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8章 番外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第17章福元本纪14-宴请

    庭芳的寿宴,依旧宾客云集。即便退居二线,求办事的少了,但三节两寿的人情是不能少的。尤其是叶皇后竟能在那般惹怒李初晖时还能轻易重获宠爱,如今李初晖怀着孩子,生下来便是叶家的外孙。这女皇生的还不一样,哪怕叶皇后失宠,那孩子也是李初晖自己十月怀胎生的。女皇亲自生,孩子数量更是有限。少便显的精贵,有个铁板钉钉的皇子外孙,便不交好,亦不可得罪。

    似定国公府这般门第,过生日想一家人凑在一起吃饭是不可能的。叶晗也只是想去给母亲拜个寿,既不能去,只得打点礼物,再写一封祝寿的小笺,聊表心意。至当日,定国公府门前车水马龙。庭芳的寿宴惯例摆三天,她是郡主,第一日来的便都是宗室皇亲并各个公侯府邸。宴饮也早改了风俗,女官渗入中枢,无法像以往那般男女分界,男女大防也因女子举业与务工被冲击的不剩多少。只要有人陪着,见外男还是容易的。也算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原定头三届单独招考的女科,因女子争气的人数实在有些磕碜,绝大多数女人还是认可相夫教子,所以女科单独招考一直延续至今,只录取人数比较少。勉强诱的大户人家去撞大运。然而文理兼备的科举,依然需要头悬梁锥刺股。庭芳的前世,儿子穷养女儿富养的言论还深入人心,何况如今?中枢官员能到男女八比二的比例,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李初晖登基,会是女科的一记强心针。毕竟上有所好,下必盛焉。前次有人想送李初晖男人,立刻就有跟风朝女官送小鲜肉的。夏波光最讨厌男人,偏偏她是工部尚书,妥妥的高官,且极招昭宁帝待见,被塞了一群花样美男。看到那一群被当宠物养大的小男孩,又想起自己的幼年。不收下又能如何?退回去再次被送上某高官的床吗?至少她能做到不凌虐于人。夏波光一直住在秦.王府,索性在秦.王府开了个家学,待那群男宠有了一技之长,再统统撵出去,叫他们自谋生路。

    还有更坏心眼的,给女官们送男人,等于给庭芳添堵。她儿子现在宫里,一生荣辱皆系于李初晖的喜好。叶晗出身再好,他被送入宫廷,就与自家断了泰半关系。从古至今还没有为了孩子在宫里受委屈而造反的。就如官场姻亲的来往一样,有利可图时,那份亲香跟小两口是否处的来一点关系都没有。因此明目张胆的掀起一股送男人风,无非是暗示李初晖可以广纳后宫。庭芳执政多年,得罪的人真是太多了。

    同时,叶徐两家,有不许纳妾的铁律。镇国公府次子杨怡科,与庭兰多年未育,也只得过继。叶氏本家,庭杨也没有孩子,照例是过继。两家确实家风肃然,子弟成材率极高。仗着科举改制,基本上做到了人人都有官职,不过得势的不多。这样的人家才是最稳当的,没有哪个家族能一直嚣张下去,权利逐渐缩小,但已奠定了书香门第的基础,后代不太废的话,基本衣食无忧了。因此眼红的人都暗戳戳的看着笑话儿,看叶太傅强势的家规与李初晖谁胜谁负。

    对于官员们的暗潮涌动,庭芳不以为意。从她小时候与昭宁帝传谣言开始,不怀好意的人从来就没少过。昭宁帝很给面子的亲至,紧接着李初晖与叶晗的礼物也到了。看笑话的人立刻就变成了羡慕嫉妒恨。庭芳嘲讽的看着几个绷不住神情的人,正儿八经功成名就的皇亲国戚,够你们嫉妒到下辈子了!呵呵。

    第二日是正日子,来的人便正常的多。历经科举厮杀的,走到今日都不容易。不是说他们心地就比王公们好,而是大家根本就懒的在后院上较劲。何况大部分是江西籍的官员,待庭芳那真是当祖师爷般的供着。也就是在这日,众人惊奇的发现,庭芳身边立着个娇俏的少女,正是中军左都督刘达之幼女。刘达一生只得两个女儿,长女已招赘,次女倒没提婚事。此刻站在庭芳身后,这是要许给徐清?

