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0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刘永年的尸体被扔出来时,只剩一副骨架。凌迟三千刀,正经锦衣卫的标准流程,是一刀也不能少。听闻得罪过庭芳的人是如此下场,淮扬知府惊的觉都睡不安稳!

    十来个骨架,堆在城外,无人敢收尸。刘永丰也是吓的腿直哆嗦,刘家横行淮扬多年,他们家人手上的人命不胜枚举,可这份残酷降临到自己家族头上时,方觉得冷到骨头缝里,想起来牙齿都打颤。

    刘永年之妻袁氏来家哭求,刘永丰抖着声音道:“你求我有甚用?我当日很劝他不住,才有今日之祸事。”

    袁氏哭道:“我知道往日他多有得罪,可他已是去了,看在同宗同族的份上,你替他装裹了吧!”

    刘永丰脸色难看的道:“那是我家那位主子亲自下的令,我敢?你知道叛主是哪般下场?你也休同我哭闹,你且自想想,我要是跟着死了,刘家是什么下场?你当那些官老爷好惹,墙倒众人推,我不牵着根线,不提官府,你娘家就能活剥了我们!快别闹腾了,好好看着孩子,他好赖留了后,我到现在还没个种呢!”

    袁氏还在哭:“二叔,人都已经死了,你就求郡主一声儿,让他归葬刘家祖坟吧。”

    刘永丰道:“你求我,还不如求你娘家。你是姓袁的,郡主正跟袁阁老议亲,她不好意思同袁家计较。我是当真不敢伸手。”

    袁氏还待哭求,外头有人报:“老爷,知府大人邀您吃酒。”

    刘永丰暴躁的道:“不去!不去!一个个的当我在她手底下混多容易!我出门一趟,楚岫云就叫砍了,他现在知道怕,先前怎么就不知道问我一声?妈的两日功夫就处理的干净利落,现在又后悔了?我看着像顶缸的吗?”

    老仆为难的道:“老爷,那毕竟是知府……”

    刘永丰道:“就说我去南昌了,不在家!”刘永丰快被那棒槌知府气死了。庭芳落入淮扬,本是没多少人知道的。江南那么宽,谁知道她当时给卖哪儿了!偏偏刘永年带着府兵去挑衅,合着苏姑娘跟着徐景昌跑了的传说,再加上庭芳公然不许夫君纳妾,众人一对景儿,再没有人不知道的。原先做郡主的时候,风言风语还不多。待她做到了太傅,叫全天下读书人盯着,什么话没有?

    苏姑娘本就名冠江南,当初排着队想睡她的文人雅士不知凡几。还没来得及下手,人跑了。虽是有点洗脱庭芳贞洁上的嫌疑,却又因其舞姿曼妙,添了不少故事。她擅波斯舞,常常就一袭透得不能再透的纱衣,诱得当场喷鼻血的都有。作为闲言的发起地淮扬,当真是什么版本都有。文人嫉妒之下,更是下笔如刀,字字诛心。作为庭芳的狗腿子,刘永丰想了许多招儿都不中用。淮扬知府还来一个砍老鸨!这是嫌嚼舌的不够多咋地?那点子溜须手段,别说官场,就是随便哪户豪强的家下人都用的精熟。刘永丰听到坊间已传庭芳指使知府替她报仇的流言时,肝都要疼裂了!

    此刻是打死也不想去见那脑子有水的知府,打发了家仆去敷衍,连夜跳上船,当真往江西去了。

    流言传到京城时更添精彩,比戏折子还热闹。锦衣卫手里的版本最多。昭宁帝恶趣味的拿着当话本子看,完了还问徐景昌索要最新连载,只把徐景昌气的牙痒痒。

    昭宁帝给徐景昌顺毛道:“自来权臣皆被编排,明朝申公白纸黑字的记录,人家还非的捏造一个尼姑产子来。我小时候还信来着,坐了龙椅后才发现,嘿!编故事也不用心点!知道科举要多少钱吗?尼姑养的外室子,哪里就有钱上学了!还状元,状元个蛋!他爹分明就是秀才。”

    徐景昌简直懒的理昭宁帝。

    昭宁帝又笑道:“行了,你媳妇儿都不在意,你气个甚?嗳我跟你说,我现在是真信惹恼了她,她会剁了我啊!你看看她报复起人来,啧啧!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还当她是气话,万没想到她来真的!我说你身边睡个这般狠角色,当真不怕?”

