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1章 番外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君子墨

    几十匹骏马在官道上飞驰。居中的那人一袭黑色的戎装,轻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大同的城门古朴苍健,守军看见了来者的旗帜,依然端起□□警戒。不远处,来人下马,牵着缰绳缓缓向城门走来。非战事时,城门大开。然九边重镇,核查便特别严。仔细对了印信,才被放入城内。

    大同城内的人不少,这几年北面的蒙古部族在燕朝日益精湛的火器反击下,颓势越发明显。前线的大同因此得以喘息。作为进口准噶尔部棉花的中转站之一,有种别样的繁华。

    走到总兵府门前,迎上来一位年轻的军官,对来人拱手见礼:“可是君都司?”

    来人点头:“下官君子墨,见过大人。”

    年轻的军官忙避开,道:“下官守备赵安邦,该向您行礼才是。”

    君子墨的脸上绽出笑意:“小胖子。”

    赵安邦:“……”求别提!

    君子墨笑问:“总兵大人呢?”

    赵安邦道:“在衙内办公,此刻得闲,我引都司去见。”

    君子墨颔首:“多谢。”

    一行人进入总兵府,在正厅找到了赵总兵。君子墨恭敬见礼。赵总兵看到君子墨,顿生肝疼。犹记得多年前南昌街头的一幕,对他家外甥媳妇带出来的人,真是很难不警觉。

    君子墨看到赵总兵的棺材脸,笑的见牙不见眼,哎呀多年未见还是这么帅!

    赵总兵:“……”

    赵安邦同情的看了亲爹一眼,大概全朝堂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被盯上了。被昭宁帝与太傅联手算计的总兵好惨啊!

    君子墨扬起一个笑脸:“下官初来乍到,若有不当之处,任凭处置,绝无怨言。”

    赵总兵脸都绿了!这句话是曾经庭芳对徐景昌说的!恨不能当场就把君子墨给扔出大同,叶庭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龌龊主意!你给我等着!

    君子墨差点憋不住笑场,赵安邦也忍的双肩直抖。

    赵总兵深吸一口气,忍气道:“君都司且去见参将,你不归我直管,有事无需来找我。”

    君子墨笑嘻嘻的道:“可是陛下说您武艺高超,望您对我多多指点。”

    赵总兵:“……”好陛下!你也给我记着!

    木着脸打发走了君子墨,赵总兵对儿子吩咐:“没事别放她进来。”

    赵安邦无奈的道:“她要闯谁敢拦?”

    赵总兵冷笑:“她算老几,怎么就不敢拦了。”

    赵安邦又绷不住笑道:“爹爹,您说陛下要直接赐婚,您是接旨呢?还是不接旨呢?”

    赵总兵:“……”

    “爷爷都没了多少年了,君父真的管的着您的婚事。”赵安邦不厚道的笑,“而且,姐姐说您曾写信给陛下,说讨厌软趴趴的……”

    赵总兵:“……”

    赵安邦乐不可支:“爹爹,要不您就从了吧!”

    赵总兵瞥向赵安邦:“文姨娘养你一场,你就不怕她难过。”

    赵安邦撇嘴:“爹爹,您省省吧,您都没看过她几眼,她二十年前就死心了。若不是怕闲言杀人,她早撇了你改嫁了。”

    赵总兵没好气的道:“你今日看笑话,竟是为了她出头!”

    赵安邦道:“您就是对不起她,不喜欢何苦又纳了她。休说是我娘替您纳的,便是不好驳我娘的话,次后您来大同,放了她不行么?她一世孤苦,这会子也没法子再嫁人,此事就是您做的不对。”

    赵总兵被儿子生生噎的说不出话来,他就没把个丫头放在眼里,妻子给了便收了,收了便睡了。次后来大同,日日被军务磨的,连亲儿子都顾不上,谁记得起个丫头来。然而偏偏丫头有个姨娘身份,偏偏这个姨娘又养了赵安邦。虽是庶母,亦是养母,赵安邦替养母出头,理直气壮!郁闷的道:“那我更不能随意娶亲了。君都司同你姐姐差不多大,我娶她差辈儿。”

    赵安邦道:“您耗到现在才娶亲的话,娶谁都差辈儿。”好歹是超品国公,寻常女眷根本看不上。有见识有文化的又多出自大族。大族决计不会让女眷轻易改嫁,他们宁可把十五六岁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推出来做填房,也绝对要抱着贞洁牌坊到死,彰显着他们的道德有多么高尚。

    赵总兵揉着额头:“你们这一群不省心的熊孩子,担心我能担心到点儿上么?”

