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6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青楼,是庭芳身上不可抹去的印记与耻辱。在党争这般无事掀起三分浪的地界儿,没有把柄都要创造把柄,何况庭芳的过去瞒不了人。昭宁帝脸色铁青,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弄死这货。

    庭芳却是十足淡然的道:“对啊,圣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为老幼,圣人讲的不过是将心比心的道理罢了。《孟子》必考,张御史你的官捐来的吗?”

    卧槽!脸皮太厚!自愧不如!

    既是已经撕破脸了,张祺也不后退,反而道:“我若是你,且用不着将心比心,早一头碰死了。”

    庭芳道:“我若是你,那才是一头碰死了。堂堂左都御史,圣人言都记不住,活着还有甚意思?”

    另一个左都御史李锡书立刻声援:“下官看太傅不是将心比心,且是感同身受吧!”

    昭宁帝脸色更为难看,娘的揪着过去的事没完没了了是吧?正欲说话,庭芳十足流氓的道:“非要感同身受,才能生出仁德之心,我也不妨成全李御史一回。袁阁老,您亲戚家的楼子还开着吧?”

    昭宁帝差点叫口水呛着,当众恐吓朝廷命官!算你狠!

    李锡书指着庭芳:“你!你!斯文扫地!”

    庭芳嘲讽道:“在乾清宫里正经议事,直往青楼上拐。我在会芳楼住了三年咋地?你们谁没去逛过?站出来叫我瞧瞧!”

    全场:“……”尼玛!逛青楼跟在青楼卖是一回事吗?

    庭芳冷笑,嫌弃妓.女脏,你们有种别去上啊!

    袁首辅真是五体投地,世人都爱痛打落水狗,庭芳如此理直气壮,反倒不好说她。她又不是自甘下贱去卖的,分明是被先太子害的。现如今李兴怀在做宗人令,都察院是想被宗室暴打还是咋地?

    庭芳又道:“若说节烈,我现要在落去那等地方,当场就去死。为何?我为太傅,朝廷命官,忠孝节义不可或缺。然此前我仅为闺中女子,三从四德,我夫婿又没叫我去死了,我干嘛要去死?”

    昭宁帝:“……”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

    张祺怒道:“厚颜无耻!”

    庭芳冷笑:“我是不要脸,你还不要命呢。我提废贱籍,你便上窜下跳的拿往事堵我的嘴。我一说贱籍,你们满脑子全冲着窑子里去了。合着只有窑子里的姐儿才是贱籍?那多卖身葬父的孝子被你们活吞了?烈女传里的奴婢你们读书人自己编的,这会子又不算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谁准你们拿着陛下的子民卖来卖去了?你家里的管家把你小老婆卖了,你也不许人提一句不曾?”

    张祺目瞪口呆,有个屁关系啊?

    内阁打酱油的诸人:“……”我去,好狠!好一句莫非王臣!谁再敢驳,同谋反何异?

    庭芳却是画风突变,冲昭宁帝拱手道:“陛下,臣以为,人非牲口,何以买卖?若要使人,雇工即可。人分三六九等,是因其能力。非要论贵贱,只在陛下与臣等之间。陛下为万民之父,臣万万不敢辱及姊妹。臣恳请陛下,爱怜子民,废其贱籍,圣泽千载,德行万世也。”

    户部郎中田邦奇垂死挣扎:“照太傅所言,那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话也不消遵守了。”

    袁首辅道:“太傅之意,乃有尊卑无贵贱。譬如我等,见了太傅岂能礼仪都不讲!”

    妈的,江南党都是马屁精!掐着架还不忘见缝插针的拍马屁!

    昭宁帝最不擅吵架,被一群文臣吵的脑仁儿疼。他且不知庭芳为何突然要废贱籍,然而庭芳至少比那起子巨贪可信,当机立断道:“就听太傅的。”

    皇帝一锤定音,中间又夹着天家威严,众人也只得认了。

    王雄英乘胜追击:“田土括隐,人口亦要括隐。”

    田邦奇冷冷的道:“不若太傅起个头儿吧。”

    庭芳爽快的道:“那边从我家点起。”

    张祺心中不服,不好再提青楼之事,又道:“太傅不解释一下前日收的那多银钱么?”

