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1章 汪汪汪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俊德几乎怒发冲冠,指着越氏怒吼:“你给我滚!我叶俊德没有你这般弯腰事权贵的发妻!”

    庭芳忙拉越氏:“二婶快起来。”

    越氏跪着不动,吸了吸鼻子道:“夫主不要我了,求郡主收留。”

    叶俊德气的两眼发晕,指着越氏道:“你!你!”

    庭芳忙道:“二婶休折煞了侄女。”说着硬把越氏拉了起来。

    对叶俊德这般一条道儿走到黑的读书人,越氏有的是法子拿捏。她之前的“志同道合”,不过是没必要争执。她要为儿女挣出前程,隐藏在骨子里二十年的傲然喷薄而出。她的眼睛盯着庭珮:“你跟我走?还是留下?”

    庭珮登时左右为难。

    越监丞瞪女儿道:“别胡闹!”心中对庭芳更添不满,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夫妻别居,与和离何异?

    庭珮是读书人,许多名声他不能背。所以越氏又轻飘飘的道:“你们若要跟着那没良心的爹,我即刻吊死在此!”

    徐景昌:“……”昭宁帝曾吐槽,叶家的脑子全长女人身上,居然是真的……好狠的一招釜底抽薪。越氏是女人,她可以一哭二闹三上吊,满破着没了名声,也要把儿子逼成“孝子”。攀附权贵的事儿都是她个没脸皮的老娘们干的,孩子全是无辜的。至于她自己的脸皮,那又算什么?女人有脸吗?但男人是要脸的,叶俊德无法跟越氏一样胡搅蛮缠,一边是父亲的风骨、一边是母亲的性命,选了父亲固然能得个好名声,也难免被人谩骂冷血。所以庭珮只有一条路,就是“无可奈何”的因为“不忍”与“孝道”,选择了母亲,而非权贵。

    庭芳看着叶俊德,似笑非笑。她家二婶从来不是善茬,她也从来不觉得叶俊德那般榆木脑袋配的上越氏的七窍玲珑。庭芳想为越氏拍案,好手段!叶俊德作为男人,他不能对人说他被越氏抛弃了。只能梗着脖子说越氏不懂事,被他连妻带儿扫地出门。庭芳是叶家长房,二婶被二叔丢弃了,看在她生儿育女服侍老人的份上,她这个叶家家主难道不该养活?一番盘算下来,竟是个个都没错,个个都是白莲花,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耳。

    陈氏对叶俊德满腹怨气,起身拉起了越氏的手:“走,同我家去。没了他,咱们就饿死了不成?”说毕,还是忍不住冲叶俊德飙一句,“我们叶家有能挣回祖宗家业、凤冠霞帔的姐儿,不稀罕你个男丁养!”

    越监丞听得此言,脸都绿了,却是别人家的夫人,不好直说。低声对老妻道:“你给我跟着她去,休叫叶家人带坏了!没得坏咱家名声!”

    越老太太喏喏道:“可她是叶家人……”

    越监丞:“……”

    越监丞深吸一口气:“叫你去就去!”

    越老太太应了,跟着女儿往外走。庭芳从宫里出来时就不早了,闹了一场,都已宵禁。苗秦氏道:“叶家宅子虽收拾干净,只怕厨下没个贴心的厨子。不若还是往国公府里暂居几日,且收拾了厨子再搬家吧。”

    越氏想的就是赖上庭芳,只怕苗秦氏做不得主,眼睛看向了庭芳。庭芳觉得自己真是找到了个好帮手,苗秦氏做内管家太合适了!忙笑道:“还是姨母想的周到,比我们年轻人强。”

    越氏松了口气,拽住庭珊与庭玬,唤了庭珮就飞奔到了马路上。庭芳追出来,见庭珊的衣裳还是棉的,在风里好不萧瑟,赶紧把她塞进马车,吩咐庭琇道:“你们姐俩暂时凑一凑。”又看越氏,“二婶冷不冷?”

    越氏当然是冷的,一路上不是没有商户送东西,叶俊德勉强接受了吃的,其余的再不肯要。她穿的是过去的旧衣,海南还没有冬天,早不适应。牙齿直打颤儿道:“无事,过会子就好了。”

    庭芳退下自己的斗篷,替越氏披上:“别冻病了。”

    不待越氏说话,庭芳已钻到徐景昌怀里。徐景昌抱着她翻身上马,一个斗篷把二人都裹在里头。庭珊跟了庭琇坐车,陈氏苗秦氏把越氏拉上了自己那辆车。几个男孩子,就没得那么多照顾,路上已无马车,只得徒步。徐景昌吩咐长随道:“赶紧打马去家里,再驾辆车出来。”

    长随领命而去,夜间街上无人,倒可飞奔。徐景昌看了一回,把庭珮哥俩硬塞进了庭琇的车里,又把跟出来的越老太太塞进了陈氏那处,道:“都挤挤吧。”说毕一夹马腹,同时吩咐车夫,“走!”