    赵安邦道:“儿子就是个传话的,您什么打算儿子可不敢管。”

    赵总兵道:“对,你是来替文姨娘出头的。”

    赵安邦笑道:“您要真不乐意,正好替文姨娘请封个诰命呗。她是您的侧室,降三等诰命亦很能看了。姐姐家定的规矩,凡娶她的人,都不能纳妾。您有妾了,君都司那般人物,自然会丢开手。”

    赵总兵赞赏的看了儿子一眼,立刻提笔写信去礼部,谅礼部不敢拦着他的请封。

    不得不说赵家父子在此道上实在太嫩了,文姨娘的底儿早就被君子墨摸透,先夫人的丫鬟,一家子都是夫人娘家的家生子。奉主命侍奉夫主,而后照看世子。君子墨从江西调往大同,自是要先入京陛见,顺道儿把理国公府的八卦翻了个彻底。她老人家早去问过文姨娘了,文姨娘根本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任凭哪个女人,被夫主一丢二十几年,她还记得起夫主长什么样才怪!再说赵总兵为人相当严肃,先夫人与文姨娘并不喜欢他,这也是赵总兵不喜欢软糯女人的理由。他又不吃人,说话抖个什么劲儿?

    君子墨确认了自己没必要陷入无聊的争宠,就欢快的决定执行原计划。她就喜欢真汉子,真男人!连她都打不过的,坚决不要!王虎哥仨是很想娶她,可是她又嫌王虎三个生的不好。撞上一个生的好脾性又对她胃口的不容易啊!年纪大点就大点,浮云!在京中拉了一大群帮手,离京前还去理国公府调戏了文姨娘几把,现文姨娘估摸着看她都比看丈夫亲香。才收拾好行李,包袱款款的奔赴大同。

    然而大同不曾有过女兵,多年前那奇葩的四公子已成传说,老兵退役、死亡,大伙儿不过当做笑谈。与江西不同,江西的最高执政现在依然是庭芳,故在江西人心中,不得不扭转了千古以来形成的男尊女卑的思想,因为庭芳创造了江西极致的繁华,至少这一代被洪水豪强凌虐过、在饥寒交迫中绝望过的老人们,心中只有感激。生于盛世安康的小崽子们怎么想,就无人能知了。

    大同则是另一番光景,这是一个非常刚硬的地方。民风彪悍,女眷威武。可面对蒙古时,依旧得靠男人的血肉之躯去抵挡。男女在体能上的差异是不能忽视的事实。即便有庭芳,即便有君子墨,绝大多数女人,无论是体能上,还是心性上,都是弱者。第二届女科已开,应考者寥寥。千年的禁锢,没有那么容易挣脱。君子墨知道,她不能服众,换成她也不会轻易对一个空降的上峰言听计从。

    但对有本事的人,服众也并不难。君子墨能到今日,不单是因为太傅嫡系。或者说,以太傅苛刻的择人标准,能混成她嫡系的,本身就得天赋卓绝。翠荣从不掩盖她的野心,翠华从不拘泥于她的性别,豆子已坦然的直面过去,平儿更是在可以安享荣华的时候顶着所有权贵鄙夷的目光,去做了“稳婆”。房夫人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女医,挽救了无数产妇的生命。夏波光在工部计算着水利,灌溉着万顷良田。叶太傅之功利,无用的人,根本不配放在她心间。

    搏斗、射击、弓箭、马术、兵法、绘图无一不精!半个月,君子墨新得的手下被整的心服口服。她当然不是无敌,可是精通这么多项,已是可怖。这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少年得志,前途无量!

    又把一个不死心来挑战的兵丁放倒,君子墨看到了不远处的赵总兵,挑衅的道:“下官可与总兵切磋否?”

    赵总兵十分不客气的道:“你方才打赢的是新兵。”换言之,新兵那种菜鸟,打赢了不稀奇,打输了就该滚出大同了。大同不养废物。

    君子墨笑道:“下官听闻总兵善于教授,还请总兵大人指教。”

    被女魔头虐过的兵丁立刻叫好。军营是需要血性的地方,被新兵挑战的君子墨必须迎战,她打输了可以在别的地方弥补,但绝不能怂。同样被君子墨请教的赵总兵亦不能拒绝。

    君子墨当年与庭芳打斗时便发现,她的招式远不如庭芳利落。架势好看的并不实用。次后潜心向周毅王虎等人学习,终是练出了一身好本事。然而王虎的招式,本就是赵总兵精练过的定式,固然有自己的理解,却脱不开他的框架。君子墨的动作被赵总兵预判的彻底,一点便宜都捞不着。

    君子墨被一脚踹飞,重重的落在满是砂砾的地上。围观将兵都是脊背一凉,不愧是赵总兵,对姑娘家毫不留情。

    君子墨一跃而起,兴奋的盯着赵总兵。她就喜欢这样!她喜欢一切不把她当女眷照顾的人。她不是弱者,不需要同情。调整姿态,起势、出击!