    庭芳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来,道:“我今日本就是来议此事,偏叫你打岔打到天边去了。”说着把账目呈上,“陛下,此乃前日臣与同僚一同凑的数儿,专用于五军纺纱厂并成衣厂的建设。朝廷财政吃紧,处处用钱,也不好尽数填了五军。我等谢五军守护京城,无旁的本事,聊表心意罢了。”

    江南党:“……”你狠!若论拍马屁,只服叶太傅!尼玛!当众给皇帝行贿!缺钱缺疯了的昭宁帝,松口更容易。可真是拜对了庙门!

    众人没醒过神来时,庭芳又笑嘻嘻的奉上了厚厚的一叠纸:“我等臣子,是替陛下分忧的,不是替陛下添堵的。若想出个新政来,就须得把不妥之处都描补上。臣提议废贱籍,若陛下首肯,教坊司立刻不复存在。内库国库皆有损伤,臣不敢徒增烦扰,特献上玻璃作坊,并淡水珍珠养殖思路、船舶运输改良技法、缝纫机图纸等,以充内库。恕臣无能,且只能想这么些许,待来日再补充吧。”

    众人又是:“……”赶上个赚钱能手的太傅,他们能说什么?玻璃、珍珠、船舶皆是暴利!运作的好只怕比教坊司还赚。教坊司自然是日进斗金的,但这斗金能有几钱落入内库,就不得而知了。庭芳以新革旧,至少三五年内,其利都牢牢扣在昭宁帝手中,昭宁帝如何不愿?庭芳少有出现在乾清宫,众人也是头一回见她哄昭宁帝的手段,确能拍到点上,怪不得昭宁帝如此宠幸!连造反都不计较了。这活脱脱是个财神爷啊!就算是皇帝,也没有跟财神爷过不去的!

    庭芳接着道:“臣闻唐朝时,罪官家眷皆入掖庭,以示惩罚。臣以为,三纲五常之下,三从四德之女子并无大过。尽管因其父兄夫婿贪墨,吸食民脂民膏,也不过是从犯。罚定是要罚的,却是罪不当死。籍没入教坊司,按照张御史的意思,那是要去死的。然主犯还未必个个都死,从犯却是要命丧黄泉,很是不公。主犯自有制度,臣以为从犯便都罚去劳改。替用血肉之躯保百姓安宁的兵丁们做衣裳鞋袜。她们受了罚,兵丁有了衣裳,岂不两益?再则她们亲身体会了百姓之苦楚,才知一粥一饭得之不易。方才御史们说我感同身受。可世人多愚钝,自己不曾经历过,便无法感同身受。如今她们也同百姓一般劳作,几年后定然改过自新、重新做人。那年幼的女孩儿,日后嫁了夫君,也能劝谏一二。陛下觉着呢?”

    王雄英抽抽嘴角,这太傅真是铁豆子里还能间出油来,偏还说的光明磊落。当众贿赂了昭宁帝,顺手嘲讽了御史台,还指出一条明路叫江南党从此对她感恩戴德——她一口气救了不知多少女眷的命,便是不以为然之人,也不得不装作欠了她一个大人情。厉害!

    昭宁帝耗了几日,知道江南根基深厚,处置到现在,已是极限。庭芳能替他解决问题,他乐的给庭芳颜面,转了笑脸道:“太傅所言极是,便依太傅的法子办。事多繁杂,太傅身子骨还不见好,袁阁老你派人协助太傅办理吧。”又温言嘱咐庭芳,“你只管大方向,琐事都要下头人去做,万别累着。”

    庭芳与袁阁老齐齐称是。

    昭宁帝呼出一口浊气,道:“安徽水利规划,工部那起子榆木脑袋,死活算不分明。徐都督又不得闲儿,太傅留下来替我算算吧。”

    众朝臣纷纷告辞,乾清宫内只留下庭芳时,昭宁帝又道:“屋里呆着着气闷,太傅陪我去御花园里边走边说。”

    御花园里相对开阔,昭宁帝带着庭芳在凉亭里坐下,赵太监站在十步外,把其余的太监宫女与起居注都阻隔开来。昭宁帝才道:“回头就收拾都察院!真是越发放肆了!”

    庭芳笑道:“前日同陛下说的话,陛下还记得否?”

    昭宁帝满脸疑惑。

    庭芳道:“找茬儿。”

    昭宁帝瞪大眼:“你!”