    徐景昌:“……”狠角色到了晚间跟只小猫儿一样赖在他边上睡……

    昭宁帝敲着桌子道:“你的喜好就异于常人!”

    徐景昌终于忍不住道:“陛下,您很闲?”

    昭宁帝一噎:“我就不能消遣消遣?当官的还有休沐日,我这破皇帝当的,哪天都有人寻!内阁不放假的嘛!”

    徐景昌道:“今日就休沐,太傅正在办公,臣亦在伴驾,您说呢?”

    昭宁帝:“……”

    徐景昌叹道:“陛下,您这样扣着太傅,是不是有点过分?休说叶晗,徐清都快不认识我们俩了。”

    昭宁帝的笑容咧开了八度:“家国天下嘛!你不怕儿子受委屈,就扔进宫里来上学。”

    徐景昌没说话,他才不想让儿子做伴读。

    昭宁帝笑道:“看,不乐意吧。”

    徐景昌笑了笑:“臣的儿子太顽皮,没得带坏了殿下。”

    就知道你不乐意,才故意这么说。昭宁帝不以为意,徐清身份太特殊,他做谁的伴读,就能加重谁的砝码。昭宁帝暂不想立太子,治理国家如此艰难,才几岁的孩子,就能看出治国之才了?长歪了怎么办?甚至……夭折了怎么办?

    然而想到此事,昭宁帝方才因看庭芳笑话落得的好心情彻底没了。朝臣死咬着立太子之事不放。他想立贤,朝臣却说贤愚难辨,恐引皇子争执。但继承全凭投胎,显然更不靠谱。他大哥死后,二哥就是长。要按照朝臣的说法,天下落到他二哥手中,大家伙儿趁早别混了。可要立贤,朝臣说的又不是全无道理,谁更贤?有标准么?

    抬头看到侍立在一旁的徐景昌,站起来,把人带去了御花园。天空下着雪,只因昭宁帝凡事喜欢跑御花园的凉亭,太监们只好在凉亭里备上大大的炭炉,烧的热气熏人,衬着庭外的白雪,别有一番风味。有徐景昌在旁,昭宁帝更是架起了铁丝网,叫御膳房送了鹿肉来烤着吃。

    昭宁帝来凉亭,十次里有八次是议事,不可能放太多太监伺候。徐景昌认命的接过鹿肉,替昭宁帝烤了起来。徐景昌烧烤的手艺很是不错,庭芳就极爱吃他做的烤肉。昭宁帝也不例外,吃了五六块,才想起来招呼徐景昌:“一起吃,别只顾着我。”又喊太监,“去把太傅喊来,我们吃鹿肉不叫上她,她一准翻脸。”

    太监一溜烟的跑去上书房请庭芳,不多时庭芳裹着个斗篷走了来,昭宁帝挥手阻了她的见礼,扫了斗篷一眼,皱眉道:“你怎生穿了个杂毛的?你家没皮子吗?”

    庭芳笑道:“还没到最冷的时候,那长狐狸毛的穿着直出汗。”

    昭宁帝道:“我觉得猞猁皮的更好,勇国公回了蓟镇,正巧儿赶上封山之前,得了好些皮子送进京来,回头你们带两箱回去。尤其是太傅,你身子骨没好透,万别冻病了。”

    庭芳福了福身:“谢陛下。”

    昭宁帝笑个不住:“你给我道万福,我还不习惯了。”

    庭芳笑道:“穿着亮色斗篷,一时忘了。”

    昭宁帝招呼他们夫妻二人坐下,庭芳看着退去老远的太监,问道:“陛下寻我来有事?”