    庭芳爽快的替大家解了惑,的确是徐清之未婚妻。两家来往极密切,徐清自是不愿娶个生人,刘达的闺女,至少弓马娴熟。旁的不论,起码身体好,比较能抗生育大关。庭芳执政期间,以益生育为由,鼓励女子运动,并强行推行科学的产育与日常护理知识,是非常重要的功绩。据统计,至少京城女眷的死亡率的确有所降低。再远的地方,就看李初晖的了。

    庭芳想起李初晖,依然有些郁闷。李初晖是她的学生,能养出个女皇弟子,也算不枉此生。被迫放下权力也没什么,过了几个月,她适应良好。唯一觉得李初晖欠抽的就是抢她儿子。她那傻白甜的儿子,三言两语就被李初晖哄回去了,现还在宫里傻乐呢。庭芳简直阵阵儿肝疼,希望李初晖真能看点师徒情谊,别对叶晗下手太狠。在中枢混,当真是明枪暗箭无数。权臣的孩子自然不能个个都有出息,不大出息的放在不打眼的地界儿混着,一生衣食无忧也就是了。叶晗那样子做了皇后,也确实只能看李初晖的良心了。就如当初叶阁老看着三个儿子一样,庭芳如今也只剩下深深的无力感。

    宴饮的第三日,才是亲朋故旧。越氏早带着孩子搬回了叶家旧宅,与陈氏一起,两边都住住,也是寻个伴儿的意思。前几年叶俊德病故,这位骂了叶太傅与人心不古一辈子的老翰林,倒也争得几分敬重。幸而死的早,不然看到李初晖篡位,还不得吐血。前定国公夫妻也早没了,徐景林娶的是个商户的女儿,依附着岳家,彻底退出了权贵的圈子。倒是徐寄秋嫁的是邱蔚然,虽然邱蔚然早丧,但顶着成国公夫人的名头,从族中抱来个孩子,继续走走亲戚。各大公府的土地被收归国有,折合了国企的分红与他们。介于国企近些年来的威势,倒比原先过的还清闲些。再则昭宁帝在位时,大力打击宗法,族长丧失了太多的权力,便不肯再似原先那般接济亲戚。剧烈变革的二十年,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但庭芳知道,改变还远远不够。个人的力量如此渺小,时代还是留给年轻人吧。虽然搁在后世,她还能被称一声杰出青年,可在古代,她真的算老了。

    热闹的宴请,丰厚的赏赐,都向官场昭示着庭芳的圣宠。但庭芳已一头扎进数学的深渊,不再回头。她找到了前世读书时的激情,眼前跳动的数字,前世因经济条件无法考研的遗憾,都催促着她努力。再没有比她更幸福的科学家了,跟太上皇一个屋里办公,都无需自己找赞助找供养,解决了一个个的问题后,庭芳开始乐不思蜀起来。

    庭芳一进入忘我的境界,叶晗就郁闷了。往日在家中住着,庭芳再忙,总是能见着的。至少日日要问一声功课与习武的情况。如今住在宫里,就极不方便。庭芳工作的时候不便打搅,工作结束后她同徐景昌手拉着手甜甜蜜蜜的回家了!叶晗动辄半个月见不着爹妈,二十年没离过家的孩子,无比想念。

    李初晖为哄他开心,便下了个帖子,邀徐景昌夫妻冬至日来宫中吃宴。冬至亦是大节,多半人家都团圆,李初晖懒的跟一群太妃过节,就剩夫妻两个又显的冷清,请了徐景昌夫妇进宫正好。

    哪知到了冬至那日,昭宁帝偏要来凑热闹,撇下一群太妃与皇子公主,蹦到了坤宁宫。他来了,哪个好赶他走?他大大咧咧的往炕上一坐,指挥道:“既是家宴,就别摆那么许多,弄个炕桌,咱们都吃酒。吃醉了也不打紧,我带徐景昌两口子去我那头睡去。横竖上书房原先就是太傅的地盘,她比我还熟呢。”

