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7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徐景昌翻身把庭芳压住:“你就是个妖孽!”

    庭芳在徐景昌的胸口咬了一下,徐景昌吃痛,恨道:“你今晚想一个人睡?”

    庭芳立刻软软道:“好哥哥,再不敢了。”

    徐景昌轻笑:“我看你日后再不老实。”

    庭芳告饶:“我知道错了,绑手绑脚两随意。”

    徐景昌被一句话戏弄的血气翻滚,扯下庭芳的衣裳,用力按住她的双手:“想怎样?嗯?”

    庭芳挑逗一笑:“想你!”

    徐景昌挑眉:“求我?”

    庭芳扶住徐景昌的肩,音调一波三折:“嗯,求你。”

    徐景昌再忍不住,重重的吻了下去。

    庭芳才缓慢的恢复体能,徐景昌却是日日操练,力量相差比往日更远。被扣住的庭芳几次都无法掌握主动权,索性全身卸力,任由徐景昌摆布。

    她就少有乖顺的时候,徐景昌见状更为兴奋。一年多的煎熬,今日方止。徐景昌抱着庭芳:“好妹妹,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我喜欢师兄。最喜欢师兄。”

    十指交握,拉灯!

    夫妻两个天没黑就在炕上滚了一圈,夏清打了水来,庭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老人家默默在一旁看了全场,还有陪看的忍冬正收拾着干净衣裳,顿时一阵肝疼。徐景昌乃古人,浑然不觉,从夏清手里接过帕子:“我替你擦擦汗。”

    庭芳:“……”丫头要趁手!回头就好好培训她们!主家xxoo的时候丫头一旁伺候的风俗太操蛋了!徐景昌又不是废柴,还须丫头借力。

    重新换过衣裳,庭芳有些疲倦,待陈氏把两个小祖宗甩脱手进来时,她已趴在徐景昌怀里睡着了。

    陈氏唬了一跳:“她怎么这个点儿睡?又病了?”

    徐景昌顿生尴尬,他好像折腾太过了。往日是没关系的,可庭芳现在的身体状况……轻咳一声,解释道:“有些累,且叫她先睡吧。”

    陈氏抱怨道:“晚饭还没吃呢,不按点儿吃饭,更好的慢了。”

    徐景昌不好喊醒庭芳,只得道:“待她醒了,我看着她吃。”

    陈氏又道:“你不是晚间都习武么?她既不是生病,我守着便好,别耽误了你的正事儿。”

    徐景昌:“……”

    庭芳小睡了一个钟头,天已黑尽。打了个哈欠醒来,感叹,这身体状况可真够磕碜的,也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往昔。徐景昌坐在一旁,手里不知拿了个什么零件,见她醒了,柔声道:“饿了么?”

    庭芳道:“太医脉案上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好?”

    徐景昌笑道:“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偏还要勾我。我再不同你混闹了。”

    庭芳:“别介……”没有帅哥吃的日子,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徐景昌拉起庭芳:“有力气吃饭么?”

    庭芳笑道:“哪里就虚弱成那样了,不过睡上一睡。”说毕亲亲徐景昌的脸,“我想吃面条,你要厨下给我做。”

    徐景昌笑道:“休想,你自家去吩咐清汤面去。忌口,不许吃辣子。”

    庭芳登时蔫儿了。没有徐景昌的首肯,厨房是再不会给她一颗辣子的。被陈氏与徐景昌联手把控的厨房,她真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徐景昌赶紧顺毛:“我陪着你吃清淡的。”

    庭芳有气无力的道:“你还没吃饭?”

    “嗯,等你。”徐景昌笑笑,“料的你个活猴儿也睡不了多久,不急一时。”

    “谁活猴儿了?”

    徐景昌戳了戳庭芳的头:“叶晗定然像你,哭起来哄都哄不住,一日日的也不知精神头怎地那样好。比徐清难缠多了。”

    庭芳才不承认:“他分明长的像你多。”又笑道,“哎呀,叶晗比徐清会长啊!将来又是颠倒众生!”

    “你这什么词儿!”

    庭芳勾住徐景昌的脖子,在他耳边轻道:“一吻便偷一颗心,一吻便杀一个人。”

    徐景昌笑着把庭芳扒下来:“你再招的我火起,我过年都让你吃清汤。”

    庭芳被捏住七寸,郁闷的道:“小气!”