    一次又一次的袭击,君子墨被打倒在地,但她一次又一次的爬起,再袭击。围观将兵看的周身寒意,这女人太坚韧!

    赵总兵已逐步放轻了力道,君子墨是他的下属,不是仇人,没必要下死手。但他也确实开始欣赏,在武学上,比庭芳还猛的女人,生平仅见!

    最终,君子墨体力不支,趴在地上爬不起来。军营里爆出震天的欢呼。军人,固然要以实力见真章,然而军魂比实力更让人尊敬。君子墨虽然各项都很拿的出手,但她做不到每一项都拔尖。同僚对她更多的是畏惧叶太傅之威势。可到此时此刻,被打到在地的君子墨让人敬服。

    真正的强者,无一不会不敬重对手。赵总兵轻笑一声,伸手拉起君子墨,道:“很好,大同需你这般不屈不挠的将领!我谢陛下调你来大同。”

    君子墨不大站的稳,顺势借力靠着赵总兵的胳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从来向往英雄。向往……你!”

    围观将兵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起哄声,荤段子瞬间布满了整个演武的广场,赵总兵额上青筋直跳,妈的叶庭芳你能送个正常人过来吗?

    第2章君子墨2

    赵总兵的卧室,窗子被敲响。赵总兵忍着气,沉声道:“君子墨,没人教过你矜持吗?”每天早上来敲窗子很过分啊!亲兵居然真的不敢拦她,陛下你可真是亲外甥!这种口谕也敢给!

    君子墨索性从外拉开窗户,笑道:“郡主教过我,看上了就抢回来。”

    赵总兵继续顺气:“你家郡主也没有这么缠仪宾的!”

    君子墨一脸委屈的道:“郡主是直接亲仪宾的。”

    赵总兵:“……”尼玛,回京摁死那一对!

    君子墨又换了笑脸:“总兵,教我习武嘛!”

    赵总兵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看你是要我教你谈情说爱!”

    君子墨猛点头:“是啊是啊!现在要提亲吗?我虽然不会做饭,但三从四德保证一样不少!”

    赵总兵被君子墨的厚脸皮怼的吐血,冷酷的反击:“你会绣花?”

    君子墨道:“女红指的不是绣花,是做衣裳鞋袜。”

    赵总兵呵呵:“你会做衣裳?”

    君子墨道:“我要是会呢?你娶我吗?”

    赵总兵藐死君子墨不会,即便会,也可以找茬挑刺,忙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耐心去做衣裳。爽快的道:“好。”

    君子墨欢呼一声,绕进了赵总兵的房内,欢快的道:“赵郎,我会踩缝纫机!”

    赵总兵:“!!”靠!忘记缝纫机那逆天的货了!蠢货学两天也会啊!

    门口守着的亲兵简直扶额,总兵您的智商还好么?其实您就是已经看上了人家,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君子墨从窗户里探出个头来,对亲兵们猥琐一笑:“你们不回避么?”

    亲兵作鸟兽散!

    赵总兵再一次震惊了,妈的你这是讹诈!君子墨再出得这个门去,他敢不负责?以君子墨的身手,半刻钟之内他无法扔出去。然而半刻钟之后他再扔出去,更耻辱!

    君子墨从容的坐在炕上,支着下巴笑看赵总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啊!”君子墨突然叹道,“国公夫人超品呐!果然嫁人比打架容易升。”

    赵总兵冷冷的道:“别以为我不敢碰你,更别以为我碰了你就非得娶你。不娶你又如何?”

    君子墨笑道:“不娶也行呀。我无所谓的。”如此极品,吃到嘴里再说嘛!叶庭芳那老司机的好友,在节操上必然高度一致!

    赵总兵:“……”

    君子墨笑着跳下炕,飞身搂住赵总兵的脖子,笑道:“堂堂边关大将,喜欢一个女人,你别扭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么?大同是军屯,本就有家眷,我们在一起亦不误朝廷的事。于公于私的大好事儿,你又何必不答应?”

    赵总兵扒开君子墨的手,拎着直接扔上了床:“我可不是一无所知的男人。”

    君子墨一阵轻笑:“好郎君,别太粗暴。”

    赵总兵:“……”

    君子墨点着赵总兵的胸口道:“不能让女人疯狂的男人,不算真男人。”

    说的好像他多暴力一样!赵总兵认识到了君子墨不独无耻,颠倒是非亦是一流。对她的节操不报幻想,扣住她的肩,扯开她的衣带:“弄痛你了就直说。”

    君子墨笑道:“你就不亲亲我么?”

    赵总兵俯身亲上君子墨饱满的嘴唇。拉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