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0章 番外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李初晖坐月子,朝政就交到了昭宁帝手中。昭宁帝苦逼的想,这儿女债不独被篡的那会子,竟是源源不断了还!那丫头就拿捏死了他的软肋,知道他不会真撩开手。熊孩子!真是熊孩子!庭芳也是狠,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当真连个接手的人都不好好带一下。坑他呢!

    批完折子,已是天黑。昭宁帝吁出一口长气,好有一阵子没这么处理国事了,真不习惯呐。原先无可奈何的赶鸭子上架,一干二十年,不知不觉熬了过来。待到撒欢了一阵儿,再被迫回来全权负责,更觉得难受。才想扔了折子去睡觉,又想起旁的孩子。索性抓着官员们,把他的五个儿子一口气封了出去。为了省钱,又叫把他的潜邸收拾出来,赐给了次女做公主府。再心塞的在勋贵堆里扒拉驸马,他是真不想嫁女儿,偏偏宁太妃哭天喊地的,只得看着能否挑个性格绵软些的。他的三个闺女,就没有一个能撑的上温柔可亲,找个厉害的不定掐成什么样。

    可叶晗那样的乖宝宝好难找啊!李初晖下床走动的时候,叶晗就跟在后面打转儿,逗的李初晖想起来就去揉他一下。昭宁帝哀怨的想,徐景昌就不能多生几个嘛!叶晗的性格好像徐景昌小时候啊!简直是做王妃驸马的好人选呐!叶太傅真是太能吃醋了!

    庭芳在宫内住了七八天,见李初晖用不上她照顾,就表示要回家。别说李初晖是皇帝,就算是普通的儿媳,她也懒的在小两口之间横插一杠子,闲的慌啊不是。再说徐清将要回京结婚,她还有事儿要忙。兄弟两个一直住在正院里,是时候把徐清挪出去了。叶晗还有些不舍,庭芳才不搭理,把他扔给李初晖,利落的回家了。

    李初晖恢复的极好,一个月后就回了乾清宫理事。众朝臣想起叶太傅刚生完孩子就能跟人打架的传说,皆感叹这女人狠起来,比男人还可怕。男人被捅一刀还不定什么时候爬起来呢。

    九月间,徐清回京述职,一同来的还有赵总兵与君子墨。陛见后,被打发入坤宁宫见叶晗。叶晗听到太监来报,说是徐清要来请安,立刻从炕上跳下,直奔出门外,兄弟两个抱在一起。叶晗紧紧的抱住哥哥道:“哥哥,我有四年没见你了!”

    徐清拍着弟弟的肩:“好样的,比我离京时胖了些。”

    叶晗笑道:“今冬没有生病,肉给囤住了。若非圣上生产时熬的那一夜致使小病一场,还要更胖点儿。”说着又对赵总兵与君子墨甜甜的笑道,“舅爷爷,舅奶奶好。”

    君子墨被叶晗萌化了,绷着先叩见了叶晗,被扶起后,立刻伸手揉脸。

    叶晗怎生躲得过君子墨的魔掌,大喊道:“你们怎么个个都要揉我的脸!”

    君子墨笑嘻嘻的道:“除了我,还有哪个?”

    叶晗道:“圣上和小奶奶。我妈妈最好了,她从来不揉我。”

    君子墨忍不住又揉了两下,好可爱好可爱!

    赵总兵:“……”

    引了人往起居的屋里坐,徐清见炕桌上堆满了数学题,笑问:“听闻你替妈妈打下手,可有进益?”

    叶晗道:“原先就一直学,按部就班吧,许多且跟不上呢。”说着又使人抱儿子来与徐清瞧,却又在称呼上卡住。稍一顿,笑了笑,还是抱着孩子道:“看舅舅给什么见面礼!”

    徐清压根不敢碰奶娃娃,只掏出了块羊脂玉递了过去。赵总兵与君子墨亦有礼物,宫女替小皇子接过,抱着孩子退出去了。家里人说私房话,自是不愿旁人听见的。孙太监多有眼色?把人都撵了出去,只不管姚氏,自守了坤宁宫的大门。保管除了李初晖,谁也别想蹦进来。当然,皇后的寝宫,本来也就皇帝可随意进入。但姿态还是要摆的。

    君子墨调侃道:“我还带了旁的礼物与你,我亲手画的哦!”

    叶晗:“……”

    徐清没好气的道:“您留着给舅爷爷看好了。”

    赵总兵黑着脸道:“我不用。”

    叶晗从小就怕君子墨,此刻总算仗着皇后的身份吐槽:“舅爷爷你到底怎么看上这么个主儿的!”

    君子墨鄙视的道:“男人啊,上了床就跟被做了记号似的,三两下就降服了。你问他有何用?问我怎么睡了他不是更省事?”

    叶晗:“……”

    徐清:“……”

    赵总兵低声喝道:“闭嘴!当着孩子胡噌什么!”

    君子墨十分不满的道:“老头子你就是古板!作为后宫,当然要把圣上一直勾在身边嘛!”

    叶晗强行拐话题道:“舅奶奶您是打算回京居住了么?”

    君子墨摇头:“我不退,倒是你舅爷爷退了,他一把老骨头,哪哪都是毛病。被我逼着交给了胖子,老老实实跟我呆在太原,在家好生将养。”

    叶晗吓了一跳,忙问:“舅爷爷怎么了?”

    赵总兵道:“旧年的伤发作了几回,不是什么大事,偏一个个紧张的跟什么似的。”

    君子墨道:“奴奴是关心你,一点都不记情。”

    叶晗知道久居边关之人,难免有些小毛病,看气色还好,君子墨又无甚焦虑的情绪,就很不厚道的插刀:“我们家又多了个吃软饭的了。”

    赵总兵:“……”到底谁说叶晗乖巧的?叶庭芳亲儿子!亲的!