    李初晖:“……”

    被亲爹一搅和,李初晖索性回屋换裙子上脂粉,翻出她早先的凤簪预备戴上。叶晗看的极新鲜,李初晖登基后,全是穿龙袍,除了多年前的记忆,叶晗还头一回见她穿裙子。见叶晗扑过来,李初晖忙喝止:“不许靠近,我这头发盘的精致,上再多的头油都经不起你扑腾。”

    叶晗遗憾的放下爪子,无聊的趴在旁边,看着李初晖一点点的打扮:“圣上,往后您休沐日便这般穿着好不好?”

    李初晖道:“麻烦的很,若非过节,我才懒的花个把时辰折腾这个,有那功夫干点什么不好?”说着又笑,“不若你也上了妆,我们俩装一回姐妹?”

    叶晗道:“才不要!”

    李初晖调侃道:“哎呀,晗姐儿可比姐姐生的好看多了!”

    叶晗坚决不从:“小时候儿臣的三姨就打过坏主意,伙同小奶奶将臣打扮成姑娘,带出去吃酒,被笑了好些年。圣上再折腾我一回,要被笑一世了。”

    李初晖疑惑的问:“你三姨是房阁老的夫人吧?小奶奶是哪个?”

    叶晗道:“夏尚书。”

    李初晖不由笑道:“啊,对,你姓叶的,可不是管她叫小奶奶么?她同你大姨母一般大,你把她叫老了,她自然要收拾你。”

    叶晗道:“辈分摆在那儿,有什么法子。”

    李初晖道:“咱们这辈分确实乱,我大嫂子是你姨母,竟是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叶晗笑笑:“论理,臣该跟着圣上称呼的。”

    李初晖道:“不单这个,父皇有时管太傅叫四妹妹呢,更乱。家族大了就是这般,原先我那驸马家里,一世也弄不明白他们的亲属关系。”

    叶晗道:“圣上能别提么?”

    李初晖喷笑:“你连死人的醋都吃?”

    叶晗咬牙切齿的道:“他是兵科给事中岳钊的亲表哥!生的一模一样!”

    李初晖:“……”姑表兄弟有几分相似也是有的,哪里一模一样了!默默决定把那两个开后门硬塞进来的人调个岗,不然叶晗非得记一辈子不可。这熊孩子实在太能记仇了……

    第18章福元本纪15-家宴

    参加坤宁宫的家宴,庭芳穿的亦是女装。正红的郡主服饰,戴着华丽的珠冠。上了脂粉,看着年轻了几岁。很漂亮,但已不是年轻时的风华,而是另一种成熟的风韵。到坤宁宫门口,太监入内禀报。昭宁帝与李初晖都在里间,叶晗走到厅中迎接,引庭芳夫妻进到屋内见礼。

    李初晖受礼毕,起身亲自扶起庭芳,笑道:“今日家宴,且不用讲那多规矩。妈妈只拿我当寻常儿媳便好。”

    实在太给面子!从来儿媳随夫君称呼,但夫君几乎不会随妻子称呼。岳父死了,女婿才服偲麻,地位跟表兄弟是一个级别,已只是亲戚,而非正经亲族长辈。叶晗的情况,就是入赘,似女儿嫁去了别人家。李初晖还是皇帝,她做公主的时候且没叫过婆婆一声娘呢,更难得。叶晗果然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昭宁帝也跟着笑起来:“一家子私底下就别那么生分了,快上来一齐坐着说话。徐景昌与你媳妇儿做一边。”

    即便在炕上,只要是方桌,就有尊卑。昭宁帝自坐了上首,落座后,李初晖道:“长庚你过来同我坐,爹爹妈妈坐外头还得让上菜的,不方便。”

    叶晗利落挪到李初晖边上,挨着坐了。庭芳一看就知道叶晗黏人的老毛病已放弃治疗,不过看李初晖愿意唤她一声妈妈,可见与叶晗的感情也是不错的。许多事情她都无法控制,也只好想开点了。