    说话间,丫头们端了饭菜来。豆子把一碗羊肉泡锅盔端到庭芳跟前:“厨下高妈妈说,这个虽清淡,但因放的料多,味儿倒好。郡主且吃着吧。”

    庭芳只得接了,徐景昌又夹了一筷子贡菜送到她嘴里:“这个爽脆,你可多吃些。”

    二人日常在家就是各种花式秀恩爱,丫头们早习惯了。甜甜蜜蜜吃完一顿饭,徐景昌才道:“歇会子你随我去演武场稍微打打拳。今夜饭吃的太晚,不宜活动太过,也不宜太静。”

    庭芳应了,没形象的窝在炕上看着徐景昌拿着小零件组装,认真的男人真帅!

    徐景昌抬头见庭芳都快埋进迎枕里了,笑道:“你就是陛下的亲妹子,看你们俩那一模一样的坐姿!都是那般规矩养大的,怎么逮着空儿就歪着。你们的嬷嬷也不管管。”

    庭芳心道,我同他都是主子,单你是“伴读”,大差不差就行了,谁敢真管。只别在外头露馅儿,丫头婆子还能帮忙放哨呢。看着徐景昌无论何时都笔直的腰背,又觉得心疼。有些幼年的印记,真的很难消除。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下徐景昌的腰。徐景昌纹丝不动。庭芳道:“俗话都是骗人的,都说怕痒的才怕老婆。”

    徐景昌笑问:“怕痒的怕相公否?”

    庭芳斩钉截铁的道:“怕!”

    徐景昌不由笑了,有庭芳在一旁捣乱,他是弄不成那零件的,索性跳下炕,拉着庭芳道:“走吧,打上一套拳就预备睡了。大公主嚷嚷着要你教骑射都不知嚷了多久,你可快好起来吧。陛下就是个孝女,你不教他老磨我。我哪里好教公主。”

    庭芳吐槽:“陛下觉着咱俩闲的慌是吧?你等着,明儿我扣他一半的课,他就知道厉害了。”

    二人说笑着到演武场练了一回,一夜无话。

    贱籍废止,头一桩就是清点各府邸奴婢,从明年起开始计算人头税。次一件便是上行下效,各地开始废除青楼。

    可就如昭宁帝所言,不过由明转暗。各地青楼慌慌张张搬地方换牌匾,做起了暗门子。时下女子的确生存艰难,很有些就愿做皮肉生意,图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但亦有不愿的,趁着乱象,奓着胆子逃跑,往官府求救。官府一时陷入两难,一面知道叶太傅现是昭宁帝的心尖子,欲不管,叫她知道了,自家仕途就到头了;一面是地方豪强的权势利益,真帮妓.女逃了,官商如何再好勾结?

    有看钱重的,抓了就送回楼子里,各种惨烈不必细说;也有仕途看的重的,便与当地豪强协商,实在不从的索性放了,几艘船送去江西,权当溜须拍马。还有被相好的赎走的,自家父母来领的,就地嫁人的不一而足。

    纷纷乱象,庭芳着实有心无力。燕朝的中央政府,远不如兔朝实力强悍,说废止再无人敢作妖。何况兔朝能替妓.女安排工作,燕朝实做不到处处有营生。越是一无所有的地界儿,皮肉生意就越难禁绝。然而庭芳觉得坚持下去,总是有希望的。宋朝不也能做到雇工制么?虽有贱口奴婢与贱籍,但不是社会主流。既然前人能行,后人能行,那么现在就能行!

    中央的旨意到了地方,十之八九要变歪;一个人的理想,飘个几千里同样面目全非。淮扬知府接到京中亲朋来信,见张祺等人皆是凌迟处死,叶太傅又要废贱籍,就知自己该有所动作了。

    庭芳的过去,查起来并不难。淮扬知府打问一圈,连刘永年试图诛杀庭芳之事都一清二楚。淮扬知府将心比心,觉得若他是叶太傅,绝不轻饶刘家!只不过人家已是高官,有些话不好明说罢了。赶紧使人收集刘家不法之事,欲奏报于京中,意图卖好。

    地方官就少有不跟当地豪强打好关系的,豪强亦不想招惹是非,多有供养。淮扬知府就与袁家交好,此回要阴刘家,自是要与袁家招呼。哪知袁家早对刘永年恨的牙痒痒,先前弄的声势浩荡,一副要造反的模样。害的袁家提心吊胆,生怕他反了,自家跟着陪葬。又因其势力窜起太快,两家在同一块地盘上,难免夺了袁家的利益。本家还有个协商,庶支早就积怨已深。已是仗着袁首辅之势,几度抢夺资源。刘家力有不逮,损失惨重。