    又说了一会子话,赵总兵怕叶晗累着就起身告辞。叶晗好容易见了亲戚,哪里肯放。却是君子墨道:“清哥儿留下来陪皇后说说话儿,明儿我再进来请安。”

    叶晗只得放了,哥两个又坐回炕上,到此时,徐清才压低声音问:“在宫里过的习惯么?我问爹爹妈妈,他们都说好。你同我说实话,到底好还是不好?休叫我在边关悬着心。”

    叶晗笑道:“圣上待我很好。”

    徐清轻轻叹口气,没再说话。叶晗的孩子,管他叫舅舅,这都是什么事儿!对妻子臣服,想想都觉得委屈。夫为妻纲深入人心,岂是一时半会儿能改的?外间什么难听的闲话都有,只没人敢到叶晗跟前说罢了。

    叶晗道:“哥哥,我真的过的很好。”

    徐清道:“想过将来没有?”

    叶晗点头:“想过,但我不能在圣上一片真心的时候,去疑她。”

    徐清怔了怔。

    叶晗笑道:“圣上脾气挺大的,朝臣宫人都很怕她。但许多时候,很担待我。那是圣上,我还有什么好多想的呢?休说君臣如何,妈妈亦很信陛下。她还敢动手打陛下呢,可见君臣之间,除去礼仪,还有别的东西。我又不是女人,战战兢兢的等着夫主垂怜。大不了,就在坤宁宫做一辈子数学题。我入宫一年多,许多事都想明白了。我这坤宁宫,前头就是乾清宫。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我听不到外头的事,也管不了宫务。”

    徐清一惊:“圣上她?”不信任么?

    叶晗道:“圣上大概是在保护我吧。哥哥觉得就我的脑子,弄的清外头的好歹么?上一回,兵科给事中的事,来我面前下话的太监,我再也没见过。不管事,不听挑拨,就不会犯错。不犯错,最糟的结局,也不过渐渐失宠。圣上仁至义尽,我不能求再多。我跟爹爹妈妈与你不一样,我笨。”

    徐清苦笑:“你哪里笨了。我七八岁上就开始管家务,看东湖的账本,被撵着跟幕僚学习。圣上似也是七岁涉及宫务的吧。你先前碰都没碰过,入宫后也没机会摸。搁谁都晕。”

    叶晗道:“我的身体就这样,能有什么法子呢?好哥哥,你那般累,我看着也心疼。我就这么混吃等死,被人宠着惯着一辈子,多少人羡慕不来。想要有成就,也不难。跟着妈妈,比你还易青史留名。”顿了顿又道,“我真不希望你去边关那么危险的地方。”

    徐清笑笑:“我想去,我是徐都督与叶太傅的儿子,我应该功成名就。”

    叶晗笑道:“我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若不是身子骨你们最大的期盼,就是我好好活着。现在我活的挺好的,就都别担心了吧。”

    “好。”

    兄弟两个多年未见,说不完的话题。边关风情,从庭芳与徐景昌嘴里说的,与徐清的又不同。叶晗渐渐听住了,连午觉

    都忘了睡。徐清本来就话唠,叶晗再追问的两句,一口气就说到了晚饭时分。门口响起拍巴掌的声音,兄弟两个忙去厅中迎

    接李初晖。李初晖扶起徐清,笑道:“哥哥何必客气。”

    徐清忙道:“不敢。”看了看天色,已是不早,虽十分不舍,也只得告辞。

    叶晗依依不舍的跟兄长告别,跟李初晖进了屋,李初晖见他蔫蔫儿的,笑道:“宫中不便,你明儿早起家去一趟,别回

    来太晚就行。也别似今日一般,午觉也不睡了。秋日里最易着凉,你仔细些。”

    叶晗点头应了。

    夫妻两个吃了饭,兴奋劲儿过了的叶晗就困的小鸡啄米一般。李初晖哭笑不得,赶紧使人把他收拾好,扶到床上去。待

    李初晖跟着上床,叶晗居然还没睡着,只拿眼看着她。

    李初晖柔声问:“有事?”

    叶晗把李初晖圈入怀里:“我想抱着你睡。”

    李初晖道:“我不回来,你就不睡了不成?”

    “嗯,圣上有事的时候,别睡乾清宫可好?”

    李初晖无奈的道:“大半夜回来搅的你不安生。”

    叶晗坚持道:“可我想抱着你睡!我就呆在坤宁宫,等你回来。”

    李初晖又心软了,只得答应道:“好,好。只你别干熬着,我定回来睡。怎么我生了个孩子,你比往日更粘人了?”

    叶晗低声道:“因为……我更爱你了……”

    李初晖:“……”她是刚刚又学会了祸国妖姬这个新词吗?

    “圣上,真的谢你让我做皇后。不然我一辈子,也不会认识你,没有机会接触你。”

    李初晖轻笑:“完了,妈妈要恨死我了。”

    叶晗认真的道:“不会。正是父母,教会了我什么是爱情。”

    李初晖一怔。

    “圣上……”

    “嗯?”

    “我把一切一切都奉给你,收下好不好?”

    李初晖道:“你不是早打算缠我一辈子了吗?”

    叶晗露出一个明媚的笑。

    李初晖道:“行了,我认栽。”

    身上的胳膊更紧了点儿。

    李初晖轻声道:“长庚,你好好的,陪我一直到老可好?”

    叶晗笑的眼睛弯弯:“臣愿生生世世侍奉圣上。”

    李初晖一挑眉:“可说好了,不信守承诺的话,我要你知道,什么叫欺君犯上。”

    叶晗在李初晖身上蹭了蹭,低低应了一声:“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