊!平步青云妥妥的!真有眼光,他怎么就知道跟着徐景昌混了呢?啊!对!这货是叶家的学生。跟叶太傅还近些,更容易在文官间冒头了。羡慕嫉妒恨!

    昭宁帝见自己一时好奇点了房知德,索性故意问:“你多大了?可举业了不曾?”

    房知德恭敬答道:“回陛下话,学生今秋正预备下场。”

    昭宁帝唔了一声:“下个月就开考了,休坠尔父之威名。”

    “是。”

    礼部尚书看了房知德一眼,心道:只要不是很见不得人,看来今年的秋闱与明年的春闱必能过的。谁没事卡着天子心腹的前程。不过房知德行止有度,头一回见昭宁帝也不紧张,也算是个人物。二十几岁,不错了。

    宴会自然不提正事,都是拉家常联络感情的好时候。昭宁帝又问袁首辅:“前儿听谁说了句,你家眷要进京,可是到了?”

    袁首辅忙道:“是臣弟久未相见,想入京来走走亲戚。已是到了。”

    昭宁帝笑道:“那你家可是热闹了。”

    袁首辅道:“臣老了,看着满眼的孩子好生欢喜。”

    庭芳眼力极好,老远就看见了熟人,不是小白兔袁守一是哪个?笑对袁首辅道:“带了侄孙子来,也不过来拜见我,我可是不依的。”

    袁阁老就是知道其侄孙与庭芳见过,才特特带了来。此刻庭芳提起,笑着唤侄孙过来。袁守一虽是豪强门第,哪里见过如此阵仗,紧张的脚底发软。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勉强至跟前,朝昭宁帝见礼。

    众人两相对比,房知德的气度就更加分了。到底走南闯北,与养在深闺不可同日而语。帝制时代,初见皇帝没几个不紧张的。昭宁帝也不在意,温和的问其读了什么书,有无功名。无非是抬举袁阁老罢了。

    天子威严,昭宁帝是来做脸的,不是来扫兴的。使人抱了叶晗到手里逗了一回,又叮嘱了两句太傅好生将养,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荣宠至极!

    众臣恭送昭宁帝后,看庭芳夫妻的眼神更为炽烈。席上马屁不绝于耳,喧闹非凡。

    堂客那边也差不多,她们倒不用接驾,只闭嘴禁声。待到昭宁帝回宫后,漂亮话不要钱似的往陈氏头上砸。知道叶家些许内情的,连带夏波光也接了无数句好。夸完了陈氏,又一叠声的夸立在一旁的庭琇:“叶家的小姐儿,个顶个的知书达理,羡煞旁人。”

    有人立刻补道:“镇国公夫人手脚那样快,早先我硬是没抢过她!”

    镇国公夫人忙笑道:“想娶好媳妇,还想端着脸皮?我当时可是做了一番滚刀肉,诸位可学着点儿。”

    哄堂大笑。

    陈氏笑道:“你们杨家的地界,养出来的个个都是伶牙俐齿。我大嫂子今日在家中侍疾不得来,不然你们姑嫂两个凑一处,我们今日只怕要笑的叫丫头揉肚子。”

    镇国公夫人嗳了一声:“好亲家太太,当着人好歹给我留点脸面儿。”

    众人又是一回笑。

    也不是没有不长眼的,国子监司业韩存仁之妻问道:“怎地不见徐家太夫人?”

    前定国公虽已革爵,搁不住儿子太有出息,跟着儿子也能捞个诰封。徐景昌倘或请封,其继母自是能因子再封超品国公太夫人。然而当年已革定国公干了什么,在场谁不知道。看看说话的人,大伙儿心中了然。国子监司业,原是能补祭酒的,被远在海南还没消息的叶俊德一竿子横插了去。这也罢了,要紧是文臣中很有一起子看不惯叶太傅的,抱做了一团。宴席不对付的人放嘲讽那是日常,本朝风俗,没人刺两句还不习惯了。

    夏波光十分光棍的丢了一句:“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姑爷还有父母?太太,可是我记差了?当时姑娘的婚书,我记着可是陛下盖的印来着?”

    成国公杨夫人笑的极尴尬,生怕掐架范围扩大,把她当时撵外甥出门的事儿给牵扯出来。现成国公一家子都在试图修复关系。至今也就邱蔚然能见着正主儿,到底谁说徐景昌脾气好的?翻起脸来手起刀落,再不回头,哪里脾气好了!

    陈氏虽不擅管家,但大小宴席吃过无数。知道此等把戏不过同外头一样,为了不是真掐,不过是表明态度罢了。心中又暗暗叹了口气,在席间添堵,那便还有修补的余地,似陈家那般直接不来,才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可她是叶家人,再怎样,也只能站在叶家一头了。

    既是常态,就生不出风浪。牙尖嘴利的回上两句,温柔和气的不过一笑了之。不拘什么宴饮,都是拉关系用的。与主人家拉关系是一种拉法,同看主人不顺眼又不得不来的,自然又是另一种拉法。不和谐的音符很快就被旁的盖过,复又嬉笑开来。

    庭芳的身体还未全然恢复,袁首辅怕累着她,吃了两筷子便要告辞。徐景昌自是要挽留,几番相让,个个都知道不可累着产妇,纷纷跟着告辞。

    庭芳只得一一送至门口,袁守一落在后头,回望了庭芳一眼。笔直的腰杆,自信飞扬的神态,耀眼极了。又想起淮扬初遇,她策马救人的英姿。心中生出了淡淡酸意。

    恨不相逢未嫁时!