    豪强就没几个善茬,趁你病要你命的事儿常干。此刻惊闻叶太傅想要收拾刘家,喜不自禁。全家总动员,把刘家的黑历史翻的个底儿掉。巴巴儿看着知府,看他何时下手。

    知府又不是袁家的打手,他的目的是拍庭芳马屁,又不是替袁家出头。肚里想了一回,单对付袁家,落了行迹,反倒不美。不若好好执行庭芳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政策,方显诚意。

    一声令下,淮扬城内所有的贱籍皆登记造册,预计年前尽数转成良籍。

    正动作,知府的一幕僚又悄悄儿道:“老爷!青楼咱都去过,里头的姐儿好耍是好耍,日子却过的不好。太傅小时候儿……咳……女人家小心眼,焉能不恨?”

    知府沉吟片刻,道:“你的意思是?”

    幕僚声音压的极低:“我听说太傅叫人挤兑了,才想着废贱籍。故贱籍是假,她是剑指青楼呐!老爷便是把贱籍的人头税都交了上去,也只是寻常。不若把青楼……”说着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姿势,“老爷觉着呢?”

    知府皱眉:“袁家还有产业呢,不好做太过。”

    幕僚嗳了一声:“京城与淮扬几千里,只要弄的声势浩大,背地里换个地方再起来,太傅哪里就知道了。咱们头一个大刀阔斧,才能被太傅记住。咱们京杭大运河沿线,哪里都秦楼楚馆密布。待旁人反应过来,咱们就拿不到巧宗儿了!”

    知府就问:“怎生才能不动根基,又轰轰烈烈?”

    幕僚笑的奸诈:“折磨过太傅的又不是姐儿,她恨的是哪个?”

    知府登时明了:“是老鸨!着啊!我明白了,你去办吧!”

    “遵命!”

    ===

    青楼素来是消息灵便之所,只是信息繁杂,极难分辨。各路老鸨听闻上头的神仙又打架,闹的她们没营生,都骂骂咧咧的预备搬家。做生意的最怕挪地方,在原处好端端的,一挪二挪没准就挪的没了声息。再则还有个风水,有些地界儿做什么旺什么,有些地界偏偏要死不活,做什么亏什么。淮扬城内的青楼业可谓经济支柱,一时半会儿哪里寻的到那多好去处。少不得在左右抱怨,更是加重了庭芳的传说。

    淮扬知府听的一身冷汗,他是要溜须拍马的,不是得罪人的!淮扬锦衣卫指挥使正是叶太傅的嫡系。他是武将,懒怠管这一摊子政务,不代表他不喘气儿,要被他听见了,往上头一报还了得!心里原想着把刘家相关的老鸨抓了,对袁家的睁只眼闭只眼算了。哪知老鸨们竟不识好歹,淮扬知府岂肯轻饶?

    就在此时,袁首辅写信来家,叫他们都安生些,乖乖的听上头指令。袁首辅才被庭芳卖了个好儿——替江南党说情之事,庭芳全推到袁首辅的面子上。混朝堂的脸面是个微妙的东西,不要的时候可以撕的粉碎,必要的时候没有又不行。庭芳给了面子,他就得给庭芳面子。何况废贱籍本也是受江南党所托,江南此刻敢生幺蛾子,非得被她记个死不可。袁首辅见识了庭芳骨头缝里抢实权的本事,对她也心生惧意。这女人比想象中的还难缠。淮扬又是庭芳的自留地,袁家最好少蹦哒。该干嘛干嘛,躲过风头了,要什么没有!此刻逆着干,八成要被她拆成房家那般,挑唆的内部杀起来,不知不觉,就在江南没多少声息了。

    袁家接到家主的指示,登时蔫儿了。再好的机会也不敢伸爪子。否则这一支伸了,那一支乖顺了,袁首辅日后提携哪个还用多说么?看那袁守一,不声不响的讨了袁首辅欢心,就定了叶太傅之妹。正是刘永丰在操持嫁妆。旁的不论,单那一份妆奁,一家子活三辈子都够了。袁家众子侄早羡慕出血来,为了更大的利益,此刻忍忍,也是能的。