    庭芳轻笑:“我早想废贱籍了。王雄英等人固然是想保自家亲眷,然他们寻的理由却是正当。人口兼并不是好事。江南党是拔不起来的,不若利用他们的私心,谋求一点利益。都察院那几个,也就放个嘴炮罢了,掐起来引经据典,到底还是要陛下权衡。便是他们吵赢了,陛下又真能把江南党怎样呢?吏部、户部布满了江南人。尤其户部,心里存了怨恨,只消把账本毁上几本,重建就不知到猴年马月。王田的界限更是没了凭证。全是事儿。”

    昭宁帝道:“宋朝的雇工制,也是没人可使吧。”

    庭芳点头:“五代十国打成什么样了都。凡是自由身,人家做几年就想走。出去嫁了人,生的孩子又是良民。似家生子那般,人数再多也是在家里淘气。我小时候儿也不记得是什么事了,家里裁撤了一半的下人,竟还够使。权贵白占着那么多人,尽摆谱儿,不若把他们弄出去做工更划算。”

    昭宁帝笑道:“论算账,再没人能与你比的。”

    庭芳又道:“还有一事,原该皇后说的,我不好写折子,私底下同陛下说吧。”

    “何事?”

    庭芳道:“宫女子到了年纪就放了吧,一辈子关在里头白耗了青春,何苦来。陛下又不缺人使。同我们家一般,五六岁上头从外面雇进来,教到十二三岁就可以使了。使个七八年,二十五岁前放出去,她好生嫁个人,有什么不好?宫中侍卫也多,五军光棍更是数不清。索性弄个官媒婆,专管宫女的婚事。看着要出宫了,她自家有能力说亲呢,便不消管。自家不着调儿的,就叫官媒婆替她置办了吧。也是服侍了陛下一场,给些体面,皆大欢喜不是。”

    昭宁帝看向庭芳:“你当真很在意贱籍!”

    庭芳爽快承认:“是。”

    昭宁帝摇头:“便是废了贱籍,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得他们。世上还有打死儿子的老子呢,仗势欺人何时都不会少。”

    庭芳笑道:“我掉一句书袋。”

    “嗯?”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庭芳道,“第一步跨出去了,才有第二步。朝廷三令五申不许打杀奴婢,一年到头权贵人家也不知有多少条人命。可是也不能因为权贵横竖有法子隐瞒,就连枉顾人命的法令都没有了。因朝廷有法令,总让人顾及一二,便有人能逃出生天。”

    昭宁帝道:“没了贱籍照例难逃,不过聊胜于无吧。。”

    庭芳笑道:“嗯那,我从良可不容易啊!”

    昭宁帝的脸又挂了下来,冷笑道:“都察院那两货作死!我便成全了他!”庭芳乃太傅,当众在乾清宫扇脸,扇谁呢?君辱臣死,辱君者他不弄死丫的,也配叫皇帝?

    庭芳道不甚在意,在文人心中,死太监比□□的地位还低,可自古以来冲着太监摇尾乞怜的臣子还少了?九千岁在时,谁能与之争锋。张祺与李锡书确实是活腻歪了,她如今是昭宁帝跟前一等一的宠臣,夫君不独管着锦衣卫还宠的她要上天,求问她跟刘瑾有毛区别?你喵的敢在乾清宫当众骂九千岁?胆儿真肥!她都不消出手,自有长眼的替她收拾。

    昭宁帝瞥了庭芳一眼:“你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若不提废贱籍,我即刻就让他们二人的家眷籍没教坊司。”

    庭芳噗嗤笑道:“陛下,休欺负女人。”

    昭宁帝哼了一声,又道:“你那借力打力的手法当真纯熟!我都叫你算计了去。又是五军纺织厂,又是玻璃作坊,诱的我不得不应。”

    庭芳笑道:“陛下学会否!”

    昭宁帝没好气的道:“谁跟你似的长那么多心眼。”

    庭芳又笑:“他们未必想不到,只不如我简在帝心,哪里敢朝陛下的私库下手。奴婢的人头税且收不上来呢,教坊司那处叫贪的再狠,一年下来诸位娘娘的脂粉钱都是够了的。便是献计,哪有同我似的讨价还价,砍了内库,又给补上。换个臣子不敢这么玩,换个陛下臣亦不敢这么玩。再赶上江南党想要脱罪的当口,陪着仁德教化的牌坊,才能勉强一试罢了。”

    昭宁帝呵呵:“夸你自己眼光毒辣呢。你不觉得自家少说了一条么?”