    一路小跑,比来时快的多。中途遇着自家接人的马车,快速的腾挪,然后一齐往家中去。越氏坐在马车里,同陈氏呜呜哭着。她满腹委屈,是不能同娘家诉的。越家规矩森严,叶俊德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她倘或敢说两句,休说为她出头,只怕还要遭训斥。孩子们太小,也只有陈氏是个大嫂,心地又软,能听她哭一哭了。

    陈氏果然心生同情,拿着帕子替她擦泪,柔声劝慰道:“她二叔一时拐不过弯来也是有的,过几日就好了。你且安心在四姐儿家住着,你要嫌不自在,我就陪你回咱家宅子住去。你的屋子,我还照原样摆着呢。”

    不提还好,一提越氏更哭的难过。越老太太也劝道:“罢了,罢了,看揉的你嫂子一身的泪。”

    越氏哭了一路,到定国公府时有些脚软。春逸迎了出来道:“今日下半晌儿好端端的又刮起北风来,比昨日冷了许多。客院的炕才烧上,不够暖和,郡主且先请太太们去正院里吃饭吧。”

    苗秦氏当家,自是省俭。那无人住的院落,不过日常打扫罢了。事发突然,是很有可能没火。庭珮和庭玬冻的够呛,庭芳赶紧把兄弟拉到他的正房。一下子正房乌央乌央的挤满了人,徐景昌带着兄弟们去了东间,把西间留给了娘子军。又叫下人烧姜汤来,替兄弟们驱寒。

    苗秦氏笑道:“好了,有我们国公看着,我便只消操心太太姑娘们。大嫂你待客,我去厨下里瞧瞧。记得三姑娘爱吃茶树菇老鸭汤,我看赶不赶的及做。”

    庭珊忙福身道谢。

    庭琇已在定国公府住了好些时日,熟络的很,把姐姐拉到西次间的炕头上,忙忙的倒茶摆果子。

    陈氏招呼越老太太与越氏上了西间的炕:“旁的休提,先暖和暖和。”

    越氏擦了擦眼泪道:“我今日索性无耻到底。我托大还同往日一般唤一声四姑娘,你姐姐的终身,就真指望你了。”

    庭芳从丫头手里接过茶盅递给越氏道:“红枣桂圆八宝茶,二婶先润润嗓子。”又笑道,“求到我跟前的多了,我却是已看中了一个。二婶也别着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今是咱们挑别个,别个再不敢挑咱们的。”

    这是肯揽活儿了,越氏大大松了口气,红着眼道:“四姑娘是知道的,这世道女人吃亏,嫁去了别人家,生死就有别人说了算。你兄弟我还放心些,唯有三丫头,我已是悬了好几年的心。旁的也不敢求,只一条儿,四姑娘好赖留意。”

    庭芳忙问:“二婶请说。”

    越氏眼眶又是一热,抹泪道:“似我们四姑爷那般和气便好。”

    庭芳咯咯笑道:“我早就放出话去,要娶我叶氏女,和气是第一条,再则一律不得纳妾。”说着笑问越老太太,“您应该听说了吧?”

    越老太太苦笑:“郡主问的老身不敢答言了。”

    越氏却是一喜:“果真?”

    陈氏笑道:“我们五姑娘许了袁阁老之侄孙,都是这般规矩。旁人都说她霸道,可也没见蹭前擦后的人少了。”

    西间与西次间统共只有个帘子相隔,室内的布帘隔音效果极差,庭芳故意道:“名声都是假的,实惠才是真的。他们说我不好又怎样?影响我了么?”

    越老太太只好干笑。

    越氏被火炕熏出了暖意,把斗篷退下递回给庭芳道:“方才多谢你的斗篷。”

    陈氏奇道:“这件怎么看着眼生?你早上穿的不是件大红的么?”

    庭芳道:“白日里在宫里烤肉,哪知烤着烤着就变了天。才是下小雪的,我们吃完已是扯棉絮一般。陛下见我穿的还是灰鼠皮子的,现赏了件狐狸皮的。”

    陈氏:“……”怪不得看着颜色不鲜亮,八成是昭宁帝自己新作的吧!

    越氏也怔了怔:“内造的?”

    庭芳点头:“陛下新得的,随手就给我了。生叶晗的时候,凶险的很,身子骨不如以前结实,就都把我看的死紧,生怕又病了。”

    越氏面色古怪的问:“叶……晗?”

    越老太太头痛欲裂,这京里又不是南边儿,随母姓虽然少,到底不稀奇。这位勇猛的郡主,非要次子跟她姓,当真是头一份儿。再说了,江南招婿,那也是门第高的招门第低的。徐家可是国公里打头的!也不知叶郡主到底会哪门子仙法,招的夫婿宠的她没边儿了。京里提起这一对,当真是一言难尽。

    庭芳叹道:“不然呢?我次子不姓叶,我们大房就得过继了。我又不是不能生,何苦叫你们骨肉分离。”

    越氏突然笑出声:“四丫头,你可真行!”

    庭芳也笑了:“二婶懂我!”

    越氏笑道:“好,叶家有了顶梁柱,我可是真撒手了。”

    庭芳端起茶盅喝了一口,道:“行,放心。”

    昔日叶家的一对盟友相视一笑,心里闪过同一个念头:帮手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