    刘家自知往死里得罪过叶太傅,皆不怎么敢吱声。唯有刘永丰,抱上了大腿,在族里很是扬眉吐气。只膝下无儿这一条糟心。族里日日劝他过继,他也不干。他觉得庭芳特邪门,继续跟着她混,沾点儿仙气儿,必能一举得男!早早的把家中仆从点了一回,一个不漏的报上去了。至于会芳楼那处,横竖不是他管,他才懒得操心。前日送来的那箱绸子不大好,还得去收拾,万不能落了五姑娘的体面。再则京中的花样哪里能跟江南比?刘永丰好几回见庭芳穿着自家送的布料,想是喜欢,当然还要再接再厉!听闻叶家还有个三姑娘,也不能落下。哪里有功夫搭理那等琐事,镇日里在寻摸好东西,以便更好抱紧大腿!

    刘家之前还想清理门户,此刻再想同刘永丰拉关系却是不能。淮扬本就重创过一回,各路营生都受损,只有青楼还能日进斗金。会芳楼是刘永年名下的,刘家还有好几处楼子,都在慌慌张张的看寻地方。

    楚岫云在自己屋里,百般无赖。墨竹端了茶来,道:“妈妈,你倒是不着急。”

    楚岫云道:“我着急有何用?楼子写了我的名字,谁不知道是旁人的产业。此刻叫新寻去处,我又上哪寻去?如今客人们都往万花楼去了,咱们家不过混日子罢了。”

    墨竹苦笑:“叶太傅得势,老爷便失势。客人们竟是连这般风向都讲究。”

    楚岫云懒懒的道:“理他们呢,开不下去了就关门。我存的银子,咱们娘几个过日子尽够了。再不够问京里找叶太傅讨去。她可是留了信物与我,叫我没吃的就去寻她的。”

    墨竹着实有些厌烦迎来送往的日子,不曾破瓜时众人还捧着娇着,得了手立刻弃之敝履。便是做到妈妈又如何?还不是差点死了。楚岫云身上落的鞭痕再好不了,幸而是老鸨,要是个姐儿,命可就到头了。青楼的年华老的异常快,墨竹已有十七,离退下去只得一步之遥。去京中做个丫头也是不错。

    母女两个正闲话,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妈妈!你快收拾东西躲躲风头,外头嚷着要抓老鸨儿,放姐儿们的良哩!”

    楚岫云道:“要放便放,抓老鸨作甚?”

    婆子道:“说是老鸨平素恶毒,不拿姐儿当人看,朝廷要□□令,把作恶的老鸨都杀尽了!”

    楚岫云嗤笑:“你又哪里听了戏本子来?往日楼子里的谣言就够离谱的了,你这个更是没边儿。朝廷要放,咱们也做不得主,使个人去问一声老爷,看他是什么章程。”

    婆子急道:“老爷他都自身难保!”

    墨竹笑道:“旁的楼子里老鸨是有歹的,咱们又不是那等黑了心肝的。便是要抓,也得有人告。哪有平白无故抓人的。咱们楼里谁敢颠倒是非诬告妈妈,我便同她辩到底,公道自在人心。好人还怕了歹人不成?”

    婆子跺脚道:“我跟你说不明白!”又对楚岫云道,“你何苦跟他们搅和在一处,依我说去寻二老爷躲躲,他现都行善积德了,必不打人。回头叫他送咱们进京,离了这是非地界儿吧!”

    楚岫云有些懒懒的,她不知何去何从,离了淮扬,到了京城,又做什么呢?公侯府邸,哪里就缺了婆子使了,何苦用她个烟花柳巷来的。庭芳正被人挤兑的不自在,她再去不是讨人嫌么?既是刘永丰要去作菩萨,不来祸害会芳楼,她也就懒的操心。横竖会芳楼的生意日渐衰落,不出二年,大家也就都忘了。

    楚岫云哪里知道,淮扬知府一张网,罩的就是会芳楼。庭芳与楚岫云处的不错,可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淮扬知府就更不知道了。之所以还要抓别的老鸨,为的就是将楚岫云混在其中,不叫人单拿她做文章,便牵连不出庭芳。这等做官之人,想要办事,自是威风堂堂。张嘴便是妓子被父兄拐子所卖,身不由己,可怜可叹;老鸨四处逼良为贱、毒打折磨,死有余辜!特特问王虎借调卫指挥使的锦衣卫,全城搜捕老鸨,同期办理妓.女放良。楚岫云浑然不知,还在闲话。

    婆子再想劝几句,院门就被砸开。呼啦啦的冲进了一队锦衣卫,把楼子里的姐儿吓的尖叫。锦衣卫也算是青楼常客,不消人指认,就揪出了楚岫云。

    楚岫云此时才惊觉事有不对,墨竹急急道:“我妈妈又不曾犯事,官爷怎地胡乱抓起人来?”