    ===

    昭宁帝放下手中的折子,使人喊了王太医来,张嘴便问:“太傅可好些了?”

    王太医答道:“太傅心性坚定,虽因生育损伤,然慢慢将养便无大碍了。”

    昭宁帝奇道:“心性坚定也与身子骨相关?”

    王太医道:“时下妇人娇养的多,病了一味躺着,故难康复。太傅则是愿意走动,佐以针灸药膳,已是日渐好转。”

    昭宁帝又问:“她现日日写东西,不妨事吧?”

    王太医道:“臣每日都去请脉,只身子骨暂弱些,其余并无异常。”

    昭宁帝放下心来,嘱咐道:“你看仔细些,拿不准的,就招太医院会诊。再有她家小儿子有些弱,你们也盯上一盯。有什么药材她家库里没有的,你直去内务府取。务必使之痊愈。”

    “遵旨。”

    昭宁帝挥退了王太医,再次拿起折子重新研读。庭芳此次写的是《企业管理中的分工与协作》。昭宁帝连续看了三遍,深深叹了口气。庭芳难产时拉着他的手腕说的话,一字一句难以忘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徐景昌荣宠比她更盛,她没必要在那时表忠心。所以每一句都是肺腑之言。还真是比他胸怀广阔,为了富国强兵,宁愿臣服。

    想着她产前那样不适,还坚持写作。产后日日不断,只看身体状况,或有长短。昭宁帝待她,再无往日疑虑。真要反,早反了。何况中间还绊着个徐景昌。做帝王的,难得有份真心,哪怕这份真心给的是天下黎民,也难能可贵。这样的太傅,别说死了,就是病了都够让人心焦的。也不知道徐景昌是否真的绷得住,年轻气盛的,又不肯纳妾。什么时候妇人生育不那般容易出事就好了。

    宫女奉上一碟子柚子。昭宁帝随手尝了一口,鲜甜多汁里又带着微酸,十分爽口。便道:“味儿不错,与各处都赏些。对了,今年的月饼做好了么?”

    赵太监答道:“月饼已是赏下去了,在京三品以上的朝臣都有。听闻夏孺人爱吃甜口儿,特赏了一份。”

    昭宁帝笑道:“谁办的,挺妥当的嘛。”

    赵太监答道:“是瑾妃娘娘与秦王妃并大公主一齐办的。夏孺人爱吃内造的月饼,还是大公主想起来的。”

    昭宁帝待后宫要多不上心就有多不上心,十天半个月想不起来去一回,日常只在乾清宫翻牌子。翻的特别随便的那种,宫妃晋升全看产育与资历。太监的眼最是厉害,都看不出他喜欢哪个。他关心的人全在外头。

    果然昭宁帝又道:“徐景昌就不吃零嘴儿,叶太傅更不吃月饼。方才那柚子好,你回头使人送两篓去定国公府,酸酸甜甜的,吃着开胃。”

    起居注:“……”昭宁帝嘴里居然又换了称呼,叶太傅比之前又得宠了几分!四丫头亲昵归亲昵了,却没有有正儿八经称太傅让人觉得敬重。又敬重又贴心……起居注余光看向御案上的折子,又想想昭宁帝对后宫的态度,心中暗叹:以色侍人不值钱,还是才华能平步青云。起居注日日跟着皇帝,不知有多少人想收买,以套皇帝行踪。起居注自是不敢胡言乱语,但他决定回家同自家人好好说道说道,日后再有昭宁帝与叶太傅的闲话,都别掺和。

    朝堂不比后宫,后宫女眷想宠哪个都没关系,朝堂就得考虑一下均衡了。昭宁帝赐了定国公府两篓柚子,立刻又报了一连串的名字,使人送去。定国公府恩宠在于他们第一个被昭宁帝想起来,但并非独宠。可见昭宁帝的心思全在朝堂,后宫是半点也别想捞着了。

    庭芳还在吃药,胃口不大开。柚子正对了她的口味,一气吃了一整个,犹嫌不足。陈氏再不敢让她吃了,只道:“陛下赏了整整两篓,尽够你吃的了。”

    庭芳笑道:“前日家里买的,要么干涩、要么过酸,比敬上的差多了。”

    陈氏道:“什么东西能跟贡品比?你的嘴真个挑剔,小时候就最爱内造的点心。”

    庭芳道:“现在也爱,就譬如那桂花定胜糕,外头做的怎么都比不上御膳房那味儿。”

    陈氏道:“外头做的讲究成本,哪里似御膳房里挖空心思改良。原先各勋贵得势的时候,做的点心菜肴亦十分出彩。我小时候儿随祖父在京住了些时日,吃了几回,比皇家的不差的。”

    庭芳笑问:“娘小时候儿也没多久以前,哪家府邸这么好厨子?”