    昭宁帝道:“是突然想起一事,你觉得立太子,是遵循嫡长好?还是贤德好?”

    庭芳道:“自是贤德。”

    昭宁帝又问:“如何判定贤德?”

    庭芳正色道:“其实不是贤德,而是能力。休信孔老二满嘴胡噌,三皇五帝无信史,打头一个皇帝秦始皇起,但凡文治武功的皇帝,我就没见着哪个不黑心的。”

    昭宁帝无语:“你真敢说。”

    庭芳叹道:“不想骗陛下啊,好听的话儿一箩筐呢,陛下往乾清宫里坐着,日日听的见。我是盼着陛下能黑心一把的。”说着又笑,“若能黑心成唐太宗那般,就最好了。”

    昭宁帝撇嘴:“别样拍马屁,照样是马屁。”话虽如此说,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徐景昌默默道:还说我被哄成狗,你还不是一个鸟样!

    昭宁帝把话题拐回来道:“能力又如何评判?”

    庭芳道:“考试。”

    “哈?”

    庭芳道:“朝臣就是科举上来的,陛下想立贤,除了考试,还有旁的法子么?说这个品德好,难道那个就不好了?汉朝举孝廉,弄出多少幺蛾子。什么郭巨埋儿、卧冰求鲤,哪里是人干的出来的事?偏当做善行宣扬,不是逼人作恶么?所以后来才有了科举。我是不待见八股,好好的功夫尽下在格式上,闲的慌啊不是。可是科举本身是好的,唐朝分科取士就很好。前次我替齐郡王写折子,虽说的是宗室,其实天下都是一般。陛下若觉着没谱儿,就先设立一个谱,好不好日后再改。就譬如师兄做东西,鲜少有一次就能成的。”

    昭宁帝苦笑:“试的两回,被人骂死了去。”

    庭芳道:“想办点子事实,再没有不挨骂的。陛下只先别露出风声。我一年主持考四回,成绩都记录在案。尤其是算学!陛下就是天下的大当家,账都算不分明,好意思说当家?真到了那一日,陛下甩出一叠成绩去,众人也只好闭嘴了。”

    徐景昌道:“瞒着殿下们可不好。”

    庭芳道:“陛下很夸一回成绩好的,大伙儿就明白了。这都不明白的,那就是算不清账的了。”争宠都不会的,趁早滚。庭芳虽看不上宅斗风,可是宅斗风都玩不来的,还想玩政斗?她小时候在家可是无人敢惹啊!争宠是臣子的基本功。不能只会争宠,但不会争宠可就死定了。

    昭宁帝赞道:“此计甚好!好太傅,回回我有烦心事,你再不同那帮人一般跟我啰嗦,总能想出法子解决。这便是你说的实事求是了!”

    庭芳笑道:“也未必好,且试之。教弟妹,是教他们做人做臣子,这个我擅长;教皇子,却是不能了,只得陛下多费心。”

    昭宁帝笑道:“太傅过谦了。”

    说完了正事,三个人复又开始就着烧烤闲话。庭芳是个手残,昭宁帝比庭芳更手残,徐景昌一个人烤着三人份,大冬天的热的满头汗。可看二人吃的香甜,又觉着挺高兴的。

    君臣三人尽兴的玩了一场,到申时初才收摊。雪下的越发大了,昭宁帝不放心庭芳的身体,硬压着她换了件斗篷才放出宫门去。却是才进家门,就撞上了在二门口打转儿的庭琇。庭芳忙问:“怎么了?”

    庭琇见了庭芳,才觉得有了主心骨,急道:“四姐姐,二婶回来了。”

    庭芳心头一喜:“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哪儿呢?”