    叶晗想的更开,年年被严正以待,他难免生出些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心态。他知道喜欢皇帝是很危险的事,可是在宫中生活,本来就很无聊了,若每天琢磨观察皇帝的喜好,再想方设法的去讨好,没准死的更早。他父母从不教外头的糟心事儿,不就是因为他不能劳神么?能坚持到比父母活的长就是胜利。再说父母都已经不再掌权,与李初晖的冲突大概不会太激烈。他最惨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被李初晖看烦了嘛!真到了那一日,或许会伤心的直接病逝,或许能安安静静的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至少宫里的地龙挺舒服的。

    宫女有序的上着菜,叶晗笑眯眯的问:“妈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呀?”

    庭芳笑道:“问圣上。”

    李初晖道:“且等过了春日,蒙古叫饿了一个冬天,难免就想着打个劫。夏日里他们须得放牧,反而好些。到那时我下个赐婚的旨意,看着热闹。”

    徐景昌道:“谢圣上。”

    昭宁帝道:“初晖,你两个妹妹的婚事很该操持了。”

    李初晖不客气的道:“我却不好管,父皇自挑人去。或叫她自家去选,且看谁能入她眼。只一条儿,定了亲的不许打主意。”

    昭宁帝知道姐妹两个不合,不好勉强,只得道:“她知道什么,你不管便不管,出什么馊主意!”

    李初晖道:“横竖皇家公主吃不了亏,勋贵里有的是想尚主的。”

    说起这个,昭宁帝肝疼的道:“如今你登基了,日后的公主可也能登基了。你可想好了,万一你生的是闺女,要立太子,太子妃怎么办?”

    李初晖道:“到时候再说,礼部有的是招儿。”

    昭宁帝又问:“那公主的儿子要不要袭王爵?”

    李初晖笑的阴森森的:“袭啊,只要他能考的过!”

    昭宁帝给酒呛了:“你不会让我孙子也参与考试吧?”

    李初晖撇嘴:“将来我孙子还不是一样要考。那般好条件都考不过,关我什么事儿啊!”

    昭宁帝没好气的道:“你有本事叫你儿子也考过再封爵!”

    李初晖果断回击:“那我现在就改,保管除了你四儿子,其余连个郡王都捞不着。你那心尖子上的二公主三公主,考的上县主吗?”

    昭宁帝:“……”

    李初晖毫不留情的插刀:“父皇你真不会带孩子!”

    昭宁帝气的炸毛:“所以我不想让你即位,女生外向!孩子还没生呢,说话就拐去了婆家了!”

    徐景昌:“……”又关他家什么事儿了啊?

    李初晖哼哼:“您老还是太傅教的呢。”

    昭宁帝无言以对,用力踹了李初晖一脚:“闭嘴,吃饭!”不就是疼小女儿一点嘛!这么爱吃醋!好意思吓唬叶晗。啊,对,都是庭芳教出来的!这货就是公然吃醋的祖师爷!刚订婚就敢跟他说徐景昌若纳妾就打断腿的豪言。这么多年居然真做到了,不独做到了,她家还不许纳妾了!这占有欲真是一脉相传!

    更让昭宁帝郁闷的是,五个人围了一桌。庭芳从不饮酒,连带徐景昌那老婆奴也跟着滴酒不沾。叶晗这辈子就喝过一回交杯酒,第二日还吐了。李初晖怀着孩子,更不能喝。他一个人举着杯子抿了半日,连个作陪的都没有!他到底是多么犯贱才撇下一堆能一起饮酒的妃子,跑来跟这四个奇葩一起吃饭的?你这家宴就真的是拉家常啊?