    “嗯?”

    昭宁帝道:“此回有实权了。”

    庭芳:“……”妈的,皇帝对权力真敏感!

    昭宁帝总算找回了点场子,笑道:“把你说的那一摊子管起来。秋日里收租,京畿的租子又悄悄涨到了六七成。你说的那些结合起来,总算能解决一些人的吃穿用度,省的一天到晚给我造反。我要被京畿烦死了,家门口埋炸药,当真是睡觉都不安!”

    庭芳道:“京城里的规矩也该立立了,商业环境不好,‘商税’尽数交到朝臣手中。放个口子给他们,也得悠着点儿。”

    昭宁帝笑道:“你那十两银子一颗的茶叶给我来一箱。从今日起,我的茶叶就指着你了。”

    庭芳没好气的道:“当我想收!袁阁老家的本钱,拒了不好看。”

    昭宁帝摆手:“罢了,就如你说的,别太过分。我还能叫你们两口子饿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好歹是我的狗腿子,怎么样都得金尊玉贵才有体面。人家送什么你且收着呗,譬如这回,我信你的分寸。”

    如今的官场上,想做一朵白莲花,是真的不可能。就如昭宁帝想以教坊司补内库,也得放任人家贪了他的大头,否则保管连教坊司都能亏损。庭芳一旦有了实权,办起实事来,就得诱之以利。别看她是太傅,地方设厂,鸡零狗碎的,要么仗着徐景昌的兵碾过去,要么就得跟地头蛇打好关系。怎么打关系?钱!都是会算账的,给钱终究是比调兵花销少,只能认了。

    昭宁帝头痛欲裂,银子是朝堂上的硬通货,庭芳若不按规矩玩,她就要被所有人排挤。如此,即便心腹如庭芳,人家送了礼来,也只得收。能请动她的各级官员家的三节两寿,她也得送。否则进不了社交圈子,就只是个教书先生了。如此风气,休说定力差的,就是定力再好,也被腐蚀进了骨头。想要吏治清明,比废个把贱籍难多了,甚至比王田还要难。徐徐图之,是办事的手段,亦是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反腐倡廉,谈何容易啊!

    庭芳回到家中,苗秦氏急急迎了出来,张嘴便是:“郡主,才您不在家,上回送礼的竟又补了礼来。我不敢自家做主,送礼的人全蹲在大门边的屋里,死活不肯走。这又是唱哪一出?”

    庭芳道:“收着吧,他们谢我呢。先前送的我转手给了陛下,事儿就办成了。不给我点好处费,他们怕下回再有事求我,我不搭理。”说着一笑,“今儿你们郡主,一战成名啊!眼瞅着陛下的火气就下去了,钱到功成,他们将来可认准了庙门了!”

    苗秦氏问:“那将来要不要收?”

    庭芳道:“再瞧吧,似这回的定然要收。若非怕人揪着我贪墨,我也不会当众给了陛下。朝中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叫他们捐点子钱是再不肯的。到了求人办事时,万儿八千两就不算个事儿。”

    庭芳一行说一行走到房中,徐清跟叶晗都不在,庭芳便问:“孩子呢?”

    春逸答道:“太太带去园子里看收桂花了。”

    听闻陈氏带着,庭芳就丢开手。坐在书桌前写纺织厂的计划表。说是纺织厂,其实是纺纱、织布、成衣三厂。厂房可照搬南昌,然选址、选管理层,又是麻烦。庭芳想了一回,还是提笔写信给君子墨,叫她择几个得用的人送过来,并问询娘子军建设的进度。如今江西的兵力实在难看,周围一圈儿有湖北与广东不是自家势力,就现地方官刮地皮的能力,当真有备无患。

    庭芳前脚出宫,徐景昌后脚就被宣召入御花园。昭宁帝道:“你媳妇儿被欺负了,你使人去查张祺与李锡书,不独他们自己,家里人有任何违法犯纪的统统严查。我非弄死他们不可。”

    徐景昌道:“谢陛下。”

    昭宁帝眼神阴郁:“不是为你,便是太傅同你毫不相干,我也不会放过他们!那两货是清流,未必就贪墨到凌迟的地步,实查不出来了,栽赃也使得。我不凌迟了他们,全当我是泥塑木雕的菩萨。今日敢辱我太傅,翌日就敢肖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再后日……”昭宁帝冷笑,“呵呵。”