    庭琇急道:“姨母日日打发人去老宅和二房的宅子里问,今日去问时,说是已经到家了,住进了二房的宅子。我们欢欢喜喜的预备出门,跑腿的小厮却道……却道……”

    徐景昌忙安抚:“慢慢说。”

    庭琇眼圈一红,呜咽道:“庭理没了!”

    ==

    庭芳呆了一下,问道:“没了?是什么意思?”

    庭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伯母与姨母已是去了二房,留我在家等四姐姐。庭松哥几个也去了。”

    徐景昌当机立断的道:“备车,我们去瞧瞧。”

    因带着庭琇,庭芳乖乖的坐进马车内,徐景昌骑着马在外头伴着,一路往二房去。国公府第都是顶顶好的地段,叶家后买的宅子就不行了。没有时常出入宫廷的要求,也没必要捡宫门口的地界儿买。因此定国公府与二房颇有一段距离,雪天路不好走,马车小跑了半个多时辰才到。

    庭芳跳下马车,三步并作两步往内走。两进的院子,直直就能找到方位。才到门口,就听见里头争执。

    只听叶俊德道:“横竖我是不去住的!”

    越氏道:“你当真骨头硬,不想沾人好处,何必颠颠儿接了旨回京?”

    庭芳与徐景昌对望一眼,掀帘而入。屋内的人见了这两口子,齐齐一怔。庭芳扫过屋内,发现越氏的父母也在。越氏很是憔悴,看着比陈氏还要显老。庭珮兄妹几个倒还好,屋中没有庭理,可见不并不是小厮听错了,而是……

    苗秦氏见了庭芳,先福了福,又打圆场道:“原是想请二老爷并二太太回大宅住的,却是二老爷不大愿意。”

    庭芳笑道:“这里虽好,只是窄了些。二哥哥几个住的好,二叔也别忘了庭松他们。还是搬回去方便。”

    叶俊德冷哼一声:“叶某高攀不起!”

    越氏脸色极难看,叶俊德一副要与庭芳撕裂开来的模样,她如何忍得?没有庭芳的圣宠,她们一家子且耗在海南,或一世就老死于那处。她还能忍,她的儿女呢?也一辈子陷在泥潭里不得翻身么?忍气道:“你方才听见了,三弟夫妻两个自跑去外头快活,现生死未知,难道撇下四五个孩子不管?”

    叶俊德道:“倘或认我个叔叔,只管搬来便是!”

    越氏道:“如何住的下?统共两进的院落,只边上有个跨院……”

    叶俊德打断越氏:“怎生住不下?一人一间屋子,京里哪户人家不是这般居住?横竖我也不打算当官了,潜心教上几年,他们有了功名,自有本事分家。”

    越氏急道:“还能个个有那般本事,做少年进士不成?倘或没有,你叫他们怎么办?”

    越老太太轻咳一声,朝女儿不住打眼色,想要她柔和些,慢慢劝着便罢了。此刻与夫君对嘴对舌,不过平添烦恼。她们夫妻也是听闻外孙没了,才急急赶来瞧女儿,哪知一来就撞上夫妻怄气。

    叶俊德一甩袖子道:“外头的事你一个妇道人家休要多嘴多舌!别好的没学,坏的学了满腔。”

    徐景昌皱眉,这话暗示的有些明显了。

    越氏登时气的满脸通红,一路上叶俊德都在指责庭芳牝鸡司晨,凡是有人提及叶太傅三个字,他就恨不能捂了耳朵。竟是要全然撇清的模样。越氏如何肯干休?辞了职的国子监祭酒的女儿,同当朝太傅的姐姐,说亲时的门第是一样吗?庭珊已经二十,不加上点筹码,她就只得嫁去给人做后娘!家里的财产更是捉襟见肘,还有两个儿子要娶亲进学,她能留给女儿的才几个钱?不靠着庭芳,难道她女儿要过一世海南的苦日子?她一门心思想巴结,丈夫却是犯了读书人牛心古怪的毛病,死活要撇清。自来寒门攀贵亲就艰难,把人往外推,你当人犯贱!?