    宫女慢慢的上菜,李初晖招呼着庭芳:“前日进上的秃黄油,我吃着还好,妈妈尝尝。”

    庭芳笑道:“没螃蟹的日子,就靠它解馋了。”

    李初晖木着脸道:“太医说性寒,不让吃。”

    叶晗道:“可是您还是偷吃了。”

    李初晖捏了叶晗一把:“竟是敢出卖我!吃一点子又没事。”

    庭芳点头:“不多吃便不要紧。皇后是不能吃的,他沾都沾不得。”

    叶晗哀怨的看着亲妈,能别提么?小时候他嘴馋,就着徐清的勺子吃了一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的脾胃就是个天坑!忒羡慕徐清吃嘛嘛香。徐清还特疼他,有什么好吃的都往他嘴里送。为了此事,徐清真是没少挨打。

    昭宁帝道:“你就不能管住嘴?才几个月,憋不死你。”说毕,看着李初晖的肚子更郁闷了。当年庭芳难产给他留下的阴影实在太大,从庭芳起,他才知道女人再猛也是不中用的,该难产的时候照例跑不脱。生怕李初晖也来那么一遭儿,直接对立在一旁的赵太监道:“你给我盯紧了她,不该吃的一口都别叫她碰着!”

    李初晖瞪了叶晗一眼,都怪你!

    叶晗直管笑,他是管不住李初晖,自有管的住的人。

    徐景昌看着小两口的神情,不由一笑。在场除了叶晗,全是人精。昭宁帝对徐景昌哼唧两声:“满意了吧!”

    徐景昌:“……”

    叶晗不知昭宁帝与徐景昌打什么哑谜,扭头问庭芳:“妈妈,我在家闲的慌,跟你去研究数学好不好?武英殿在宫内,不怕着凉。”

    庭芳道:“然后你再穿过广场,跑去箭亭练箭?”

    叶晗道:“我练了箭再去。”

    庭芳忍不住道:“宫务呢?数学扎进去,能占满你一日。”

    叶晗方想起还有宫务这件事,噎了一下。他还没见过账本来着。

    李初晖笑笑:“多谢父皇宫妃满院,很不必叫长庚管他不爱的琐碎。管事儿的人天下间要多少有多少,能在研究上一展长才的才少见。妈妈若能把长庚带出来,才是真谢谢你。法兰西的蒸汽船已开通,一个时辰能窜出二三十里远。爹爹日日上折子问我要人,这事儿我可真没招儿了。如今研发人才多一个是一个,长庚能打个下手也是好的。”

    徐景昌正色道:“船舶是大事,不可轻视之。我们虽无需纵横海上,似西洋人那般见谁打谁,却也得有自保能力。舰队必须要有,否则即便沿岸有炮台,他们后方安全,更肆无忌惮。科举改制才二十来年,喜看上头的眼色的多了,圣上若表现的看重,便能激得那些个有钱人养些人才来卖好。如今国防部真是缺人缺疯了。”

    叶晗笑道:“既如此,我择日就去协助妈妈,好赖是个招牌。”

    李初晖点头:“也好。”

    此事便一锤定音。论理皇后掌宫务天经地义,庭瑶庭芳都提过,但李初晖实在不放心叫叶晗管。宫里都是人精,糊弄叶晗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作为皇帝,她才不缺能管宫务的人。庭瑶庭芳想什么她知道,只叶晗当真那般能干,就决计落不到她手里,她也不敢抢。寻常皇帝,天下间再好的女子,他想要便要,哪怕定亲了,哪怕当娘了,抢起来也没人会抬下眼皮。可她是女皇,想娶大臣家中稍微得力的都不行。论起来,叶晗除了身子骨差点儿,也没别的不好。单纯便单纯点吧,至少不讨人嫌。弄个自家没本事,又长了些歪心眼的,简直睡不下去好吗!那些绣花枕头就更不想提了,她又不是没遭过。

    叶晗是真聪明,他就心思不在人事上,才显得笨拙。看过的书再不忘的,若非先天不足,李初晖要敢下手,一准叫叶太傅弄死。李初晖微微笑着,叶太傅可再找不到比她还好的儿媳妇了,所以她们夫妻的别扭早晚会消散的。今晚不就散的差不多了么?至于叶晗的喜好,她还真不是做戏。目前的情况,当真是理工科人才更稀缺。虽然叶晗的身体,注定了他就打个下手了。尔虞我诈的宫廷与朝堂,李初晖更愿意叶晗一直单纯下去。皇后与后族都去做研发,挺好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