    陈氏笑道:“靖国公燕家。别瞧着他们家不声不响的,家教却好,说有多能干也没有,但要说有闹事儿的,却是一个也无。京里的勋贵里头,难得的和气人家。”

    庭芳道:“燕皇后的娘家啊……那杨家姐姐有福了。”

    陈氏听到杨家,脸就挂了下来:“你二姐姐福气也不差,就没见过她那般不惜福的。我前日去礼部尚书家吃酒,恰听到人说她绵软立不起来,把我羞的没处躲去。幸而你也庶出,不然不定人家怎生说我呢。我又没打骂过她,她自家不肯动脑子,怨的了哪个去?结婚许多年,又没生养,我肠子都叫她愁断了。”

    庭芳淡淡的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横竖镇国公家父子都在师兄手底下讨生活,二姐姐受不了委屈。”养个庭兰还好,无非就是娘家强势点罢了。养个严春文那才是哔了全世界的动物园。严春文要是能跟庭兰一样除了喘气啥也不会,也不至于叫她坑了。

    陈氏叹道:“镇国公府,当真也不差了。”

    庭芳道:“能荣华一世,还想什么呢?小七可是……比她聪明多了。”

    提起庭芜,陈氏更是低落:“早知道她姨娘哥哥是那般模样,我带去山东便好了。山东无非是人多口杂,那些个含枪带棒的话,比起你们经历的,甚都不算。恭哥儿也待她好。还是晗哥儿满月那日,他进来请安,悄悄同我说,他想学好画儿,把小时候的事都画下来。听得我……”说着眼圈就红了。

    庭芳抽了块帕子,替陈氏擦了擦泪。转了个话题道:“五妹妹的婚事,该操持了。娘去旁人家吃酒,仔细替我打探一番。如今我不好往命妇堆里滚,见的都是官客,看不出他家眷好歹。五妹妹性子腼腆,就要寻那和气的人家才好。”

    陈氏破涕为笑:“我养了你,竟是同养了个哥儿一般。”

    庭芳道:“我早说了你们把我当哥儿看就结了。如今我就是叶家的大哥,眼瞅着庭琇姐几个都长大了,他们姐弟几个都要先预备。我已使人写信去淮扬,托刘永丰给置办一套像样的嫁妆。太傅嫁妹子,可不能磕碜。”

    陈氏道:“太傅真比郡主值钱,先前虽是看着体面,真办事儿,就寻常了。”

    庭芳道:“不尽然,你看谁敢不敬大姐姐?品级官职是一桩,还有看圣宠呢。”

    陈氏撇嘴道:“外头那起子人,传多少闲话,早晚烂了舌头去。”

    庭芳笑道:“陛下打小儿就不开窍,我原以为他有了那么多女人,总要开窍了吧?哪知到现在还没有,这辈子只怕都难开。”无性恋么,后世见多了,不稀奇。

    “还好你没嫁他。”陈氏道,“你眼光当真毒辣,就把昌哥儿给网住了。你不知道我们女眷们凑在一处说话,只消提起昌哥儿,她们全没一个敢接话。”陈氏说着有些得意,“只年纪大些的,说将来为了抢清哥儿,必要打破了头。”

    庭芳道:“幸亏陛下没有小闺女!不然徐清非得被抓去尚主不可。”

    陈氏道:“多少人家想同皇家结亲,就你,打小便不乐意。”

    庭芳道:“同皇家结亲委屈啊,不委屈谁不想要那尊荣。前儿宁王妃还同大姐姐说,想替儿子说五妹妹,大姐姐一口就回绝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秋水进来道:“回郡主、太太,苗姨太太同五姑娘来请安了。”

    陈氏一面叫请,一面同庭芳道:“你苗姨母当真慈母心肠,为了五姑娘的婚事,见天儿往我跟前跑。”

    庭芳笑道:“她最是会想的人,她待五妹妹好,我们也不好意思亏了她儿子。娘可得顺道儿看看官家姑娘,替苗家哥哥寻个好的。”

    陈氏愁道:“那还得问人去,他家够不着太好的,只得往小官里寻。”

    庭芳道:“你只管放出话去,他们自去要操心。谁家没有七八门这样的亲戚。”

    苗秦氏隔三差五的跑定国公府与陈氏说话,下人们都习以为常,径直领到庭芳卧室,随她们说话。

    就在此时,外头又有人来报:“郡主,袁阁老家下了帖子来,说是过二日阁老办寿,请您去吃酒。”

    袁首辅的面子是要给的,庭芳爽快答应,又问:“请了师兄不曾?”

    小厮看了看帖子,道:“单只有郡主的。”

    庭芳点头:“我知道了,你去回个帖子,就说我同娘一起去。唔,还有五妹妹一道儿。”

    苗秦氏登时喜笑颜开,这样大的姑娘,带去阁老门第,还能是什么?

    庭琇也想到了此节,脸羞的通红,低头不肯言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