    越氏胸口起伏,极力压抑着怒火道:“家中银钱所剩不多,休说侄儿,只怕连亲儿都养不活。”

    叶俊德瞥了站在一旁的庭芳一眼,冷笑:“你不就是想巴结权贵了,何必拿着侄儿做筏子!”

    庭芳:“……”

    陈氏有些着急,坐在炕上都不安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越氏深吸一口气,平静的道:“是又怎样?”

    叶俊德呆了一下,万没想到越氏就这般承认了!继而恼羞成怒的道:“你怎生连脸都不要了!这般大逆不道的佞幸,你敢去攀扯试试!”

    越氏突然厉声尖叫:“对!我就是不要脸!我一个老婆子的脸值几个钱?我要脸了能换回庭理的命吗?能吗?你要脸有法子在海南请太医吗?”越氏猛的推了叶俊德一把,“海南没大夫!没有!庭理才会病死!若在京城,风寒算个屁啊!你不怕死,你铁骨铮铮,我怕死行了吧?”说毕,蹲在地上大哭,“庭理,庭理,娘对不起你!庭理……我的儿……”

    越氏哭的声嘶力竭,庭珮几个也跟着哭了。海南条件极苦,他们几个大的还罢了,庭理却是不惯,一场风寒就送了命。庭珮捂着脸,痛苦的哽咽着。没有大夫,没有药材,什么都没有。姜汤一勺勺的灌,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庭理呼吸一点点的无。身体逐渐变的僵硬,脸上因高烧而潮红的脸变的青白。他的弟弟死了,时隔多年,那种痛都无法忘怀。

    陈氏被越氏触动了愁肠,想起了夭折的小八,也跟着大哭。时间无法治愈丧子之痛,只会埋藏,时不时被剖开,永永远远的痛下去,直至黄泉。

    庭芳不想要陈氏过于陷入回忆,便道:“古人云,各从其欲,皆得所愿。并不是什么大事,二叔要住此地便住此地,二婶愿住老宅便住老宅,岂不是相安无事?”

    越监丞皱眉道:“夫妻岂可两处居住。”

    提及幼子,叶俊德本是有些颓然。听到庭芳说话,却又道:“叶太傅自去潇洒,何必管我家闲事!你想平步青云我阻不了,想拿着我的儿女去联姻,却是不能。寒舍简薄,莫污了太傅的官运,请回。”

    越氏尖叫:“那是我侄女!怎么就管不得她兄弟的婚事了?你休想把女儿嫁去破落户家里!我不同意!”

    叶俊德恼了,喝骂道:“口多言,为其离亲也!你再多一句嘴,休怪我不客气!”

    陈氏怒道:“与更三年丧不可休,二弟你满嘴礼义廉耻,竟是连这句话都不遵了不成?”

    越老太太被女婿惊的脸色发白,见陈氏个宗妇开口,才放下心来。

    叶俊德嘲讽道:“夫为妻纲,我家就不许有那践踏三纲五常的畜牲!”

    陈氏听到叶俊德如此骂她女儿,气的浑身发抖。没有庭芳,你还不定死在海南呢!只她最不会吵架,气急了更是连忘恩负义都骂不出来了。

    庭芳本是站着,坐到了厅中左上首的位置,随手拿起个茶碗盖,就往叶俊德膝盖重重一砸!叶俊德膝盖一软,右膝就磕在了地上。

    “夫为妻纲?嗯?”庭芳勾起嘴角,“那君为臣纲呢?”