    徐景昌一个激灵,被昭宁帝的联想力震惊了。

    昭宁帝又叮嘱了两句,徐景昌领命而去。

    华夏的王朝里,通常是不杀言官的。昭宁帝看着脾气不大好,实则只别触犯律令,他也就是发过便忘。都察院多年来蹦哒都不曾遇到铁板,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昭宁帝也就文化成绩差了点儿,都叫他们日日鞭策,也没见昭宁帝当回事。张祺与李锡书口没遮拦惯了,刺了太傅全不当回事。

    哪知不出两日,锦衣卫就拿着一叠罪责上门。锦衣卫的刑讯手段,史上能扛的住的臣子有一个算一个,皆明明白白的落在史书里。绝大多数,还不待他们使出看家本领,便说什么是什么了。都察院的言官,论贪墨倒真没有多少,徐景昌查出来的是仗势欺人与土地兼并,远够不上死罪,何况凌迟。张祺与李锡书如此嚣张,底子干净也是底气。偏偏昭宁帝要拿他们做筏子,是不死也得死了。

    审讯第三日,“证据”确凿,二人皆判凌迟,即刻行刑。家眷尽数被关押在牢里,同前番贪墨的江南党家眷做一处,等着纺织厂开工,再撵去做活。

    此例一出,都察院霎时就似剪了舌头的鹦鹉,弹劾的折子都不敢再写。朝中一时鸦雀无声。待到又有两个官员因私底下传小话,被锦衣卫逮着后,照例凌迟时,众人猛的惊觉叶太傅竟是昭宁帝的逆鳞,谁碰谁死!街边卖话本子的连夜自查,生怕那本书有一句半句的映射,致使自家送命。一时间风气肃然,京中再不闻朝臣之风月了。

    庭芳勾起一抹冷笑,她就知道是如此结局。混朝堂居然把智商混到狗肚子里去,这帮高分低能她也是服。不提她是太傅,只说昭宁帝最宠爱的大公主,先生是个低贱的□□,这话能听?言官日常骂皇帝,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琐事,正常皇帝都不计较,养着他们恰好当“心胸广阔”的门面。若真以为皇帝心胸广阔了,凌迟就是下场。

    徐景昌回来时,就见庭芳用手撑着下巴发呆,俯身亲了一记:“想什么呢?”

    庭芳笑的见牙不见眼:“想师兄怎么这么好呢?”

    徐景昌笑着搂住庭芳:“又打什么坏主意?嗯?”

    庭芳歪着头靠在徐景昌的肩窝处,笑道:“世上如你这般心胸宽广的人着实不多。是你,我才能在乾清宫理直气壮的说夫君不叫我去死,我干嘛去死。”

    徐景昌道:“又不是你的错。”

    庭芳道:“不是我的错,可没卵子的东西却要我承担。也是在乾清宫,我不好踩陛下的颜面。他这般正气凌然,怎不去把平郡王挫骨扬灰?当日我被掳走,可是一封参平郡王的折子都没有。”

    徐景昌满脸嘲讽:“太上皇那般人剩下的臣子,有几个好人。”又心疼的对庭芳道,“又受委屈了。”

    庭芳笑道:“我受一回委屈,他们送一回命,却也不亏!”

    徐景昌叹道:“我有时候也不知他们是怕死还是不怕死了。我掌管着锦衣卫呐!”

    “我还是郡主呢!以下犯上,够他们死一百次了。仗着是言官,仗着日常欺负陛下成习惯,就为所欲为。”庭芳冷笑,“有了太傅的陛下,还真当是才登基时的菜鸟,由着他们混闹么?”

    听得此话,徐景昌不由笑出声来:“太傅好手段!”

    庭芳突然嘟着嘴道:“徐都督,你管着锦衣卫,就不曾查过太医院的脉案么?”

    徐景昌点了点庭芳的额头:“你同陛下串通好的吧?才他叫两个宫女捧着脉案来与我,还说宫女送我了,生了孩子就打发走,保管神不知鬼不觉,你半分也察觉不了。”

    庭芳吐吐舌头:“哎呀,被发现了。”

    徐景昌又捏庭芳的脸:“叶太傅,你长大了,再装小孩儿可不像了。”

    庭芳一把将徐景昌扑倒在炕上:“徐都督,大人该办大人的事儿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