    锦衣卫对墨竹倒是和气,笑着道:“你们这些姐儿都无事了,想家去的便家去,想嫁人的便嫁人,都散了吧。会芳楼即刻查封,无处可去者,往衙门里登记。知府大人自安排你们活计。”说毕,拽着楚岫云就往外拖。

    妓.女们纷纷狂奔回自己房间,往袖子里藏细软。那都是该落到官家手中的钱,岂肯让她们私藏?也就是怕她们饿死,才在指缝里稍微漏点子。不到一刻钟,就开始封门,妓.女被撵的四散。墨竹乃花魁,她的装饰就比别个强些。日常带的好几个金玉镯子,成了她保命的本钱。被推到大街上,才知这一条花柳巷尽是鬼哭狼嚎。楚岫云已被拖走,她站在街头,不知所措。

    墨竹的丫头小珠儿怔了好久,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我这是又做回良民了?”

    就有人嗤笑:“做回良民有甚好,楼子叫人封了,咱们去哪处吃饭?”

    “窑子里呗,”另一个妓.女道,“咱们这样的人,哪里还有别的营生?往日还笑窑姐儿穷,现如今咱们要求到她们头上去,不定被怎么奚落呢。”

    小珠儿根本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冲墨竹福了福:“姑娘,我是良民了,我走了。”

    墨竹拉着小珠儿道:“你去哪里?”

    小珠儿笑出了眼泪:“我回家啊!叔叔当着我娘卖的我,我娘说攒钱赎我的。现不用赎了,也不许有贱籍了,我叔叔再卖不得我。我家去了,姑娘保重!”

    几个小点的姐儿都七嘴八舌的说起来:“前日传不许人口买卖,竟是真的?”

    “那活不下去的人家怎么办?”

    “雇工呗。上头换个叫法,不过换汤不换药,你还真想人无三六九等?不过我们好像可以嫁人了。”

    熙熙攘攘的中,墨竹拉着小珠儿的手颓然放开,小珠儿有家,她没有。扯出一个笑,拔下了个金镶玉的戒指,塞到小珠儿手中:“去吧,许个好人家,这个便做我的添妆了。别怪姐姐小气,姐姐不知去何处。若姐姐日后能发财,再补上你的礼。”

    小珠儿方想起墨竹乃流民,爹娘从会芳楼换了银子,就无影无踪,不知死活。方才她的笑,似刺着人了。

    墨竹拍拍小珠儿的手道:“快走,迟则生变。带着你娘躲下风头,暂换个地界儿。上头风向一日一变,万一又说不废贱籍了,你岂不是落空?”

    小珠儿一惊,再顾不上墨竹,撒腿就往家跑。她一跑,惊醒了众人。有门路的,不想再做妓.女的,被打怕了的,一个跟着一个跑。花柳巷登时乱做一团,墨竹被四处奔逃的人撞了好几下,却是不知何去何从。

    不知不觉走出了巷子,墨竹定了定神,往衙门走去。她已无家可归,说好了与楚岫云相依为命,她不能慌,她得寻出楚岫云的下落,往京中去求生存。

    墨竹被卖时,才几岁。落入青楼太早,她被裹了脚,从花柳巷走到衙门的路好似无穷无尽的远。她穿的是薄底的绣花鞋,不小心踩在一颗尖锐的石头上,钻心的疼。扶着墙缓了半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街上的行人很多,墨竹有些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袖子,深怕腕上的镯子被人捋了。一时不察,又被人踩了一脚,墨竹痛的一个激灵,见对方是个壮汉,更是不敢做声。跌跌撞撞走到衙门,正巧见到贴布告。前去一看,只见上头写着:“老鸨作恶多端,其罪当诛。后日午时问斩。”

    墨竹直觉晴天霹雳。怎么……可能……

    生生走了七八里路的脚再支撑不起,墨竹脚底一软,跌坐在了青石板上。脑子里一团乱麻,杀人,不需要审讯么?官府就可以草菅人命么?我们,就活该由你们宰割么?那你们,跟老鸨又有什么区别?

    布告上的白纸黑字刺着人眼,墨竹伏在地上,无助的哭泣着。妈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