    徐景昌:“……”行吧,这货连昭宁帝都敢抽,打自家二叔这种事,已经不稀罕了。

    文官对后宫并公主郡主不甚尊敬,也只敢在心里。庭芳夫妻,见了严春文照样要磕头,昭宁帝再宠他们,再讨厌严春文都不会例外,因为那是皇家尊严。御前赏个座儿是抬举,是皇家展示自己尊师重道的风范,不是太傅的权利。同样,庭芳日常并不很喜欢陈氏冲她行礼,但不代表她不擅于利用郡主的身份。

    一句君为臣纲,压的叶俊德喘不过气来。单膝着地变成了双膝,他不得不跪下去,不得不冲最看不惯的人行礼。

    庭芳稳当当的坐着,别说郡主,就是同朝为官,三节两寿时,低阶官员见了她也要拜见。她被人拜的时候多了。

    越监丞神色变换,耿直的读书人里,就没有不反对庭芳的。即便她是个男人,也没有因宠而封太傅的。要做太傅,不经历过科举厮杀,谁肯服气?尤其是眼前的叶太傅,她得官职的理由,是拥兵自重下的招安。读书人的傲骨,面对招安的叛贼时尤其分明。他为女儿担心,又为女婿不值。

    叶俊德跪伏在地上,庭芳没叫起,他就不能抬头。庭芳无意让几个孩子联姻,但绝不能任由叶俊德使性子。就如越氏担心的那样,庭珊已经二十,不仗势欺人,就别指望嫁个好人家。房知德求娶的不是庭珊,是叶太傅之姐;就如袁守一求娶的不是庭琇,而是叶太傅之妹一样。庭芳淡淡的道:“二叔想要做君子,我是极欣赏的。然而你那君子,不可踩在妻儿的骨血上!你单枪匹马跟我杠,我敬你是条汉子。拉着全家下水,不过是个懦夫!”

    叶俊德直起身子:“既是我的妻儿,便要从我之令。不是哪个都似太傅一般肆意违背伦常!”

    徐景昌索性坐了另一个上位,毫不留情的补了一句:“三纲五常啊?我乐意她当太傅,师父以为何?”

    叶俊德结结实实被噎了!

    越氏轻笑一句,又仰起了头,试图把泪水逼回去。她这一辈子,真的受够了。新婚时,她艳羡史上才女,在家中不得读书,想要身为翰林的叶俊德教她,叶俊德却同她父亲一样,说女子无才便是德。那时候,她想,再不济,叶俊德生的好。怀孕时,叶俊德看上了个丫头,她忍着醋意纳了。那时候,看着大房的一地鸡毛,她想,再不济,叶俊德没有宠妾灭妻。

    一个人生了叶俊德全部的孩子,过着众人嘴里的好日子。但她知道她心里始终遗憾,她想要似陈氏一般学琴棋书画,她想似叶家的女孩儿一般正经上学。她自负聪明绝顶,过目不忘,可是她的所有才智,全耗在了柴米油盐,全用在了侍奉夫君。无数次同自己说,罢了,一辈子过的够可以了。哪怕被迫离京,哪怕中年丧子,也可以麻木的受着。直到受到了今日,她再也不想受了!这一步退回去,固然三从四德,但庭珊的将来呢?也跟她一样耗死在内院,分明有个翰林丈夫,却是终生只能装作自己是个睁眼瞎吗?一样的姐妹,凭什么叶庭芳就能嫁徐景昌,她的女儿就不能嫁个贴心人?她为的根本就不是权势,而是不想要女儿跟她一样,活活的憋屈一辈子!

    庭珊掏出帕子替母亲擦泪,却是越擦越多。越氏看着这几个月才长了些肉的庭珊,心中又是一抽。不是仗着叶家,他们一家根本不可能得到各种商户的奉承,庭珊兄妹几个,就只能同在海南一样瘦骨嶙峋。

    没有精细的食物,没有足够的纸笔,还谈什么前程?还谈什么未来?越氏看着三个孩子,接过庭珊手中的帕子,把泪擦干。从容往庭芳脚底一跪:“庭珊的婚事,我已无能为力,求郡主垂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